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98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 98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98章

    那丫鬟许是在府里颇受器重, 出来之后态度依旧嚣张:

    “你是谁家的,我好言好语问你买灯, 你却这般戏耍我的话。”

    李欣冷笑:“我戏耍你什么?灯是我买的,无缘无故的, 你凭什么一定要我卖给你呢?街上的花灯没有八千也有一万, 你们盯着我手里的花灯做什么?”

    李莞自然是要帮李欣话的,对那丫鬟道:“这位姐姐,你回去与你家姐一, 前头肯定还有一样的花灯,兴许还有比这更好看的, 何必为了一盏花灯在这儿置气呢。”

    李欣本来还想再跟那丫鬟辩驳两句的, 但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扰了大家出行的雅兴, 便没再做声。

    可她们想息事宁人,那丫鬟却想仗势欺人,不依不饶的:“我们姐就看中你手里那个了,我问你是谁家的,你可知我们这船上坐的都是些什么人吗?竟然这般不识抬举,信不信我让人把你们丢到河里去?”

    那丫鬟的声音很大,在嘈杂的康定河上听起来都显得有些尖锐, 正争吵着,船舱的帘子被掀开, 走出几个华服姑娘, 其中有两个李欣和李莞居然认识。

    站在中间的不是薛莹是谁, 原来是她,怪不得丫鬟这么嚣张,果真是随了主子的性格,而薛莹身边那个,她们就更熟悉了,熟悉到以至于李欣一看见她就凑到李莞身边来拼命拉扯李莞的衣袖,生怕李莞没瞧见似的。

    因为跟着薛莹身后出来的,正是前阵子跟她娘一起被赶出李家的李娇嘛。

    薛莹和李娇自然也看见了李欣和李莞,先是一愣,然后身子就往薛莹和其他姑娘身后藏了藏,显然并不太想让李莞她们看见。

    “我道是谁,竟然又是你们。真是阴魂不散。”

    李家跟薛家有梁子,李欣一致对外:“到底是谁阴魂不散。”

    “的就是你们!”薛莹不甘示弱。

    李娇在薛莹身后拉了拉她的衣袖,薛莹就跟被什么恶心的东西碰到似的,把衣袖从李娇手里抽出,怒斥李娇道:

    “别碰我!衣服碰坏了你赔得起吗?”薛莹就像是一只被激怒的刺猬,张牙舞爪。

    李娇有点委屈,退到一边,低着头不再话。

    “你这些是吃了炮仗不成?这都什么脾气?谁惹你了吗?”

    安平郡主和安阳县主不知何时也走出了船舱,正好听见薛莹怒斥李娇的画面,安阳县主看不惯薛莹的做派,忍不住道。

    刚才李娇很明显就是看见安平郡主和安阳县主出来,才会提醒薛莹别乱话的,没想到反被薛莹怒斥,也是冤枉。

    薛莹脾气再大,也不敢在郡主和县主面前发作,白了一眼李娇,便把栏杆前的位置给让了出来。

    安平郡主和安阳县主看见了对面船上的李莞和李欣,安阳县主认识她们,上回在永安侯府,薛莹和安平欺负的便是这几个李家的姑娘,安阳县主阻止过,却没阻止的了,一直心里有点愧疚,如今再见她们,主动点头致礼。

    “参见郡主,参见县主。”

    李莞和李欣行礼。

    “还真是你。”安平郡主的目光在李莞脸上转了一圈,目光落在李欣手里的花灯上,看来刚才看中这盏花灯的,应该就是这位了。

    “既然有缘遇见了,不如与请李家姑娘一同上船游玩吧?”

    安平郡主的身份,她既然开了口,那李家的姑娘就算不情愿也不能拒绝,于是乎,除了嫂子婶娘之外,姑娘们都搭上梯子,登上安平郡主她们的船请安去了。

    船舱里很大,足够容纳这么多人,李家姑娘请安以后,便被安排在右侧,安平郡主和安阳县主坐在中间,李欣、李悠和李灵坐在一堆,李青和李莞坐在一堆,李青看着坐在薛莹侧后方的李娇,凑过来对李莞问道:

    “娇姐儿不是随她母亲离开李家了吗?竟与薛家混在一起了。”

    李青还不知道崔氏入了薛家的事情,所以才这么。

    但见对面薛莹脸色不善坐在前头,李娇在旁边低眉顺眼心伺候着,想要拿茶杯喝茶似乎都有点不敢的样子,但凡碰到薛莹一点点,哪怕只是衣服一角,都会被薛莹橫眼来竖眼去,仿佛怎么做都不对似的。

    “真是奇怪,从前薛莹对娇姐儿不是挺好的嘛,现在竟这般对她,可真是势力的很呢。”

    李青以为薛莹这般对李娇,是因为李娇被赶出李家的缘故,可实际上,李莞觉得薛莹现在怎么对待李娇都是正常的表现,毕竟薛莹就是用她的膝盖去想,都想不到,之前一心照顾的李家表妹,摇身一变,居然成了自己父亲的女儿,连同她母亲一起直接进了薛家的大门。

    其实崔氏如果不是想这么急着对范氏下毒的话,在薛家再默默的熬几年,等薛良碧把范氏的耐性和爱意尽数消磨干净以后,她就不战自胜了,可惜,崔氏如今心态崩了,想要当正室的心太强烈,强烈的宁愿铤而走险的暴露,也要出手的地步。

    陆睿如今既然已经着手调查崔氏,那崔氏身上的事儿被查个底儿掉就只是时间的问题,如今李娇还能随薛莹出来参加宴会,明永安侯府里还无所觉,真不知道一旦崔氏和薛良碧背地里干的事情被调查出来,永安侯府将会是怎样的遭遇,崔氏必死无疑,那李娇和李茂这两个从头到尾都被蒙在鼓里的孩子又将如何呢。

    想着这些,李莞心中唏嘘不已,连带看向李娇的目光都十分同情,李娇素来敏感,似乎感觉到了李莞递过来的目光,抬头与李莞对视一眼,不过片刻就慌忙垂下。

    李娇如今真是想哭都哭不出来了,一直以为自己是李家最受宠,出身最好的孩子,可事实被揭开之后她才知道,原来自己连李家的孩子都不是,是母亲出嫁前与自己姐夫私通,暗藏珠胎后嫁到李家去,一直不理解,为什么父亲对自己那般冷淡,不管她怎么努力,父亲都不会看她一眼,现在算全都明白了。她现在的身份,别提多尴尬,不是李家的孩子,是薛家的孩子又名不正言不顺,母亲不明不白从侧门被抬进了永安侯府,至今连脸面都没怎么露过,侯府里的下人们没有一个是看得起他们的。

    母亲曾经对她许诺,将来一定为她和茂哥儿谋一个大好前程,李娇信了,可她哪里想到,原来母亲所的大好前程,就是改嫁到侯府去,可她又不是正室夫人,一个侯府的妾侍,怎么着都不会有李家正室夫人来的强吧。

    薛莹也看到李娇和李莞对视的目光,暗自冷笑,笑自己从前痴傻,以为崔氏是姨母,对她百般尊敬,连带对李娇也是照顾有加,有什么好东西都想着,她被李莞欺负了,自己也为她出头,可谁能想到,这一切全都是阴谋诡计,崔氏恬不知耻,刚被人休弃就转头勾引父亲,把父亲勾的是神魂颠倒,把府里的掌事权利都交给了崔氏,想她堂堂一个侯府嫡女,在府里竟然要看一个来路不明的妾侍的脸色,父亲还让她多多提携弟妹,过年期间,她去任何地方赴约,都得带着李娇这个累赘,只要看见李娇这张脸,薛莹就意难平,怎么可能还有好脸给她看呢。

    “李四姑娘,上回在永安侯府里咱们有点误会,在这里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安平郡主忽然对李莞举杯。

    李莞稍稍犹豫也与之举杯:“郡主言重了。”

    安平郡主放下杯子,目光一冷,又道:“什么言重不言重的,李姑娘的面子多大呀,不过是在永安侯府里受了一点的委屈,就有那么多人替你出头请命,乃至于永宁侯爷因为你被皇上打了二十大板,又连累他把职务给丢了,而本郡主也没好到哪里去,被皇后娘娘喊去宫中训责,回到郡王府又禁足两个月方才解禁,这一切都是因为李四姑娘你啊,你就没什么想与我的吗?”

    李莞就知道这安平郡主不会这么好心,放下杯子,叹了口气,道:

    “郡主把这事儿怪到我身上也是冤枉,郡主被自己扔出去的石头砸到了,难不成还要问责那块石头的罪责吗?”

    李莞的话出之后,安平郡主旁边的安阳县主就立刻笑了出来,船舱中有几个姑娘也掩唇发笑,李莞可不就是安平郡主自己扔出去又砸到自己的石头嘛。

    “李莞,你好大的胆子。”安平郡主一拍旁边的案几,一边怒道。

    安阳县主见状立刻劝道:“郡主,今儿是元宵佳节,别提那些陈年旧事了,大家能遇见就是缘分,何必为了一些往事搅了大家游河的兴致呢。”

    李莞感激的对安阳县主点头致礼,安阳县主也对李莞弯了弯嘴角,暗自摇了摇头,意思便是提醒李莞别跟安平郡主顶撞了,毕竟身份有差距,真正闹起来吃亏的还是李莞。

    李莞接受了安阳县主的好意,鸣金收兵,不再纠缠。

    可谁知薛莹却从旁冷哼道:

    “那桩陈年旧事,到底也不是安阳县主受的苦,自然没法感同身受。郡主的一点没错,在永安侯府那日,我们不过与她们开个玩笑而已,可李家却跟泼皮似的苦苦纠缠,还告到宫中,连累我父亲受了一身的伤,安平郡主是皇后娘娘嫡亲侄女,素日里最为受宠,可那回却被皇后娘娘喊去宫中训责,委实冤枉的很呢。”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