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104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 104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104章

    李崇眯眼看着李莞, 似乎洞悉一切般,李莞心头突突直跳, 生怕自己那点心思瞒不过李崇,到时候李崇会怎么想她?异想开?而她又能对李崇怎么呢。

    难道跟李崇, 她感觉到陆睿对她也有点意思?

    李莞不安的样子看在李崇眼中, 不禁暗自一叹,突然问道:

    “上回崔家二公子不是送你一根簪子吗?你也收了不是吗?”

    提起崔槐,李莞赶忙摆手澄清:“不是不是, 我跟崔槐没什么的。他送我簪子不假,可那也是不可能的, 我那收下确实不应该, 第二我就让阿成把簪子还给他了,还给他写了信件, 只不过他没回罢了。”

    在崔槐这件事上,李莞是相当被动的,而她没有跟李崇的是绣姐儿的态度,那要出来可就复杂了。

    李崇一脸老谋深算:

    “所以,你急着否认跟崔二公子的关系,却丝毫不否认你对陆大人的心思?”

    李崇惊觉自己上当,可要让她现在否认, 她又不出口。就那么羞愧的低下了头。

    “唉。”李崇意味深长的一声叹息:“还是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了再吧,暂时别想那些有的没的吧。”

    确确实实, 如今宫里应该还有一件大事正在进行呢。

    *****

    元阳殿中, 安平郡王府一家三口跪在殿下, 安平郡主手上戴着锁链,哭哭啼啼不住坐上皇后娘娘看去,皇后龚氏恨铁不成钢,上回教训过她,郡王府也禁足了,这才多久,居然又犯了,而且还好死不死的被皇上抓个正着。

    皇后龚氏往旁边贵妃看去,素来像这种场合,张氏一般的偶不参加,今也不知是怎么了。皇后龚氏也是在刚才才知道,原来元宵佳节皇上撇下了满宫的人,并不是为了勤政爱民,而是悄悄跟他的爱妃出宫游河去了。

    安平郡王脸色惨白,只觉得身子都发虚,他怎么能想到,皇上皇后还有贵妃,就在宫里等着他们进宫来话呢。也想不到,女儿这回犯的事情这么大,居然犯到了皇上的眼皮子底下。这下可如何是好呢。

    “龚郡王,今晚上这事儿,你怎么看啊?”

    承德帝不动声色,看着殿中跪着的三人。

    安平郡王擦了一把冷汗,对承德帝回道:

    “启禀皇上,臣等知道错了。苗苗顽劣不堪,是臣这个做父亲的没有把她教好,导致如今犯下弥大错,臣替她请罪,望皇上息怒。”安平郡王知道现在什么都没用,已经被皇帝抓了个正着,任何狡辩只会加重罪行,现在诚恳认错,才是保命的关键。

    承德帝的脸色并没有因为安平郡王的认错而有所好转,倒不是因为他今救的是李崇的女儿,不管是谁,安平郡主的行径都恶劣至极,仅凭一点怒气,就指使下人把一个活生生的人推下水企图淹死,心狠程度令人胆寒。

    “朕又何好息怒的?她又不是把朕丢下水。”

    承德帝冷声道。

    “是,臣明白。臣回去之后,一定备下大礼,亲自到李家去负荆请罪,乞求李大人原谅,臣会把此女一起绑着去,让她给李大人磕头道歉。”

    安平郡王如今只求速速平息皇帝的怒火,把自己能做到的所有事情都先保证出来,至于后来他会不会真的负荆请罪,或者让女儿对李崇磕头认错,都是后话了。

    可惜,年轻的安平郡主并不明白自己父亲一心想为她速速脱罪的心,一听到安平郡王让她去给李崇磕头道歉就急了,哭着道:

    “父亲,我不要去给李家的人磕头,我是郡主,他们是什么东西呀?凭什么让我去磕头?”

    安平郡王整片头皮都麻了起来,急急燥燥对安平郡主低吼一声:“给我闭嘴。”

    可惜已经晚了,承德帝还没开口,一旁贵妃张氏就开口了:

    “你蓄意将人害死,还毫无反省之意,这般作恶,若今日留你,怎知今后还有多少人死于你手?”

    张贵妃一开口,安平郡王就吓得面如死灰,因为贵妃的是‘留’,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还要了苗苗的性命不成?

    “贵妃娘娘言重了,吾儿已经知道错,娘娘放心,今后我定会将她严加看管起来,绝不会再做此等糊涂事。”

    安平郡王着话,往皇后龚氏看去一眼,龚氏往承德帝看了看,见他并不想表态的样子,遂道:

    “贵妃娘娘素来待人谦和,怎的今日严厉起来。郡主确实有错,但我相信事出有因,毕竟这样的身份,被人无端冲撞了,总不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那岂非有碍皇家尊严,只是这孩子下手没轻重,回头我定会好好的教训她,至于李家那边,我会派人盯着她,定让她上门给李家赔罪的。”

    皇后完,安平郡主还要开口,被皇后递来一记眼神吓退,可她错话虽被制止,心里仍旧不服,抓住皇后刚才话中的重点,张贵妃素来温和,怎的对待她这件事上这般严厉,不过就是后宫争宠,想要借着她的事情与皇后为难罢了。

    安平郡王立刻会意皇后的意思,跟着附和:

    “是是是,皇后娘娘的对,正是因为如此,定是那李家姑娘冲撞吾儿,如若不然,吾儿也不会那般生气,但不管怎么样,确实下手太重,我看这样好了,不管那李家姑娘是死是活,我们龚家负责把人从康定河里捞出来,送去李家,然后我再亲自与李大人道歉,求他宽恕吾儿之冲动,皇上,皇后娘娘,贵妃娘娘,你们看如此可行?”

    安平郡王顺着皇后的话,把李莞落水的罪责归咎到她自己身上,这样皇上和贵妃就没有理由重罚苗苗,顶多事后他再带苗苗去李家道个歉,给点补偿,这事儿也就能平了。

    谁料安平郡王话音刚落,张贵妃就一拍茶几,厉声喝道:“简直混账!你们蓄意把人害死,如今却还要风凉话,我倒要问问你们,若是那李家姑娘果真落水身亡,你们把人从河里捞上来送到李家去,就能掩盖你们的罪行吗?简直混账至极!”

    在场众人都没有想到张贵妃会发这么大的脾气,安平郡王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看向皇后,皇后正要开口,就听一直沉默的承德帝开口了。

    “李家姑娘果真冲撞了郡主吗?”

    皇帝的问题让安平郡王眼前一亮,往旁边安平郡主看去,安平郡主收到父亲的提醒目光,果断点头,指鹿为马道:“回皇上,是这样的。那李莞出言无状,于我丝毫不懂尊敬,我就是想吓吓她,没想到她自己抓不住栏杆掉下去了,皇上,臣女是冤枉的,臣女是郡主,李莞却什么都不是,她对我不敬就是错,臣女依法教训她,根本没做错什么。”

    这些话出口,就连安平郡主自己都要相信了。若不是皇后娘娘提醒,她还真忘记了可以李莞冲撞自己,反正自己是郡主,身份高贵,李莞只不过是个五品官的女儿,自己教训她也是合情合理的。

    张贵妃闻言,拧眉便要斥责,只见承德帝抬手制止,对一旁皇后龚氏问道:

    “先前皇后的话,朕听在耳中,确实颇有感触。安平郡主是郡主,那李家姑娘确实不该冲撞了她。”

    皇后心中疑惑,总觉得皇帝话里有话。

    “多谢皇上体念。”皇后起身对承德帝福了福身,却见承德帝也对她抬了抬手,让龚氏坐下,然后他继续道:

    “朕素来以仁爱治国,老安平郡王乃是先帝坐下的肱股之臣,而安平郡王你也素来得朕之爱戴,朕原以为安平郡王府上下皆是风骨之辈,仁善之人,却不想出了这样颠倒是非黑白,草菅人命之人。”承德帝的声音很轻,却有十分威慑力,从龙椅上走下,来到安平郡王府一家人面前,但见安平郡王听到这里,已是全身打摆,伏趴在地,不敢抬头。

    “今日朕与贵妃游览康定河两岸花灯,却不料亲眼看到一桩害人之事,那李家姑娘可曾冲撞安平郡主,只需将今晚她船上之人一一传讯便知,纵然你安平郡王府权势滔,但朕相信,总有那么一两个会与朕实话的。你们先前话的意思就是,李家姑娘冲撞了安平郡主,所以她死不足惜。那朕倒要问问你们,安平郡主冲撞了朕和贵妃,扰了朕与贵妃的游河雅兴,又当如何处置?赐死吗?”

    承德帝云淡风轻的话让元阳殿内所有人都为之一震,皇后从凤座上滑下,跪在地上,安平郡王则一直在那磕头,重复‘罪臣知错’的话,只有安平郡主还在状况外,跪趴着对承德帝道:

    “皇上,臣女并不知道您在船上,臣女不是有意冲撞您和贵妃娘娘的。”

    “哼。”承德帝冷哼一声:“是不是冲撞了,朕金口玉言,还会冤枉你不成?”

    安平郡主不敢话,不住往皇后看去,皇后此时只觉得大事不妙,根本不敢再开口为安平郡主求情,所以对安平郡主的求助目光,选择视而不见,心中也将这丫头恨到死,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她本就在宫中举步维艰,这丫头还三两头给她惹祸,这回倒好,直接惹到了皇上眼皮子底下,死不足惜。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