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7章:还真特么不是一般的有病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晚安,陆先生正文 第77章:还真特么不是一般的有病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叶倾城感觉出了他的异样,她生气地扫了雒一鸣一眼,见他正痞痞地看着自己,不由得心生厌恶,狠狠瞪了他一眼。

    连瞪人的样子都那么耐人寻味,真可耐。

    唇角的笑意更浓,手中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若不是受谭歌所托,叶倾城早就想上去甩他一个大嘴巴了。

    强忍着心头的怒火,她生硬地跟随着雒一鸣的步伐,心不在焉地敷衍着他。

    他不错眼珠地看着她,目光落在她白鹅般修长的美颈上,裸露的肩部如牛奶般柔软顺滑,巧莹润的肩头在灯光下散着皎月一般的光泽。

    心头像被鹿撞了一下,砰砰跳了起来,浑身的血液如着火一样瞬间沸腾。

    它们在他的体内奔涌着,叫嚣着,用力地冲撞着他的每一寸神经。

    他控制不住内心的冲动和渴望,狠狠将她拉入怀中。

    饱满的丰盈撞击在胸膛,雒一鸣深吸了一口气,眼中燃烧起一簇**的火苗。

    女子羞愤地瞪大美丽的眼睛,双手谨慎地撑在他的胸口,随时都保持着十二分的警惕。

    “够了。”她低低地咬牙切齿道。

    “我还没有给你呢!要求这么低!”他邪肆地挽唇,附在她的耳边,眸光落在她巧莹润的耳垂上,喉结滚了滚,有一股想要狠狠咬上去的冲动。

    “下流。”她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脸一红,脚步微微停滞,扫了一眼大厅里的人,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今晚跟我走,我保证会让你欲仙欲死,让你爽到没有力气我下流。”他在她的耳边吹着气,她全身的汗毛都被他恶心得倒竖起来。

    “啪。”一记清脆的耳光在耳边响起。

    周围是看热闹的吃瓜群众。

    拉鲁,不可一世的雒少竟然被打了!

    这个女人是不想活了吗?

    大家的目光全都落在了两个人的身上。

    雒一鸣不羁地笑了笑,不愧是久经风月场的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抿着唇笑出声音来。

    女人都擅长打耳光吗?他竟然被两个女人甩了耳光!

    叶倾城被他笑得毛骨悚然,从脚底蔓延上来的寒气将她整个吞没。

    笑,被打了竟然还能笑出来,还真特么不是一般的有病。

    她懒得看他那副风流不羁的样子,一甩头,离开了他的身边。

    那慌乱嫌弃的样子,像躲避什么洪水猛兽。

    他手疾眼快地拉住她垂下的手臂,用力攥紧,强行拉着她向楼上走去。

    叶倾城的忍耐实在到了极点,她不想再这样和他继续拉扯下去。

    “你想干什么?”她的情绪已经不受控制地爆了。

    “干你。”他痞痞地吐出这两个字眼,丝毫没有丁点儿难为情的意思。

    知道和他什么都无济于事,她气得浑身颤抖,用力挣开他的手,胸脯剧烈地起伏着。

    他的眸光落在她起伏的胸脯上,眸色暗了暗。

    趁她不备,一把扣住她纤细的腰身,朝着o房间径直走去。

    不管她的挣扎,也不顾她的拳打脚踢,像一只情的豹子,急促地呼吸着,脚下的步伐越来越快。

    房门打开,他用脚踹上门,迅地将她抵在门后,鲜红的唇瓣眼看就要落在她的脖颈上。

    咬一口是什么滋味?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品尝品尝。

    冷不防她曲起的膝盖顶在了他的双腿间,他先是不可思议地愣了愣,接着捂着那里向后退了几步。

    “特么,你想要了老子的命?”他蹙着眉,脸色沉了沉,一脸的不痛快。

    叶倾城对着他抛了一个媚眼。

    差点儿没把他的魂儿给勾出来。

    在心中厌恶地问候了他全家,她迅从手袋中拿出怀表,在他的眼前晃了晃。

    “知道这是什么吗?”她突然露出笑意,狡黠地看着雒一鸣。

    “这有什么,不就是一块怀表吗?”雒一鸣不以为然地。

    “你知道这块怀表是哪年的吗?值多少钱?”她将怀表吊在手中,在他的眼前有节奏地摇晃着,脸上笑得越灿烂。

    “这有什么难的,什么怀表我没见过啊?”雒一鸣的心思全都落在那块表上,跟着怀表的节奏,仔细端详着。

    “我,能不能别晃了,晃得老子眼晕,什么都看不清楚啊。”雒一鸣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这块怀表是哪一年的,产自哪里?市值多少钱?一一回答我。“她的媚眼如丝,声音甜美地如黄莺婉转鸣啼。

    眼看着他已经进入被催眠状态中,叶倾城朝着他挥了挥拳头,得意地扬长而去。

    子,你就在那里站一晚上吧,不是喜欢骚浪贱吗?看不整死你丫的。

    随手拿了请勿打扰的牌子,叶倾城轻轻带上门,坏笑着给他挂在了门外面。

    回到宴会中,见谭歌正东张西望地到处找她,她走过去悄悄拉着她,将她带出场外。

    “搞定了。“她如释重负地笑着。

    谭歌眸色一转,担心地看着她:“城城,你没事吧?”

    “放心吧,我把那臭子给催眠了。”

    “真的吗?”谭歌满脸的不可思议。

    “真的。”叶倾城跟着谭歌上了车,把整个过程跟谭歌详细描述了一遍,两个人笑得前仰后合,甚至连眼泪都笑了出来。

    “城城,今真对不起,差一点儿就把你给害了。”谭歌握着叶倾城的手,表情中带着不安的忧虑。

    “没关系的,我觉得他还不至于太渣,虽然表面上给人感觉挺下流的,但还不至于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事。”叶倾城安慰谭歌。

    “总归没事就好。”谭歌长长舒了一口气,脚踩油门,车子急驶出了停车场,消失在夜色下的车水马龙中。

    没有沐白的早晨,醒来身边一片冰凉。

    他在身边的时候,她总是喜欢赖床,如今只有自己一个人,竟然早早就醒来了。

    想他,思念像疯长的野草,瞬间就能将她击溃。

    她将头埋进薄被中,深深地呼吸着被子上那淡淡的薄荷气息,就像他一直在她的身边。

    他离开了才一,竟然像过了一个世纪那样漫长。

    吃饭的时候在想他,洗漱的时候也想他,甚至连去洗手间的功夫都在想他。

    .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晚安,陆先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晚安,陆先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晚安,陆先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