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 改变风格之后的写法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柯南之佐藤警官是我姐正文 第三十六章 改变风格之后的写法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卑劣的人,总是在用高尚和梦想作为借口,来完成自己那自私的偏激。面目全非的废墟,残留的砖石,无一不在诉着这个事实。

    建筑师的孩子就是建筑,无论你是否喜欢,毁灭它,就是在扼杀自己的孩子。

    无耻的人,总是在为自己的自私寻找着借口。一封寄到工藤宅的邀请函,一份要在工藤新一身上宣泄的恨意,就是这样。

    五月四日,是工藤新一的生日,也是他的忌日。卑劣的人在茶会上,尽管没有看到工藤新一,却在兰的身上,种下了计划。

    命运的红绳,本是致命的陷阱,却成了唯一的生路。没有感情的人,不会理解不愿切断红绳的心情。

    崇尚自由的人,不愿意仅有的假期被束缚住。宁愿忍着内腑的钝痛,也要在自由的路上,越走越远。

    爱情永远是个最折磨人的东西。为了心爱之人的安全,将多年前的恩情也好,感动也罢,束之高阁,甚至毁灭。

    “我知道你一定会恨我,但我还是要这样做。组织的可怕,比警视厅的追杀,比你变成杀人犯,更要让人恐惧。”

    神秘主义的人也难免染上了低落的情绪。或许是在嘲讽自己忘恩负义,或许是在用短暂的低沉求得心安和赎罪。

    理性的情绪占据了上风,子弹填满了沙漠之鹰的弹夹。

    黑夜低吟着夜晚的悲歌,突兀的高楼里,被爱意驱使的女人,在为心爱的男人挑选着生日礼物。

    “园子,你觉得这件怎么样?”

    电影的名字叫做红绳的传,衣服的颜色也是那样的恰如其分,不知是不是预示了今晚注定要染上鲜血的命运。

    现实生活中,有一种友情叫何炅谢娜。而在这个世界里,他们是毛利和铃木,园子和兰。

    “兰,你喜欢就好。不过就是便宜了那个家伙。我家兰这么好的女孩,我要是男的,一定要把你追到手。”

    生疏这个词语从来不存在于园子和兰的生命里,她们从时候认识之后,就一直是最好的朋友。

    “园子,你真是的!”

    开朗和温柔是兰的代名词,虽然有时候,她的彪悍也会让毛利大叔和柯南头疼不已。

    喧闹的街上,有人正在试图挖掘已经遗忘的记忆。平静的夜晚,激荡着不平静的暗潮,媲美失忆的憨厚少年,脸上终于出现了焦虑。

    “该死,爆破案凶手到底是谁,我怎么就是想不起来!”

    失败只是因为没有找到成功的办法。无可奈何的时候,也只能选择最笨的办法――跟踪。

    ......

    阴谋在这个夜晚激荡,事件的主角正在卑劣的人家里,试图找出最终的真相。

    仇恨的种子,终究是留下了痕迹。掩饰这个词语,从来没有在柯南的生命里出现过。卑劣的人受到了制裁,但他设下的阴谋,却浮出了水面。

    “如果以为事情已经结束那就大错特错了,我想破坏的建筑物还有另外一栋呢。”

    以为了结束了案件,所以索然无味的客厅里,仿佛被放进了一个威力巨大的塑胶炸弹。想到早上兰过她要去米花都市大楼,柯南的瞳孔猛地收缩。

    卑劣者讥笑的声音,兰危在旦夕的生命,让柯南平生第一次对一个犯人起了杀意。

    刻薄的压榨着体内最后一丝力气,从出租车上跳下来之后,以最快的速度跑进了米花都市大楼。

    十点差一分钟,平日里平坦的大楼,一声惊雷,变的崎岖难行。一些人开辟着道路前行,找到了兰,和她隔了一扇门。

    另外的人,在大楼里,遇到了一个怎么也想不到的人。时隔多年,佐藤绯没想到他和贝尔摩德真正意义上的再次见面,竟然隔着一把沙漠之鹰。

    “贝姐,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想做什么。”

    尽管记忆留在了前世的彼岸,但他还是十分确定,这次的事件根本没有贝尔摩德参与,这一点他记得十分清楚。

    “你不知死活,但我不想你死。有些麻烦是你惹不起的,贝姐不想看着你死,只能帮你解决掉,不要恨我。”

    直言不讳从来都是激起强烈怒气的不二法宝,而今,残留的砖石,和变成废墟前的场景,让怒气消散成了笑。

    “贝姐,我想你应该也没有想到这里会变成这样吧。”

    “的确,等我出去之后,这个犯人会死。”

    平静的两句对白之间,就决定了一个人的生死,尽管这个人死后,就连最正直的柯南恐怕也会拍手叫好。

    完工需要几百,毁灭却只需要一瞬间。这座被人遗弃,甚至扼杀的孩子,它在哭泣。眼泪落在地上,隔断了柯南和兰唯一的通话渠道。

    所幸的是,无绝人之路。电话发明,让人们即便远在千里之外,也可以交流,更不用只是隔着一道被眼泪毁灭的门。

    魅惑的笑容从来都是贝尔摩德这个神秘主义者的招牌。即便是在这样危险的环境之下,她还是很平静的收起了枪,和佐藤绯坐在一起。

    “贝姐,我的伪装术就连我老姐都没有认出来我,你就不能给我点面子吗。”带着孩子气的话语,闲话家常的内容,在不应该发生的时间和地点发生了。

    “中国有句古话,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我可不想被你这个子压在身下,任你蹂躏。”

    挑逗的神色,暧昧的语气,不知所谓的中国古话。这样不着调的聊,已经很久没有发生在他们之间了。

    “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不担心他们的安全吗。”

    心照不宣的对话模式倘若不是发生在这个嘈杂的爆炸环境,或许会很有美感,很有一剑独上西楼的神秘格调。

    “这明显是针对你们的一场死局,那个犯人已经为那子摆下了下酒菜,我又何必着急。”

    可恶的话,配上那张迷倒众生,美到骨子的面容,就再也让人生不起气了。感叹了一下自己**的个性,微微笑了笑。

    “我相信他们。”

    对于贝尔摩德慷慨的一句话,仅仅五个字,显得佐藤绯有些吝啬。狭窄的通道里,冷风带着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按照你所的,这里随时会有危险,贝姐,你不怕吗。”

    从未卸下的神秘面纱,似乎被此刻的风吹开了。狭窄的通道里,随时会死亡的阴影,让人的胆子都变大了些。

    “能和你死在一起,也不错。”

    笨拙这个和贝尔摩德一点都不相符的词语,此刻却出现在了她的脸上。不可思议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完美的被佐藤绯所诠释出来。</div>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柯南之佐藤警官是我姐》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柯南之佐藤警官是我姐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柯南之佐藤警官是我姐》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