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0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80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80章

    宁氏便把这些告诉了太医:“就这样, 今早上,这丫头还跟我一起吃早饭呢。一点征兆都没有啊。”

    “姑娘中的是那种能隐藏潜伏的毒, 这种毒并不是一吃就发作的,姑娘可有长期服用什么?”太医问道。

    宁氏回忆:“似乎并没有。这丫头身体好着呢, 平时连病都不怎么生, 哪会服用什么。”

    太医见一时也问不出,另一个太医走出来回禀:“大人,血放的差不多了, 可以施第二轮针了。”

    王希对宁氏拱手,而后随那太医入内, 宁氏心中更加纳闷, 把银杏和王嬷嬷召唤过来,问李莞有没有长期服用什么, 王嬷嬷和银杏都没有,跟李莞身体很好,辞跟宁氏一样。

    宁氏心中纳闷,便往李崇看去,只见李崇站在屏风外,目光关切的看着房中,走过去问:

    “你可知道些什么?菀姐儿平日与你最亲。”

    李崇收回目光, 咬紧下颚,往旁边的崔氏看去, 眼底的冷霜让崔氏打了个寒颤, 收敛心神, 崔氏昂首走出,李娇迎上来,像是要进来,被崔氏拉着走了。

    经过太医两轮的医治,李莞终于有了好转,虽然脸色依然苍白,但至少不再吐血了。

    太医王希走出,李崇赶忙上去问他还要些什么,王太医要笔墨纸砚,李崇命人去拿,这空档王太医对李崇吩咐道:

    “姑娘确实是中了毒,但一时间我们还难以判断具体是什么毒,等我们回太医院之后详细查验一番。”

    “是,有劳了。”李崇对王太医深深一揖,王太医将他扶起,客气道:“救人本就是大夫分内之事,李大人无需客气。”

    “待会儿我给姑娘开个药方,该当是解了毒了的,但也不能完全保证晚上不会复发,所以我留两个人在府上守着,麻烦李大人给安排一下住处。姑娘解毒这段时间是关键,要吃的清淡些,药也要及时喝,还有……”

    王太医事无巨细的对李崇吩咐,李崇用心记下,拿了药方让人去抓药煎药,王太医将手下两个比较年轻的太医留在李家照看,自己和另外两个便告辞回宫,李崇亲自送他们出门。

    回到房间里,李莞已经被安顿着躺下,脸色比刚才稍微好看一些,至少没有那么惨白如纸了,巴掌大的脸缩在被褥下面,显得更加羸弱。

    宁氏拿着佛珠站在门口阿弥陀佛:

    “总算是菀丫头命不该绝,佛祖保佑啊。”

    李崇从李莞的绣房走出,脸色阴沉的出去,宁氏让他也过来拜拜他都充耳不闻,宁氏只当他是担心菀姐儿的伤势,没有做过多理会,随他去了。

    李崇首先来到书房,书房的西墙之上挂着一柄长剑,轻易不会出鞘,李崇直接走到那剑前,猛地将剑‘噌’的抽出,剑锋在傍晚的夕阳下闪着冷光。李崇举着长剑,走出书房,张平和赵达迎面走来,见李崇这般,吓了一跳,赶忙上前阻止:

    “八爷,这是干什么?刀剑无眼,仔细伤着人。”

    完就要去夺李崇手里的长剑,被李崇一把推开,穿过花园往崔氏所在的院落走去,张平和赵达拦不住他,一合计,张平去老夫人那里报信,赵达跟着李崇身后继续阻拦。

    李崇冲进崔氏的院子,院子里伺候的人见他手持长剑,全都一惊,有机灵的就进房通知崔氏:

    “夫人,不好了。夫人,不好了。”

    李崇不等那人禀告完,就直接踢门而入,崔氏从软塌上猛地做起,指着李崇叫道:

    “李崇,你想干什么?”

    李崇不理会崔氏,一把抓起仍不明所以坐在一旁的李娇衣领,作势要砍杀下去,崔氏一声尖叫,扑过去把李崇撞到一边,然后把完全吓懵了的李娇护到怀中,怒斥李崇:“你个疯子,到底想干什么?”

    李崇一脚踢开面前的拦路凳子,将长剑高举,对准崔氏:

    “你们想对菀姐儿干什么,我便想对你们干什么!好你个崔氏,我只当你是身不由己,没想到你佛口蛇心,竟然要置菀姐儿于死地。你有什么仇什么怨,直接冲着我来,对菀姐儿下手算什么本事?”

    崔氏面上露出慌乱,抱着李娇,有些六神无主:

    “我不知道你在什么,李崇你别胡搅蛮缠,你爱女心切,我不怪你,趁你大错没有酿成,请你赶紧离开。”

    “我胡搅蛮缠?崔氏,你敢菀姐儿身上的毒不是你下的吗?最毒妇人心,你这心肠比那蛇蝎还要狠毒。我今日便要杀了你!”李崇着便举剑往崔氏身上砍去,崔氏吓得尖叫,拉着李娇跑出中堂,边跑边喊:

    “杀人啦!杀人啦!李崇杀人啦!救命啊,救命啊!”

    崔氏跑到垂花门的时候,正好遇见闻讯赶来的宁氏,宁氏见崔氏毫无仪态拉着李娇奔逃,李崇举剑在后面追赶,赶忙把崔氏和李娇护在身后,对李崇骂道:

    “你个混账东西,想干什么?把剑放下!”

    李崇虽然气愤,但还没有失去理智,不想伤到宁氏,便提前止步,喘息道:

    “娘你让开,我今日便要将这个佛口蛇心的毒妇杀了,一了百了!”

    李崇语毕,崔氏便对宁氏跪下来求救:

    “老夫人救我,李崇疯了,他要杀了我和娇姐儿,他菀姐儿身上的毒是我们下的,地可鉴,我纵然再不喜欢菀姐儿,却也不会对她下毒手,老夫人救我,老夫人救我!”

    崔氏声泪俱下,宁氏动容,只当李崇是找不到菀姐儿中毒原因,就把罪名扣在了崔氏头上,哪里能容他翻下如此大错,当即对李崇道:

    “你个孽子!崔氏这么多年来在李家哪里对不住你!反倒是你,你是怎么对人家的,如今菀姐儿中毒受伤,我们都很难过,今日崔氏还为了菀姐儿去薛家受了一顿骂,这些都是为你受的,你不感激她也就罢了,还要如此冤枉她,你还有没有良心?”

    宁氏完之后,见李崇没有放剑,还要反驳,有叫道:“还快把剑放下,菀姐儿是你的女儿,娇姐儿就不是了吗?你纵然偏心,却也没有这等偏心的道理!”

    “娇姐儿是谁的女儿,娘你真的知道吗?你该好好问问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娇姐儿和茂哥儿到底哪里来的野种!”

    李崇的声音很大,把周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宁氏也震惊了,嘴唇颤抖问李崇:

    “你,你什么?”

    李崇已然气急,再顾不得其他,指着崔氏道:“从成亲开始,我压根儿就没碰过这个女人,她嫁过来的时候,肚子里就带了两个野种,你问问她,问问她这孩子到底是谁的!”

    “崔氏,这些事情你只当我不知道吗?我纵然醉酒糊涂,但碰没碰谁一清二楚。原我并不想揭穿你,但你不该蛇蝎心肠,要害我性命,试问我李家上下,没有一个人对不起你,你如何狠得下心肠?”

    李崇控诉崔氏的时候,喉咙都喊得有些破音,足见情绪有多激动。

    李娇在一旁失魂落魄的看着崔氏和李崇,难以置信的拉扯崔氏的衣袖,颤声问道:

    “娘,爹他的……是真的吗?我,我和茂哥儿不是……不是……李家的孩子?”

    再也没有比这更加打击李娇的了,原本还直跪在地扶着崔氏,可这打击一来,全身上下就什么力气都没有了,只剩下满脑子的空白。

    “崔氏,你看看你身边的孩子,她纵然不是我的孩子,却是你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她才十一,你便要为你双手沾满了鲜血吗?她知道你每让她端来送给我的汤里有这种致命□□吗?她知道自己的母亲在借她的手杀人吗?”

    李崇得知李莞中毒之后,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崔氏,因为李莞最近一直都在替他喝李娇送来的补汤,除了这个之外,没有别的可能,崔氏真正想杀的人是李崇,并不是李莞,然而她没有想到,喝汤的会是李莞。

    宁氏也被李崇出来的这些话完全震惊到了,怎么不过片刻的功夫,一切全都变了呢。

    崔氏不是贤妇,而是蛇蝎毒妇;她最引以为荣的两个孩子,竟被李崇这个生父否认了出生;这怎么可能!宁氏不愿意相信这种事情会发生在李家身上。

    可是往昔的种种却又不停钻进脑中,比如崔氏当年为什么会选择下嫁给一个没了前途的李家士子?比如崔氏怀胎八月就两个孩子就呱呱落地,一直以为是双生子的缘故,所以才会早产,宁氏哪里会想到,背后竟还有其他原因。怪不得这些年,儿子与崔氏毫无交集,怪不得儿子与菀姐儿有父女之情,但跟娇姐儿和茂哥儿却是没有,怪不得……怪不得……

    好多个‘怪不得’同时钻进宁氏脑中,让她气的简直想要昏厥过去,手中拐杖不住拄在地上:

    “作孽!作孽!李家这是做的什么孽呀!作孽呀!”

    一直跪在地上的崔氏忽然大叫一声:“啊——”

    状如疯魔,猛地站起身,把一旁的宁氏都撞的往后倒去,幸好有桂嬷嬷扶着,要不然还真被她撞倒在地不可。

    “李崇,你血口喷人。我与你夫妻十载,你纵然不喜欢我,却也不该用此污言秽语冤枉我。不就是一条命吗?我给你一条命。”

    崔氏大叫一声后,整个人便往一旁的假山石上撞去……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