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章,九星连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天道王尊正文 第10章,九星连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乌云压顶。

    越来越暗的色正是韩放内心真实写照。

    或闪避,或格挡。

    韩放在快速转换身形中,已经不知道多少次瓦解对手们的攻击。

    对这些对手来,韩放单独面对谁都处于绝对的优势。

    哪怕是面对三人,韩放也有自信拿下。

    奈何此时却不是那么简单。

    九人成阶梯状,保持着持续,连绵不绝的攻击。

    身处这样围攻下,韩放极为被动。

    每次正面对攻,韩放都能使对手震退几步。

    但是,往往就在韩放想要扩大战果的时候,又有其他人扑上来。

    提聚真气是需要时间的,韩放还做不到瞬间凝聚真气到任何部位。

    不同对手们修炼的基础法门,他修的是特殊的罡地煞决。通感八重只点开八道要穴,整个经脉共有九星九穴。

    这条经脉还没做到彻底打通,真气运转上也不是十分顺畅。

    沉静的擂台上,除了那暴风雨外,就只剩所有人的沉重喘息声。

    在九人的连续围攻下,招架到现在的韩放,已经产生疲态。

    不过消耗是彼此的!韩放产生了疲态,其他九人显然也不好过。

    双方都在坚持,都在忍耐。

    韩放没有太好的办法解除困境,对面九人同样也是骑虎难下,他们谁都清楚,倘若给韩放一丝的喘息时间,以这家伙表现出来的恐怖,可能瞬间就会爆发,到时谁会倒霉的倒在枪下?

    而且他们九人产生任何的减员,都有可能导致最终全败。

    枪摆,步错,又一次打掉身侧攻来的短刀!

    金铁交鸣声中,韩放阴沉的面色下,内心突然涌现出一股强烈的不安。

    因为就在此时,快速错身穿过敌人追击的韩放,面向的位置正好是看台的方向。

    在看台上,不知何时已经坐回座位,面色沉静许多的薛定远,双眼闪烁着冷漠的杀机,嘴角冷笑中,对着擂台的某个位置,伸出右手在自己脖子上做了一个“抹”的动作。

    动作隐蔽,但是韩放清楚,薛定远这是在向擂台上下达“格杀”的指令,给谁?

    显然是在那个角落里的某些人。

    关白,薛仁,薛礼,在上一次攻击落空后错身站定的位置正是那个方向。

    “要杀我吗?”

    心念一转之间,韩放却来不及有过多的思考,如今自己身陷被动,薛定远正是因为看到这一幕,才会从新坐稳的吧?在自己陷入被动后,对方显然不打算放过他。

    就在韩放心中不安越来越浓烈的时候,关白等人得到指示后,面色多了几分狰狞与冷酷,在先前攻击韩放的人被震退的瞬间,三人齐上,速度瞬间提升到了极至,两剑一刀并排而上。

    一指咽喉,二对后心,惟独关白是正面攻来,所攻位置显然是腰中命门偏下,正是会阴位置。

    三人三把武器,上中下,三路要害全部笼罩在三人的攻击下。

    不用去揣摩,也知道这三人已经在一边酝酿好了攻击策略了吧?

    察觉到危险,韩放提枪准备迎上,但是就在他想要动作的瞬间,也不知道是不是薛定远的动作同样被其他人看到,韩放动作还没做出,就有三人从侧后方牵制而来。

    这三人距离靠的比较近……这么一动作恰恰掐住了韩放的命门,先阻挡这三人?那么势必会来不及移动身体,到时只能硬抗关白等人的进攻。

    届时,上中下三路,以他目前的枪法阻挡住两路已经是十分幸运。

    有心闪避掉牵制自己的三人……但是这三人所站的方向,恰巧是脱离关白三人攻击的最好选择方向。

    韩放并不知道,他的险境一出,看台上的福伯已经紧张的抓进了扶手。

    一双沧桑老眼盯着眼前的一幕,犹豫挣扎的神色浮现,似乎是在做着剧烈的思想斗争。

    远方的一切,阴沉的色下,韩放看不清楚。

    但是电光火石间,不知为何,韩放却冥冥中恍惚见到了坐在看台上薛定远那副阴冷的嘲笑表情。

    关白,薛仁,薛礼等人的狰狞残酷表情。

    “四年的压迫!今终于有了翻身的机会,我就这样死在这里吗?不……我不能死!我要那些踩我,迫害我的人,付出代价,我要这操蛋的命运,再也压制不了我!我要这地为我颤抖,喝!哈!”

    萌发出绝望的同时,一股力量顺着疯狂的意志快速喷涌,如怒海席卷地,如雷霆炸裂寰宇!

    就在这股升腾的怒火,不屈的咆哮中,恍惚间韩放眼前出现了那副熟悉的星图……

    星图出现后仅仅是刹那的瞬间,第九颗星辰,地数星骤然爆发出刺眼光芒。

    与此同时,双膝大穴膝阳关猛然涌进一股滚烫的热流,热流之中,一股蓬勃的真气迅猛喷涌,竟然带动着穴位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如脉搏一般,从弱到强。

    最终与心跳合为一拍。

    不仅如此,随着膝阳关与心跳的脉搏同步,已开的八穴也跟着剧烈的跳动起来。这一刻气脉在他死亡逼迫下的疯狂意志下,被彻底打通。直灌足三里大穴。

    足三里:在外膝眼下三寸、胫骨外侧一横指胫骨前肌上。

    九穴连脉对应的星图中,九道星辰也被连成一线。

    此时此刻,整个世界似乎都被冻结了一般。

    那面看台上的薛定远似乎在前一刻已经察觉到了什么,神色惊变中从新站起身来。不仅如此,不知是不是九星连珠的出现,原本风雨连绵的空也瞬间放晴。

    甚至正当中的乌云缝隙中,隐隐有霞光闪现……

    “轰”

    冻结的世界再次恢复。但是就在此时,擂台上一股巨大的气爆之音突然爆开。

    随着韩放那声怒吼宣泄而出,侧面牵制韩放的三人直接被震飞到擂台边缘,三人全部面色惨白,嘴角淤血流淌,受了极为严重的内伤。

    气爆引起的罡风,更是直接将凌空扑来的三人攻击打乱。

    三人在以韩放为中心的罡风下,难以把持兵器,关白,薛仁直接神色惊骇的快速闪到一边,一脸呆滞的望着韩放。

    偏偏,年纪一些的薛礼因为先前速度最快,距离最靠前,虽然受罡风冲击却还有着进攻韩放咽喉要害的可能性。

    此时的薛礼眼睛赤红。根本没去想刚才发生了什么。稳定住身形的第一时间,再次挺身而上。

    莽撞,是看着这一幕的所有人给出的叹息。

    帮助他牵制的人已经被气爆罡风震飞,关白薛仁因为畏惧已经选择撤退。

    只剩他一人……

    “给我去死。”

    望着距离韩放咽喉只有半米距离的剑尖,薛礼一脸的兴奋与狰狞。他却没有注意到韩放双眼的冷漠与暴虐。

    “赶紧回去!”这面韩放还没什么,那面看台上的薛定远已经反应了过来,几乎是下意识的发出一声怒吼,声音中尽是紧张与担忧。

    薛礼是薛定远的亲侄子。此时也是本能的保护**。

    但是他却不知道他的怒吼一出,更加激发了韩放的杀心,韩放不会忘记薛定远那种冷酷嘲笑的“摸脖子”动作。

    “回去?不是杀掉他吗?”

    听到声音,薛礼本能的产生疑惑。

    “噗嗤!”

    “????”

    满脸问号的薛礼身体保持着凌空挺剑的姿势,迷惘的看着双眼冷漠不带任何色彩的韩放。

    他就这么被定在了半空。

    在他与韩放的中间,一杆镔铁长枪构成了难以逾越的沟壑……

    长枪在韩放的手中,枪头却已经穿透他的左胸……

    带着满脸的迷茫,薛礼呼吸停在了这一瞬间。

    “你……”

    看台之上,薛定远双目赤红,握着扶手的双手青筋爆起。但是只来得及发出一个字,随后就没了声音。

    那副狂怒的表情,明此时他的内心恨不得自己冲上来杀掉韩放。

    不知为何,看到薛定远的这副模样,第一次杀人的韩放笑了,笑的很开心。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渐渐狂放,那震耳的狂笑之音,明此时的他内心有何等畅快。

    这一刻风雨停歇,雷霆隐退。

    擂台上关白等八人满脸惊恐畏惧的望着擂台上那猖狂大笑的韩放。

    手中长枪立在身侧,枪头上挂着死不瞑目的薛礼,滚烫的鲜血顺着枪身洒满擂台……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天道王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天道王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道王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