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91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 91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91章

    陆睿脸上的表情没有逃过范氏的眼睛, 略带讶异的看了看李莞,见她精灵可爱, 目光灼灼,对于某人的冷脸都丝毫没在怕的, 而看睿哥儿对她似乎也有些不同。

    不动声色抿了抿唇, 范氏亲自接过丫鬟送来的茶水递到李莞面前,笑道:“李姑娘请用茶。”

    李莞收回目光,对范氏乖巧的点了点头, 轻声道:“多谢夫人。”

    范氏将她仔细打量,之前见过这姑娘, 且不她容貌出众, 只她跟薛莹的那桩官司,就足以让范氏记住她了。今日这姑娘来拜访, 确实出乎范氏预料,往陆睿看去,莫不是这姑娘追着睿哥儿的足迹来的?

    心里这么想着,范氏便往陆睿递去一眼询问,意思在:这姑娘随你而来?

    陆睿放下杯子,敛下目光,用表情回答了范氏, 这下就令范氏更加纳闷了。不是跟着睿哥儿来的,这李姑娘怎会来找自己呢。

    等李莞喝了两口茶以后, 范氏遂开口问道:

    “李姑娘骤然前来, 不知是有何事?”

    范氏最近过的不好, 没想过这里会来客人,但今他们就像是约好了似的相继前来,这才让范氏不得不怀疑。

    李莞放下茶杯,正要开口,想起来陆睿还在一旁,一时竟不知道这些话能不能让陆睿听到,范氏以为她不相信陆睿,便道:

    “世子是自己人,姑娘但无妨。”

    给陆睿知道这件事似乎也没什么不好的,再了,也许陆睿早就知道了也不定,毕竟他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范氏的庄子里,本来就有点微妙的。

    斟酌一番言辞,李莞直言道:“这些事情,本不该我来,但是事关夫人,我又不能不。我听侯爷纳妾,不知夫人可见过那妾侍?”

    范氏脸上的笑意微微消散,形容似乎有点狼狈:“李姑娘此番前来,若是为了这件事,那还是算了吧。”

    李莞知道自己一个未出阁的姑娘不该这些,范氏觉得奇怪也是应当的,可看样子她并不想面对,李莞陷入为难之中。

    “表姐,李姑娘不是那无状之人,还是让她把话完吧。”

    陆睿为李莞开口,李莞和范氏全都惊讶的看向他,都没想到陆睿会为李莞这些,范氏的目光在两人之间转了一圈,随后才妥协,对李莞道:

    “李姑娘想什么?”

    李莞对陆睿递去一抹多谢的神色,转而对范氏道:

    “侯夫人可知道侯爷纳的妾侍是谁吗?”

    范氏耐着性子一声叹息:“不知,这人是他自己一定要纳的,我没有见到她的面就出来了,这么李姑娘可满意了?”

    如果可以的话,范氏真的不太想谈这件事情,丈夫纳妾已经够郁闷了,纳回来的妾却保护的连她这个正室都见不到面,便是受不得这种气,范氏才在妾侍进门后没两就回了娘家,直到今,薛良碧也没有来问过一声。

    这些本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范氏不想多谈,没想到这李四姑娘千里迢迢追到她庄子里来这件事,让范氏怎么能心平气和的话呢。

    李莞不介意范氏的口吻,心道了一声果然,范氏还不知道永安侯薛良碧纳的妾是谁,那就更加不会知道其他的事情了。

    不再卖关子,李莞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出来:

    “夫人别怪我鲁莽,实在事出紧急,我不得不来。夫人不知侯爷所纳妾侍为何人,但我知道。去年秋我大病一场,这件事陆大人是知道的,托陆大人的福,我这条性命才得以保全,而我家对外是生病,其实我是中了剧毒,并且是那种长期服用微量,积少成多后发作的毒,毒势十分迅猛,若是解救不及时的话,不出半日便会死去。”

    李莞想起自己前阵子经历的凶险,到现在还在后怕中。如果那时候没有得救,现在她早已没命,哪还有机会坐在这里跟范氏这些呢。

    范氏与陆睿对视一眼,只见陆睿眉头拧起,他知那日是凶险,但却不料这般凶险。

    “李姑娘的遭遇我很同情,但是,这跟你先前要的话题有什么关系呢?”范氏不懂李莞为什么突然起自己中毒的事情。

    “夫人且听我完。这些事情算是李家的家丑,我相信夫人和陆大人不会将之外传,那对我下毒之人,便是我的继母崔氏,崔氏这个人,夫人应该知道,她的嫡姐便是永安侯已故前夫人,我母亲去世以后,我父亲便娶了崔氏为继室,那时崔氏嫁来李家,与我父亲并未圆房,但八、九月后便剩下一对龙凤子,而她这回真正想要毒死的人,并不是我,而是我的父亲。”

    李莞把李家这些事全都对范氏和盘托出,因为如果不把前因后果讲清楚的话,贸贸然来跟范氏崔氏想要害她,范氏一定不会相信的,如果范氏不相信,到最后酿成不好的后果,那李莞做的一切努力就全都白费了,所以尽管家丑不可外扬,但李莞还是将之了出来。

    “崔氏处心积虑,谋划了好几年来做这件事,便是要把我父亲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掉。我中毒之后,我父亲立刻就想到了我中毒的原因,那时才把这段陈年往事出来,崔氏也在那阵子被休弃,赶出了李家。而我今这些为的就是告诉夫人,崔氏这个女人有多恶毒,最关键的就是,侯爷纳回府中的妾……就是崔氏。”

    李莞的最后一句话让范氏瞪大了双眼,脑中一片混乱,良久之后才挺直背脊,对李莞惊慌道:

    “那,那你的意思是,崔氏……想要害侯爷吗?”

    李莞无奈一叹,往陆睿看去,这范氏到现在还没有听懂李莞想要告诉她的是什么。

    “李姑娘的意思是,崔氏想要害的人,可能是你。”还是陆睿聪明,提醒范氏道。

    范氏先是一愣,然后才反应过来,但看样子好像有点接受不了,唇色发白道:

    “可,怎么会呢。侯爷怎么会纳她为妾,我与她无冤无仇,她又怎会要杀我?”

    李莞沉声:“侯爷之所以会纳崔氏的原因,我刚才已经了。至于她为什么要杀夫人,原因我想也很简单,夫人碍着她的路了。”

    李莞不好明的是,只有你死了,崔氏才有机会做侯夫人。

    范氏眉头紧锁,满脑子都是薛良碧纳的妾是李家休弃的夫人崔氏这件事,混乱的很,根本还没弄明白事情原委。

    陆睿见她这般,遂把李莞的话稍加剖析给范氏听:

    “崔氏生下的那对龙凤子不是李家的血脉,是在嫁进李家之前便有了的,而崔氏与已故永安侯夫人是姐妹,我记得当年永安侯与清河崔氏嫡女成亲之后,老侯爷为了让永安侯多加定性,便让永安侯去清河住了一年半载,是修身养性,我想李姑娘想告诉表姐的是,崔氏腹中的龙凤子很有可能就是永安侯的,所以崔氏想要把李大人杀了,她才能名正言顺的改嫁,而她并不想做妾,她的目的是要做侯夫人的,既然如此,表姐你的存在对崔氏来,就是障碍了。”

    陆睿不愧是大理寺出身,把李莞话里的意思剖析的相当精确,就跟他亲身经历过一般,丝毫不差。

    范氏的表情越发惊恐,因为不过这片刻的功夫,就让她听到了这么多匪夷所思的真相,原来她的丈夫不仅仅是不尊重她悄悄纳妾这么简单,他的真实意图令人胆寒,同床共枕了这么多年的人,竟然瞒着她做了这么多恶事。

    范氏混乱之际,陆睿对李莞问道:

    “这些事情你都能肯定吗?”

    李莞点头:“能肯定。崔氏见事情败露之后,便让她的贴身嬷嬷收拾包袱离开,其实那嬷嬷走的时候已经中毒,走到城门口才毒发,是死在城门口的,这件事情陆大人只要去问一问护城司应该不难知晓。而那嬷嬷死后,崔氏便将一切罪名都扣在那嬷嬷身上,推自己不知道下毒的事情,我们找不到确切的证据,不能将她如何,只能把她从李家赶走,那时候,我还没有想到崔氏和永安侯的关系,直到得知永安侯将崔氏纳做妾侍之后,我才把所有的事情想明白,想着夫人如今的处境很危险,才冒昧前来拜访告知此事。”

    提起崔氏的贴身嬷嬷,范氏似乎想到了什么,问李莞道:

    “你的崔氏的贴身嬷嬷是何时死的?”

    “我们李家是十月初八宴客的,那嬷嬷便是那三之后死的吧,十月十一的样子。”

    刘嬷嬷在李莞中毒后当就被发现毒发在城门口,所以李莞记得还算清楚。

    范氏脸色一变,出一句更加让人觉得胆寒的事情:

    “便是那一日,有个自称李家婆子的人曾经到永安侯府递过一张字条,字条上写的是‘救我’两个字,那婆子背着包袱,给门房塞了十两银子,让把这字条送到侯爷手里。但因为上回李家来人求医,被门房那些人阻挡回去之后,我便将门房所有人都换了一遍,那字条便有人送到我手中,我当时没明白是谁送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就转交给了侯爷,如今看来……”

    后面的话范氏没有,李莞和陆睿就都懂了。

    这个崔氏确实精于算计,并且毒辣的令人发指。她都已经在自己的贴身嬷嬷身上下了毒,却还让她在死前为自己送信给永安侯,那嬷嬷临死肯定都不知道自己竟然是被最信任的人害死的吧。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