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8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58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58章

    是夜, 李莞拎着一壶热好的花雕来找李崇,还带了两个杯子。

    李崇穿着单衣, 站在槐树下看月亮,神情落寞, 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莞走过去他仿若未觉,李莞把花雕酒放在一旁石桌上,站到李崇身旁去, 与李崇摆出同样的姿势往上看去,上挂着一轮明月, 月晕动人。

    “月晕而风, 础润而雨,沿江百姓又要受难了。”

    李崇保持姿势, 突然了这么一句,旁边除了李莞没有其他人,所以这话肯定就是跟李莞的,李莞愣了愣,回了一声:

    “……哦。”

    不然还能指望她和他出什么忧国忧民,利国利民的国策吗?

    李崇深吸一口气,无奈一叹, 这才回头看动作与他如出一辙的女儿,月光下的脸颊轮廓越发像他心中惦念的那个人, 然而从前只是惦念, 自责, 甚至妄想过有朝一日她会回来,可是如今,所有的念想一夕间全都崩塌,她永远都不可能再回到他的身边了。

    这么多年的执着就像个自暴自弃的笑话,在殿上看见他的那一刻,李崇就明白这个道理。

    “你来干什么?”李崇收回目光,低头对李莞蔫蔫的问道。

    李莞指着石桌上的花雕:“喝酒。”

    李崇走过去,拿起酒壶,意兴阑珊的揭开盖子,将酒瓶子放到鼻子底下闻了闻,李莞迫不及待拉他入座,然后拿起一只酒杯子送到李崇面前,满心期待的等李崇给她倒一杯,谁知李崇却当着她的面就着瓶口喝了起来,李莞抗议:

    “我也要喝。”

    伸手去夺酒瓶子,被李崇躲开:“孩子家家,喝什么酒。”

    李莞觉得不公平:“这是我买的酒。”

    “丫头给爹买酒喝有什么不对?”李崇的脸皮越发厚了。

    李莞气结。

    不过看见李崇喝第二口酒时,微微上扬的嘴角,李莞就觉得这酒的钱花的值得,不喝就不喝吧,本来她也不喜欢喝。

    坐在一旁,看着李崇一口一口的喝酒,喝了半坛后,李崇放下酒坛,对李莞正色道:“丫头,要不……”

    李崇好像有话的样子,李莞看他:“什么?”

    “你回大兴住吧。”

    李莞拧眉:“为什么我要回大兴住?”

    李崇一愣,见李莞瞪着两只眼睛,黑亮亮的注视着自己,到喉咙口的话又给压了下去,李崇吸了吸鼻子,道:

    “你为什么,你这才刚来京城多久,就给我惹了这么大麻烦,继续让你在京城待着,还不知道你要惹出什么来呢。”

    李崇的语气夹带着嫌弃,让李莞很是无语:“爹,咱话得凭良心,是我惹得麻烦大,还是您惹的麻烦大?”

    她只是在永安侯府跟薛莹她们结了梁子,但她们都是闺阁姑娘,闹翻了也成不了什么气候,但李崇可不一样,他可是把整个京城都闹翻了啊。

    拼了状元的前途不要,跟永安侯去计较鸡毛蒜皮的事儿,最后虽然胜了,可谁知道他是因为什么胜了的,兴许是皇上早就看永安侯不顺眼,而找不到借口责罚永安侯,这才借了李崇的手,惩罚永安侯,这回李崇可真让李家长脸了,就算从前不知道李家有个状元郎的人家,现在也全都知道了。

    他居然好意思是她惹的麻烦。

    果然,李崇的面子挂不住了,重重放下酒坛子:

    “怎么话呢。我不为了给你们出头啊。”李崇雷声大雨点,最后只是咕哝一句。

    李莞听后一扬眉:“谁知道你为了什么。”

    不怪李莞怀疑李崇的意图,因为他这回办的事情太离奇了。任何一个脑子正常的人都不可能会办的事情,李崇居然给办了,要李崇的出发点,完全是为了家里几个姑娘受欺负,不夹杂其他任何理由,李莞不太相信。

    但是很显然,李崇不愿意。老太爷李贤都问成那样了,李崇还是闭口不谈,李莞知道,就算自己现在问他他也不会告诉自己的。

    李莞忽然想到那在永安侯府外,陆睿对自己的话,忍不住喃喃自语道:

    “真奇怪,你们干嘛都让我回大兴去呀。”

    李崇停下喝酒的动作,抬眼问道:“除了我,还有谁?”

    李莞想了想,回道:“就是那个陆大人,陆睿。那他在永安侯府救了我和绣姐儿,我们出去的时候,正好看见他的马从侯府门前经过,我就去谢他,然后他就跟我,让我回大兴去。”

    李崇收回目光,若有所思的盯着桌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李莞见他久久不语,不禁伸手推了推他:“爹?”

    李崇回神:“哦,起来这回在宫里,也是多亏了他。”

    多亏了陆睿?

    李莞很惊讶。陆睿那张冷脸,话毒辣,一点风度没有,李莞认真评道:“他看着就不像什么好人,怎么会帮你?”

    李崇失笑:“有些人生不善言辞,不善伪装,我倒觉得陆大人是个热心人。他年纪比我很多,遇事却比我通透,若非身份不够,还真想与他结交一番。”

    李莞怎么也没有想到,李崇对陆睿的评价居然这么高,忍不住心中腹诽:那是因为你没见识过他话有多难听。

    “爹,这回皇上重罚了永安侯,起来,夫人和薛家沾着亲,咱们如今跟薛家闹翻了,会不会让她难做?”

    这才是李莞今来找李崇的真实目的,她怎么都想不明白,李崇为什么要豁出去跟薛家为难,思来想去的,似乎也就只有从崔氏这里找原因了,崔氏为什么会在薛家面前李崇和李家的坏话,她和李崇之间肯定有什么别人不知道的事情,所以李莞想着,李崇跟薛家为难,会不会是因为崔氏。

    然而直接跟李崇问,他肯定不,所以,她就只能迂回的问。

    提起崔氏,李崇的脸上露出一丝嘲讽:“她有什么可为难的。你就别替她操心了。”

    “女儿倒不是替夫人操心,只是替娇姐儿和茂哥儿想,尤其是娇姐儿,性子越发傲气,总是想着亲近崔家,哪怕是薛家她也愿意亲近,独独对自家人,仿佛怎么都看不上,这性子若不收敛,将来可怎么得了?”

    李莞想从李娇这边下手,看看能不能让李崇多一些事情出来,然而提起李娇,甚至李茂,李崇除了越发不耐之外,并没有任何担心之色出来。

    摆摆手,对李莞道:“好了好了,你把你自己顾好就得了,他们的事情自有崔氏去教。”

    李崇言谈间,竟然对李娇和李茂的性子如何并不感兴趣。

    这倒有些出乎李莞的预料,从前她只觉得是李娇和李茂对李崇不亲近才导致他们父子父女情分淡薄,然而李崇并不是个血脉淡薄的父亲,从他对自己的态度就能看出一二,如果李崇真的不在乎子女如何的话,就算李莞主动亲近,他也不可能在乎的。

    李崇已经表明态度,李莞从李娇李茂这方面下手的如意算盘打崩了,李崇继续一口一口的喝酒,李莞抬头看了一眼空,犹豫一番后,抬头对李崇喊道:

    “爹。”

    李崇放下空酒坛子,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一坛子花雕酒居然就喝完了,李莞的话还没完……

    “你到底想什么?别婆婆妈妈行不行?”李崇算是看出来了,他这个女儿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无缘无故送酒给他喝,肯定不会是出于孝心这么简单。

    李莞一直觉得自己很孝顺,如果知道李崇现在脑子里想的事情,只怕要哭了。

    “那个……”李莞把心一横:“爹你要不要纳个妾?”

    李崇这回行事冲动,李莞仔仔细细的分析过,除了一些不明因素之外,李莞还给他分析出一个比较浅显的原因,那就是——他没有女人牵绊。

    虽然李崇有妻有妾,但是府里上下谁不知道,李崇过的比和尚好不了多少。再崔氏,虽然跟李崇为夫妻,两人生了两个孩子,然而夫妻生活也不和美,至于那些崔氏帮李崇纳的妾,李莞现在直接怀疑,李崇可能连她们院子都没去过。

    李莞心想,如果李崇身边有个女人拉着他,关键时候劝一劝,不定他就不会这么冲动了。

    李崇愣愣的看着李莞,似乎还没有从被亲生女儿崔着纳妾的冲击里回转过来,李莞又继续给他扎上火辣辣的第二刀:

    “纳个妾,纳个姓苏的妾?”

    李崇:……

    李崇不话看着李莞,眉头渐渐聚拢,李莞却沉浸在自己的‘孝心’世界中不可自拔,作死的坦诚了自己前段时间做的事情:

    “那个茶楼唱曲儿的女子,女儿觉得就挺好的,爹……觉得如何?”

    院子里安静的似乎只听得见风声,树叶沙沙的吹,卷了几片落下,从这边的院墙飞到那边的院墙方才落下。

    原本并不觉得尴尬的李莞,被李崇盯得尴尬了。

    眼波流转间,李莞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头,干咳一声,往上看去两眼,强行把话题给对付了过去:

    “那,那什么……好像真的起风了哈,月晕而风,果真如此,果真如此。”李莞内心是崩溃的,暗自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跟李崇提这些,他愿意打一辈子光棍儿,关她什么事呢?

    李莞收拾心情,端端正正的起身给李崇行了一个告退礼:

    “时辰已晚,爹爹早些休息,女儿告退。”

    完,李莞在李崇那恶狠狠的目光注视下,孙子一般逃离了视线。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