正文 9.08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大爷崩坏的一百种方式正文 9.08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眼睛被黑布蒙住被人狠狠扔上车,跌下去的瞬间身体失去重心,额角磕在坚硬的车壁上,初云景疼得咧开了嘴角。

    还没等脑袋上的疼痛消散,就被扔进来的迹部给压在身上。

    我的胸嗷!!!

    “嗯——唔——”压在身上的人动了动,发出一声格外嫌弃的声音。

    你在嫌弃个啥???

    被压得气短胸闷,初云景只能挪动身体,使劲撞压在自己身上的迹部肩膀,但因为嘴里被塞着布块,只能发出恼怒地呜咽声。

    前方有人猛击车壁,发出沉闷而凶狠的声音:“给老子老实点,否则老子对你不客气。”

    初云景狠咬着嘴里的布巾,把它当做是迹部的样子,死死的来回啃咬。

    两人现在这个情况,全拜迹部所赐。

    如果不是迹部美名其曰什么为了尽快找回默契所以我们再加紧排练两次开场舞而滞留校区,她们会被绑架吗?会吗?

    【1004,我真的是游戏的攻略者?】

    【您好玩家,您的身份经过核实,确定为副本攻略者。】

    【那为什么我会被绑架?】

    【剧情需要。】

    初云景:……去你姥姥的剧情需要!我信了你的邪!

    被蒙住的眼睛,被绑缚的双手,狭的空间,漆黑的视线,闷热的空气,都给没经过这样情况的初云景无限的压力和窒息感。

    初云景按捺下心里的不安,尽量平稳自己的呼吸,让自己不去在意前面人交谈时的污言秽语。虽然知道这是攻略游戏,或许游戏中出现生命意外自己不会有事,但是还是会不由自主的紧张,毕竟自己安安分分地活了十八年,从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黑暗中,迹部听着耳边从紊乱到平稳的呼吸,被阴影遮盖了大半部分的脸让人看不清神色,只剩下绷紧的脸部线条,昭示着他这会儿拉扯过长的神经。

    肩膀往下压,压住少女不安扭动的身体,迹部低下头额角和初云景的额角一擦而过,接着腰一用力,是整个身体倾斜开大半,不再将自己全身的重量压在少女身上,因此也撞到车壁发出沉闷的响声。

    前面坐着的人回过头来,不耐烦地咒骂。

    初云景安静下来,也是奇怪,她竟然读懂了迹部那得上莫名的动作,他的意思是:别担心。

    车子行驶的道路格外颠簸,即使迹部从自己身上挪开了大部分的重量,但颠簸中还是会发生碰撞,时不时碰到一些尴尬地地方让初云景是有苦难言。

    所以安心感什么的都见鬼去吧,这迹部就是克她的才对!

    【系统,求助!】

    【玩家您好,因剧情需要,需要剧情开始才能触发选择项目。】

    【……】

    呵……呵。

    被蒙住眼睛完全不知道外界时间的流逝,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只感觉到车子似乎停了下来,接着一股新鲜空气的涌进狭的空间,瞬间缓解因浑浊空气而快要爆炸的肺部。

    被人毫不留情地拉扯胳膊甩下车,初云景皱着眉闷哼一声,也不叫疼。指甲却深深扣入掌心。

    被扯掉塞嘴布推进一间房,听到绑匪粗嘎难听的嗓音恶狠狠地叫嚣着老实点,初云景安安分分地蜷缩在被扔进的房间角落里,似乎是被吓过头,已经彻底懵了的样子。

    少女蜷缩在墙角,而青年一派悠然地盘腿在她旁边,即使衣衫凌乱皱褶也丝毫不减低他的俊美。

    绑匪在看到少女安分怯懦的样子百分满意,却因为青年这状如出行的模样而大大降低了心里的成就感。若不是想着上家给的高额的资金,他早就给这白脸一点颜色瞧瞧了。

    绑匪锁上门,出去了。

    “初云。”因长期被塞住咽喉,青年的声音染上几分暗哑,却依旧好听。

    初云下意识地向声源转过头去:“嗯?”

    结果迹部就喊了一声,就再也不话,初云景皱眉:“迹部?”

    隔着蒙眼的布,初云景似感觉到有什么温软的东西落在自己的眼角处。

    接着,她听到迹部气急败坏的声音:“你为什么转过来了?”

    “你听见有人叫你你不回头?”这迹部的脑回路,容她她实在不能理解,就算再给她扩大128g,她也无法储存迹部的脑洞世界。

    “……你转回去。”听听那咬牙切齿的声音,也不怕把牙咬碎了。

    初云景依言转回头去,接着感觉到蒙眼布绑在脑后的结被扯了扯,下意识地闭上眼躲避长时间没有见光而变得低敏的视觉,却尴尬的发现这是一间暗室,除了房间的右上角有一个透气的窗外,连个灯都没有。

    而窗外的墨蓝色已经显示出此时已经到了夜晚。

    “呸——”

    听到东西被吐出去的东西,初云景转回头去,正好看见了身后坐着的迹部的脚边的黑色长布条。

    联想到先前迹部的问话和反应,初云景觉得自己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迹部你熊的。

    “过来帮我解开手。”迹部的声音唤回她放空的神智,初云景垂眼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迹部。绑匪可能觉得就两个世家子,不足为虑,捆绑的方式也不算太复杂。

    “你先转过去。”

    两个人都转过身,初云景循着记忆,摸索着去解迹部手腕处的绳结。眼睛看不到东西,只凭手去摸索,难免抓着迹部的手。

    被来回几次抓手指,迹部耳尖有些发红:“初云你好好解。”

    “……”初云景沉默。

    原身这双手指如青葱,白嫩如玉,保养得格外好,而迹部指尖有长期因为打球留下来的厚茧。几次在拉绳结的时候都错误把迹部的手抓住,让初云景内心来回咯噔好几次。

    ……解个绳结而已,莫名地不可描述=_,=

    该死的绑匪,绑那么紧做什么?

    费劲地拉开了绳结,初云景连忙松开手,蜷蜷腿,往旁边靠去。

    绳结被解开,迹部轻而易举地解下自己身上所有的桎梏,转手将初云景身上的绳子也解了下来。

    绳子解开后,少女伸手抚摸自己被勒红的手腕,转头看向一边的迹部:“现在怎么办?”

    “从那里逃出去。”迹部指着被锁住的大门,一双被冷色填满的眼盯着少女,一本正经。

    初云景:……迹部景吾你认真的?

    “迹部君,别开玩笑,绑匪就在门口守着,你我们走换气窗还可以。”初云景看向迹部左上方的方形窗口,换气窗不算大,但是可以容下一个消瘦的成年男人的身形通过,但是换气窗上的铁栏……她和迹部两个人能拆吗?

    迹部稍微眯了眯眼,转回头:“换气窗上的铁栏你能拆掉?”这间房间虽然老旧,但是换气窗上的钢条不是那么容易拆下的,更别还有一个换气扇。

    少女抿紧嘴,眉头紧皱地看着换气窗。

    迹部看少女难看的面容,转头开始打量整间房间,想着要怎么样才能使计出去的时候——他听到少女的回答‘我能’。

    迹部震惊地转回过头去。

    就看着初云景拉过墙角的桌子,踩上去,踮起脚尖,伸手一把抓住其中的换气扇,然后一把扯了下来。

    一把扯了下来?

    一把扯了下来!!

    她真的扯下来了????

    她!居!然!真!的!扯!下!来!了!

    迹部觉得这一刻,自己的世界崩塌了。

    崩塌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爷崩坏的一百种方式》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爷崩坏的一百种方式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爷崩坏的一百种方式》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