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三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柯南之佐藤警官是我姐正文 第二百七十三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今夜的夜色比往常要更黑一些,房间里开着灯,却依然给人一种昏暗的感觉。

    柏云扶起叶子,脸上笼罩着一层浓重的黑暗。可以治好的是病,治不好的,那是命。平日里不愿去想却怎么也忘不掉的那根刺,在空荡的房间发酵。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用力攥着。

    桐姐和沫沫去哪了。他打开手机,用僵硬的手指打这几个字的时候,才意识到了不能话的不便。他想着要是能够话就好了,然后,就真的能够话了。

    就和医生的诊断一样。他不是不能话,而是不愿意,不想话。只要他想,他随时都可以话。

    这就是心障。这是柏云从父母出了车祸之后,就留下的心障。而现在吴桐的生命,又成了他生命中新的心障。

    “我在问你,桐姐和沫沫去哪了!”

    柏云能话了,出的第一句话,听众就是叶子。只是时间不对,地点不对,心情也不对。换了平时,叶子会很开心,会觉得柏云的声音很好听。

    但现在不会。没有人能够在看着自己母亲一点点的离开这个人世的时候,对别的事情产生惊讶,即便那个人是自己喜欢的人,也不行。

    “你们......这是干什么?”

    吴桐的出现,像是在黑暗中洒下的一道光,解开了柏云的压抑,和叶子的沉默。可笑的是,她是光,却是傍晚的光。虽然可以驱散黑暗,但也将一点点的走进黑暗。

    “你去哪了。”

    听着陌生的男声,吴桐和沫沫都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云,你会话了。”吴桐的欣喜,在柏云安静到压抑的眼睛里,掀不起一丝涟漪。

    “你们去购物了。”柏云的目光在两人的手中的袋子里看了一眼。

    “是啊,商场的人好多,我和沫沫都快累死了。”吴桐把沫沫手里的袋子放到衣架上,换上拖鞋。

    房间里的灯光明亮了一些,柏云没有再什么,转身回了房间。

    ......

    “你准备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你还不明白吗,她就快死了!”随着柏云进来,叶子没有理会门口的两个女人,跑进来。

    此刻的她,失去了那成熟到让人作呕的冷静。

    “能治好的是病,不能治好的是命。面对命运,我除了自欺欺人,还能干什么?你要让我清醒的面对一切,包括你是个女孩的事实,对吗。”

    “你......”

    或许一开始心存疑虑,但在一起睡了这么久,他怎么会看不出叶子是个女孩。就像面对吴桐一样,死亡的阴影已经覆盖在了家里的每一个角落,连空气都带着一股腐烂的味道。

    “除了自欺欺人,我还可以干什么。”

    “这不是神话时代,没有长生药,没有续命果,没有逆改命。我和你只能静静的看着,眼睁睁的看着,看着你的母亲,我最重要的人,一的步入死亡。”

    “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这更残酷的事吗?没有,从来都没有。”

    “生死是最大的无力,我从很早以前,从那辆车子向着我们撞过来,看着父母在火中变成焦炭的时候,我就明白了这一切。”

    也许是哑巴了这么多年,这晚上,柏云和叶子了很多、很多。第二,叶子忘记了柏云过的所有的话,因为他让她忘记今晚的一切。

    记忆是痛苦的根源,伪装是人类的本能。

    第二,一切如常,只是吴桐和沫沫看着柏云的目光有些复杂。

    第三,一切如常。

    第四......一切如常。

    之后的两个月,吴桐和沫沫经常早出晚归。直到一晚上,柏云回家的路上,遇到了端木槿,在她身后,放着一辆担架,上面盖着一块白布。那的风很大,像柏云这种习惯了寒冷的人,都感受到一丝冷意。

    沫沫的葬礼上,柏云没有伤心。对于一些人来,死很可怕。但对于沫沫来,这更多的是一种解脱。

    柏云回到了家,没有开灯。借着外面的灯光,他看到了照片上的沫沫在笑。他很羡慕,因为他......活的很累。

    但事实上,他不怕累。他向往死亡的原因,是因为没有活下去的理由和目标。

    家里只有他和叶子两个人。吴桐在沫沫出事的那,就进了医院。重症监护室的门一直没有打开过,消毒水的味道比往常更加的浓。

    望着花板,一个脸上全是绷带的人怔怔的望着花板。那个人是握着她的手走的。在按照计划把她送到车祸现场的时候,她看了床单下的那个人一眼。

    就像芒果撕开了皮,血红的果肉在痛苦的挣扎,在希望与绝望中彻底死亡。

    再次见到吴桐,是在半个月之后。和半个月之前比起来,她脸上的笑容没有了那么多,身体也更加虚弱了。

    “沫沫......她。”

    柏云推着轮椅的手一顿,平静的看着边。

    “她一辈子吃了太多的苦,受了太多的折磨。死对于她来,或许是一种解脱。”从柏云的角度,看不到吴桐的神色。眼底一闪而过的悲哀和自嘲,让她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

    这是一本很失败的原创,实在写不下去了。我会把后续的大纲简单写一下,然后完结。

    ……

    《女人的谎言》

    主角:五个

    茉茉:农村中出来的女孩,十五岁被骗进红灯区,从此当上了姐的她心愿只有一个,活下去,活的比任何人都要好,因此她时时刻刻都是笑着的。从十五岁之后,她唯一哭过的一次,只有在医院里,看着手术刀朝自己落下来的时候。

    吴桐:孤儿,年龄三十三岁,有一个十岁的儿子,因为身患绝症,所以丈夫抛弃。在医院治疗期间,意外见到了以前的弟弟——柏云,脆弱之际有人陪伴,他们渐渐相爱,最后因为身体的缘故,她为他撒下了弥大谎。

    柏云:被茉茉和吴桐深爱着的男人,也是谎言的承受者。孤儿,和吴桐是一个孤儿院的,从就喜欢这个大自己九岁的姐姐,却因为自卑,所以没有表白,眼睁睁看着吴桐和李旭相识相知相恋,最后结婚,本以为一辈子也不会见到吴桐了,却在医院里见到了她。

    薛琪琪:企业老总的女儿,是一个性格极端的富二代,作为第三个谎言的承接者,亲手摧毁了这样一份美好,是戳破的谎言的重要人物。

    配角:6个

    李哥:诱骗了十五岁的茉茉,并将她带到红灯区那样的地狱,是她生命中恶魔一样的男人。

    红姐:一个风韵犹存的姐,看似骄傲势利,却心地善良,教会了茉茉如何在地狱生活,在茉茉在黑暗中一丝温暖所在。

    护士:二十岁的实习生,脸上有几颗雀斑,见证了两个女人,为了所爱的人,以生命为代价的谎言,并且为之感动。

    李旭:吴桐的丈夫,李的父亲,面对吴桐的绝症,他虽然犹豫过,却还是听从了家人的决定,在吴桐最无助的时候,离开了她。

    蔡晓红:李旭的母亲,丈夫早年死于车祸,是一个平凡的妇人,有着人性的自私,在吴桐的事情上,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薛虎:薛琪琪的父亲,早年是道上的混混,后来洗白,成为了一家公司老总,十分疼爱自己的女儿。

    故事大概:

    一个谎言,一段纠缠不清的命运,所有的一切,都是从这里开始。

    十七年前,柏云只是一个七岁的男孩。他不知道,在下一个转角,会有一场车祸等着他,更不知道,在车祸的附近,一个叫茉茉的农村女孩,正被人推向一条不归路。

    命运将茉茉推向红灯区,把柏云送进孤儿院。

    在红灯区里,茉茉经历了最痛苦的蜕变,脱去了昔日丑鸭的模样。同时,一尘不染的心,被人浸在了墨汁中,不论她怎么挣扎,都离不开这黑暗的沼泽。

    同样陷入黑暗的,还有柏云。一场车祸,他失去了父母,失去了家,也失去了昔日的笑容。

    人生本就是命运的游戏,如果这是这样,或许还好一些。

    但可惜......

    命运总会在你自以为抓到光明的时候,把你再次推进无垠的黑暗中。

    茉茉在最绝望的时候,遇到了红姐,一个她本以为骄傲势利的女人。似乎,人们总是在经历过痛苦后,才会明白温暖的可贵,才会明白过往那些不喜欢的人生,才是最幸福的。

    红姐教会了茉茉一定要笑着,命运越是折磨你的时候,你越是要笑着。从那以后,茉茉在没有哭过一次,就那样在红灯区生活了下来。

    而柏云,他同样遇到了一个带给他温暖,又注定把他推向深渊的女人。

    这个女人叫吴桐,柏云在最无助的时候,遇到了吴桐,她善良可爱,每都会来看柏云,和他话,讲笑话。

    两年的时间一闪而过,在柏云的心扉慢慢被吴桐打开的时候,一个男人闯入了他们的生活。或者,柏云才是出现在他们生活中的那个意外。

    看着吴桐和李旭相识相知相恋,他们是那样的登对。所以在吴桐最后一次来看柏云的时候,柏云终究没有露出那个早想露出的笑容。

    时间再一次飞逝,柏云和茉茉的生活,都陷入了相对的平静,如果这个时候故事结束,或许是一个不错的结局,但可惜......

    每一个写悲剧的作者,都是自私的,他们为了自己的名利,给笔下的人物们,套上一个又一个无法逃脱的悲哀命运。

    柏云上了大学,不再生活在孤儿院。在去大学报道的第一,他被室友拉着去了红灯区,如你们所想,他遇到了茉茉。

    两人并没有发生什么,当然不是茉茉不肯,而是柏云的意思。茉茉帮了柏云这个忙,对她而言,柏云是一个特别的人,是唯一个坐下来,愿意和她聊的男人。

    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他们都不知道,在以后的命运里,命运会让他们纠缠在一起,一起葬身在一场爱的谎言里。

    简单的交集过后,茉茉继续她的生活,柏云也是一样。

    直到有一,柏云遇到了一个本以为再也见不到的人,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那人现在的生活,让他意外,同时让他愤怒。

    柏云在医院遇到了吴桐,此时的吴桐,没有了当年的笑容,落寂的坐在病床上,身边还有一个十岁的男孩。

    原来不久之前,吴桐查出了绝症,在她婆婆的坚持下,李旭抛弃了她。面对这样的结果,吴桐不可置信的看着李旭,看着这个,她曾经以为爱她的人。

    柏云压不住心中的愤怒,这么多年第一次打了人,在李旭愤怒想还手的时候,他的一句话,让李旭沉默了下来,脸上露出一丝愧疚。

    回到医院之后,柏云每陪着吴桐,吴桐并不知道柏云是当年的男孩,当年的一段插曲,根本没有在她的脑中留下记忆。

    就这样,在吴桐最脆弱的时候,柏云的关心让她产生了依赖感,虽然她已经不再相信爱情,但还是和柏云在一起了。

    医院开出了半年的存活期,只要吴桐坚持过了这段时间,就可以活下去,两个人度日如年的过着每一。

    可是好景不长,吴桐的身体还是撑不住了,她不敢让柏云知道,害怕他伤心之下做出难以挽回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茉茉坐在一位客人的车上,出了车祸。

    男人当场死亡,茉茉虽然活了下来,但全身多处受伤,而且医院没有匹配的血型。一筹莫展之际,吴桐出现了,她的血型和茉茉是一样的。

    加上前些在电视上瞥了一眼的换脸手术,让她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是的,吴桐知道自己生命无多,所以救了茉茉,她的条件只有一个,就是让茉茉代替她活下去,和柏云在一起。

    这就是最初的谎言,茉茉答应了,她想要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可以活的更好,她还没有过过好日子,她不想死。

    除了她们两个,唯一知道这件事情的,就只有十岁的男孩,和碰巧听到的实习护士。

    听了这件事,虽然有些害怕,但感动的护士,还是没有出去,并且帮了吴桐和茉茉的忙,将她们的病例调换了。

    也就是,吴桐代替了茉茉的身份,死于车祸。而茉茉,她承载了吴桐的一切,把吴桐的生命,以这样一种方式,延续了下去。

    半个月之后,吴桐出院了,柏云什么都不知道。

    他不知道这个吴桐,已经成为了他见过一面的茉茉。而茉茉见到是柏云,也是意外的惊喜,她就这样和柏云生活在了一起。

    如果故事能在此刻完结,也不失为一段美丽的爱情故事。虽然有些悲伤,却不会像最终的结局一样,让人窒息。

    这一段时间,是茉茉最开心的日子,她感谢上,感谢红姐,让她在无尽痛苦中,挨到了光明的这一刻。

    但命运总是残酷的,茉茉的身体还是出了问题,车祸的后遗症让她没有几可活。

    这一刻,她感受到了吴桐当时的心情,但她却找不到一个和她血型相符,并且身受重伤的女人。

    眼看日子一的过去了,她最终做出了决定,找到将她带入魔窟的李哥,用在红灯区赚的钱,让他打伤了一个女人。

    一个和她血型一样的女人,那女人叫薛琪琪。

    她的条件只有一个,让薛琪琪接受换脸手术,薛琪琪的父亲听到十分愤怒,他原来是混混,当即就要用强硬手段。

    但却被薛琪琪拦住了,听完了茉茉的故事,她也许是感动,也许是好奇柏云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她不顾父亲的反对,答应了茉茉的要求。

    当手术刀朝着自己落下的时候,茉茉哭了,不是因为害怕,也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不舍。

    闭上眼睛的一刹那,和柏云一起的那些经历,浮现在她的脑海里,一滴眼泪顺着侧脸滑落,融进了冰冷的手术台。

    谎言在继续,柏云根本不知道这一切。

    薛琪琪代替乐茉茉,成为了柏云的新‘吴桐’,生活在继续,或许是茉茉讲的故事感动了薛琪琪,或许是柏云的目光太过宠溺,她也沦陷了。

    这一次,她的身体并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或许柏云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这一切,可以幸福快乐的生活着。

    但意外就是出现了,薛琪琪不甘心成为吴桐的替身,她要柏云的心,她要柏云真正的去爱她。

    这一次,痴情似乎成为了催命毒素,柏云对薛琪琪的关心,一方面让她高兴,一方面又让她不甘。

    最终,薛琪琪告诉了柏云一切,让柏云爱她,让柏云选择她。

    真相是残酷的,柏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件事,他又恢复了在孤儿院的时候,身体不断的颤抖,脑海中不断浮现那些过往,所有的画面纠缠在一起,让他窒息。

    薛琪琪明白了,她笑着,似乎是在嘲笑自己。

    最终,薛琪琪打开了煤气,躺在柏云的怀里,在柏云的木然的目光中,闭上了眼睛。

    到此,四个人的命运完结。

    ps:这是最开始大纲,这本书我构思的很好,如果能写出来,会很感动。但我笔力不足,实在写不下去了,只能这样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柯南之佐藤警官是我姐》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柯南之佐藤警官是我姐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柯南之佐藤警官是我姐》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