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95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 95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95章

    那三个地痞互相对视一眼, 为首那个拿匕首的对旁边的两人使了个眼色,两人便一同往崔槐面前冲过去, 崔槐一个闪身便把两人的攻势分开,然后一拳一脚的分开回击, 几个回合下来, 两人就给他打得爬不起来,为首那人见情况不妙,恶向胆边生, 操着匕首就转身往李莞和李崇这边折过来,李莞吓了一跳, 拉着李崇往后躲, 可慌乱间,父女俩没找准方向, 被一个卖香炉的摊位给挡住了去路,眼看那个地痞手上的匕首就要刺在李崇身上。

    时迟那时快,崔槐一个鹞子翻身飞过来,将那地痞手里的匕首抓住,一掰扯匕首就到了崔槐手里,另一只手揪住那人衣领一个抱腰摔就将之擒住,掰着那人手腕听到那人的哀嚎声, 崔槐问道:“谁让你们来杀人的?!”

    那人的手给崔槐掰在身后,痛的直叫:“好汉饶命, 好汉饶命。我, 我不知道他是谁, 我们是收人钱财替人办事的。”

    崔槐手里越发用力:“哼,现在不,等到了锦衣卫诏狱里头可就没这么好话了。”

    那些地痞听崔槐提到了锦衣卫诏狱,顿时知道自己惹了不该惹的人,他们确实是收人钱财替人办事,只想干票大的,然后潜逃出城逍遥个一年半载再回来,却没想到会遇到个硬茬儿,这下怕是要栽在这里了。

    人群后又来几个骑马的年轻人,看样子跟崔槐认识,其中一个对崔槐问:“怎么回事?”

    崔槐把人从地上揪起来,那几个人下马来接,崔槐指着这三人道:“当街谋杀朝廷命官,狗胆包,全都得抓回去审审。”

    那些原本还有些犹豫要不要抓人的锦衣卫听到‘朝廷命官’四个字时,神色一凛,往狼狈的李家父女看去,李崇这阵子在京城的风头很劲,倒还真有人把他给认出来了。

    “是御史台的李大人,去年新科状元。”

    崔槐的同伴全都下马,隔着人群对李崇拱了拱手,然后将那三个不住喊冤的地痞用随行锁链给锁了起来,拴在马后面带走。

    崔槐来到惊魂未定的李崇和李莞面前,问道:“你们没事吧?”

    李莞摇头:“没事,幸好你及时赶到,要不然我和我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如果不是崔槐,他们父女俩今不全都没命吧,但肯定会见血受伤。

    “你们认识?不管如何,今日多谢这位大人出手相救,大恩大德,我们父女没齿难忘。”

    李崇先前听他是锦衣卫的人,觉得有些面熟,但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便拱手作揖,先道谢再。

    崔槐赶忙上前扶住李崇,道:

    “姑……呃,李大人莫要见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罢了。任谁遇到这样的恶事都会出手的。”

    崔槐开口想要叫李崇姑父,但想起来崔氏如今已经不是他的夫人,所以这姑父自然也不能喊了。

    李莞在旁边见李崇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样,不禁提醒他道:

    “爹,你不认识他了。崔槐啊。从前他还去咱们家住过好些时日呢。”

    崔槐在李家住的时候,李崇还没怎么清醒,成醉醺醺的,约莫已经忘记崔槐这个人了。

    经由李莞提醒之下,李崇才猛然想起眼前这黝黑的少年郎是谁,怪道刚才觉得这人眼熟,原来是他。许是太过惊讶,李崇一时竟忘了礼数,直言道:

    “你怎么黑成这样?”

    崔槐满头黑线,想起自己从崔家出来以后第一次遇见李莞,她也是这么的,这么一看,还真是亲父女两个。但他也知自己如今的形象比之从前是翻覆地的变化,见过他的人摸不觉得奇怪的,所以李崇这般问,崔槐倒也不介意,抓着后脑,难为情的道:

    “风吹日晒,可不就这样了嘛。”

    目光往一旁李莞看去,只见李莞正抿着唇,一副想笑不敢笑的模样,崔槐对她无语了,经历了刚才的凶险,她居然还能笑得出来,也是佩服。

    李莞低头掩唇发笑的时候,看见崔槐脚旁有血迹,顺着血迹往上看,只见崔槐一直捏着右手,李莞惊呼:“崔槐,你受伤了。”

    李崇这也想起来先前崔槐救人的时候,好像就是用手抓住了那人的匕首,可不就得受伤了嘛。

    想到这孩子因为自己受伤,李崇百般愧疚,拉起崔槐的手观望,嘴里念叨着:“这可如何是好,走走走,随我去医馆包扎。”

    崔槐被李崇拉着往前走,一直喊着‘我没事’,但李崇却充耳不闻,崔槐往李莞递去目光求助,李莞也觉得崔槐的伤势要包扎一下,便由着李崇将他拉走,而她则转身去把崔槐的马给牵着,跟在李崇他们身后往医馆去。

    崔槐被李崇按着在医馆里面清洗伤口,上药包扎,幸好只是皮外伤,包扎的时候,李崇就陪在崔槐身旁,关切的问他疼不疼,看见崔槐皱个眉头,李崇都恨不得上去给他吹吹,弄得崔槐很不好意思,频频向李莞求助,李莞也是无奈,李崇这人本来就心好,对要杀他的崔氏,他都肯放她一条生路,更别崔槐为救他受伤了,关心一点也是正常的。

    趁着大夫给崔槐包扎的时候,李崇就简易问了问崔槐为什么要弃文从武,崔槐倒是没隐瞒,将崔家一些秘密的家事也都与李崇听了,使得李崇听了唏嘘不已。

    清河崔氏百年之家,免不了会生出一些蠹虫烂枝,崔槐生在崔家也是无奈,所以尽管李崇对崔家的人如今没什么好感,却对崔槐有些另眼相看的意思。又问了崔槐在锦衣卫的情况,听的连连点头,颇为赞赏之色。

    “不管怎么,今日都要多谢你,若非你仗义出手,我们父女必遭横难。”

    崔槐包扎完了手以后,还亲自送李崇和李莞回到李家门前,李崇握着崔槐那只没有受伤的手再次道谢。

    这一路上,崔槐已经不记得李崇对自己道过多少次谢了,听得他怪不好意思的。

    “李伯父千万别往心里去,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还有今晚那几个袭击你们的人,我回去之后,定会严加审问,看他们的样子并不像是什么专业杀手,反而更像街边的地痞流氓,关键是幕后之人。李伯父确定自己没有招惹这些人的麻烦吗?”

    崔槐本来称呼李崇为李大人,可这一路护送下来,李崇就让崔槐改口叫他李伯父,虽然不喜崔家,但崔槐这个孩子如今在李崇眼中还是很不错的。

    仔细回想之后,李崇摇头:“确定没有。不怕贤侄笑话,若是两年前贤侄这般问我,我还不敢肯定,毕竟从前的风评不太好,但来了京城以后,我以少沾酒类,这样的人更是没有接触过,一时还真想不出来,到底跟谁有这般深仇大恨,让他要□□。”

    “如此,那好吧。其他的交给我去审问好了,等有了结果,定会告知李伯父知晓的。这段时间,你们出门的时候,多带几个护院,千万别再入今日这般,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了。”崔槐叮嘱李崇道。

    李崇接受这个建议:“贤侄放心,今日情况特殊,不会再有下次了。夜已深,贤侄又有伤在身,要我的话,便在这里住一晚,明日我也好提醒贤侄换药什么的。”

    先前谈话时,李崇知道崔槐现今一个人住在京城,身边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有些不放心。

    崔槐倒是很想留下,往李莞看去一眼,若是李莞也开口留他,不定他还真会留下也不定,可李莞只在那边笑,就是不开口,崔槐只能谢绝李崇好意,一再保证自己会及时换药。

    “那贤侄务必当心,我们……”

    李崇要与崔槐道别,崔槐赶忙抬手对李崇道:

    “伯父且慢,我还有些话想要跟菀姐儿。”

    崔槐突然指了指李莞,李崇和李莞均是一愣,李崇对李莞递去一抹‘他要跟你什么’的眼神,李莞回他一记‘我怎么知道’的眼神,父女俩眼神交流一瞬后,李崇便点了点头,率先上了李家门前的石阶,站在门内等候。

    李莞和崔槐站在李家门前的石狮子旁,李莞问道:

    “你想与我什么?”

    先前李崇在场的时候,崔槐倒还觉得有好多话想要跟李莞,可如今就他和李莞两人,他竟又不知道该些什么好了,支支吾吾好一阵儿才问道:

    “那个,我姑姑的事儿,实在抱歉。”

    崔槐虽然离家在外,但对崔家的事情自然也知晓,怎么也没有想到崔家和李家之间,竟还有那样一桩理不清的公案在,以至于崔槐一直觉得自己跟李莞沾亲带故,挺有机会,可崔氏这么一闹,似乎把他的机会也给打飞掉了,所以现在,他特别迫切的想要知道李莞对崔家,最主要对他是什么看法。

    李莞看着崔槐脸上露出愧疚的神情,不免爽快一笑,道:

    “她是她,你是你,你有什么好道歉的。今儿我还没谢你救了我和我爹呢。”

    见李莞不介怀,崔槐就心里就松了口气,然后又不知道什么了,李莞等了他好一会儿,崔槐才又开口问道:

    “你三月里该及笄了吧。”

    李莞点头:“是啊。怎么了?”

    隐隐觉得崔槐的表情不对劲,他不会是……喜欢自己吧?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