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章 鲛族往事 五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再也不要养龙鱼了正文 第六十四章 鲛族往事 五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敖煜在一夜之间亲眼目睹了父母的双双仙去……

    彼时田无泪白发人送了黑发人,巨大的打击险些毁了他的道心,那时的他根本无暇也无力顾及尚且年幼的敖煜。

    然而,等到他勉强稳固住心境前来探望敖煜的时候,敖煜已经泣出了他此生第一颗珠泪。

    敖煜,一条生而为神的龙,尚不足万岁竟然泣出了鲛珠之泪!

    田无泪怎么也想不到,敖煜竟也同时得了鲛族的传承!

    就连他母亲都不曾这般,连他母亲都没有传承到鲛族血统!

    敖煜安安静静躺在床上,仿若只是浅眠。

    田无泪战战兢兢伸手去探他鼻息……万幸,敖煜还是一条龙。

    那一枚珠泪没有带走他全部的魂魄,除了哀魄。

    “其实,这也是好事。没有哀魄便不会悲伤,不悲也就不会再流泪,算是间接破了鲛族血统的死穴。”

    只是纵使田无泪如此安慰自己,内心总是愧疚,至死也放心不下。恰巧,玄家的玄武擅长推演机,他便以自己残枯的生命和毕生修为做代价,换取敖煜的一眼未来。

    推演机这种事,玄武族规明令禁止。

    然而,玄老爷子虽是活了一大把的年纪,却总像个青年神仙似的年轻气盛,从不肯服输。田无泪只是拿激将法稍加刺激,他便答应了这桩有违和的禁忌之事。

    “命不可见,命不可,命不可闻!这是我们一族刻在骨血里的禁令。”玄老爷子答应的时候如是,“窥者为所嫉,言者为所忌,闻者为所记!”

    田无泪勾起唇角一笑:“道无情亦有情,吾辈遗族也仅求一线传承罢了。”

    “哈哈哈,好一个无情亦有情!”玄武大笑,“那就让我来见证一下——这是不是真的有情吧!”

    玄武笑罢,便化作了原形——一只巴掌大的玄色灵龟。他是灵龟,实则与普通的灵龟并不相同。若细细去看,便能见其背上有着错综繁复的金色纹理,犹如灵蛇一般不住游移。

    这纹理看得久了便能发现其中玄妙绝伦,灵蛇每一次游动都隐约可窥道法正则的踪迹,金芒隐显分明跟地律动同为一体。

    得亏田无泪道心稳固,才不致陷入纹理之中不可自拔。但凡道行浅些的年轻神魔,怕是一见到玄武真身的壳子,便要迷失自我沦为凡人了。

    田无泪愣神之间,玄武已经落在了桌子上。

    他慢慢转过身,面对着田无泪缓缓仰起脑袋,慢条斯理道:“道友愣着作甚?若再不动手,老朽可就回家哄娃娃去了。”

    窥探机这种事,半分马虎不得。一般都要满足三个要素: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时,要选个黄道吉日。官署的官们的副职之一就是帮帝测算哪合适可以祭拜上苍,选日子这事儿万万不得马虎,需二十四位官各自测算,直到连时辰都分毫不差方止。

    地利,要选处风水宝地。族修习八卦命理然就有优势,九之上皆是宝地。若是魔族想要得见机,必得以血肉魂魄祭之,只因魔域浊气太重,以盈煞气为引方可一窥理踪迹。

    至于人和,自不必多。

    然而,玄武是个例外。玄武一族,诞生之初便被赋予蕴含了地规则的纹饰,是真正的道宠儿。有玄武在,时间、地点……一切形式的东西都不是问题。

    能结识玄武,是田无泪之幸。

    亦或,是他的不幸。

    “将法力灌入精血,滴在这里,你会看见你想看见的一切。”玄武道。

    话间,他闭上眼,一副墨染的图腾在他身下逐渐晕染开来,直到弥漫了整张桌面。这图腾乍一看与伏羲八卦的阴阳阵图极为类似,却又有着细微的差别,乃是玄武一族的赋技能——玄黄图腾。

    “你想清楚了?”

    “想清楚了。”

    田无泪划破自己的手腕,按照玄武的要求将精血注入图腾。

    精血一被注入,整个玄黄图腾霎时鲜活起来。以玄武为中心的金色纹理犹如有生命的灵蛇一般飞速流转,直到整张图腾都被灿烂的金色所覆盖。

    而在田无泪眼中,周围的场景逐渐化作虚无,唯有一面灵镜在整片的虚无之中越发的显眼。

    不由自主的,他的视线便被那灵镜所吸引。

    灵镜中映射出的,正是他异常熟悉却也颇为陌生的东海。

    东海的潜渊,是四海龙族祭祀先祖的地方,也是敖氏安置本族之人魂灯的地方。

    作为东海姻亲,田无泪进过潜渊三次。一次是女儿出嫁,入潜渊宗祠;一次是敖煜出生,安置魂灯;最后一次正是最近,敖煜父母双双殒命之时。

    玄武,玄黄图腾虽是靠施术者在运转,不过一旦被注入精血,便会应精血主人所求,这其实算是一种血祭。血祭者,往往贪婪而不知餍足,汲取的不单是血祭之人的精血法力,往往还有生命。

    田无泪已然活了数个会元,而今所求的唯有敖煜一生顺遂安康、无劫无灾。他以自身精血法力为媒,想要见证的正是敖煜此生命定的最大劫难。

    所谓最大的劫难,必是关乎生死。

    在灵镜中见到潜渊,田无泪并不意外。令他惊异的是,潜渊灯阁内有人。而此人却并非敖煜,也不是他识得的任何一人。

    看装束,这人显然是此时空东海之主。

    田无泪不由攒紧了眉头。论血脉,敖煜乃是当世最为纯血的龙族;论身份,敖煜的父亲——现任的东海龙王只有敖煜一个血亲。无论如何,继承东海的都应该是敖煜本人。

    而镜中之人并非敖煜,那敖煜呢?

    可是出了什么差错,才不得不将东海拱手他人?

    田无泪心内不由一滞,他想窥探的是能影响敖煜生死的命劫,而灵镜展现的却是潜渊灯阁,莫非……

    他顺着镜中之人的视线抬头望去,在灯阁最顶层的显眼位置有一枚魂灯,灯焰飘忽不定、将息未息。

    田无泪认得这枚魂灯——敖煜出生的时候,他亲眼见证的它被安置在灯阁最为尊贵的方位。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再也不要养龙鱼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再也不要养龙鱼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再也不要养龙鱼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