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 婚礼进行时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再也不要养龙鱼了正文 第四十三章 婚礼进行时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大殿之中敖昕已经换了一身云纹的喜服,接受着四方宾客的祝贺。

    有敖煜在,我们几个自然被安排在了上座。刚一坐定,门口陆续进来一群仙娥,玄长生也是一身喜服,喜服上绣的乃是日月乾坤,被簇拥进了大殿。

    一对新人并肩而立,先要对着地立誓,然后跪拜两族长者,最后缔结夫妻盟约。

    只是合该这场婚礼一波三折,敖煜与玄长生刚刚跪倒在地,指要念誓言,一道人影自而降,手执长剑直刺敖昕!

    敖昕拉着玄长生急急后退,左闪右避,大殿之上霎时乱作一团。

    是时情形虽乱,却无多危急。来人不仅单枪匹马,道法也并不高深,黑纱覆面身形娇,招式虽然狠辣却不伤及旁人,只一个劲儿逮着敖昕缠斗。

    最初的慌乱过去,满堂的宾客都默默避到一边,不仅不帮忙制服刺客反而将大殿空出来供他二人打斗。

    我猜或许大伙儿都跟我一样,首先想到的不是抓刺客,而是名闻三界专属敖氏皇族的婚礼奇观。

    他们一族得独厚,无论皇子公主都有一副生的好相貌,又本性里素爱在外拈花惹草,每每婚礼总有那么几个伤心失意的女子把持不住要来闹上一闹。

    常去四海喝喜酒的早就见怪不怪了,没来喝过喜酒的也都听过类似传言,大家都很有默契地不插手人家私怨。

    这类儿女情长的恩恩怨怨,除了人家当事人,谁插手都不落好。

    据就有一回,南海有个公主办婚礼,婚礼进行一半就有人直闯龙宫要掳走公主。恰巧,宾客里有个正义感爆棚武力值也不弱的,当胸就给那贼子一掌打去了人家半条命,趴在地上“哇哇”吐血爬都爬不起来。

    这位侠义之士本以为干了件英雄救美的好事,结果人南海的一大家子当场就都傻眼了。原来那婚礼本就是个摆设,南海公主心系的正是贼子,眼巴巴地正盼着人家来抢亲呢!

    南海龙王心疼女儿,本想着那人若来抢亲就半推半就的认了这个女婿,结果亲倒抢了命也快没了。南海公主当场红了眼睛,提了剑就要给心上人报仇,所以不知道前因后果别胡乱管人家闲事儿!

    敖昕平日里光顾着**不羁了,身姿腾舞跳跃倒是一派风流,功夫学的都是些花架子。不过气势汹汹要杀他的那位,连这些花架子都打不过,实在是太弱了!

    也或许就因为此人功夫实在差劲儿,别老龙王不帮他儿子,连龙宫的侍卫都没一个要出手帮敖昕拿人的。

    对手弱成这样,敖昕也不用别人多帮忙,三五七招过后就开始有闲心戏耍那人,一下两下净往人家脸上招呼,想着把人家蒙面的纱巾给摘了。

    那刺客似乎极为惧怕被人窥见相貌,左支右绌地不让敖昕近身。

    “这喜酒喝的可真值当!”赵麒捏着下巴感叹。

    我瞪他一眼,就你话多!却瞥见一旁敖煜紧蹙了眉头,视线紧紧的盯着那个刺客的身影移动,一派很是关注的模样。

    殿中敖昕一招蛟龙出海将那蒙面人逼退数步,又一招女散花数道剑气环绕那人周身,别面纱了连衣物都得割裂的条条缕缕,着实有些无耻。

    这不自量力的刺客究竟是何来历?大家不由都睁大了眼睛瞪着敖昕揭晓庐山真面目,究竟是不是他旧日的红粉知己。

    千钧一发之际,有人出手竟拦下了敖昕那招女散花!更令人跌破下巴的,出手这人乃是敖煜。

    这这这……

    大殿之内霎时鸦雀无声,大家看看地就是不敢去看敖煜。

    敖昕被这变故打的措手不及愣在了当场。

    “是你。”敖煜似乎认得那个女子。

    一直不曾开口的人竟也极熟稔似的回应他:“是我。”

    敖煜眉头皱的死紧,默了片刻,又问:“为何要杀敖昕?”

    那人一道视线直逼敖昕,满含恨意的咬牙切齿道:“报仇!!”

    “他与你有什么仇怨?”

    “不共戴之仇!”

    “你杀不了他。”

    “你要拦我?这是我与他的事,不需要旁人插手。就算玉石俱焚我也要他陪葬!!”

    “这位姑娘,何不以真面目示人?”玄长生看不下去他们旁若无人的交谈,水晶宫前一场大闹,虽然歇息了片刻,她的脸仍是苍白无血,神息也恹恹。

    玄长生上前两步意图化敌为友:“既然是……煜、煜哥……是煜哥的旧识,有什么恩怨不如出来,我们一定还你一个公道。”

    “公道?”那人嗤笑一声,“用不着你们给我公道,我只要他敖昕一条性命!”

    “想取我性命,还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敖昕终是回过神来,闻言也是嗤笑。

    “闭嘴!”敖煜摆明了要护那女子,玄长生可不想血溅喜堂无法收场,低声斥责敖昕。

    那女子却已然被激怒,怒极反笑到:“有没有本事杀你,等你死了就知道了!”二话不,手拈法诀就要杀敖昕。

    她那法诀指法很是古怪,我不过无意扫了一眼就觉着有些头晕眼花。朦胧之中,似乎有丝竹的声音若有若无的缭绕耳边,精神一阵恍惚。

    “赵麟丫头!”赵麒又一次拿着那柄折扇重重在我脑门上敲了一记,我才猛地清醒过来。再看大殿之中,有些道行浅的已经双目呆滞瘫在地上了!

    这女子究竟是什么来历?

    “胡闹!”敖煜一声断喝,打散了即将成型的法诀。

    “你!”被打散了法诀,那人简直气结,她极为愤怒地转头瞪向敖煜,“不帮忙就一边儿呆着!何苦与我作对?”

    敖煜想了想道:“我之前答应过庇护你,不能眼见你丧命。”

    “要丧命的是他敖昕!你若要拦……”

    “别闹了,你杀不了敖昕!”敖煜有些不耐地打断她,忽然出其不意点上那人眉心。

    他施了咒法把她定在了原地,又拦腰将人抱起,留下一句话就倏忽出了龙宫。

    “抱歉,有事先行一步。”...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再也不要养龙鱼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再也不要养龙鱼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再也不要养龙鱼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