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6章:但还不至于下流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晚安,陆先生正文 第76章:但还不至于下流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他欺近她的身边,邪肆地挽唇一笑,热气呵在她的耳畔,不羁地道:”因为警察来了也解决不了,只有咱们两个才能解决得了。“

    眼睁睁看着雒一鸣一副邪恶招摇的浑不吝的样子,谭歌咬了咬牙,眸底闪过一抹晦暗不明的光,手指微微攥紧。

    “我你,赶紧报警啊,你是准备私了还是走司法程序我全都奉陪,不过我可告诉你哈,你把我车头撞了,没有个几十万是下不来的。“

    谭歌咬了咬唇,把心一横,略显底气不足:“你报警。”

    雒一鸣不解:“为啥?”

    “就是你撞的我们,反正你的车贵,走我的保险不合算。”

    “啥,啥?你这个女人简直是……”雒一鸣哭笑不得,他长这么大,真是什么样的女人都见识过了,有无耻的,还有更无耻的。

    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

    “你不是来参加宴会的吗?再不去,就要结束了,我们也一样,与其在这里消磨时间,不如以后再慢慢商量如何?反正我看你的车撞得也不怎么明显,还可以继续开,不过我的车就惨了,明就得去大修。”谭歌眸光闪了闪,瞟了叶倾城一眼,顺带扫了扫雒一鸣,见他正死死盯着叶倾城,心中便有了几分算计。

    雒一鸣略一沉吟,看了看叶倾城,合计了一下,也打起了自己的如意算盘。

    美人在前,他也不必为了这区区几十万掉了身价,既然有心想对眼前的女子示好,那便暂且放她朋友一马。

    于是,他干脆利索地:“那好,先听你的,不过,证据要跟在我身边,事情没有解决之前,她必须要在我的视线范围内。”

    叶倾城一听,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刚才何苦去逞这个强呢,结果把自己给搭了进去。

    谭歌赶紧走到叶倾城跟前,声跟她咬耳朵:城城,拜托了,帮帮忙啊,眼前这个男人就是鼎鼎大名的传媒集团太子爷雒一鸣,从来都是“万绿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人虽然风流了些,但还不至于下流,你放心,他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既已至此,这个忙不帮也得帮,叶倾城抚了抚额,无语地抽了抽嘴角。

    雒一鸣满脸坏笑地走在前面,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

    人不风流枉少年,**一刻值千金,刚才车子被撞要白白浪费了几十万,这**一刻的千金,可不能再轻而易举地浪费了。

    谁他只风流,偶尔的下流一次也是可以有的嘛。

    晚宴上觥筹交错,衣香鬓影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认识雒一鸣的纨绔子弟有很多,一见他进来,都争先恐后过去跟他打招呼。

    “雒少,后面这美女是谁啊?新欢吗?哇哦,比你以前的那些庸脂俗粉强几千个码啊。”

    “雒少给介绍一下吧,这美女是哪的啊?”

    “雒少……”

    “都特么滚犊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雒一鸣烦躁地把他们推到一边,不耐烦地蹙了蹙眉。

    等到叶倾城和谭歌落座,他挥手叫了侍应生,要了三杯红酒,自己一杯,递到叶倾城手中一杯。

    谭歌很识趣地自己拿了一杯。

    和叶倾城在一起,她永远都只是一个不显眼的卒子。

    上学的时候是这样,毕业以后还是这样。

    永远也不会有人在意还有她这样一个人。

    叶倾城接过酒杯,想起上次醉酒后的痛苦,心有余悸,偷瞟了一眼雒一鸣,心地把酒杯放回桌子上。

    偏就那人跟旁边长了眼睛一样,死乞白咧地附到她的耳边,不冷不淡地:“干了它。”

    嘴不服气地微微噘起,娇艳中泛着湿润的光泽,一对上雒一鸣的目光,他眸中的灼热似乎要将她点燃。

    “干了它。”他的嗓音暗哑,喉结滚了滚,眸色深沉。

    谭歌看了一眼雒一鸣,抢过叶倾城的酒杯,仗义地:“城城不会喝酒,这一杯我替她喝。“

    “嗯?”雒一鸣邪佞地嗤了哧鼻孔,冷笑着道:“既然你那么愿意替她喝,那我就成全你。”

    “侍应生,给我来一瓶上等的红酒,让这位姐全部干了。”身边正好有服务人员经过,雒一鸣叫住服务生,冷冷地道。

    既然想出头,那就成全你,看你还敢不敢再招摇。

    叶倾城慌忙朝着谭歌使了个眼色,连连摆手。

    谭歌释然地笑了笑,握了握叶倾城的手,让她放心。

    那不达眼底的笑意一闪即逝,片刻消失了踪影。

    眼前的三个高脚杯,全部都倒满了红酒。

    叶倾城着急地拉着谭歌,使劲摇头。

    “这样吧,今晚如果你能干掉五瓶这样的红酒,我们之间的帐就一笔勾销,你觉得如何?”雒一鸣邪肆地挽唇,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不把这块绊脚石灌醉,他怎么能对身边的这只白兔下手呢?

    谭歌倔强地点了点头。

    五瓶红酒来抵几十万,这笔账还是挺划算。

    齐刷刷又上了四瓶红酒,全部打开,倒在醒酒器中。

    眼看三杯下肚,叶倾城不禁为谭歌捏了一把汗。

    雒一鸣扫了一眼谭歌,淡淡地道:”如果你想让她少喝一瓶,可以陪我跳支舞。“

    “你话算数?”叶倾城咬了咬牙。

    “本公子什么时候话不算数过?”雒一鸣站起身,一把将叶倾城从座位上拉起来,她猛地被扯了一个踉跄,一只手支撑在他的胸前。

    他灼热的呼吸就在眼前,抵在她手下的肌肉结实健硕。

    叶倾城将头扭向一侧,特意跟他拉开一定的距离。

    这样梗着脖子跳舞,感觉就像揽着一个木乃伊。

    真特么不舒服。

    虽然不舒服,但他的心脏还是抑制不住得砰砰狂跳了起来,有多久没有这种心跳加的感觉了,他自己也不清楚。

    一直以来的逢场作戏流连花丛,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让他真正动过心,可今,竟然跟魔怔了一般。

    他的手用力握住她纤细的腰身,身体像被电流击穿,身体中有热浪在翻滚燃烧。

    指尖在她的腰线处轻轻游移,带着丝丝扣扣的隐晦的颤栗。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晚安,陆先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晚安,陆先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晚安,陆先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