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七章 鲛族往事 终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再也不要养龙鱼了正文 第六十七章 鲛族往事 终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帝果然已经找过你了,”田无泪点点头,肯定道,“你替那女娃掐算过了?”

    “没,没,没有。”玄武连连否定,略有些尴尬道:“帝老儿是来找过我,不过我又不是官署的官,掐掐算算的活计可不归我管。”

    田无泪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若我,这雨正是那劫水征兆,你又当如何?”

    “不,不,”玄武难以置信地后退两步,“田老头,这可开不得玩笑!你——”他忽然收声,想到了一种可能。

    老友不可能无的放矢,他此时提起此事,怕与他在玄黄图腾中的所见所闻有关……

    田无泪叹口气:“我活的够久,已别无所求,只愿为敖煜争得一线生机。”

    玄武又开始在桌面上团团转圈。

    田无泪并不着急,静静等着,等着他的选择。

    玄武终是停了下来,问道:“需要我做些什么?”

    田无泪似是早已料中他会如此,面上也无甚欢喜,反而神色更加黯淡了些。

    “你得答应我三件事情。”他对玄武道。

    没人知道,玄武究竟答应了田无泪什么。

    只知那日之后,玄武玄老爷子就不惜违反族规,无视族中反对,硬是抱着尚未出壳的玄长生与敖煜正式定下了婚契。

    而隔日,田无泪便散尽修为,自此仙逝。

    再隔日,玄老爷子便慢悠悠腾云上了官署,是要寻张官喝茶。

    彼时,官署正忙做一团。

    二十四位官被帝强行召回,围着个女婴轮番上阵掐算卜卦却是无果。只是帝催得紧,诸官一片愁眉不展,生怕在帝面前砸了招牌。

    “你这老儿,这时候来裹什么乱!”张官抽空来见玄武,人还未至便听见他没好气的抱怨。

    玄武那时候最不耐烦别人他老,登时便要气得跳脚。

    “玄武,玄大爷,玄神仙!”张官连忙安抚,“仙这几日真的没工夫招待您这尊大神,您要真想喝茶,要不我打包给您把茶叶带上,您回您的东海想怎么喝都行。”

    “哼,哼,”玄武冷笑两声,“真是没用!这么多人,连个娃娃都搞不定。”

    “是是,我们没用,都比不上您玄武大神。”章官从善如流。

    玄武一时语塞,恼羞成怒:“连杯茶都不给上,这便是你们官署的待客之道?”

    张官道:“我们官署素来餐风饮露,只有白水。”

    玄武:……

    “玄大爷来找我,当真是为了喝茶?”张官占据了主动。

    “自然。”玄武嗫喏。

    张官掸掸袖子:“那,好走不送。”

    玄武:……

    “罢了,不与你兜圈子。”玄武直言,“我来,正是为了帮你们解了眼前这个难题。那个女娃娃的命格,你们算不出来吧?”

    “这,”张官狐疑,“你有这么好心?”

    “你就要不要我来帮忙吧?”玄武没好气道。

    “要,自然要。”张官乐了,“谁不知道,这上地下,若论算卦,你玄武真君的招牌可是最硬的。能得你批命,那丫头真是三生有幸。”

    “她能投生赵家,这前世积的福分肯定是不少了,”玄武如是道,“只是不知道命够不够好,能不能享受这滔的福分罢了。”

    张官神色一动:“此话怎讲?”

    玄武但笑不语。

    赵麟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命格,其实没几个人能的清楚。连当初寻了碟莲子捧给帝的张官也搞不太明白,只道是雨打残荷之像。而究竟什么是雨打残荷?雨打残荷之前之后又是如何?都不得而知。

    但官署含混不明的辞,帝愣是信了。不仅信了,还深信不疑。然后,帝便抱着赵麟,在东海上起了一座仙山,取名字叫做西山。

    玄老爷子自界走了一遭,有些心累,自此便时常闭关。并且甩手掌柜似的,将自家还未出壳的女儿直接丢给了敖煜看护。心道反正早晚是他的人,不如提前培养培养感情。

    只是世事无常,儿女都是债啊!

    当年玄老爷子为玄长生定下亲事的时候,只怕从未想过她这女儿将来会碰见一个敖昕,并为了敖昕甘愿背弃誓约,负了敖煜。

    玄武只得了玄长生这么个独生的女儿,玄长生坚持要嫁敖昕,他也只能咬牙认了,豁出去这张老脸不要去求敖煜谅解。至于田无泪,每每想到他临去前的嘱托,便更觉日后仙逝怕要没脸去见老友了。

    先不提玄老爷子对玄长生嫁给敖昕有多反感,到敖昕,事实上,龙族里边若论血脉亲缘,当属他与敖煜最为亲近。

    而此时此刻,敖煜便是因了这血脉的指引,寻到了本该与玄长生一道回玄武族灵溪涧省亲却半路遇袭,奄奄一息化作原型藏在石缝底下的敖昕。

    “敖昕?”敖煜心翼翼的掀开石头,捧起敖昕,他虚弱的厉害,仿佛就要咽气似的。

    见他没有回应,龙神大人偏头想了想,自袖子里摸出个古朴银盆。没错,正是曾经装白淼淼的那只水盆。

    敖煜心翼翼将敖昕放了进去,又划开手腕,往盆里注了些鲜血。他的鲜血蕴含真血灵力,对龙族大有好处。

    敖昕只在盆底趴了片刻,便悠悠转醒,努力昂起头颅望向敖煜,似是想要些什么。

    敖煜摸了摸敖昕头顶上尚嫌稚嫩的两只龙角,安抚他道:“莫急,安心修养,一切有我。”

    敖昕闻言,拍打了一下尾巴,之前的慌乱无措霎时都退却无踪,满心安宁。然后终是太过虚弱,便又晕死过去。

    敖煜将银盆往怀里环了环,眼神柔和了一瞬,复又冷凝。他猛地抬起头,紧盯着虚空某处,道:“藏头露尾,宵之辈!”

    静了片刻,虚空中忽而传来咯咯的笑声,声音清越,玲玲动听。

    随着笑声落下,那处虚空变得恍惚,一道妖娆身影破虚而出,叹道:“龙神大人还真是敏锐啊!只是的话也太伤人了些,本尊可不是什么宵呢。”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再也不要养龙鱼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再也不要养龙鱼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再也不要养龙鱼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