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96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 96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96章

    李莞将这个想法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就被吓到了, 崔槐怎么会喜欢她呢?他不是一直她性子野,没有女人味吗?会不会是自己误会了?可看他现在这害羞的神情, 李莞深深的觉得自己并没有误会。

    只见崔槐犹豫了好长时间,才从衣襟里取出一只盒子, 当着李莞的面将盒子打开, 盒子里放着一根做工精良,金灿灿的蝶翅簪子,崔槐把簪子从盒子里拿出来, 想要替李莞戴上,李莞猛地回神, 拦住了他, 问道:

    “你,你干什么?”

    崔槐比了比手里的簪子, 道:“替你插上啊。”

    李莞眨巴两下眼睛,委婉的跟崔槐道:“那个……簪子不能乱送。”

    崔槐脸上一红,但很快便恢复过来:“我没有乱送,只是送给你而已。”

    这话的,意思已经很分明了。李莞愣在当场,一时间竟然不出其他什么话来,因为冲击太大了, 从来都没有想过崔槐对自己会是男女之情,不管在哪一世, 在男女之事上李莞都没什么经验, 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才不至于伤了崔槐的心。

    崔槐看李莞面露惊讶, 便猜到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垂眸思虑片刻后,把簪子重新放回盒子里,然后连簪子带盒子一并塞到了李莞手中,道:

    “我知道你明白我的意思了。从我第一次看见你,就知道你跟别的姑娘不一样,你有自己的想法和做事准则,我也不是那种迂腐之人,我觉得我们很像,我能理解你,你也能理解我,我觉得跟你这样的姑娘过日子,将来肯定很有意思。”

    崔槐连珠炮般把这一长串话全都完,不等李莞回答,他又继续:

    “我跟你这些,并不是要你现在就回答我,只是想让你好好想想我的那些话,咱俩确实挺合适的。若是你愿意的话,等你及笄之后,我就让家里来提亲。那今就这样,你好好考虑。今袭击你和伯父那些人我会好好审问,一定把幕后之人给你们问出来,你就放心好了。我先走了。过几来找你。”

    崔槐把自己要的话全都一股脑儿的了出来,紧张的情绪跃然于面,不敢再继续待下去,完这些话以后,就急急转身,对着站在门后等待的李崇一揖到底,然后便翻身上了马。

    李莞一直关注崔槐到他离开燕子巷口,低头看着手里的盒子,依旧觉得难以置信。

    “人都走了,还站着干嘛?进来。”

    李崇在门后对李莞喊了一声,把李莞喊回了神,收敛情绪,拾阶而上,父女俩进门以后,门房才把大门给关上。

    李崇对李莞手里的盒子很感兴趣,委婉道:“你跟崔贤侄关系还挺好的。”

    李莞看来他一眼,没话,李崇不甘寂寞,又问道:“盒子里什么呀?”

    着,伸手就抢了过去,李莞一个没注意,盒子就到了李崇手上,李崇没跟她客气,盒子到了他手里就立刻被打开了,将里面那根蝶翅金簪拿了出来,父女俩的目光全都集中在那簪子上,沉默无声,气氛一度很尴尬。

    李崇干咳一声,把簪子重新放回盒子里,再递向李莞,李莞没好气的接过盒子,忍不住对李崇翻了个白眼,让他自己体会去。

    李崇站在那里看着女儿转向了回她自己院子的路,发出一声惆怅的叹息,作为一个有女儿的老父亲,虽然知道总有一要面对吾家有女初长成,但真的面对时,那滋味和心情真有点难以言喻。

    **

    李莞难得在家里没出门,李绣来找她玩儿的时候,就看见李莞就趴在梳妆台前,盯着妆台上的一只盒子发呆,走过去拍了拍李莞的后背,把李莞吓了一跳,转过身来。

    “看什么呢?”李绣问:“我听祖母你今儿难得没出门,便过来瞧瞧你。”

    李莞有些蔫儿,手肘撑着脑袋,闷闷不乐。李绣看她这样,不禁又问:

    “我听,你和八叔昨晚上在街上遇袭了?知道是些什么人吗?”

    李崇和李莞在街上遇袭的事情,肯定是瞒不住的,李绣今过来看她,想必也是担心她吧。

    “不知道什么人,被带到锦衣卫去了。还没问出结果呢。”

    李绣倚靠在李莞的梳妆台前,低头把玩自己腰间的香袋,犹豫一会儿:“竟遇到锦衣卫了。是……崔家二公子吗?”

    如今李莞听到‘崔家二公子’就一阵紧绷,但又不能怪李绣,点头称是:“遇到了。”

    目光瞥向妆台前的盒子,李莞真后悔自己没有当机立断,要是昨晚上当面就把盒子还给崔槐的话,就没有她今的烦心事了。

    “崔二公子,最近都在做些什么,怎的都没听他的消息了?”

    李绣一般不怎么关注别人做了什么,也甚少八卦,现在她突然对崔槐产生兴趣,如果是平时的李莞,一定能感觉出李绣的不对劲,然而现在李莞自己脑子里就装了一堆事,对其他人的事情就没那么敏感了。

    考虑良久之后,李莞将妆台上的盒子递给李绣,李绣不解接过盒子问道:“这什么呀?”

    李莞叹息:“昨晚崔槐送我和我爹回来,给了我这个东西。”

    李绣一听是崔槐给的,眼前一亮,将盒子打开,把里面的蝶翅金簪拿了出来,顿时脸上的笑容就有些僵了,但很快就掩盖下去,把簪子放回了盒子里。

    “他……怎会送你这个?”

    女人送男人香囊荷包,男人送女人金簪玉镯,这都是有特定法的,没谁会送给不相干的人。

    “谁知道他呢。也没个预兆,突然就给的,我爹还看见了。”李莞想起昨晚上李崇看见崔槐给她送东西,也不知道脑子里怎么误会了呢。

    李绣脸上现出落寞之色,把盒子放回了李莞的梳妆台上,语气颇为苦涩的道:

    “哦,那,那挺好呀。二公子有情有义,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好人。”

    李莞听见李绣的话,一下子就急了。

    “不是。他是不是好人,与我没有关系呀。我只是把他当做朋友,他人再好,我也不可能托付给他呀。都怪我昨晚上犹豫了,要是当面就把东西还给他就好了。”

    李莞毫不遮掩自己的心思,她承认崔槐是个有情有义的好男人,可是李莞跟他并不是一条道上的,对他更没有超乎朋友的情义在,所以才会觉得苦恼。

    李绣看着李莞,目光在李莞脸上认真的表情和妆台上的盒子上回转了两下目光,仿佛跟李莞确认般问道:

    “菀姐儿,咱们是姐妹,我现在很认真很认真的问你一件事,你也要很认真很认真的回答我,好不好?”

    李莞疑惑的看向李绣,扬眉问:“你想问什么?”

    李绣却是不,李莞明白她的意思,手掌举在耳侧:“我发誓,我会很认真很认真的回答你。”

    发完誓,李莞便看着李绣,见李绣脸上的神情从一开始的为难,渐渐的变为坚定,等到勇气完全打开之后,目光便与李莞对上,语气诚恳的问道:

    “你对崔二公子到底是什么想法。你是在犹豫该不该答应他,还是已经想清楚了答案?”

    李莞从李绣眼中看出了些异样的情愫,呐呐问道:“什么意思?”

    李绣深吸一口气,一鼓作气道:“意思就是,你是在犹豫该不该答应崔二公子的表白,还是已经想清楚自己肯定不喜欢他?你跟我一句掏心窝的真话,我只想听你真话。”

    李绣的语气十分严肃,严肃到让李莞立刻就明白她最终的意思。没有半点犹豫,对李绣道:

    “我发誓,我对崔槐没有任何想法。我不喜欢他,也不会和他在一起。我……已经有喜欢的人,所以是一定不会跟崔槐怎么着的。”

    李莞完之后,李绣盯着李莞的双眼看了好一会儿,仿佛在确认她的是不是实话般,李莞心中无愧,自然敢一动不动站着让李绣看。

    “好,我知道了。”李绣观察片刻之后,便作出结论。

    李绣完之后,又最后看了一眼李莞妆台上的簪子盒子,叮嘱两句让李莞好好休息,便离开了李莞的绣房。

    李莞站在窗口,看着李绣离去的背影,只觉得事情越发复杂了。李绣分明就是对崔槐有情,如今她又知道崔槐对李莞有意,这团乱局,究竟该如何处置才能谁都不伤害呢。

    李莞拿起状态上的首饰盒,当务之急要做的事情,就是把这簪子还给崔槐,这东西她根本就不应该收下!就因为一时犹豫,不想伤了两人间的颜面,就使情况陷入这般局面,如果继续拖下去,还不知要怎么收场呢。

    思前想后,李莞坐到书案后头写了一封信,写完之后,让银杏把阿成喊进来,将崔槐送给她的那只首饰盒子连同信件一起交给阿成,叮嘱他去把这东西退还给崔槐,并把李莞的信交给他。

    李莞在信中把两人的关系的很清楚,并且言明两人绝无可能,她很感激崔槐三番两次的帮忙,但这并不能成为让她接受崔槐的原因。相信崔槐看到这封信之后,定会重新审视两人之间的关系,至于绣姐儿那边,暂时还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