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100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 100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100章

    陆睿抱着李莞进了船舱, 发现这艘船的船舱要比其他船大了很多,两个丫鬟模样的女子来请李莞去换衣服, 李莞不安的抓着陆睿不放手,陆睿拍了拍她的手背, 轻声道:

    “别怕, 去把衣服换了。”

    陆睿的声音此刻对李莞来仿佛有种特别的安定能力,让李莞害怕的心顿时就沉着下来,因为她知道, 不管怎么样,陆睿不会骗她。

    松开了紧紧抓住陆睿衣裳的手, 李莞由两个丫鬟扶着去到船舱里的房间里去换衣裳, 换好衣裳来到船舱,陆睿也换了干爽的衣裳, 正跪坐在坐席一侧,主家席的圈椅上坐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看起来很有气度,不怒自威,他身后拉着个帘子,帘子后头影影绰绰,应该是坐着内人。

    陆睿看见李莞, 起身对她招了招手,李莞走过去, 陆睿指了指主家席的中年男子, 道:“这是萧二爷, 这船便是他的,今能把你救上来,多亏了萧二爷。”

    李莞看了看陆睿,陆睿暗地里给她使了个眼色,李莞会意,赶忙上前给那位萧二爷道谢,陆睿主动提及了‘救命之恩’,那李莞便不能以寻常理解待之,十分规矩的跪到萧二爷面前磕了两个头,道:

    “多谢萧二爷和夫人的救命之恩,李莞没齿难忘。”

    先前看见陆睿给这丫头提示的时候,承德帝还只道寻常,没想到这就体现出不寻常了,这姑娘确实很聪慧,看着她那张惨白的脸,承德帝问道:

    “你因何落水?你家里人呢?怎么身边连个伺候的都没有?”

    怎么也是李家四姑娘,身边没有人伺候,以至于让她差点被人害死。

    李莞赶忙摇手解释:“不是不是,有伺候的人,只是没在那船上。”

    “怎的没在那船上?那不是你家的船吗?”承德帝有点糊涂,追问道。话音刚落,就听身后帘子里有动静,一道悦耳的女声从帘子后传出:“爷,地上怪凉的,请李姑娘起来回话吧。”

    李莞往帘子后看去,只觉得这声音十分耳熟。

    “哦,是了。我竟忘记让姑娘起身了。来人呐,给这位李姑娘看座,再上一碗姜茶,拿个手炉过来。”

    承德帝刚完,外头就有两个婢子将他要的东西拿进来,恭敬回禀:“世子爷先前已然吩咐过,奴婢们便去准备着了。”

    承德帝往坐在一旁的陆睿看去一眼,陆睿摸了摸鼻子,干咳一声:“先前下水,身子也有些凉,想喝些热乎的,就让她们去准备了。”

    陆睿主动自己身子凉,这话出去,也不知道谁相信,承德帝可没忘记这子当年为了狩猎一头熊,在雪地里趴窝了一一夜,那时候也没见他喊一声冷,遇到这李家姑娘怎的突然就娇气了?

    承德帝暧昧的目光扫过去,难得在陆睿脸上看到了些许不自然,这子素来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今儿倒是新鲜。

    李莞确实冷的不行,想起刚才在水里的种种感受,双腿仍旧发软,如今给看了座,又喝下一碗姜汤,手里捧着手炉,才稍稍缓过劲儿来。

    帘子一动,从里面走出一个美貌女子,将一条薄毡子拿到李莞面前,李莞一愣,把姜汤放在一旁,道:

    “使不得使不得,我喝了姜汤已经好很多了,不敢劳烦。”

    那女子温柔一笑:“我们夫人让给姐盖上,姐就别推辞了。”

    李莞盛情难却,觉得上了这船舱就跟回到家里似的,给人照顾的这般周到,略微不安的看向陆睿,尽管两人不曾话,但只要看着他,就能让李莞莫名安心。

    “现在李姑娘可以,你是怎么落水的了。那条船是谁家的?那推你下水的又是谁人?”

    帘子后的声音虽然悦耳,但却透着股子压抑的怒气,不知道为何。

    李莞再次看向陆睿,陆睿不动声色对她点点头,这便是让李莞可以畅所欲言,无需顾忌的意思。

    李莞思量一番词句,将自己如何上了安平郡主的船,又是如何被安平郡主身边的两个婆子推下水的事情了一遍,李莞完之后,船舱中的气氛一度冷凝,冷到李莞都快怀疑是不是自己了什么不该的话。

    其实如果不是陆睿提醒的话,李莞倒不会全然和盘托出,毕竟那是安平郡主,纵然李莞指认她把自己推下水,可谁也没有证据,事发前,安平郡主只是让婆子带她到甲板上吹吹风,并没有言明要把李莞推下水,所以船上的姑娘们也没法作证,那时只要安平郡主一口咬定李莞是不心落水,最多算她一个监督不周的罪名,其他的就追究不得了。

    再次往陆睿看去,只见他坐在圈椅上鼻眼观心,并不做评价,两只手捏成拳,不知道是因为愤怒还是因为寒冷。

    主家位的萧二爷听了这些之后也沉默了,眉头紧锁而起,似乎在思考着什么,李莞正想起身告罪,兴许真的是自己错什么了,给人家带来了困扰,也败了人家元宵佳节游河看花灯的兴致。

    帘子后头突然一声杯子落地的声音,然后便是丫鬟们的惊呼声:

    “夫人,夫人有没有烫到。”

    听到帘子里的声音,萧二爷忽的起身,往帘子里去探望,随即便听见他的声音:

    “怎么样,没事吧?”

    帘子后夫人的声音压低了,但李莞还是能听到几声,只听夫人道:

    “她怎么敢,她怎么敢……”

    谁怎么敢?李莞一头雾水,想起身去问问夫人的情况,萧二爷进去那么久都没出来,莫不是夫人真的烫到了吧。

    陆睿干咳一声,李莞想起身的动作就停住了,往他看去,只见陆睿端着茶杯对李莞明明确确的摇了摇头,用无声的嘴型对李莞道:

    “不要去。”

    陆睿都这么了,那李莞怎还敢动,乖乖的坐在位置上等待,过了一会儿后,萧二爷才从里面走出,对李莞温和一笑:

    “不好意思,吓到你了。”

    “不不不。”李莞接连摆手:“是我不好意思,夫人没烫到吧?”

    萧二爷把玩着手上的扳指:“无妨,无妨。”

    着话,坐回自己的位置,若有所思的对陆睿抬手,陆睿赶忙放下手中茶杯站起身来,萧二爷指了指李莞,道:

    “你亲自把李四姑娘送回去,落水这么久,家里人该着急了。”

    陆睿点头:“好,我这就送她回去,其他的事……”

    萧二爷幽幽一叹,目光微沉:“自会给她一个交代。”

    陆睿对萧二爷拱手,李莞闻言便站起了身来,对这位连陆睿都要这般恭敬的萧二爷告辞。

    “今日女的命是诸位救起的,女没有太大的能力报答各位,但今后只要您们开口,女万死不辞也当报今日大恩。”

    李莞诚恳道谢,萧二爷听了弯了弯嘴角,了句:

    “你这认真的样子看起来,又有点像你爹了。”

    李莞一愣,问道:“您认识我爹?”

    萧二爷不置可否的扬了扬眉:“新科状元李崇,如今这京城可没几个人不认识他了。”

    李莞想起自家老爹做的那些事情,为了一点孩儿间的事情,就大张旗鼓闹到驾前,只怕整个京城的人如今都知道了李崇是个题大做之人了。想到这里,李莞就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陆睿走过来,李莞把手炉放下,对萧二爷和帘子后的夫人道:

    “那女便告辞了。二爷与夫人可否告知女您们的住处,女好归还这身衣裳。”

    李莞身上穿的衣服不是自己的,总不好再占人家的便宜。

    萧二爷摆摆手:“罢了罢了,你今后且自己当心些就好,若是遇上那难以纠缠的,便不要理会,像今晚这般运气,可不会有第二回了。”

    李莞诚心接受萧二爷的训责之言,因为她自己也觉得,今晚这样的运气不可能有第二回,掉入水里,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谁知道竟让她盼来了陆睿相救,如果没有这艘船,没有陆睿的话,李莞今沉尸康定河是必然的事情了,所以,无论萧二爷如何训责,李莞都觉得不为过。

    “是,李莞谨记萧二爷的话,今后定会当心的。”

    只可惜,李莞的身份在这里,如果今后安平郡主仍旧存心找她麻烦的话,李莞还是避无可避。

    只是这些话,李莞没有出来,因为出来也没什么用。

    跟着陆睿转身,刚走两步,就被人喊住,还是那个给李莞送薄毡子的美貌女子,她走到李莞面前,笑着递给李莞一方帕子,将帕子打开,竟是一对镶金嵌玉的镯子,镯子做工十分精巧,上头的花纹竟是李莞从未看见过的。

    不解的看向那美貌女子,还没发问,她便主动道:

    “这是我家夫人送给姐的,不瞒姐,价值连城,今后若是姐出门在外,可以佩戴此手镯,必能保护姐平安无事。”

    李莞惊诧:“这使不得,我怎可收下夫人这般厚礼。”

    李莞的见识不算少,连她都没见识过的东西,那必然是好东西,正因为如此,她才不敢轻易收下。

    可谁知她话音刚落,一旁的陆睿便接过手镯,代替李莞对那美貌女子道谢:

    “四姑娘收下了,替她多谢你家夫人。”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