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7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77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77章

    李崇没有话, 算是默认,李莞端起汤碗, 一边舀汤,一边道:

    “我就搞不懂, 为什么您对她这样。你要是对她好点儿的话, 她也不至于这么讨厌我。”

    李莞始终觉得李娇这么讨厌她的原因,有一条就是李崇,同样是女儿, 李崇明显对李莞更好一些,她心里能平衡才怪呢, 所以又怎么可能喜欢李莞呢。

    “你不懂就别了。”李崇叹息。

    李莞喝了一口汤:“我怎么不懂, 我也是像她这么过来的,只不过我比她聪明一点罢了。”

    “你跟她不一样。”

    李崇耐着性子, 见李莞还想追问,李崇立刻打住:“好了好了,别再这个话题了。对了,你今怎么会想到画那幅画?人都冤家宜解不宜结,你若换一副面貌的话,不定跟那丫头的恩怨就了结了。”

    李莞放下碗,正色问李崇:“爹, 您觉得薛莹会因为我那幅画而跟我和好如初吗?您知道她今儿要跟我比试画画,输的人要干什么吗?跪地磕头, 两个。我赢了, 我能放过她, 她赢了,能放过我吗?一把年纪了,还这么真。”

    李莞着给李崇横了一眼,这事儿李崇倒是不知道:

    “还有这约定,你们也是胡来。不过这么的话,那今儿陆大人投你那十签还真救了你。”

    李莞想起陆睿,喝汤都觉得没什么心思了,隐藏了情绪,故作镇定对李崇问:

    “我现在相信爹的话了,陆大人确实不是个坏人。我看他每次都是独来独往,最多带个护卫,他不是镇国公府的世子嘛,怎么一点都没排场?”

    李莞对陆睿的事情很感兴趣,想知道他这么个张扬的出身,性子却这般内敛是为什么,还一个人住到烟雨胡同去。

    “每个人的习惯不同,陆大人可能就是不习惯吧。他的确是镇国公府的世子,但镇国公常年征战在外,一年也回不来几次,如今的国公夫人是继母,与国公也生了一位公子,国公夫人自然只能顾着自己的孩子了。所以陆大人自想来也没感受过亲情。”

    这些李莞其实也猜到了,陆睿能一个人住在烟雨胡同里,肯定是对国公府没什么牵挂。

    “我听一些姐,陆大人从前定过亲,这事儿爹你知道吗?他把他岳父给抓了,亲事就告吹了。是真的吗?”李莞想起这件事来,趁着这个机会,看看李崇能不能知道些内情。

    李崇还真知道一些:

    “你们这些姑娘平日里都聊些什么呀。那真不能怪陆大人,与陆家定亲的是前户部尚书家,谁知成亲那一年户部被查出了巨大亏空,所有证据都指向了户部尚书,皇上着大理寺查案,你这个时候,陆大人是查还是不查呢。如果那户部尚书行得正做的直,他又何惧调查?”

    “那既是如此的话,为何有好些人都这事儿陆大人做的不地道?”李莞不解,之前听那些姑娘话,好像是陆睿做错了一般。

    “这便是那户部尚书家可恶的地方,他自己心虚,不敢让人查,便在大理寺调查之初,就对外声称自己被冤枉,陆家想悔婚,特意以此来陷害他。”李崇继续。

    “那后来呢?”李莞追问。这么听起来,这件事好像真的跟陆睿没什么关系。

    “后来户部尚书被抓起来了,他家里人继续在外散布谣言,陆睿抓了自己未来老丈人严刑逼供,让他屈打成招,开始人们还不相信,后来谁知道那户部尚书真的死在了大理寺狱中,不知道内情的人可不就觉得害人的是陆大人吗?”

    这件事情普通人不知道内情,只有入了官场才知道,而流言这种东西,本来就是没有章法的乱传,控制不住,陆睿吃亏就吃亏在,那户部尚书在没有结案的时候就死在了牢里,可他为什么会死,这件事又有谁的清楚呢?户部出现巨大亏空,单凭一个户部尚书就能完全一手遮办到吗?他背后有多少势力支撑,他背后的势力又岂能容他活着把所有人都牵扯出来呢?

    陆睿真倒霉,摊上这么档子事。凭白落了个负心汉的名声,再加上他本来就是这种不愿意解释的性格,使得流言愈演愈烈,直到如今,有不少人都觉得这件事是真的了。

    “陆大人至今没有娶亲,可能也跟这件事有关。真的太可惜了。”

    李崇起陆睿,言语中不乏欣赏,又为之惋惜。大好青年,却因事蒙尘。李崇把陆睿当做忘年之友,总想找机会帮一帮这位朋友,可他这位朋友出身高贵,如今缺的就是个媳妇……李崇把目光瞥向了李莞,见她坐在杌子上,一派真的看着自己老爹,李崇刚刚打起的心思,又赶紧扑灭。

    李莞不知道李崇刚才脑子里在想什么,她现在只觉得陆睿可怜,明明不是那样的性格,却被以讹传讹,今后也不知道有没有女人看上他,如果没有女人看上他的话,那可怎么办呀?

    “唉……”

    父女俩不约而同叹了口气。

    **

    自从知道了陆睿的‘身世’之后,李莞对陆睿就越发上心了。

    有时候去烟雨胡同,总是给陆睿带点自己做的点心,或是街上卖的新鲜吃,每每敲开陆睿的大门,陆睿看到的都是李莞那张灿烂的笑脸。

    “我不缺吃的。”陆睿站在门边,双手抱胸,耐着性子。

    李莞把东西送到他面前:“我知道,就是一点心意。你帮了我和我爹那么多回,这点吃的不算什么。”

    陆睿拧眉:“我没有帮你们什么,你不必这样。”

    “要的要的。受人之恩千年记,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这些道理我是懂的。”李莞坚持要报恩。

    陆睿无语,关门。

    又过了一,敲门声再次响起,李莞拎了一篮子果子来,陆睿看着她,语气不善:

    “你又来干什么?”

    李莞指着手里的篮子:“给你送果子。”

    “我不要。”陆睿觉得自己的耐性快要用完,完这话之后,再度关门。

    又是两过去,敲门声再次响起,陆睿认命的开门:

    “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李莞嘻嘻一笑:“我汤熬多了,给你送一些过来。”

    陆睿看着被送到面前的汤罐子,面无表情的接过,然后长臂一伸,把门外的李莞给一把拽了进来,用脚把门给关上,然后面无表情靠近李莞,他身量高,比李莞高了一个头,逼近李莞的时候,那气势就像是一座山似的,李莞被吓得节节败退,没两步,背就抵靠在门扉上了,陆睿一手托着汤罐子,一手撑在门扉上,把李莞禁锢在门板和他的胸膛之间。

    李莞贴着门扉,一动也不敢动,就见陆睿弯下腰与她面对面平视,他的两只瞳仁不是漆黑的,是深褐色,仿佛能吞噬一切,陆睿神色不善盯着李莞,用阴冷凶恶的目光盯了她好一会儿,然后才亮出了森森白牙:

    “丫头,你知不知道给一个独居男人送东西很危险?”

    李莞两只黑眸愣愣的盯着陆睿,目光颤动,就像一只知道自己被猛兽盯上的鹿,硬着头皮问道:

    “有……什么危险的?”

    她的声音很低很低,就像是羽毛般柔柔的刷过陆睿的耳朵。

    “你想不想试试有多危险?”陆睿在李莞耳边出这句威胁的话,这个年纪的姑娘,胆子的很,稍微吓一吓就会怕了,陆睿这是想一劳永逸,为了使这丫头不再烦他,干脆让她怕自己,觉得自己是个恶人。

    李莞微微低下头,敛下眸子,樱唇微启:“你的危险是……这样吗?”

    陆睿还没反应过来,李莞就整个人扑向了他,踮起脚,将两条手臂圈住了陆睿的脖子,一瞬间,少女的馨香扑面而来,软软的身子贴上陆睿坚硬的胸膛,两人脸颊相触,从未有过的感觉汹涌而来,把陆睿吓到了,猛地往后退,叫道:“哇,你干什么?”

    往后退的时候,李莞圈住他的脖子不放手,而陆睿为了挣扎,另一只手上的汤罐子差点摔掉,一边拨开李莞的手臂,一边还要稳住汤罐子不打翻,陆睿委实费了一些功夫才得以脱身。

    李莞看他那手忙脚乱的样子,当场就指着陆睿捧腹大笑,还嫌不够,蹲在那里笑的拍大腿。

    陆睿从来没遇见过这样的姑娘,看她笑得那样儿,陆睿回想自己刚才有多蠢,闭上双眼一拍额头,真是阴沟里翻船。

    恼羞成怒:

    “你这疯丫头,还不快滚。”

    真是个疯丫头,疯的没边没际了。

    李莞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抽出帕子一边擦眼泪,一边转身开门:“好好,我滚我滚。陆大人慢慢喝汤,回头我来取罐子。哈哈哈。”

    李莞把门打开,站在门边对陆睿道,脸上的笑虽然稍微忍下去了点,但那颤动的嘴角依旧明了一切。

    陆睿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挫败。本来是想一劳永逸把那丫头给吓走的,可谁知道遇到个疯丫头,真不知道李崇怎么会生出这么个女儿出来,表面看起来像个楚楚可怜的白兔,我见犹怜的,性子却野的出奇!

    想到自己刚才的反应,陆睿简直想死。今后还怎么维持高冷形象?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