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9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79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79章

    崔氏想了想后, 义不容辞的点头:“好,我这便跑一趟去, 但是老夫人也别期望太高,咱们家跟薛家的关系……”

    老夫人想起两家关系, 不由一叹:“唉, 你姑且一试吧。”

    崔氏领命去了,宁氏来到床边,见李崇坐在床沿, 抓住李莞的手,眉头紧锁, 目露担忧, 宁氏劝道:

    “菀姐儿吉人相,不会有事的。”

    李崇没有话, 只是目光沉沉的盯着李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现在盯着她也没用啊,得想办法才行。你去衙门里看看,有没有可能把太医立刻叫过来给菀姐儿瞧瞧。”

    宁氏的话让李崇恢复过来,放开李莞的手,站起身:“我去找太医,母亲照看好菀姐儿, 她不会有事的。”

    丢下这句话以后,李崇便头也不回走出房间, 宁氏回眸看着躺在床上, 仿佛睡过去的李莞, 无奈叹了口气。

    **

    半个时辰以后,崔氏急急回来,与崔氏同去的桂嬷嬷见了宁氏便唉声叹气,宁氏见状问道:

    “如何?”

    崔氏遗憾摇头,将披风解开交给一旁的丫鬟。桂嬷嬷却忍不住了道:

    “老夫人,您是没瞧见薛家那态度有多恶劣,我们只在门房坐了一会儿,连大门都没能进去,薛家那门房的婆子嘴巴恶毒,张口闭口咒我们四姑娘,那些话老奴都不出口,您这什么人家呀,人命关的事儿,他们怎么就不留点口德呢。”

    桂嬷嬷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人家,若不是走投无路,怎么会上门去受那晦气,不愿意帮忙就不愿意,张口闭口咒人去死又是存的什么心。

    宁氏知道李家和薛家关系有些僵,但至少永安侯夫人还是好的,按理不该这样啊,对桂嬷嬷问道:

    “那你们最后连门都没有进吗?更别见到侯夫人了?”

    桂嬷嬷摇头:“没进的去,门口有那些难缠的鬼,老奴和夫人差不多都是被她们赶出来的呢。”

    宁氏看向崔氏,崔氏叹息:

    “唉,媳妇没用,救不了菀姐儿。”

    桂嬷嬷走到床边看了看李莞,忍不住红了眼眶:“可怜的四姑娘,这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哟。”

    ***

    陆睿早早起来,在院子里打了一套拳之后,捧着碗在廊下吃早饭,边吃饭目光别往大门瞥去,耳朵也聚精会神的听声音,心中有些纳闷,平时这个时辰,李家那丫头应该已经来了,怎么今隔壁到现在还没什么动静呢?

    那丫头蔫儿坏蔫儿坏的,昨儿戏弄了他一回,按照她那性子,第二肯定要上门奚落一番的,可陆睿等了半也没见人,意识到自己脑子里在想什么以后,陆睿赶忙打住,他独来独往惯了,没人打扰他才好,那丫头最好再也不要再过来了。

    吃完了早饭,陆睿又拿出一点零嘴继续在院子里转悠,听见门外有脚步声经过,还特意走到两座宅子中间的围墙那边去听了听,脚步声越走越远,想来是从门前经过的行人,陆睿失望一叹,脚下用力,便踩上了墙头,将李莞的院子看入眼中,里面空荡荡的,确实没什么人。

    鬼使神差从墙头翻落,跳进李莞的院子里,左看看右看看,发现那丫头看着粗鲁,但院子里收拾的还不错,别有一番雅致的韵味在里面,陆睿看见她廊下的那处软垫,看着特别松软,引人去坐的样子,陆睿刚走上木阶,要坐上去感受一下,就听见了敲门声——隔壁的敲门声。

    身手敏捷,从墙头原路返回,脸不红气不喘的把自己院子的大门打开,严朝端立门外:

    “世子。”

    严朝没事不会特意来找他,陆睿问道:“出什么事了?”

    “李大人刚才去了国公府找世子,是李姑娘病了,十分凶险,寻常大夫医治不了,想请世子帮忙请个太医到府上瞧瞧。”严朝想着幸好今他出门早,遇见了李崇,要不然这事儿还真就给耽搁了。

    陆睿拧眉:“李姑娘病了?怎么会……明明昨还……”

    话一顿,严朝不懂:“昨还什么?”

    “没什么。”陆睿摇头,心中虽然奇怪昨还好好的李莞,怎么今病就病了,而且还是那种寻常大夫医治不了的病。李崇爱女心切,绝对不可能用这种事情来开玩笑,所以李莞是真的病的很严重才是。

    “拿我的牌子去宫里传太医,让太医院院正亲自带人去。”陆睿吩咐严朝去办,严朝领命而去。

    ***

    李家已经按照规矩,往太医院递折子了,太医院那边暂时还没有回应。

    李崇失魂落魄的回家,李莞的院子里忙进忙出,宁氏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看见李崇,赶忙迎上去道:

    “怎么样?太医能请到吗?菀姐儿只怕等不了了,你走了之后,菀姐儿起来吐了两回血,脸色一次比一次苍白,再这么下去可怎么得了。”

    李崇闻言,掀袍入内,房里丫鬟婆子围了一堆,银杏手里端着水盆,水盆里放着一块血帕子,那是刚才给李莞擦血用的,李崇来到李莞床边,见她脸上确实比他刚离开时又苍白了几分,这样子,也不知道能不能等到宫里派出太医来。

    怀抱希望去了镇国公府,现在李崇能想到的也就是陆家,但是陆家的管家告诉李崇,他们世子并不常住在府中,陆睿身边的侍卫虽然立刻替他去寻陆睿,但最终结果如何,谁也不知道,正优思之际,床上李莞又颤动起来,眉头紧蹙,双眼紧闭,口吐鲜血,李崇吓坏了,用手去捧着李莞,谁知道被李莞吐了一手的血。

    女儿温热的血吐在自己手上,李崇的心就像被刀割着一样难受,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代她受罪,抱着李莞喊道:

    “莞莞,你别吓唬爹,你这是怎么了?菀菀啊。”

    李绣和李娇她们也听了李莞突然昏迷吐血的事情,赶了过来,李娇听李莞吐血了,她怕血,不敢进门,李绣与李莞平时最是要好,进门后,就看见李崇抱着李莞,李莞脸色苍白如纸,唯有下颚处鲜血淋漓,李绣也扑了上去,却是什么都不出来,扶着床框默默垂泪。

    这边李家人急的热锅上的蚂蚁般,那边管家福伯跑过来道:

    “老夫人,老爷,镇国公府的管家带了五个太医来了,是给四姑娘治病。”

    正坐在中堂为李莞念经的宁氏猛地睁开眼睛,福伯进门后,又把这个消息重复了一遍,宁氏起身连连点头:

    “好,好。有请,快快有请。”

    激动的亲自迎出去。

    原本站在宁氏身后伺候宁氏念经的崔氏却目光沉沉盯着门边,眉头不自觉的拧起。怎么又是镇国公府……

    无个太医进门便驱赶了房内那些手忙脚乱的人,李崇和宁氏得知为首太医乃是太医院院正,十分惊讶,宁氏问李崇:

    “你竟让镇国公府把院正大人请来了?”

    李崇也是发懵:“我,我只请个太医上门瞧病,没指名……”

    李崇没指名院正,可陆世子却把院正给请了过来,这份情谊又叫人感动万分。

    太医院院正王希替李莞把脉之后,眉头紧锁,不等其他太医确诊,便朗声吩咐:“快去熬一剂清开散来,速去速去,不得耽搁。”

    李崇在旁边候命,闻言赶忙到门边吩咐,怕来不及,干脆让下人把炉子搬到院子里,就近煎药。

    李莞的十根手指,十根脚趾上全都扎了银针,正一点一点的往下滴血,滴下来的血都是漆黑漆黑的。几个太医围着李莞,在她身上重要的穴位都扎了银针,扎到百会穴的时候,李莞又是一颤,口中再次吐出鲜血。

    “清开散好了,清开散好了。”

    清开散是儿解毒用的常备药,煎服起来很方便,王希让李家的人服侍李莞把清开散喝下去,李绣和银杏配合,一勺一勺的把药给李莞喂了下去,一边喂,李莞一边往外吐,李绣和银杏急的不行,助手太医道:

    “吐了再喂,喝下去越多越好。”

    两人连连点头,李绣捏住李莞的下巴,让银杏往李莞嘴里灌,这个时候可顾不上什么仪态不仪态了。

    房间里在紧张的救治,院正王希出来找到李崇,问道:

    “令嫒这是用了什么东西,怎会中毒至此?”

    宁氏一听,吓得掩唇,问道:“怎,怎会是中毒?太医,你确定吗?”

    王希对宁氏做了一揖:“老夫人,在下行医多年,是不是中毒一目了然,贵府姑娘中的是那种遇酒便发的毒,具体是什么,暂时还不知道,但若是今不是我等来解毒,错过了时辰,姑娘只怕活不过傍晚。所以,在下才会多嘴问一句,姑娘到底是吃了什么,用了什么,才导致这般严重后果。”

    宁氏一开始还对那先前那大夫的话有所迟疑,觉得早上还好端端的人,怎么会突然就没救了,但现在听了太医之言,才相信情况确实凶险,可她哪里知道菀姐儿吃了什么东西,用了什么东西变成这样的呢,她甚至不觉得菀姐儿有什么病症,早上与她一同吃早饭时,那孩子还在着要给她送寿山石的事情,想必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吧。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