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三章 鲛族往事 四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再也不要养龙鱼了正文 第六十三章 鲛族往事 四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敖昕与玄长生,姑且算是两情相悦吧。情之一事,自古教人生,教人死,教人死生难全。

    玄长生初见敖昕,是在敖昕与北海九公主的定亲宴会上。

    北海九公主,是放之四海也难得的美人。

    英雄年少、美人多娇,两位龙王爷都各自觉着他们乃是佳偶成。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东海、北海的长辈们都相当乐见其成的,想要积极促成这件婚事。

    敖昕那时尚未成年,不足八千岁的一条龙,情窦未开,是真的青涩。家里人给定了亲,还是知根知底容貌才情都属上乘的龙女,地位也相匹配,于是便随口答应了下来。

    这一答应,便造就了两对怨侣。

    龙族都是生的三分钟热度,喜新厌旧的厉害,并且相当招桃花。

    敖昕与北海九公主的亲事定下不足三百年,先是传出敖昕在外偷偷养了情儿,后来是北海九公主看上一个凡人硬要闹着上剐龙台,舍了一身龙骨也要与人家长相厮守。

    九公主当时动静闹得挺大,三界皆知。

    主要是这件事实在太过戏剧性,叫人怎么也想不到竟是那样一个结局。都知女莫如母,世上最了解女孩心思的还要数她的母亲。北海九公主闹着非要上剐龙台滚上一遭的时候,北海龙后略施计就将她从那要命的台子上哄了下来,送上花轿。

    当然,九公主嫁的人并非是敖昕。

    俩人的婚约,敖昕移情别恋在先。是以后来九公主如此闹腾,捅破了去东海依然理亏,不敢拿两家婚约事儿。

    这场缘分,如同儿戏。

    北海九公主的良配不是敖昕,却也不是她最初心心念念的那个凡人。北海一顶花轿,将她送去南海,而今已是南海的龙后,夫妻俩夫唱妇随、齐眉举案,再也不复年少时的偏执不羁。

    敖昕后来不知换了多少任的情,再后来就与玄长生私定了终身。

    玄长生去参加那个订亲宴,还是因为敖煜。

    她那时刚刚成年,九万八千岁的成人礼就在月前。玄武一族都发育的迟缓,玄长生光在胎里就养了足足几万年。成年以前,她都是敖煜看护长大的。玄武老爷子酷爱闭关,他一闭关就将玄长生送去陌谷。

    陌谷的生活单调,之前年纪,玄长生不敢诸多要求。那时成年,总觉着自己跟敖煜话腰杆儿都较以前笔直。一听东海有喜事,就理直气壮地去寻敖煜,扬言大家都是一家人理应过去捧个人场。

    玄武族隐居东海,可不是为了跟东海龙王成为一家人。

    他们族内有自己的传承,历来不与外族通婚——特别是与他们同时期的上古遗族的血脉更是明令禁止。

    玄长生当初能与敖煜定亲,实则算是例外。

    敖煜的外祖与玄老爷子比邻而居,关系不是一般的好,算是一对忘年交。敖煜母亲怀胎的时候回家省亲,恰巧玄武夫人刚刚诞下玄长生,那时她还是一颗蛋。敖煜外祖一见玄长生(的蛋壳)就喜欢的不得了,就戏言两家要结秦晋之好。

    他与玄老爷子一拍即合,口头立下婚约。当时的约定相当的随意,指腹为婚,真就指着随便了一句。

    只是后来,敖煜父母尽皆仙游,外祖弥留之际,敖煜恰恰两万岁,他与玄武密谈良久,之后玄老爷子就抱着玄长生与敖煜正式定下了婚约,敖煜外祖因此含笑而终。

    玄武老爷子之所以违背族规,答应独生的女儿与敖煜的婚约,不止是看在与敖煜外祖及与他父母之间交情,还有一个更为紧要的缘由。

    到这里,就要牵扯出敖煜外祖一族的隐秘。

    敖煜的外祖是鲛族。

    鲛族,鲛人一族,只存在于传之中的种族。

    他们一族的族群历来便不壮大。之前玄武一族,族长就是整个族群。但玄武族虽然只留存了一只玄武,血缘相依的玄家却算的上昌盛。鲛族却是真的衰微,每代族人的数量都只有个位数,一直处在绝灭的边缘。

    敖煜外祖姓田,田无泪。

    鲛族的起源要往前倒推无数个会元,早在龙凤还未诞生的时候他们一族已经在海洋中繁衍出了自己的道统传承。

    田氏一脉与当时的朱氏、玉氏并称鲛族三大家族,族人后裔能达万人。只是后来上古的种族为道所不容,鲛族也不能幸免未能逃脱厄运。他们虽不曾如龙凤一般凡纯血血脉皆遇杀劫,却子嗣艰辛难以留存后代。是以,极盛过后便再也后继无人,从此衰微。

    鲛族也长寿,田无泪活了差不多跟上代玄武一个年纪,却只得了一个女儿——嫁给了敖煜他父王。

    田家女儿只能算是鲛族后裔,她甚至没有能力化身鲛人。后来有了敖煜,一出生便是一尾墨龙,完全没有一点鲛族的特征。

    田无泪仙游之后,鲛族田氏一脉就此断绝。

    田无泪在东海隐居,比邻而居的便是同样隐居东海的玄家。

    玄家的玄武得上古血脉传承,有一件很拿得出手的本事。三界之中若推演机,玄武若认第二没人有脸敢称第一,连宫的官署都要往后排。

    敖煜两万岁的时候,田无泪大限将至。他们这种逆的老古董,一般对这种事情都会提前有所感应。田无泪得知自己将亡,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敖煜,敖煜虽然不是鲛人一族,但身体里总归有鲛族的血脉。

    鲛族生就有一道死穴,便是不能动情。

    敖煜出生不足万岁便丧了父母,那时因他出生便是龙神,大家都以为他身上鲛族的血脉已被真龙血脉压制,谁也想不到纵使敖煜不能化身鲛人,鲛族的传承却落到了他的身上。

    都鲛族泣泪成珠,其实平日里他们哭泣是不会化珠的。唯有情到深处,伤心殇神的时候眼泪会化作珍珠。但,这珍珠对旁人来是件难求的宝物,对鲛族来却不是什么好东西,是比死亡更恐惧的噩梦。

    那泪水之所以能化作珍珠,便是因为其中裹挟的是鲛人的魂魄。

    情至深处,魂魄随泪水而出,化身珍珠永世禁锢不得解脱。珠全,禁锢的魂魄化作守护;珠碎,则魂消魄散。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再也不要养龙鱼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再也不要养龙鱼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再也不要养龙鱼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