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6章:你是不是要去她那里?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晚安,陆先生正文 第216章:你是不是要去她那里?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我擦,你这是怎么搞得?怎么伤口越来越厉害了?”欧阳灿火冒三丈,一脸的戾气。

    离落眸色沉了沉,抿了抿唇:“爷爱干什么就干什么,难道做那种事还要向你报备不成?”

    欧阳灿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大:“我擦,你子还真是不要命的节奏啊!爱死不死,我不管了!”

    欧阳灿离开的时候,把药膏什么的都留下,指导了离落用法,临走的时候别有深意地对离落:“不喜欢人家,还上得那么起劲,连命都不要了,给谁听也不信呀。”

    离落脸上一片似水的沉寂,眸中透着无法琢磨的光。

    把骆一念抱到床上,离落双手撑在骆一念的腰间,眸光沉沉缓缓地落在她的脸上,低声问道:“让你受委屈了,有没有生我的气?”

    骆一念摇摇头,鼻子一酸,有他这句话,再疼也能忍过去。

    骨节分明的手指落在她的脸上,微带薄茧的指肚轻轻扫过她的脸颊,离落将她平放在床上,温热的薄唇轻轻地印了上去。

    仿佛怕弄疼她一般,轻轻地吸吮,浅浅地置啄。

    看着离落对自己心翼翼心疼关爱的样子,骆一念的心中好像照进了灿烂的阳光。

    只要他心中有她,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想到这里,手上的疼痛好像突然之间就消失了。

    晚上睡觉以前,离落把她手上的纱布一层层心翼翼的拆开,眸中的温情和心疼显露无疑,轻轻地把云南白药喷洒在她的手上,又抹上那层药膏,疼痛感消失,凉凉的,像薄荷。

    离落从床头柜旁边的抽屉里拿出一张卡片,放到她的枕头底下:“这是给你的零花钱,密码是你的生日。”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生日?”骆沫扬起脑袋,眸子紧紧锁住离落的眼睛。

    离落的眼神蹙了蹙,垂下眼眸,好看的长睫毛在灯光下打出一排浅浅的光晕。

    男人的脸在灯光下显得柔和,少了白的冷峻和严肃,骆一念没有在意他的沉默,看着他的脸有那么一会儿的晃神。

    药效过去后,钻心的疼痛再次袭来,骆一念在黑暗中呲了呲牙,实在是疼得难以入眠,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离落知道她晚上肯定会疼,所以也一直没有睡着,他打开壁灯,欺身到她的跟前,轻咬着她的耳垂,声音暗哑,声线魅惑:“既然睡不着,我们来做点别的吧,或许会转移你的注意力,减轻你的疼痛。”

    她在他的牵引下仿佛飞到了云端,忘记了疼痛,忘记了伤害,只有深深地悸动和感动。

    临到最后,离落的身体突然停滞了一下,垂眸,又看到那个青黛色的“s“,仿佛一盆冷水从头浇下来,浇灭了他所有的热情和激情。

    骆一念在疲惫中沉沉地睡去,离落轻轻侧了个身,给她盖好薄被,悄悄地起床,走到阳台上抽烟。

    明明灭灭间,离落的眉头深深地锁住,眸中的光在青白色的袅袅的烟雾中看不清明。

    拿起手机,修长的手指拨出了一串熟悉的号码。

    “睡了吗?”他压低声音,沉沉地问。

    “今晚上不能过去了,明我去酒店看你,乖,早点休息。”

    里面不知道了什么,似乎对他的话很有意见,但是又拗不过他的意思,只好在挣扎了一番后作罢。

    挂掉电话,离落抿紧了薄薄的唇瓣,英挺的剑眉透着勃勃的英气。

    有短信的声音传来,离落打开看了看,起身扫了一眼骆一念的身影,走到隔壁的衣帽间,从琳琅满目的衣服中选了一件驼色的风衣,拿在手里,带上门,轻轻地向楼下走去。

    张妈看着离落下楼,迎上去挡在他的前面:“落少,太太为了她伤成这样,你应该在家里陪着太太。”

    “我自有分寸。”

    “你是不是要去她那里?我绝对不能让你去,今早上的报纸我收起来了,但是我不敢保证以后太太不会看到,如果你不想明再上头条,就安心的呆在家里吧。”

    张妈的语气很决绝,横竖就是铁了心。

    离落看着老太太气乎乎的样子,抿了抿唇,唇角挽起一抹淡淡的弧度:“张妈,这么快就被这个丫头给收买了,看来她的本事不啊!”

    张妈坚决地摇了摇头,似乎一副非常决绝的样子。

    “好了,我自有分寸,明一早我就回来,放心吧,绝对不会像你想的那样。”离落搂住老人的肩膀,向她保证。

    张妈狐疑地看着他,半信半疑。

    他朝着老人笑了笑,伸出手指勾住张妈的手,嘴里像哄孩子一般:“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完,用力在张妈的大拇指上盖了一个章,狡黠地看着她,唇角挽起一抹坏坏的笑容.张妈这才绽放了笑脸,同意他离开,自言自语地回了自己的屋子。

    早晨醒来的时候,骆一念的身边没有了离落的影子。

    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她竟然一点儿都不知道。

    看来自己昨晚睡得真是太沉了。

    想起了他昨晚在自己耳边的低喃和呓语,她的身体就忍不住轻轻地悸动。

    手上的疼痛减轻了很多,骆一念解开纱布,看到上面的红肿也消得差不多了。

    这个欧阳灿的医术还真是了得,怪不得离落每次都对他那么好脾气。

    心情顿时如照进万丈霞光一样豁然开朗。

    本来就是靠手吃饭的人,如果手废了,自己真就无所依靠了。

    虽然身边已经有了离落,可是离落真的是她可以依靠的人吗?

    吃完早饭,骆一念跟张妈打了声招呼,是今和同学约好了一起出去玩,张妈谨慎地嘱咐了她几句,就让司机把她送到学校。

    朱七七一见到骆一念,大嗓门就吆喝起来:“念念,你最近死到哪里去了,行李拿走了也不打声招呼,害得我们还以为你人间蒸发了呢!”

    骆一念浅浅地笑着,不作任何解释。

    “未央跟我打听过你好几次,我让他打电话给你,他没打吗?”12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晚安,陆先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晚安,陆先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晚安,陆先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