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杀阵 中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再也不要养龙鱼了正文 第二十二章 杀阵 中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祝青绝对是个妖孽!他轻轻一笑,整个人的气质就从生傲骨、清雅出尘的隐士变幻成了流里流气的街头瘪三儿。

    我再次在心底默默盘算,一定要找个没人注意的时机将他好好收拾一顿,以消心头之恨。

    不过我猜测,他跟敖煜之间要么是以前的旧识,要么就是做了某种交易,不然以敖煜的性子哪能这样信任一个相见不过半日的人?

    祝青笑了笑也不话,径自端了杯茶,用指尖沾着茶水在桌面上画了一个复杂的阵图,问:

    “都看懂了?”

    虽然赵麒是个阵法才,虽我是才嫡亲的妹妹,但术业有专攻,我最擅长的乃是种花种草,于阵法一途……也没什么途了,门都没踏进去。

    再看一旁的白淼淼、端木雪,俱是一派茫然。老鬼就不提了,倒是秦无戚一副沉眉思索的模样,仿佛以他不到三百年的阅历能看懂似的。

    祝青也不管我们满眼大写着看不懂三个字,装模作样的点点头道:

    “很好,既然都看懂了,我也就不多了。”

    他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枚黑棋子摆在阵法正中偏东北的方位,道:

    “这里就是我们几人所在的城隍庙的位置。”

    “这里,”他用手指虚空在棋子周围圈了一个圈,“只要出去这个范围你们就能捡回一条命。”

    我们几个更加茫然了,怎么的跟有人要害我们性命似的?

    敖煜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点了点桌面,问祝青:

    “这个,就是完整的阵图?”

    祝青笑着点头:

    ”是啊,这就是屠龙杀阵完整的阵图。可惜现在破损了,否则我们都要一起做鬼友了,或者应该是我们要连鬼友都做不成了!”

    敖煜又指了指祝青之前圈过的圈,问:

    “改良过的封神阵?”

    祝青撇撇嘴角:

    “你既然都看出来了,又何须再问我?”

    俩人你来我往,跟打哑谜似的。我每句话都能听懂,却完全理解不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真的很有必要插嘴打断他们一下!

    “封神阵我听过,屠龙杀阵是怎么回事?难道我们现在身处阵中?是谁布的阵,又为什么要布阵?”插嘴的是端木雪,问的问题也正是我也迫切想知道的。

    “封神阵是什么?”这个是白淼淼问的。

    祝青倒是很热心,一一做出了解答:

    “屠龙杀阵么,一听名字就知道是专门对付龙族的杀阵,而封神阵自然是用来对付元神的。我们现在正处在阵中之阵里边,暂且叫它封神杀阵好了。至于是谁布的阵,为什么布阵这些都不重要。”

    只是这解答依然……令人一头雾水。

    敖煜缓缓开口:

    “这阵应当不是专门为对付我们而布置的,我们被困住或许只是阵主临时起意动用了杀阵。十有**是冲我而来,却连累了你们。”

    祝青轻笑,道:

    “封神杀阵本就布置的精妙,平日里用封神阵汲取阵内的魂魄来滋养杀阵,杀阵开启一旦身亡又会沦为封神阵的养料。你们就没发现屠龙镇子里一个孤魂野鬼也没有吗,竟真一点都不曾有疑惑?”

    我忽然想起赵麒曾经过的一句话,不由出了一身的冷汗。赵麒曾跟我讲过,阵法里边最极端的一种就是杀阵,杀阵一出饮血方止,因此杀阵的威力都极为强悍!

    敖煜继续道:

    “我是临时起意才来的屠龙镇,一开始有青阳在,阵主不敢贸然启阵,等青阳一走,立刻就启了杀阵,也因此我们在这里耽搁了十几日青阳却迟迟未归。阵主应当对我和青阳很是熟悉,却不了解西山君的底细。”

    “对对,”祝青附和,“世事总是无常。就像我,不过是偶然间看穿了咱们西山仙君的底细,现在却已经和你们坐在一起研究如何破阵了!”

    我心道,我能有什么底细能让你惦记上戏耍一通?

    敖煜继续:

    “只要我们不元神离体,封神阵不足虑。关键的是杀阵,杀阵已开必要拿鲜血来祭,这定是一场硬仗。不过这杀阵有一个弱点……”

    “很要命的弱点!”祝青抢问道:“你们知道是什么吗?”

    端木雪呢喃:

    “是因为,残缺?”

    祝青笑眯眯拍拍手:

    “不错,正是残缺!这世上根本没人能重现屠龙杀阵的盛况,虽然只是截取了屠龙杀阵的一段阵法,布阵之人仍然没有能力来完全修复它。这,也正是你们的一线生机!”

    虽然我知道此时最重要的应当是研究如何破阵而出,毕竟保命要紧,但仍是忍不住对祝青产生一些揣测。关于祝青是什么来历,现在为什么要帮助我们,以及之前为什么要对我心存杀意,重重的不解,总是环绕心间难以释怀。

    祝青抹掉桌上未干的水渍,将之前画过的圈在圈里的阵法放大又画了一遍。

    我这才能看出来他圈出的地方也是自成一阵,应当就是刚才过的封神阵叠加而成的杀阵了。

    祝青又在阵图上摆了三颗棋子,道:

    “这三点是杀阵中曾经残缺,而今最薄弱的环节。而每年三月初三的晚上,这种残缺将达到顶峰,你们就是要趁着这时候破阵而出。而这三处残缺也各有各的危险,至于具体要从哪一处来破阵就看你们自己的取舍了。”

    这要如何取舍?我们几个可都对阵法一窍不通!不由自主的,我跟白淼淼他们都看向了敖煜。

    敖煜沉思了许久才开口问祝青:

    “能否先破封神阵放他们几个离开?”

    祝青极是遗憾的耸耸肩,道:

    “自是不能,二阵已经浑然一体不可分割了!要破阵,只能一起破。而且,你不会以为屠龙阵只屠龙族?它可号称无物不杀,只是对龙族杀伤力更大而已!”

    敖煜又是一阵沉思。

    我们都不敢打搅他的思绪,只暗地里交换几个眼神而已。

    端木雪不停的跟我使眼要我去看坐在对面的老鬼和秦无戚,我这才发现他俩从头到尾都没过一句话。我们莫名陷入杀阵,而今他俩的沉默就显得极为异常!...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再也不要养龙鱼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再也不要养龙鱼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再也不要养龙鱼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