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83 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 83 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83章

    元阳殿中, 康德帝听了大内总管太监全福的回禀,惊奇道:“李家那姑娘病了, 要请太医?什么病啊?”

    全福回道:“是,听突然病的, 没有征兆, 大夫直接回绝治疗了。”

    康德帝放下手中的朱砂笔,再问全福:“最后是镇国公府的牌子递到太医院去的?还指名让王希亲自去?”

    “回皇上,是这样的。国公府的牌子下来了, 王太医可不就得亲自去了嘛。”

    康德帝从龙案后走出,全福赶忙退到一边, 康德帝边走边奇道:“这倒是新鲜, 陆睿那子什么时候这么乐于助人了?”

    上回李崇闹事的时候,一向不会发表任何评论的陆睿那居然偏帮了李崇话, 其实真论起来,陆家跟薛家才沾着亲,陆睿尊敬他那表姐,没想到他居然一点不给薛良碧的面子。而这回更让康德帝想不到,陆睿对李家还挺上心。

    “奴才听是李大人主动求到了国公府门上。”全福亦步亦趋跟随在康德帝身后。

    康德帝笑了:“若是人人求到国公府门上陆睿都帮忙的话,那就不是陆睿了。你不了解他。”

    全福知道这位世子在皇上心中的分量,迎合道:“是, 奴才不太了解陆世子,回回遇见, 他都是一副面孔, 让人瞧不出喜怒。”

    康德帝端着茶杯喝了一口:“没错, 时候他就那德行。”

    呼出一口气,康德帝略微沉吟,对全福问道:“李家那姑娘病了的事儿贵妃那里肯定也知晓了,贵妃有什么吩咐,让全喜精神着些应对。”

    皇上对张贵妃的宠爱,全福这个身边人最是清楚,自然不敢怠慢,躬身回道:“皇上放心,娘娘那边的吩咐,全喜自然打起十二分精神候着的,绝不敢怠慢。”

    张贵妃宫中也正听李家四姑娘突然疾病十分凶险的事情,张贵妃的脸色瞬间煞白,关切问道:

    “那四姑娘如今怎么样?可脱险了?”

    全喜连连点头让张贵妃宽心:“娘娘放心,王太医亲自上门去给姑娘诊治,姑娘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了。”

    张贵妃急急起身,踱了两步,问道:“那王太医如今何在?”

    “王太医当就回宫了。留了两个太医驻守,李姑娘醒了以后,现在应该也都回来了。”全喜回答。

    张贵妃转身责问:“既去了,怎的这么快就回来?两个太医……若是有突发状况怎么办?”

    “娘娘,这……”

    全喜不敢王太医是正四品,就是李家的李博士也不过是正五品官,这王太医看在国公府的面子上去给李家姑娘医治已经很给李家面子,怎的还好要求王太医在李家驻守呢?李家也担待不起啊。这些都是心中所想,却不敢当着贵妃娘娘的面儿出来。

    自从李家出了个状元郎之后,娘娘便叮嘱让盯着李家的举动,看李家有没有什么困难之处,可见娘娘对李家的看重。

    张贵妃也知道这件事不能怪在太医院头上,因为即便是国公府的牌子入宫请太医,凭王希的官品完全可以不理会的,但他既然去了,还救了那孩子一条命,已经是超乎意料了。

    脑中不断回想那孩子刚出生时的样子,白白净净的,那么,这些年她丝毫没有尽过当母亲的责任,深深呼出一口气,对全喜道:

    “让内务府多备些补身的药材给李家四姑娘送去,让王太医过来一趟,我有话问他。”

    “是,娘娘。奴才这就去办。”

    娘娘果然是看重李家的,要不然李家一个姑娘生病,娘娘怎么会让内务府的人给送补身的药材去呢?当即不敢耽搁,赶紧去办事了。

    ****

    永安侯府后院,范氏把门房的所有人都压在地上责打,后院中哀嚎声一片。

    “没想到我侯府竟养了这么些个狗东西,谁指使你们这么做的?那李家的人上门,怎么就给你们赶出去了?人家是来求医的,为的一条性命,你们好大的胆子!给我打,狠狠地打。”

    范氏简直气疯了,如果不是陆睿让人给她送来了信,她到现在还被瞒在鼓里,这些门房的人胆大包,连这种事情都敢不经通传私下做主。

    得知这件事之后,范氏立刻就派了身边的管事娘子去李家道歉,并看看李家是否还有什么要帮忙的,然后才想起来料理这些混账东西。

    薛莹扶着薛良碧到后院,这一地奴才看见薛良碧就跟看见再生父母似的,一个个跪着爬过去求饶:

    “侯爷,您大发慈悲,救救奴才们吧,奴才们下回再也不敢了。”

    薛良碧在家里休养了几个月,终于能下床来,看见这些伺候的老人们这种神情,不免心烦,问范氏道:

    “你就不能让家里安稳几日吗?多大点事儿。就算他们通传了,我也是不会见的,你打他们没有道理。”

    薛良碧就是薛莹去请来的,刚才在来的路上就已经把事情告诉薛良碧了,现在见薛良碧跟范氏为难,薛莹就觉得痛快,她至今还没忘记范氏罚她跪祠堂抄经禁足的事儿呢。

    范氏忍着怒意:

    “侯爷这的什么话?李家四姑娘命悬一线,请到咱们府上,咱们非但没有帮忙,还把人挡在了大门外头,咱们与那见死不救的禽兽有何分别,这话若是传出去,难道对永安侯府的名声有益处不成?侯爷真是事糊涂,大事更糊涂。”

    薛良碧没想到一件的事情范氏要揪着不放,觉得厌烦至极,辩道:

    “范氏,你知道你在跟谁话吗?我不过病了两月,这府里就轮不到我做主是不是?你还要仗着陆家,压制我到什么时候?你今儿就给我一句痛快话,我是不是做不了主了?我的话,是不是没用了?”

    先不薛家见死不救对不对,薛良碧现在不管如何,就是不想在范氏面前低头,自从跟范氏成亲以后,薛良碧就总觉得自己被压了一头,若是陆家能给他带来什么切实好处也就罢了,可他们不仅不帮忙,还处处给他拆台,薛良碧不敢对陆家有何不满,只能把气撒在范氏身上。

    “不是侯爷做不做得了主的问题,是这件事不能这么办!我既为薛家主母,便不能叫别人戳着薛家的脊梁骨骂!”范氏坚持自己立场。

    薛莹从旁煽风点火:“爹,您听听她的,不就是您做不了主了,这薛家上下都得听她的嘛。”

    薛良碧气的直咳嗽,上回被打二十大板,略微伤及肺部,至今还没痊愈,稍微动气就咳嗽不止。

    “反了反了,真是反了。我倒要看看这个家里,到底谁了算。把人给我放开,全放了。谁要再打你们,侯爷我便打他!”

    薛良碧完之后,便让人把范氏要打的人全都放了,范氏气的不行,指着薛良碧好一会儿才愤然甩袖:

    “侯爷,你这不是在帮他们,是在纵恶。”

    “我便纵了,你奈我何?”

    薛良碧毫无悔意。范氏不想与他争吵,但再留下也没有任何意义,总不能在下人面前和他打擂,那成什么样子了。只好作罢,心底隐隐为永安侯府的将来担忧。

    **

    宫中送来的补身药材源源不断的搬进了李家后院,这简直像个奇观一般,将各房的人全都引到园中观望,这比前两李崇与崔氏之间发生的事情还要令人震惊。

    这皇上到底是有多看重李崇,才会在他女儿生病时,各种名贵补品药材,不要钱似的送进李家来,就是皇亲国戚间也没有谁家有过这般殊荣,但李崇就是做到了。

    李莞听之后,觉得莫名其妙:

    “宫里给我送药材?为什么呀?”

    正歪着让银杏喂药,现在惊讶的连药都不太想喝了。

    王嬷嬷盯着她,道:“姑娘先喝药,宫里赏赐药材,定然是看在八老爷的份上。”

    李家两代人当官,从前也没见皇上对李家有多赏识,自从李崇中了状元之后,李家就跟雨后春笋似的冒出了头,然后飞快的成长,孩子生病有宫里赐药,放眼整个京城里,又有几家能做到。

    李莞却不这么想,李崇就算是个状元,可下间状元多了去了,皇上要每个都照顾的这般细致得多累啊。想来想去,李莞脑中想到了他。

    陆睿。

    李崇告诉她,她那时中毒很深,大夫都束手无策,最后李崇没办法,只能去求镇国公府,把李莞从死亡边缘救回来的太医正是陆睿请过来的,那么她是不是可以认为,这回宫里赐药,也是因为陆睿,毕竟他镇国公世子的面子还是很大的嘛。

    想到这里,李莞不禁抿唇笑了起来,苍白的脸色也因为这抹笑而变得生动起来。

    不过几日未见,李莞觉得自己还真有点想他了,想看他一本正经,面无表情,想看他眉头紧锁,拿她没办法的样子,可是陆睿呢?他有没有想自己呢?

    是夜,万籁寂静时。有一黑影飞驰而过,掠过屋脊,垂下房梁,落在沉睡佳人闺房间,悄无声息的掀开帐子,借着月光细细打量她的睡颜。

    不过几日未见,居然就变得这样憔悴,女子羸弱为美,但陆睿发现自己还是喜欢看她欢欢喜喜的笑颜。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