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5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75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75章

    十幅画被一一展开, 挂在十根杆子上,画作前放了一张桌子, 投签的筒便放在前面。

    宋策带头在这十幅画前停留品评,总的来, 大家画的都还不错, 有山有水,有花有鸟,画为之山水最难出意境, 为之人物最难出□□,为之花鸟为难出构图, 宋策在一副人物像面前停留脚步, 忍不住夸赞:

    “这幅画□□最佳。”

    确实最佳,画中人是一二八妙龄少女, 穿着一身紫衫,并不是普通人物像中的笑颜,画中女子面容精致,眼中藏怒,嘴角还有一抹似有若无的轻蔑,单就作画水准来,这幅画绝对算是十幅画中的翘楚, 不仅人物面容跃然于纸,连人物性情都一清二楚, 看了这画, 似乎就能知道这人是谁。

    “咦。这不是……薛家那娘子吗?”

    有个品评画作的人忽然指着这副人物像道。

    提到薛家娘子, 大家都凑过来看,有几个认识的也惊呼:“不错不错,正是薛家娘子。这,这是谁画的,也太传神了。”

    所有人都围着那幅人物像啧啧称奇,陆睿也看了过去,画像中人确实是薛莹没错,能把薛莹画的这么传神的,连嘴角的讥笑都跃然于纸,明作画之人,肯定不会是薛莹本人,会想出这么促狭的方法的人,陆睿心里似乎有了点数。

    宋策他们还在围观人物像的时候,又有一个声音传出:

    “咦,这盆兰草倒像是宫中之物,画工还算精致。这些姑娘中,居然还有人入宫见过此兰草吗?”

    宋策看向那幅画,走过去细处观望,加以肯定:“没错没错。我虽未入宫见过此兰草,但是在颜大师的画作中见过一回。”

    颜大师是宫廷画师,所画之物皆为宫中之物,他确实画过宫中很多花草,也不乏进贡之物,十分珍贵,而这幅兰草虽比颜大师手笔要相差甚远,但也足以明画此画之人曾入宫觐见过,只有公卿侯爵府邸的千金才有机会在这等年纪入宫觐见,而据今日李家宴会,来的唯一一个公卿府邸的姐,便只有薛家大姐一人。

    宋策断定,这幅画作定是薛莹做所,他人做不出来。

    而这个关键点,宋策想到,其他人也能想到,只要稍微通晓一些李家今日上门宾客之事的人,定能认出这幅画是谁所作。

    既然认出了这幅画是侯府千金所作,那大家如何投票,心里似乎已经有了定论,有几个人对视一眼,率先把手里的签子投到了兰草画的竹筒里。

    随着大家的投票,一幅人物像,一幅兰花,两幅画的得签最高,其中又以兰草得签数多三签。

    李家长辈还有宋亦民等一众大人本就没打算参与这些儿科的玩意儿,签子到了手里就放弃掉了,李崇其实一早也认出了李莞的画,会用这种幼稚方法报复薛莹的,除了李莞,不做他人想。而那薛莹做所兰草,在十几岁的姑娘中,还算水平上佳,但平心而论,绝对没有自家女儿画的好,之所以得票高,完全是因为有些趋炎附势的人看出这幅画的来源,这才违心投票罢了。

    李崇身为李莞父亲,自然是要向着女儿了,正要抬手唤人来投票,被李贤看见赶忙把李崇的手按下,一旁宋亦民也看到李崇动作,嘴角含笑道:

    “贤弟莫不是要参与这种孩子间的游戏吗?今日参加的大多李家姑娘,你这一票投下去就是十签,未免对其他府邸的姑娘不太公平。”

    李崇坦然一笑:“若其他人觉得不公平,也可以投自家姑娘啊。”

    宋亦民敛目喝茶,没再什么,李放看了宋亦民多年脸色,哪会看不出宋亦民这是有些生气,从旁打圆场:“老八,你一把年纪了,掺和孩子间的事儿做什么?”

    虽然这人也不是第一次参与孩子间的事情了。

    李崇可以不给宋亦民面子,但是李放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又看了一眼自家闺女做的画,无奈一叹,以为这回姑娘要遗憾败北了,没想到身旁之人忽的起身。

    陆睿本就是满场焦点,他一动,所有人的目光就不约而同看向他,宋亦民连茶都不喝了,直起身子关注陆睿走向,大家本以为陆睿这是要走,正要起身相送,却没想到陆睿直接走到那幅人物像面前,把自己手里的签子投进那竹筒中,并冷冷出言:

    “我只当大家都有鉴赏力,这副人物像明显技艺更高超,那兰草空有其形,没有□□,你们也投的下去。竟不如我这一介武夫懂的欣赏。”

    陆睿完之后,那些投给兰草签子的人都惭愧的低下了头,宋策捏了捏手中签子,庆幸自己的这一签没有过早投出,尽管他已经调转了方向,准备往兰草走去了,此时回头还来得及,果断将手中签子投入人物像前的竹筒内,对陆睿抱拳,大义凛然道:

    “陆大人所言甚是,在下也觉得这幅人物像画的尤其精致,笔锋利落,下笔有神。”

    宋策一派君子风度,在陆睿面前拱手做礼,陆睿往他看去一眼,问道:“这位是?”

    没想到陆睿会问自己,宋策欣喜上前,一揖到底:“在下宋策,父亲乃翰林院首座。”

    陆睿又往起身做礼的宋亦民看去,父子俩如出一辙的钻营之色,陆睿对宋亦民颔首,算是回礼,留下一句:

    “宋公子颇有乃父之风。”

    宋家父子以为陆睿在夸他们,与有荣焉,对着陆睿又是一礼,陆睿不置可否,旋身来到李崇面前,道:

    “李大人,今日我还有事,便不多叨扰,下回有机会咱们再续。”

    李崇看得出来,陆睿并不太喜欢这种场合,不做强留,主动道:“那在下送陆大人。”

    陆睿没有拒绝:“有劳。”

    完这些李崇便走在陆睿面前替他引路,厅中众人起身相送。

    陆睿离开以后,厅中恢复秩序,大人们回内间话,年轻人则继续回到十幅画作前,那些投了兰草签子的人,悔不当初,恨不得现在就把那签子从竹筒里面拿出来重新投。

    很快结果便统算出来了,人物像以七票的差距领先其他。

    这个结果从东山苑送到南山苑,南山苑中皆为女眷,姑娘们在园子里做完画便直接回到南山苑里喝茶歇息,参赛的姑娘们凑在一起讨论,你画了什么,我画了什么,问到李莞的时候,李莞耸肩答道:

    “我画了个人。”

    又问薛莹,薛莹勾唇不答,反而挑衅般看向李莞:

    “李莞,咱们刚才的约定可还作数?”

    一旁吴氏最为八卦,听到两人间有约定,不禁问道:“你们这些孩子真会玩儿,还有什么约定吗?是输赢彩头吗?”

    李欣摇头:“不是彩头。她们约定谁输了谁就给对方磕两个头。”

    吴氏脸色一变,立刻往老夫人宁氏看去,宁氏正在跟赵氏话,两人闻言都回过头来,宁氏斥道:

    “胡闹。作画就作画,顶多比点彩头,如何能有这约定?”

    赵氏暗自叹息,门户的姑娘就是上不得台面。李家几个夫人先前还与她起策哥儿的婚事,像这种人家,她们宋家可攀不上。赵氏在心中完全否决了李家姑娘嫁给自己儿子的可能,觉得李家癞、蛤、蟆想吃鹅肉。

    当然其他人可不知道赵氏现在心里在想什么。

    就在这时,外头丫鬟来报:“回来了,回来了,画拿回来了。”

    随着报信的功夫,一群人鱼贯而入,带回了大家翘首以盼的结果。

    将各自票数报出:“……薛姐所画兰草得票十六。”

    先前报出的票数全都是几票,突然报到薛莹的时候,居然有十六票之多,薛莹脸上不禁露出得意之色,今日李家东山苑总共不知道来了多少宾客,每人一票的话,算算人数,大部分都已经投完了,剩给李莞的最多也就是几票吧,薛莹觉得自己赢定了。

    那报数人继续:“四姑娘所画人物像得票二十三。”

    此语一出,厅中先是一愣,然后以李绣、李青为首的李家姑娘纷纷高兴的站起来,薛莹猛地站起一拍桌子,凶道:

    “这不可能!你们李家东山苑来了多少宾客?这些票加起来人数对的上吗?竟想不到你们李家这般无耻,为了自家人赢,居然不择手段。”

    薛莹撒泼的架势让宁氏很不喜欢,正要出言呵斥,便见一旁崔氏起身问道:

    “这票数我也觉得不太对,今日东山苑的宾客加起来也没有这么多人。是不是有人作假?”

    那报数人连忙摇手:“不不,的不敢作假,这就是从东山苑书房给出的数目。之所以票数看起来多一些,是因为老爷们手里的票,一票值十签。”

    这下薛莹就懂了,走到李莞面前奚落道:“哈,定是你爹投了你十签吧。这样也好意思自己赢?”

    “不是八爷投的四姑娘。是陆大人投的。其他老爷全都弃票了。”

    报数人把谜底揭晓,众夫人疑惑:“哪个陆大人投的?”

    宁氏和崔氏都不记得今日东山苑的客人中,邀请了姓陆的大人。

    “便是大理寺卿陆睿,陆大人。他是后来八爷亲自去门口迎回来的客人,不在宾客名单之内。”

    李莞心上一紧,她刚才也以为是李崇投的那一票,没想到居然是陆睿!

    尽管心里和其他人一样惊讶,但李莞还是不得不道一句:陆大叔……干得漂亮。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