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2章:曲中无别意,惟怅久离居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晚安,陆先生正文 第212章:曲中无别意,惟怅久离居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她才岁,美好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却为了风离落,永远关闭了那道快乐的心门。

    精致美妙的锁骨下,有一朵曼珠沙华的刺青,红艳艳的花朵像伸向苍又有点无力而微微弯曲的手,迷离而妖娆,伤感略带绝望。

    洗了个热水澡出来,乌黑的长发滴着水珠,白皙的皮肤泛着淡淡的粉色。吹干头发,如瀑的发丝倾泻而下,乌黑油亮

    夜曼沙坐到床上,支起右腿。那腿的脚踝处,有一个蝴蝶形状的红色胎记,她的腿笔直修长,白皙莹润,泛着淡淡的光泽,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像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妈妈在世的时候,曾经告诉她,如果有一,遇到一个在脚踝处同样有一个蝴蝶胎记的人,不论是男孩还是女孩,都是她的亲人

    每当看到这块胎记,她都会认真地琢磨着妈妈的这句话

    也就是,有生之年,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一个角落,还有一个可以与她相依为命的亲人

    只不过,他(她)在哪里,还是未知

    门外突然传来开锁的声音,夜曼沙抬头看了一眼挂钟,已经是凌晨点这个时间,会是他回来了吗?

    心跳的节奏突然加快,一颗心仿佛要从喉咙里蹦出来

    高大挺拔的男人从门外走进来,身如玉树,俊美无俦。

    眼前突然迷蒙了一团水雾,氤氲了她的视线。

    除了那杂乱无章的心跳声,周围是一片似水的沉寂

    夜曼沙缓缓地站起来,莹白的肌肤在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光泽

    修长的脖颈微微前倾,弧度完美的像一只优雅的白鹅。

    男子抬眸看了她一眼,目光在她的身上停滞了几分

    她看到他的彰显男性特征的喉结上下滚动着,棱角分明的下巴肌肉紧绷。

    眼神迷离而又性感,却又隐含着危险。

    接过他手中的外衣,垂下眼睑,不再看他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男人看了一眼她用浴巾包住的身体,眸色暗沉,声音缓慢而略显低哑。

    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从他的鼻尖扫过,沁入心脾

    风离落微微抿紧菲薄的唇瓣,深深吸了一口气

    “今晚。”她依旧是波澜不惊的淡然,永远是一副淡泊如水的样子。

    男人皱了皱眉,他讨厌她这副不惊不喜的样子。

    再美丽的女人,如若不是风情万种,那也不要这样死气沉沉,让人真真缺了兴致。

    就在她跟随着他冲刺到快乐的巅峰时,她听到他从喉咙深处低哑的挤压出了两个字眼:“苏苏”

    心脏扭做一团,所有的快乐瞬间冻结成冰,仿佛一道利刺深深扎进她的心中

    看不到鲜血,却能听到血流的声音。

    两行清泪从眼角溢出,缓缓滑向耳膜深处

    这一刻,她宁愿自己失聪。

    手机铃声乍然响起

    他毫无留恋地起身,接起电话

    眸光蹙了蹙,眼中闪过一丝亮光,在扫向夜曼沙的时候,立刻又黯淡了下来

    夜曼沙垂下眼睛,背过身去

    她从他的眼睛里,大概读出了一点儿意思

    风离落匆匆下床,拿起外套,脚步声越来越远

    “我们离婚吧。”闭上眼睛,强忍着要滑落的泪水,她的声音幽幽地响起,仿佛是从遥远的际传来。

    虽然很轻,但是却成功地让正欲开门的男人停住了身形。

    男人的身体有着片刻的僵硬。

    他回头看了她一眼,薄唇紧紧抿起,眸中闪过一丝凛冽的寒意。

    没有听到任何的回应,她只听见自己急促的呼吸声。

    房门”碰”的一声关闭,她的心门也跟着关闭了起来

    就算是她主动提出离婚,他都不屑一顾。

    夜曼沙躺在床上,无力地闭着眼睛。

    睫毛微微颤动,泪水肆无忌惮地爬了满脸。

    从她失去了父母,在孤儿院长大,十六岁那年,一场可怕的地震,又差点夺走了她的生命。

    自从知道了自己的救命恩人是谁时,她就为了他勇敢地活了下来,七年了啊,这么多年的坚持和企盼,如今换来的却是生不如死的煎熬。

    在这样一段婚姻里,她的心已经千疮百孔。

    有时候她在想:风离落为什么要娶她?为什么要娶她呢?

    明明有那么多女人他可以选择,可是为什么却偏偏要选她?

    与其让她一直生活在虚幻和假象中麻痹着自己不比现实来得这样残酷要好吗?

    张妈一大早从外面回来,推开门,看到了夜曼沙。

    “太太,您回来了?哦,我这就给您准备早饭。”她慌张地就要去厨房。

    “张妈,不用了,我没什么胃口,一会儿我就去画室了,先生这几……”

    夜曼沙抿唇,明明知道结果,可还是忍不住想要问出口。

    “先生这些一直没回来吗?”

    “是啊,我听阿钟,好像是先生的表妹回国了,他一直在陪她。”

    既然白流苏回来好几了,那在机场碰到的那女子是谁?

    凌晨了,他不在她的身边回到家里来做什么?

    那么急匆匆地离开又是为了什么?

    夜曼沙的心中升起了一团疑云。

    “哦。”她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自我解嘲地淡淡一笑,呵呵,原来她想知道自己老公的行踪,还要从下人的口中得知。

    “太太,您这是要出去吗?”阿钟从外面走进来,看到夜曼沙拿着包往外走,赶紧问道。

    “你送我去画廊吧。”她垂下眸子,掩饰住内心的失落和感伤。

    卷翘的睫毛如彩蝶展翅,在滑腻莹白的脸上打出一排阴暗的剪影。

    阿钟愣了愣,心中隐隐滑落丝丝心疼。

    “先生今晚有一个酒会,衣服和鞋子都已经准备好了,在车子里,既然您已经回来了,就让您准时去赴约,我六点钟过去接您。”

    夜曼沙点点头,跟着阿钟上了车,向画廊的方向驶去。

    当初,风离落为她买下了这座几千平米的画廊,除了她自己的一些比较珍贵的画作之外,也有几个画界好友的作品友情赞助在这里,婚姻失意,但是她在画界还算是有成就,在风离落的帮助下,拿过几次国际上的大奖,也成功举办过几次画展。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晚安,陆先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晚安,陆先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晚安,陆先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