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99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 99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99章

    薛莹想要挑事, 任谁都听的出来,只不过她那些话简直算是到了安平郡主的心里, 想起那日被姑母急招进宫,寻常姑母只有得了好东西, 才会特意把她招进宫, 可谁知进宫以后,姑母先是让她在廊下跪了一刻钟,才让她进殿, 进殿之后让教习嬷嬷打了她两下手板子,安平郡主还从没在宫里受过这么大的委屈呢。

    文明缘由之后, 安平郡主只觉得不可思议, 明明是一件特别特别的事情,李莞她爹居然拼了一身的前程不要, 告到了皇上面前,皇上责备了皇后娘娘,勒令皇后娘娘要好好管教安平郡主,所以纵然皇后娘娘素来疼爱安平郡主,但还是要听从皇上的吩咐才行。

    回到家中,以为可以跟父亲母亲哭诉一番,可谁知等待她的确实两个月的禁足惩罚。

    觉得自己并没有过错的安平郡主受到这一系列的责罚, 心里早就把李莞恨了个透,之前还想着寻个什么机会, 再教训一下她, 第一回她爹为她告到皇上面前, 皇上受理了,就不相信一而再再而三的,皇上还会管她李家的闲事,就算真的管了,自己做好再被喊进宫里责备,回家禁足两个月的准备,便要看看最后,她和李莞到底是谁的损失更大些。

    “听听,总算还有明白人在,替本郡主了一句公道话。安阳你只看到了别人的委屈,可曾看到本郡主的委屈吗?”

    安平郡主一边整理自己并不乱的衣袖,一边对一旁替李莞话的安阳县主如是。

    安阳县主面上一阵尴尬,挪动身子,道:“既然郡主觉得我是这样的,那我便是这样的吧。”

    完之后,安阳县主离开了自己原本的位置,与另外一个贵女坐到旁边去了,安阳县主的行为让安平郡主很不满,在座明明是她的身份最高,可安阳却从不给她留面子,不过就是仗着她国公府的名头罢了。

    心中有气,又不能跟安阳县主撒,安平郡主看向李莞,一个击掌,对外喊道:

    “来人,今日元宵佳节,康定河两岸花灯煞是好看,请李四姑娘到甲板上看花灯。”

    安平郡主一声吩咐,从外头就进来两个粗壮婆子,直接往李莞的方向走来,李青总觉得这安平郡主没安好心,便起身道:

    “郡主,甲板上寒冷,若是郡主不愿我们在船上的话,我们可以自行下船。”

    可安平郡主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教训李莞,岂是李青三两句话就能制止的,冷笑道:“哼,本郡主的船岂是你们下就能下的,最好给我闭嘴,否则连你一起请。”

    李莞知道今晚肯定要在安平郡主手里吃亏了,她自己一个人吃也就罢了,可不能连累其他人了,便对李青道:

    “你们别管我了,不就是去甲板上赏花灯嘛,冷虽冷点,但总比这船舱里乌烟瘴气要清新的多。”

    李莞完这些,不等那两个婆子来拉她便自行起身,毅然决然的往外走去,本来要来抓李莞的婆子往安平郡主那儿看了一眼,安平郡主给她们使了个眼色,两人便敛下眸子,会意出去。

    李莞没有看见她们互相交换眼神,可李青却是看的真真切切,立刻想到安平郡主想做的肯定不止是让李莞到甲板上去吹吹风那么简单,赶紧起身追到船舱出口处,两边却又走来两个粗壮婆子拦住了李青的去路。

    安平郡主好整以暇的歪在位置上,掀开纱帘看康定河的夜景,仿佛没有看见李青要出去的样子,李青闯了两回,都没闯出去,回身到安平郡主面前,躬身道:

    “郡主,菀姐儿要有得罪郡主的地方,我替她向您赔罪,您大人大量,别与她一般见识了。甲板上冷得很,万一冻伤了就不好了。”

    李青不敢明着指责安平郡主要伤害李莞的事情,只能顺着这些话往下,李家姐妹也看出了有问题,除了李灵意外,一起站到李青身旁替李莞求情。

    薛莹靠在圈椅上看李家众姑娘们着急,往旁边李娇看去一眼,李娇原本也在关切,可一看到薛莹的目光,就吓得赶紧低下了头。

    “好歹做了十多年李家的姑娘,这时候你不去替李莞求求情,不定李家还能重新把你接受回去。”

    这样的风凉话,李娇最近可没少听,暗自记恨,面上却是不露,平淡道:“我与李家早已没有关系,李莞如何,与我何干?”

    薛莹冷哼:“还真是个冷血的。”

    李娇将头埋得更低,不再多言。

    那边李家姑娘替李莞求情未果,安平郡主兀自赏夜景喝茶吃点心,李家姑娘站了一排她只当没看见般,这时穿舱外传来李莞一声尖叫,随即伴随一声:

    “你们想干什么?放开我!”

    这时,船舱中的贵女们才知道,原来安平郡主真的不是只想让李莞出去甲板上吹吹冷风这么简单,纷纷交头接耳的讨论怎么办,若是替李莞求情,势必会得罪安平郡主,可若是不替李莞求情的话,真闹出什么人命官司来,这一船的人可都要受牵连的。

    众贵女犹豫之际,安阳县主便起身出去,安平郡主看见她起身才出声喊道:

    “安阳你想干什么?”

    安阳县主冷冷睨了安平郡主一眼,凝眉道:“郡主若不改改你这脾气,将来必会自食恶果!”

    抛下这么一句话,安阳县主便头也不回走到船舱出口,两个婆子想拦她,却被她怒道:“谁敢拦我?”

    安阳县主和李青可不一样,那是镇国公府嫡姐,有封邑的县主,婆子们自然是不敢拦她的,安阳将船舱出口处挂着的厚重门帘掀开,走了出去。

    李青和李欣、李悠见状也趁机跟着安阳县主后头钻了出去。

    就在安阳县主走上甲板的时候,正好看见抱着栏杆不放手的李莞被两个婆子打了几下手,受不住疼痛,一个撒手便从甲板上掉下了康定河。

    李青等扑到栏杆前喊叫:

    “菀姐儿!菀姐儿!来人呐,救命啊!有人落水了!有人落水了!”

    随着李青和李欣她们的叫喊,旁边的船上都有人探头出来观望,就看见一个姑娘在水面上扑腾没两下就看不见踪影了。

    李莞不善水性,虽然猜到安平郡主不可能只是让她去甲板上吹吹风那么简单,但也没想到她会想害她性命,两个婆子把她推到水边,李莞抱住栏杆呼救,倒是把安阳县主给喊出来了,可终究没能制止。

    李莞在水里,觉得身子在不住往下沉,手脚再怎么往上扑腾似乎都没有用,不算凉的河水灌进嘴里,肺里跟烧一样难受,李莞觉得自己可能要报销在这里了,谁能想到她重活一回,竟然会栽在这里。

    意识越来越模糊,耳边基本上已经听不见什么声音了,就在她快要放弃的时候,就见水面砸下来一个窟窿,一个人从那窟窿里急窜而下,睁着眼睛似乎在搜寻着什么。

    是陆睿,他是在找自己吗?

    李莞想张口喊他,可一张开嘴,更多的河水涌进她腹中,李莞的意识渐渐消沉下去。迷迷糊糊间,她被人抓起,口中被渡进一口气,然后整个人被拖着往上浮,就在她呼出最后一口气的同时,被拉出了水面。

    陆睿抱着她飞身上了甲板,李莞已经没什么意识,乱发贴在额头上,脸色青白青白的,陆睿没多想,便又给她渡了几口气,在她胸腹间把水按压出来。

    李莞吐出了几口水,这才觉得好些,至少能自主呼吸了,康德帝从船舱走出来看情况,问道:

    “人如何了?”

    难得今日元宵佳节,康德帝撇下群臣带贵妃出来游河,可行经这里就见另一艘船上,一个姑娘被两个婆子推下了水,是站在甲板上的陆睿最先发现,解了披风想也没想就跳了下去,把人救上来。

    李莞不住咳嗽,陆睿将之抱在怀里,不住给她拍着背,对一旁观望的康德帝道:“想来没事了,皇上不必担心。”

    康德帝点点头,目光落到不住咳嗽的李莞脸上,忽然眉头一蹙,指着李莞疑惑道:

    “这姑娘……”

    长得跟贵妃很像。康德帝脑中闪过一个可能性。

    陆睿不敢隐瞒,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对康德帝回禀:“她便是李家四姑娘,李大人之女李莞。”

    康德帝愣了片刻后才回神:“哦,竟……这般巧合。”

    得知是李崇之女,康德帝方才蹲下身子,仔细打量了几眼,见这姑娘苍白的手紧紧攥住陆睿的衣襟,陆睿也是毫不避嫌将之抱在怀里,康德帝不动声色敛下眉目,起身对陆睿道:

    “甲板上冷,将她带进来暖和暖和吧。”

    陆睿低头看了看似乎被吓坏了的李莞,用自己的毡子将之裹好,直接给抱进了船舱。

    李莞靠在陆睿怀中,意识渐渐恢复,目光始终盯着拥她在怀的陆睿,如果不是冷的发抖,李莞真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垂死边缘,竟然让她等到了让她心心念念的人来相救,这种欣喜的感觉,不亚于又重生一回。

    如果之前李莞还有些犹豫的话,那么现在她已经完全可以肯定自己的心思了。

    她真的喜欢上了陆睿,很喜欢,很喜欢!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