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2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72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72章

    李莞自从有了宅子以后, 基本上每都要来一趟,要么买个瓷瓶拿过来, 要么搬块石头过来,都是一些她喜欢的玩意儿, 陆睿难得清闲坐在院子里看书, 就听见隔壁的门开了又关,关了又开,那丫头来来回回, 跟走城门似的,没个消停。

    “银杏, 把那盆花放到台阶上去。”李莞的声音很脆亮, 有种穿透云层的力量。

    陆睿放下了书,靠在廊柱上, 习武之人,耳聪目明,尤其在安静独处的时候,风吹草动都一清二楚。

    “不对不对,不是放左边,是放右边。”声音再次传来。

    陆睿干脆起身,端起一旁茶水边喝边听。

    “算了, 还是我来吧。你去把盒子里的青釉瓷瓶拿出来,用绒布稍微擦一擦。”

    “千万心啊。那是于大师的得意之作, 再过几年价值肯定翻倍。”

    “银杏, 咱们中午不回家了, 就在这里吃吧。我给你烙葱油饼吃。”

    “哦对了,咱们自己酿的米酒出浆了吧,今儿中午正好可以喝一点。”

    诸如此类的声音,一字一句的钻进陆睿脑壳里,李莞的声音响起来,就把其他声音都给掩盖下去了,虽不至于厌烦,但还是觉得很聒噪的,他一个人安静惯了,突然听到这些,感觉就像是维持了多年的平静被人打破了。

    安静了片刻,那边又开始讨论中午要准备些什么材料……

    陆睿放下茶杯,呼出一口气,决定出去找个安静的地方待一待,谁知刚出门,隔壁的门就打开了,李莞脸上一副‘抓到你’的神情,漾出一抹让人很难拒绝的笑容,声音甜的发腻:

    “陆大人,吃饭了吗?”

    陆睿没由来的起了浑身鸡皮疙瘩,从未体验过的肉麻席卷全身,愣了片刻才想起来回答:

    “啊,没呢。正要出去。”

    所以别过来了。陆睿看着从门内走出的娉婷姑娘,面无表情的暗想。

    “要是陆大人不嫌弃的话,中午就在我家用个便饭吧。”李莞尽量走的端庄,希望扭转上回在陆睿面前丢人的印象。

    “你家?”

    陆睿的目光越过李莞头顶,看见大门外贴着个木牌,隽秀的字迹写着‘李宅’两个字,不禁发笑,这丫头毛还没长齐就想着另立门户了?

    “对啊,我家。进来吗?”李莞得意的道。

    陆睿冷漠拧眉,的话一如既往欠揍:“你好歹是个姑娘家,请男人去你家合适吗?”

    原本是想这话臊一臊她,可没想到李莞却昂首反攻:“我光明正大请人吃饭,有什么不合适?陆大人觉得不合适,难道是别有用心?”

    陆睿:……

    半晌以后,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别有用心,陆睿坐到了李莞家的廊下桌旁。

    李莞把吃饭的桌子设在走廊东端一处阳光很好的地方,两边挡着透明的琉璃瓦,陆睿正正经经的跪坐在软垫之上,背脊挺直,仿佛有些不自在的样子,丫鬟来给他上茶,他还点头致谢。

    李莞从一旁厨房探头出来,看到陆睿那挺得比杨树还要直的背,不禁抿唇笑了起来,真是想不到,今后要权倾朝野的人,骨子里居然这般拘谨,嘴上凶恶,实际却比谁都难为情,跟李崇一样,就是个纸老虎,看着吓人而已。

    秋风乍起,陆睿没由来的打了个喷嚏,还特意往后看了看,确定没人发现,才干咳一声,低头喝茶。

    李莞做饭的手艺还不错,都是上辈子练出来的,尤其是最后那几年,彻底跟宋策的前院不怎么来往以后,李莞多出了很多时间捣鼓这些事情,不敢手艺比拟大厨吧,但普通的饭菜难不倒她。

    没让局促的陆睿等多久,李莞和银杏便将一盘盘菜和烙饼摆上了桌,桌子不大,被摆的满满当当。

    主食便是刚出锅的葱油烙饼,边角带点焦脆,咬下去满口酥香,饼子中间是软面,葱经过烙之后,把饼子的香气完全提出来,陆睿带着怀疑的态度咬了一口,然后便再也停不下来了。

    没想到这貌不惊人的面食,吃起来还不错,完全不需要其他什么配菜,陆睿就能全部吃完。

    李莞对自己手艺挺有自信,将旁边的白瓷酒瓶从热水中拿起,伸手碰了碰,觉得温度差不多了,便给陆睿倒了一杯递过去:

    “我自己酿的米酒,陆大人赏脸也尝尝?”

    陆睿接过喝了一口,甜腻适中,略带酒味,跟这烙饼很配。

    李莞举杯,笑道:“这一杯敬陆大人,多谢陆大人那日在永安侯府对我们姐妹出手相救。”

    第一次见陆睿的时候,李莞也和其他人一样,被他的冷漠气质给吓到了,以为他不是好人,但是那日他在永安侯府出手救人,李莞心里就对他有所改观了,后来听李崇陆睿在宫中替李崇话,李莞才彻底改变了对他的看法。正如李崇所言那般,有的人生便不善与人交往,陆睿便是如此,这种人看起来冷漠,实际上有自己的处世原则。

    陆睿吃烙饼吃的心情不错,破荒拿起杯子跟这丫头碰了碰,李莞一饮而尽,反正是米酒,也没什么后劲,所以李莞不怕。

    又倒一杯:“这一杯是谢陆大人在宫里替我爹话。我爹回来都跟我了,若是没有你的话,不定被打板子的就是他了。”

    再次一饮而尽,陆睿看着她,勾唇奇道:“你爹都跟你了?”

    李莞不明所以,认真点头:“嗯,都了。他还,要不是因为身份悬殊太大,还想跟你拜把子做兄弟呢。”

    这句话李崇确实过,李莞一点都没有胡编乱造,倒是把陆睿给的笑起来:

    “你爹倒是个性情中人。”

    李莞瞧他表情,也不知道这句‘性情中人’对李崇而言是不是夸奖,权当夸奖听了。

    陆睿吃饱喝足,开始打量李莞的院子,虽因为地方限制,不成格局,但就普通的生活而言,绝对算得上五脏俱全,应有尽有的。看不出来,这丫头还挺有生活经验。

    想着她的身世,陆睿生出些同情,问道:

    “你从在李家是不是不受宠?”

    因为没人宠着,所以才年纪什么都会,也只有在大家庭里得不到温暖的人,才会迫切的想要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地方,不需要太大,自在就好。

    李莞一愣,觉得这人话又开始犯老毛病了。不过李莞现在,可不会因为这点事情而生气,你让我不痛快,那我也能让你不痛快啊。

    “陆大人在家肯定不受宠,才会以为别人也不受宠吧。”李莞反唇相讥。

    陆睿勾唇冷笑,目光凌厉。李莞不甘示弱的回瞪:

    “这话听了不好受吧。你都这么大个人了,不知道什么话该,什么话不该吗?有句古话叫看破不破,你以为自己出来就能显得你比别人聪明些吗?实际上就是惹人厌烦而不自知罢了。”

    李莞一番大道理脱口而出,连她自己都惊呆了。什么时候,她可以在陆睿面前这么放松了?

    意识到自己的有些过分以后,李莞便抿上了嘴巴,借着倒酒的动作,不敢去看陆睿此刻的脸色。

    陆睿确实惊讶,忘记已经有多少年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数落他了,尽管这感觉也不是那么难接受,但陆睿总觉得,这个时候要不做点什么反应,好像是不对的。

    于是把手中酒杯重重的放在桌上,明显感觉那丫头身子一颤,以为她要吓得哭起来,没想到一转脸,就拎着酒壶抬头对他笑了起来:

    “那什么……陆大人,再喝点儿?”

    陆睿:……

    李莞干咳一声,把尴尬掩藏下去,恭恭敬敬起身给陆睿添满酒,自然而然的样子就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

    陆睿本想脸再冷一会儿,但在瞥见她那刻意讨好的样子时,又绷不住了,端起酒杯将唇角那抹笑意遮挡住,将杯中酒一饮而下。

    这一顿饭吃下来,让两人都对彼此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在李莞看来,陆睿就是个跟李崇差不多的纸老虎,只要不触及他的底线,一般来很好哄,脸皮厚一点就成,比那些表面上看起来和善,实际骨子里阴险计较的人不知道要好相处多少倍。

    而在陆睿看来,李莞这姑娘分明就是个野丫头,那样的身世,在李家定然不受欢喜,所以才让她练就这一身的生活技能,陆睿打从心底里觉得这姑娘不容易,要是李家没来京城,留在大兴的话,兴许她还能过得安稳一些,如今李家来了京城,尘封多年之事再次被提起,对于李家,对于她而言,也不知是福是祸,偏这姑娘还没心没肺,凭着自己性子过活,却也算是真性情。

    这年头还显露真性情的人不多了,这种人活着不憋屈,有意思。

    把吃饱喝足的陆大爷送走,李莞回到院子里,就看见银杏站在门前东张西望的,李莞问道:

    “看什么呢?”

    银杏悄悄凑近李莞,道:“姑娘大白的请男子回来吃饭,奴婢替您看着点周围,万一被人瞧见了,那可不得了。”

    李莞不知是有些醉还是心情好,拍着银杏肩膀道:

    “怕什么,陆大人不是外人。”

    刚刚回家的陆睿不幸又一次听见李莞话,关门的手一顿,露出一抹笑,谁知李莞接下来又来一句:

    “那是我爹要结拜的男人,是我叔。”

    “……”

    陆睿想吐血。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