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88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 88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88章

    李莞直觉这位夫人很有来头, 不知道该不该与她交往,理智告诉她现在李莞应该婉言拒绝, 毕竟在这茶花园里遇见本身就透着玄奇,这位夫人绝非普通人家的夫人, 李莞自觉身上没有那种让长辈喜欢的特质, 若是话语间不注意得罪了这位夫人的话,也不知会不会给李家招祸。

    可是另一方面,李莞又觉得十分愿意与这位夫人话, 她的声音特别好听,让李莞觉得听见她的声音, 仿佛心都能静下来, 还有她身上的气味也很好闻,不出的好闻, 所以,明知道现在应该就此打住,但李莞还是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如此,便叨扰夫人了。”

    那夫人见李莞答应了,很是高兴,伸手牵起李莞的手,十分热情的带着李莞进到凉亭之中, 进亭之后,夫人还未开口什么, 先前那守在亭子外的嬷嬷便对亭中伺候的两名丫鬟, 两名婆子抬了抬手, 四人分明连眼角都没有抬起来看一眼,却能立刻响应嬷嬷的命令,低头不语,对着那夫人和李莞躬身行礼,恭敬退出亭外不远处,继续低眉顺眼的守候。

    这样的下人质素,李莞觉得非侯爵府邸养不出来,犹豫着问道:

    “不知我该如何称呼夫人。”

    那夫人正亲自给李莞斟茶,茶水滚烫,竟不像是在亭子里放了一会儿的。听闻李莞的问话,那夫人温婉的声音从帷帽后传出:

    “我姓张,你称呼我张夫人即可。”

    完,张夫人将一杯茶水送到李莞面前,李莞双手接过:“多谢张夫人。”

    低头看着手中茶水,清澄之色,非茶之上品不出。闻香浅尝,确实不像凡品,李莞只恨自己不懂茶,有些懂这些的,都能凭着茶水猜出别人的来历。

    喝了两口放下杯子,称赞道:“真是好茶。”

    张夫人也在帷帽中喝了两口,听李莞这么便轻柔问道:“姑娘懂茶?”

    李莞一愣,赶忙摇手:“不不,我不懂茶,只是觉得好喝。”李莞怕那夫人以为她不懂装懂,干脆坦陈:“事实上,我们家就没人懂喝茶,我爹只好酒,我祖母她们也不喜欢喝茶,从我就没这熏陶。”

    张夫人听了李莞之言,没有做声,李莞见她手在帷帽中端着茶杯置于唇边,也不知道是在闻茶还是品茶,不敢打扰,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正觉得气氛被自己弄尴尬的时候,张夫人开口问道:

    “你父亲确实好酒,那……你母亲呢?”

    李莞一愣,神色黯淡下来:“我母亲……生下我没多久就去世了,我也不知道她是喜欢喝茶还是喜欢喝酒。”

    提起母亲,李莞多少有点神伤,鼻头发酸,眼眶红了,发觉到之后,赶忙眨了好几下眼睛,把不知道怎么突然聚集到眼眶里的眼泪给眨了下去。

    见张夫人也没了声音,李莞按下心情,勾唇笑道:“瞧我,与夫人这些做什么。夫人的茶很好喝,我很喜欢喝。多谢夫人。”

    李莞试图把话题重新转回茶水上,但张夫人却好像对她的家事更感兴趣,把茶杯拿出帷帽,放在桌子上,又问:

    “那你父亲,可曾与你过关于你母亲的事吗?你知道你母亲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李莞有些无奈,这位张夫人的问题全都是问到她心里伤痛的地方,遗憾的摇了摇头:“没有。我爹……不跟我我娘的事儿。不过,他为了我娘醉生梦死十多年,我想我娘一定是个很好很好的女人,要不然怎么会让我爹记挂了这么多年。”

    “醉生梦死……十多年。”张夫人的声音很低很低,低到几乎听不清楚。忽而抬头问李莞:“你爹醉生梦死十多年,那这么多年,谁管你?”

    李莞觉得这位张夫人的问题句句戳到她的软肋,如果不是她很和善,声音很好听,李莞都要觉得这夫人是存心来找她不痛快的了。

    “我不用人管。家里有吃有穿,也有人伺候。”李莞只能这样回答。

    张夫人却好像不认同:“怎会不要人管?你爹怎么能……不管你呢。你都已经没有娘了……”

    最后那句‘没有娘’,李莞似乎从张夫人口中听出了些许哽咽,心道这夫人还真是心善,只不过听别人这些不幸的事儿就这样感触,她收回刚才觉得张夫人故意给她找不痛快的怀疑。

    “也没什么的。我爹那几年自己伤心,顾不到我也是正常。但他这些年好了,有了些出息,对家里对我都很好。”

    李莞以前确实埋怨过李崇,上一世直到李崇去世,她都没有跟李崇释怀,更别像如今这般亲近。

    见张夫人沉默,李莞又道:“夫人请我喝茶,原不该这些不开心的事儿与您听,时间不早了,我祖母和婶娘她们应该参拜完大殿菩萨了,回头寻不着我,又该数落我不懂事了。”

    李莞放下茶杯,张夫人见状也放下了,问道:“怎么,她们经常数落你吗?”

    李莞起身摇头:“不经常,都是为我好的。”

    张夫人见李莞起身,问道:“怎么,这就要走了?”

    “是啊夫人,跟家里人一起出来的,总不好在外面太久。多谢夫人的款待,我叫李莞,家住燕子巷,祖父是国子博士李贤,我父亲是翰林院编修李崇,夫人若是还想传我话,派人去李家找我便是,今日便不多留,告辞。”

    李莞完这些,对张夫人躬身行礼,张夫人见她去意已决,不好挽留,拉着李莞的手似乎想点什么,最终却只是拉了一会儿李莞的手,然后便松开,道:

    “去吧。”

    李莞的目光在张夫人身上回转,心里总觉得怪怪的,这张夫人无论是话还是行为都透着奇怪。从亭子里出来,亭子外的嬷嬷对李莞行礼,李莞赶忙回礼,走到亭外的两名丫鬟和两名婆子那儿时,她们明明背对着,却好像背后有眼睛似的,有志一同往旁边退了退。

    李莞走出茶花园,走在回去的路上,终于想到有哪里不对了。

    整个白马寺后山茶花园里,似乎只有那位张夫人,其他香客竟然一个都没有瞧见过,这本身就很怪不是吗?白马寺是京城中香火最旺盛的寺庙,每日接待很多香客,后山既然有这么漂亮的茶花园,怎么可能会没有其他人过来呢,如果白马寺不对外开放,那李莞又是怎么进去的呢?

    带着浓浓的疑惑,李莞回到前院,正巧宁氏她们也参拜完了大殿,回到厢房里,中午用斋饭的时候,李莞问白马寺的送菜沙弥:

    “听贵寺后山有座茶花园,风景很是秀丽,不知可否游赏一番?”

    那上菜沙弥道:

    “施主见谅,后山确实有座茶花园,但非节气并不对香客开放。”

    李莞拧眉:“不开放吗?可今早上我们刚来的时候,也是听贵寺的人可以游赏的。”

    那沙弥只是摇头:“施主莫是听错了,那茶花园开放需得主持允准,但这些日子主持并未过。”

    完这些沙弥便躬身离开了。

    宁氏问李莞:“你何时听那茶花园可以开放的?我来白马寺拜佛这么些年,也没去那后山茶花园游赏过。莫要纠结了,快些用饭吧。下午有正一禅师讲禅,你这心浮气躁的,就得去听听了。”

    宁氏发话了,李莞还能什么呢。夹了一筷子素豆腐放进碗里,却一点胃口都没有,脑子里想的都是张夫人,早上她是听了白马寺送茶沙弥茶花园开放,才会想到去后山赏茶花的,可现在又是白马寺的沙弥不开放,那李莞是怎么去的?还有那张夫人?白马寺的人难道就没有发现她在里面?

    明明了那么多话,难不成遇到的是山精妖怪,神仙道姑吗?

    可现在就算问,估计也问不出什么,李莞一个人去的后山,没有人看见,也没有人一同去,她若坚持自己去了,别人还以为她有病呢。

    吃完了斋饭,李莞她们这些姑娘也被喊着去了大殿,一人领了一份经文,跪坐在蒲团上,听僧人敲木鱼,听大师讲禅经。

    到了傍晚时,李莞又道那去后山的入口看了几眼,发现入口处竟站了两个看守的僧人,禁止香客们从那进入。

    李莞心里对那张夫人的身份就更加好奇了。

    第二回到家里,把这奇遇给了李崇听,李崇在擦拭自己的笔架子,开始还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直到李莞那夫人姓张,李崇才愣愣抬头问道:

    “你是,那夫人自己,姓张?”

    李莞被李崇拉着擦笔洗和镇纸,父女俩坐在面对面,李莞将李崇脸上的惊愕之色尽收眼底,问道:

    “是姓张。爹你怎么了?难道你知道那张夫人是谁?”

    李崇垂下眼睑,果断摇头:“我不知道。我怎么能知道你在白马寺见的是谁。”

    李莞也是这么想的,要她一李崇就知道,李崇不成神仙了,将擦拭完的镇纸放在桌上,李莞感慨道:

    “爹你是没看见,那张夫人通身的气派,尤其是她身边伺候的那几个人,看了就跟普通人家的下人不一样,普通人家的下人像木头,一踢一滚,张夫人家的下人,好像周身都长着眼睛似的,不用你言语,就知道你要干什么了。特别厉害。”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