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1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71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71章

    李崇在书房里写字, 李莞被喊过去给他研墨,李崇站在书案后头, 颇具气势,对李莞问道:

    “听你在外面买了所宅子?”

    李莞点头:“是啊。在烟雨胡同, 昨儿还请姐妹们去聚过。”

    李崇蘸墨的时候, 顺便抬眼看了看李莞,没什么,李莞嘿嘿一笑:“这不是铺子挣了些钱嘛。如今我在京城已经有了六间商铺, 冯掌柜,一年之内, 把整条振兴街买下来。”

    这不是冯掌柜的, 而是李莞的,明年朱雀街就该在中间分渠, 到时候现在看起来只是副街的振兴街就将独当一面成为主街,所以从现在开始一直到明年,所有铺子赚的钱会全都投在买振兴街商铺的事情上,只不过这些,李莞是没法跟李崇解释的。

    “你那冯掌柜确实有能耐,当初他跟着我姑妈当掌柜的时候,姑妈就夸过他商场无逢敌手, 只是没想到后来他有那般遭遇,也幸好遇到了你, 若不然纵然是一块璞玉, 也很难让人发现。”

    对于冯掌柜, 李崇是有愧疚的,当初他从他姑妈手中接管了所有财产,却没有很好的照料,就连她留下来的人也没能照看到,让他那些年过得那样狼狈。

    “我一眼就看中冯掌柜,所以当时才那么折腾。”

    李莞对自己当年为冯掌柜做的事情丝毫不后悔,如果没有当时的冲动,哪来如今她在家里坐享其成?

    李崇失笑:“是是是,你最聪明了。看看我这字怎么样?”

    一副兰亭序洋洋洒洒的写出来,草书见风骨,李崇在书画方面的分是谁也不能否认的。

    李莞故作深沉的点头:“嗯,写的不错。”

    李崇把笔递到李莞面前:“你也来写一张。”

    “我?”李莞指着自己,随即摇手:“我可不写,您不是我的字儿比狗爬好不了多少嘛,在您这珠玉面前,我还是少现眼的好。”

    “你这丫头什么时候能跟我句实话就好了。”李崇也不勉强,卷起第一张纸,继续写自己的。

    李莞眼珠子一转就明白过来,李崇肯定知道她以前拿左右写的字来骗他的事儿了。那时候也是没办法,李崇颓废的不行,油盐不进,李莞除了装傻充愣还能怎么办呢。

    “爹,上回您跟永安侯的事情,会不会连累到永安侯夫人呀,她看起来好像还不错的样子,之后还写信来跟咱们道歉,永安侯吃了那大亏,在府里肯定不会给永安侯夫人好脸看的。”

    李莞问。

    李崇摇头:“不会。永安侯如今还得靠着陆家,只要陆家在,永安侯就不敢把侯夫人如何。”

    “哦,永安侯夫人跟陆家什么关系呀?”李莞再问。

    李崇写了两个不太满意的字,只得把纸揭开重写,蘸墨回道:“她跟陆大人是表姐弟,你不是知道的嘛。”

    “我是知道啊,可我不知道陆大人跟他表姐的关系如何,担心侯夫人才问的嘛。”李莞不动声色的继续研墨。

    李崇一副‘你担心的太多’的神情:“陆大人可以是他表姐带大的,你他们关系如何?唉,起来陆大人也是可怜。”

    “可怜?”李莞不解:“他不是镇国公世子吗?含着金汤匙出生,有什么可怜的?”

    “含着金汤匙出生不假,可他时候,母亲早亡,镇国公又常年征战在外,虽有个显赫门庭,但实际上却没享受过多少父子母子亲情,撇开身份不谈,他和你的经历也差不多,唯一的差别是,他爹是在外征战,保家卫国,你爹是烂醉如泥,明日不知。”

    李崇着着,就想到了李莞身上,从也算是一个人长大的,所以提起陆睿的身世,李崇有点能感同身受,自嘲的道。

    因为父母都不在身边,所以陆睿才会选择一个人住到烟雨胡同去的吗?

    时候最需要父母的时候最孤独无助,那种感觉无论过多少年都会记忆如新,深埋心底。

    别看陆睿活了二十几年,平时装的跟刀枪不入似的,实际上谁还没个脆弱的时候,他现在再厉害,也不能掩盖时候的脆弱,脑中想象着,陆睿还很的时候,夜里打雷下雨,他一个人抱着膝盖,缩在床头瑟瑟发抖的样子,没由来的心里一酸。

    “唉。”李莞叹气。

    李崇抬眼看李莞,放下笔语重心长对李莞道:

    “丫头,你放心吧。爹一定会努力,将来替你找一个对你好的如意郎君。”

    李莞:……

    父女俩正在话,书房外张平来报:“八爷,五姑娘来了。”

    李崇一愣,没先应答外面,却转过来看李莞,李莞不解:“您看我干嘛?”朗声对外吩咐:“请五姑娘进来。”

    完之后,李莞就放下墨条,迎到门口,就看见李娇脸上难得有个笑脸,身后丫鬟手上端着一只罐子,应该是鸡汤之类的补品吧。

    李娇原本以为到门口迎她的是李崇,可定睛一看是李莞,脸上笑容僵了僵,进门后先对李莞打招呼:

    “四姐姐也在。”

    “是啊,你来给爹送汤喝吗?”李莞指了指李娇身后的丫鬟,故意活跃了一下气氛,道:“有我的份吗?”

    李娇一愣,只尴尬笑笑,没话,很显然是只准备了一份。

    经过李莞,李娇走到书案前给李崇行礼:“爹,我让厨房熬了写鸡汤,您要不要趁热喝点儿。”

    李崇对李娇可没有对李莞那么亲近,对于李娇的主动示好,李崇只是略微点了点头,用下巴比了比桌面:“放着吧。”

    态度之冷淡,连李莞都看不下去,亲自从丫鬟手里接过鸡汤,笑道:“好香的汤,里面肯定还放了些田七吧。”

    李娇见李崇这态度,不禁有些失望,轻声回道:“嗯,还放了党参、灵芝,气转凉,得喝些滋补的汤水。四姐姐若是想喝,待会儿我回去之后,再让人给你送过去。”

    李莞爽快应答:“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爹,您现在尝尝吗?可香了。”

    李崇头也不抬,声音比刚才又冷了一点:

    “写字呢,喝什么汤,放着吧。”

    李娇挫败的低下了头,李莞也有些搞不懂李崇了,就算不喜欢崔氏,可李娇和李茂总是他孩子,不该这样对他们。

    李娇看着是有些不高兴,但应该是很想跟李崇修复一下关系的,于是只见她打起精神,走近书案,看了看李崇写的字,赞道:

    “爹爹的字越发好了,是当代王颜亦不为过。”

    李崇有些不耐烦,都要准备继续落笔了,可笔到了纸上,他又给收了回来,对靠过来的李娇道:

    “你汤也送了,可还有事?”

    这就出言逐客了。

    李娇再怎么想跟李崇亲近,也受不了这委屈,鼻头一算,红着眼睛退后一步,就这种情况,还没忘记对李崇行礼,李莞看她这样,等她离开之后,才对李崇问道:

    “爹,你怎么对娇姐儿这样态度,她好心好意给你送汤来呢。”

    总觉得李崇的态度不像是个父亲,反倒像是跟李娇有仇似的。

    “她也是想来跟你亲近亲近,父女血脉,哪有什么仇什么怨?您就是不喜欢夫人,也不必对她如此。”李莞在一旁给李崇教,李崇听着听着,终于受不了,指着那汤道:

    “的口干吗?喝口汤?”

    李莞:……

    暗自白了李崇一眼,李莞干脆真的走过去,揭开汤盅,喷香的味道弥散开来,她故意大大的闻了一口,道:“真香啊。爹你不喝,五妹妹得多伤心。”

    李莞用调羹舀了一口吹凉送入口中,味道确实不错。见李崇毫无波动,甚至连一道关注的目光都不愿意投过来,李莞摇了摇头,端起汤碗,把汤给喝了。

    放下碗之后又:“五妹妹给你熬汤肯定是经过一番思想斗争的。这些日子,夫人管她管的可紧了,听先生留的功课,她要做到半夜里才做完,也是可怜。不定,她就是想来你这里诉诉苦的。”

    喋喋不休,终于把李崇的嘴撬开:

    “你够了没有?汤也喝了,话也了,没事就回去吧。”

    得,恼羞成怒了。

    李莞收拾收拾羹碗,嘴里继续念叨:“我就是觉得你对娇姐儿不好,还不让人了。”

    李崇把笔尖对着李莞,不用话,李莞就知道该干什么,立刻闭嘴,收拾好东西,麻溜走出李崇书房,出了垂花门之后,就看见李娇蹲在□□旁,抱着膝盖看菊花,肩膀耸动耸动的,应该是在哭吧。

    听见脚步声,李娇回头,见是李莞,又回过头去,用帕子擦了擦脸上的眼泪,站起身来,面色不善看着李莞,李莞知道她心里有气,这个时候才不会傻到去招惹她,什么也没,从李娇身边经过,走了老远之后,依稀还能感觉到李娇注视的目光。

    这姑娘,真的跟她娘一样不讨人喜欢。知道她想要跟李崇亲近,李莞倒是有很多经验可以传授给她,但就冲她这态度,李莞就不想告诉她了,一来总觉得李崇对她态度不对,二来办法用过一次有用,再用第二次就未必能成功了。

    李莞有空关心这些,还不如多想想怎么应对明年的议亲吧。她今年十四,明年十五了,只要不是身体抱恙,姑娘十五及笄之后议亲,是很正常的事情。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