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101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 101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101章

    陆睿替李莞收下了萧夫人的手镯, 然后便拥着张兮走出船舱,从绳梯下到船, 回到岸上之后,李莞才对陆睿问道:

    “你为什么要替我收那夫人的镯子?”

    李莞跟那萧夫人不过是初相逢, 甚至连面都没有见过, 非亲非故,按照道理来,李莞什么也不能收人家东西的, 更何况那东西还一看就特别贵重。

    陆睿不以为意,把镯子递到李莞手里, 道:“这东西比你想象中还要值钱。你且收着, 没坏处。”

    李莞觉得陆睿并没有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正因为她知道那东西很值钱, 所以才不能收的嘛。脑子一转,对陆睿又问:

    “那个萧二爷是什么人?为什么你看起来对他很是恭敬?”

    陆睿虽然是大理寺卿,官职比他大的官员有很多,但他同时也是镇国公世子,所以就算跟一品大员站在一起,也未必需要那样恭敬。

    李莞问问题的时候,一辆马车正好驶来, 停靠在他们面前,陆睿不回答李莞的话, 扶着李莞上马车去, 然后自己也钻了进来, 李莞赶紧往旁边靠了靠,总觉得陆睿上了马车以后,马车里的空间变得特别狭。

    陆睿见李莞低头拿着镯子发呆,以为她还在介意收镯子的事情,伸手将镯子拿过,然后将李莞的手牵过来,替她把那对贵气的手镯分别戴在手腕上,道:

    “别想那么多了,这镯子就算你不收,那夫人也会送给你的。你这般收下了,她才能放下心。”

    李莞此时此刻关注的已经不是手腕上的手镯了,而是自己被陆睿攥着的手,陆睿见她面容羞怯,比之先前的青白已然红润不少,见她目光不住往下,陆睿顺着看过去,这才察觉自己的手居然还没有放开,赶忙松开,可就在他松开的那一刻,李莞的手反过来将他拉住。

    陆睿抬头看她,只见李莞故意将目光调转到其他地方,一会儿看车顶,一会儿看车窗,一会儿又看看外面,总之就是不去看陆睿,装作毫无所觉的样子,实际上手里却紧紧攥着他。

    长到这么大,陆睿还是第一次被女人抓住手,感觉有点奇妙,理智告诉他应该这样于礼不合,应该不顾一切把自己的手抽出来,但是陆睿没有,两人间仿佛默认了什么似的,放任两只手交握在一起。

    李莞把陆睿抓的很紧,就是怕他把手抽走,但握了一会儿后发现陆睿并没有这个意思,心花怒放,渐渐放松。

    马车走在康定街上,陆睿掀开车帘往水面上看了一会儿,道:

    “李家的人似乎已经知道你落水了。”

    闻言,李莞也掀开帘子,往外头看去,果真看见水面上似乎有点混乱,岸边也有几人在对着水面呼喊,李莞认出确实是李家的人,放下帘子,李莞道:

    “我下去让告诉他们我没事儿。”

    着李莞就要起身,被陆睿拉住:“不必,让他们继续找吧。”

    李莞不解看向他,陆睿却没什么表情变化,见李莞一脸不解,陆睿才破荒的对她勾了勾唇角,那一瞬间,李莞觉得自己看见了春暖花开,再多的疑问在这一刻都已经想不起来了。

    感觉没过多久,马车就停了下来,李莞觉得跟陆睿在一起的时间过得飞快,依依不舍的下车,左右看了看,才发现地方不对。

    “这不是后门吗?我进自己家,为什么不走正门?”看着陆睿,李莞想,会不会是陆睿不想让人知道是他送李莞回来的?

    胡思乱想的时候,陆睿来到李家后门外,在门上轻轻敲了两下,很快门后传出取栓的声音,后门打开,张平从门后走出,对陆睿和李莞拱手行礼。

    “陆大人,姑娘。老爷让的在这里等二位。”

    李莞一头雾水:“我爹让你在这里等?那他人呢?”

    “李大人在外面找你呢。”陆睿替张平回答了李莞的问题,一边左右看看,确定没人看见之后,才把李莞送进李家的后门。

    陆睿对张平交代:“你家姑娘送回来了,我就先走了,与你家老爷,回头我再来拜会。”

    张平知道内情,闻言立刻恭送陆睿。

    李莞在门内看着陆睿上马车离开,后门关上之后,才对张平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我爹为什么在外面找我?”

    很显然李莞没事的消息,陆睿已经通知了李崇,可李崇为什么还要在外面找李莞呢。

    “这是陆大人吩咐的,如今外面还不知道姑娘没事已经回来了,那老爷自然是要出门‘找你’去的。”张平把李崇的话,一五一十的告诉李莞,然后就领着李莞在园子里穿梭,居然一个人都没遇见,安全把李莞送回了自己的院子。

    王嬷嬷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只要见李莞安全回来就放心了,让银杏和春兰伺候李莞梳洗了上床睡觉,李莞舒服的躺在床铺上,却也不能安心睡下,脑子里不住想着事情,静下心来之后,李莞就明白李崇和陆睿在搞什么鬼。

    李莞在安平郡主的船上落水,就算安平郡主可以推脱自己不知情,但在李莞没找到之前,李家都可以缠着安平郡主要人,所以陆睿和李崇才让张平在后门等着李莞,把她神不知鬼不觉的送回院子里。

    看来今晚上注定是不太平了。

    **

    李崇和李家的家丁们举着火把围在安平郡王府外,敲锣打鼓的喊着号子,大意就是还我女儿的命,李家出动了三十多人,一起举着火把在外呼喊的阵仗也算是很大了,至少整条巷子里的人家都能听到。

    此时已经是夜深人静之时,安平郡主被家丁们护送着回到了府中,但李家的人在外喊叫,她也不可能回房去睡,被安平郡王和安平郡王妃拘在厅里,看着自己父亲在那儿负手踱步,安平郡主还不以为意,觉得父亲担忧过头。

    “父亲,您别转了,转的我头晕。”安平郡主道。

    安平郡王猛地回身,压低了声音道:“我为什么转呀?你这才解禁几日,就给我又惹这么大麻烦,你好端端的,去招惹李家干什么?”

    永安侯府的事情历历在目,李崇那时不过是刚中的状元,而现在他任职御史台,当时他就敢把永安侯府告上殿前,更别那次不过是因为他的女儿和永安侯府的姐私下发生冲突,他的女儿在永安侯府被欺负了,而这次,自己的女儿是生生把他女儿给弄丢了。

    下人来禀报,是李家找了好些个水鬼下河去捞人,却都一无所获,其实想也知道,元宵前后,气这么冷,人要真掉下水里的话,要没人及时救是必死无疑的,人沉到水底,李家派再多的人下去捞也是捞不上来的。

    “我问你,你是真的把人丢下水了?”安平郡王怒目瞪着女儿。

    安平郡主目光闪烁,依旧不肯承认自己的罪行:“我就是让人吓吓她,是她自己没住住栏杆掉下去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最终还是掉下去了呗。”

    只要人是在自家船上掉下去的,不管是被人吓唬了掉下去,还是她自己失足掉下去的,郡王府都难逃罪责,或轻或重罢了。

    安平郡主不话,低头看自己傍晚刚染的指甲,不以为意:“掉就掉了,每年康定河掉下去的去人不计其数,不定李莞就注定了要做水鬼,父亲您听过吗?凡是在水里淹死的,那都是被水鬼拉下去的。”

    安平郡王怎么也没想到,这种冷血无情的话是从自家闺女嘴里出来的,寻常她有皇后宠着,骄纵胡闹也就罢了,可如今听起来,认命在她嘴里竟然这般不值钱。

    “混账!”安平郡王一脚踹翻了脚边的凳子,作势要去打安平郡主,却被安平郡王妃给拉住了:“郡王息怒,您何必跟孩子置气呢。”

    安平郡王推开王妃,道:“我跟她置气?你没听见外面的声音吗?人家的女儿在我们家船上掉下水,人家现在要来跟我们要人,我们拿什么跟人家交代?李崇那厮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

    安平郡王妃护着安平郡主,安平郡主从王妃身后探头道:

    “父亲没听过一句话,叫一而再,再而三,李崇她已经为了点事在殿前告过一回了,难不成他还敢闹第二回?就算真的闹了,我也做好了入宫再被皇后娘娘训斥的准备,不就是被骂一顿,打两个手板子吗?我受着好了,真不知道父亲在那儿着急个什么劲儿。”

    安平郡主在准备给李莞教训之前,就已经做好了受罚的准备,李莞在水里能不能活下来,那是她的命,她就不信了,皇上会为了李家处罚永安侯,难不成还能为了李家处置父亲吗?就算皇上肯,皇后娘娘也不会肯的。

    安平郡王府的管家急急来报:

    “郡王,不好了。李家的人都开始砸门了。再这么下去,不用多时他们就该冲进来了。”

    安平郡王眉目一紧:“还敢砸门?这李崇真是个疯子,不要命的疯子!”

    安平郡主听到这里,也有点害怕,对外面的管家怒道:

    “他们砸门,你们不会反抗吗?养你们干什么吃的?府里的人不够用,就去京兆尹找表姨夫,让他派千儿八百的兵过来,把李家的人全都给抓到牢里去好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