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4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74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74章

    薛莹摆明了是挑事来的, 李莞如果不应战,便是认怂怕了她, 若是应战……就怕她输的太惨,到时候又要李家欺负人了。

    “薛莹, 你爹教没教过你审时度势这四个字?”李莞委婉的对薛莹道。

    薛莹一愣:“什么意思?”

    李莞勾唇一笑, 如那三月春花开,灿烂无比:“意思就是我爹好歹是个状元,我的书画启蒙是他, 你真的要跟我比画?”

    此语一出,周围人面面相觑, 低声议论起来, 好像她们今才第一次知道李莞的爹是状元。

    果然有个状元的爹,话都硬气起来了。李莞此时此刻才深深的觉得一个人的出身有多重要, 有个厉害的爹,别人看你时都会高看几眼。

    薛莹眉头紧锁,往李娇看去,李娇立刻会意,对薛莹摇了摇头,意思是李莞瞎话骗你呢,她时候正是李崇每烂醉如泥的时候, 醉了睡,醒了喝, 喝完继续醉, 周而复始, 怎么可能有时间给李莞启蒙书画呢,所以李娇判断,这定是李莞的推辞之言,直接推辞显得太怂,不推辞又怕输,所以就用这种方法故意吓唬薛莹。

    李娇跟薛莹的眉眼传递,李莞看在眼中,不禁叹息。她这个妹子啊,真的是个喂不熟的白眼狼,亏她还多次在李崇面前帮过她,也因为李崇对她态度不好而过李崇,但李娇却始终把李莞当做仇人。

    这段时间她送去李崇书房里的汤水,李莞还怕她伤心,暗地里替她解决不少,如果不是李莞帮着解决,李崇可能连一口都不会碰,这丫头还以为那些汤水是李崇喝了,还坚持每送呢。

    她宁愿向着薛莹,都不愿意向着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真是悲哀啊。

    有了李娇的‘暗示’,薛莹心里就有底气了,断定李莞实在装模作样,她爹李崇从前什么样,薛莹可是听过不少的,根本不相信他会教李莞什么书画。

    “哼,你爹是状元又如何?你又不是状元,这么多,莫不是不敢吧。怕丢了你爹状元的脸吗?”薛莹态度嚣张。

    李莞无奈,警告也警告过了,人家不听,就别怪她欺负孩子了。

    李莞的画和她的书法一样,不敢一绝吧,但绝对拿得出手,对付一个薛莹还是有信心的。

    一共有十个姑娘参加,各自在一炷香内做一副画出来,可以是风景,也可以是人物,可以是一座房子,可以是一片空,随各人心情随意发挥就成。

    在她们作画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去了东山苑,把姑娘们在园子比试作画的事情告诉了在场诸位,虽然是孩子间的比试,但都是在场大人的家眷,为了公平起见,都没有明是哪十位姑娘参加了,只到时候请诸位大人品评一番姑娘们的画作就好。

    众人倒觉得有趣,平日里总听姑娘们玩儿毽子,抛花球,编络子,对诗,对对子,最多写写字,真没遇到过多少当场比试绘画的。

    宋亦民身后的宋策对这也很感兴趣,问那传话之人:

    “都画些什么呀?”

    传话之人不知:“这个的不知,姑娘们也没,只到时候送来十幅画,让诸位大人品评一番,评出格一二三甲。”

    “倒是有点意思。”宋策问李贤:“大人觉得府上哪位姑娘的画技最佳?”

    李贤想了想,随即笑着摇头,表示自己不知。

    李贤知道自家孙女里有个祸头子,害怕今儿这事儿是她挑起的,若又闹出什么来,大家面上都不好看,但随即一想,作诗作画什么的委实闹不出什么大乱子。现在李贤更担心的是李崇,刚才随厮出去以后,一直到现在都没回来。

    “都是年轻人玩儿的花头,咱们这些人就别参与了,让子恒他们那些年轻人去品评吧。”宋亦民没那好心情陪几个姑娘玩游戏,便出言推辞了。

    有位李家族兄兴致勃勃道:

    “要不然这样吧,我们辈一票便是一签,诸位大人一票顶十支签,若是那些画收上来,画的确实还不错,大人们也参与,难得这么热闹嘛。”

    在场的大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约而同笑了起来,宋亦民道:“这样也可,不得咱们这些人里面,也有那好玩儿闹的,总之,咱们不参加的便算弃票总行了吧。”

    事情便这么定了下来,就等姑娘们画完送过来了。

    李家花园里,十张画桌前后摆放整齐,十个姑娘跪坐绘画,那架势就像是书院里的会考般,人人神情郑重,专注眼前画纸,有的已经动笔,有的还在思考。

    女眷夫人们那里也听了姑娘们在园子里比试绘画的事情,觉得颇有趣,纷纷到园中观望,崔氏一直陪伴在赵氏身边,与赵氏介绍那园中正在绘画的分别是谁家姑娘,尽管赵氏没有太多兴趣。

    “哪个是令嫒呀?”赵氏对崔氏问道。

    崔氏指着站在最边上的一个矮个儿姑娘:“便是那个,名叫李娇。”顿了顿,崔氏又像是想起什么,指了指李莞道:“那个也是,先头姐姐留下的孩子。叫李莞。”

    崔氏看赵氏的目光在李莞身上转了几圈,没有太大反应,微微一笑,抬眼往第二排第一个姑娘看去,其他姑娘好些都已经开始画了,薛莹却还站着,像是还在考虑画什么。

    薛莹善画,这事儿崔氏是知道的,但今日在场这么多姑娘,谁能保证没有个比她还擅长的呢,所以这时候想要赢,最关键的就是选题了,崔氏敛下眸子,召唤来刘嬷嬷,在她耳边轻声了一句话,刘嬷嬷便会意下去。

    这边薛莹还在苦恼应该画什么才能显出她的真正水平来,她会画,也善画,无论画什么都可以,但她就是想画一幅最好的,丫鬟来给姑娘们送茶,给薛莹送茶的丫鬟,放下茶杯的同时,留下一句话:

    “风华宫中的蝴蝶兰最是好看。”

    薛莹开始没反应过来,等到那丫鬟走了才想起,风华宫……不是皇后娘娘住的宫殿吗?那丫鬟如何得知风华宫的牡丹好看?薛莹抬头,便看见崔氏正站在那边廊下对她眨眼睛,是了是了,薛莹只入过一回宫,见过一回皇后娘娘,便是在风华宫中,有一株北地进贡的蝶兰,风姿不凡,特别好看,最关键是那株蝶兰是金黄色,整个京城里,只有两盆,一盆在平安宫,一盆在风华宫,薛莹看到的便是风华宫那株。

    这里这么多姑娘,也就只有她进过宫,看见过宫里的东西吧。想到这里,薛莹多少有点虚荣,如果她画出一幅别人都没看过的东西,再加上她的画技,岂不是赢定了?

    崔氏站在廊下,见薛莹已经领会到她的意思,颇觉欣慰。

    厅中大人们谈论时政,人情,辈们则聊诗书时文,张平从侧门进入东山苑书斋,在李贤耳边了一句话,李贤脸色大变,猛地站起:

    “什么?可是真的?”

    张平连连点头:“真的真的,八爷领着人快要上楼了。”

    “这,这……”李贤急的不出话来,宋亦民在旁见他这幅手足无措的模样,笑问:“李博士这是怎么了?”

    李贤愣了片刻,道:“世子,世子来了。”

    厅中先前还有些嘈杂,李贤一句话后,鸦雀无声。

    “什么……世子?”宋亦民搞不懂李贤这话的意思。但李贤此刻没功夫解释,大手一挥,正要让大家随他一同去门边迎接的时候,李崇便推门而入,他身后跟着一个冷眉冷眼的俊俏郎君,眉如刀锋目如星,通身的气派,穿着一袭玄色极简斜襟直缀,面色略带苍白,行走如风般而入。

    宋亦民见过陆睿,当即站起身来,与其他人一样露出惊诧之色。

    这位镇国公世子,怎么会来李家宴会?他与李家有什么别人不知道的关联吗?

    李崇精神奕奕的向李贤介绍:“父亲,这位便是镇国公世子陆睿,陆大人。陆大人,这是家父,现任职国子监博士。”

    陆睿拱手一礼,谦和温润:“李博士有礼。”

    李贤愣在那儿,被李崇提醒才反应过来:“啊,不敢当不敢当,世子有礼。”

    周围官员也不敢怠慢,尽数上前与陆睿行礼问安。陆睿一一应对,同时在心里疑问,自己怎么会真的信了李崇的邀请,过来这边跟这些老夫子见面。

    在李家父女面前,他似乎越来越没有原则了。

    陆睿的到来,让厅中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拘谨起来,刚才还畅谈国策时政的大人们,如今竟像是集体哑了嗓子,什么也不出来了。

    又不是疯了,这位除了是镇国公世子之外,还是大理寺卿,大理寺是什么地方?平时没事谁敢在他们面前晃悠?又不是嫌官做的太闲。

    陆睿也觉得很尴尬,正要跟李崇提出告辞,门外进来一队厮,手里举着托盘,总共十个,每一个托盘上放着一副卷起来的画,还有一个托盘上放着签子。

    李贤亲自拿了十根签子递到陆睿面前,恭敬道:

    “孩子们的玩闹游戏,陆大人请。”

    陆睿接过签子,李崇过来在他耳边把情况了一番,李崇也是刚刚听,给分了十支,弄清楚规则以后,就立刻过来跟陆睿解。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