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5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55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55章

    薛良碧愣在当场, 眼巴巴的看着康德帝,脑子还没从陆睿不帮他话的冲击中恢复过来, 就被康德帝这草率的判决再一次冲击到了。

    “皇上,这, 这是为何?”

    薛良碧惊愕的看向康德帝, 希望能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康德帝抬眼瞥了瞥李崇,见他神情仍旧毫无波澜,又看向膝软跪地的薛良碧, 见他一脸愤慨之色,仿佛受了大的冤屈。

    康德帝不想继续跟他们纠缠下去, 永安侯府近两代子孙都没有一个出息的, 薛良碧这个爵位再往下传一代就差不多了,薛家祖辈好几代人挣下来的功勋, 让他撑着侯府的门面,实际上内里早已腐朽,这种当代毫无建树,借着祖上恩荫的公侯府邸,对社稷毫无帮助,朝廷却要荣养他们,封其爵位, 给其体面,这些人本就如蠹虫一般存在着。

    也幸好李崇这回杠上的是永安侯府, 若是其他权势府邸, 康德帝的判决可没有这么随意简单。

    连一些安慰的话都不想跟薛良碧, 康德帝只一摆手,全福公公就上前来对薛良碧请道:

    “侯爷请。”

    薛良碧瞪着眼睛,面露不忿之色,两代人不接近权利中心,早已让他忘记了本分,指着李崇质疑道:

    “皇上,臣不服。这明明就是李崇他诬告,臣……”

    谁知薛良碧的话还没有完,就被康德帝打断:

    “你是在质疑朕的话吗?”

    薛良碧如果还有点理智,此时此刻,听到康德帝这话就该打住一切心思,俯首谢恩,然而薛家这两代人凭着祖上恩荫都进不了权利中心不是没有理由的,只见薛良碧完全看不清现实,梗着脖子道:

    “臣不是质疑,臣就是不服。这件事情,明明是他李崇无理取闹,皇上所谓的人证物证,人证何在?物证何在?”

    薛良碧一番陈词,终于把元阳殿中的气氛给僵掉了。

    “人证物证……人证的话,薛卿先前没听见?”康德帝指了指一旁陆睿。

    “陆大人?他,他怎么能是人证呢。实不相瞒皇上,当日我府中便是有不少女眷宾客伤在了陆大人手中的,这是好些宾客都看在眼里的,礼部张大人,工部王大人,还有吏部刘副司,他们都可以作证,所以陆大人之言,并不切实……不,不能……不能相信。”

    薛良碧凭着一冲之兴,把事情推到了陆睿身上,甚至搬出了那日宴客的官员姓名……薛良碧到最后,也觉得自己的好像有点太过分了,但话已出口,也收不回来,只得挺直脊梁坚持下去。

    一旁陆睿难得抬起目光扫了一眼薛良碧,暗道一声自作孽不可活。收回目光后,就见康德帝正盯着他,只听康德帝问道:

    “薛卿之言,你有什么的?”康德帝挑着眉,一副看陆睿好戏的样子,只见陆睿上前拱手回禀:

    “薛侯之言,臣不做评价。李大人今日为女请命,一纸奏本告到了皇上面前,薛侯若要告臣,是否也该走正常程序,先到御史那里备个案,再把礼部张大人,工部王大人和吏部的刘副司都请来做人证告我,或者,薛侯也能让那些受了伤的女眷们家里,联名告我,我相信青白日,朗朗乾坤,自有皇上定夺公道。”

    陆睿难得这么多话,康德帝觉得新鲜,不过心里头也暗道,这子实在够损的。

    这番话可把薛良碧给听得愣住了,也隐隐感觉到自己刚才错了话,他不该把战火引到陆睿身上去。跟李崇比,肯定是他薛家声望高,可若是跟陆家比,那就是十个薛家也比不上的。

    估量错了对手,下场可是很惨的。

    果然,康德帝睨来一眼:“薛卿可听到了?御史府大门开着,你随时可以去告他,再请那些大人出来为你作证,只要有了折子和证人,朕一视同仁,亦会审理。”

    “不,不不不。”薛良碧连连摇手:“臣,臣刚才是错话了,臣,臣是要告李崇,李崇他颠倒黑白,无理取闹,皇上,您不该只听信李崇一面之词,定我永安侯府的罪名,我永安侯府世代忠良,为国尽忠,不该遭此责罚。”

    蠢材。

    康德帝叹息踱步,两三回后方才开声:

    “朕先前只是罚了你,倒是没想给你永安侯府定什么罪名,你这么一,叫朕还真得想想,你永安侯府恃强凌弱,这罪名若是成立,又该判你永安侯府如何呢?”

    薛良碧面如死灰:“皇上,臣,不是这个意思。”

    “够了!”康德帝一声厉吼:“薛良碧质疑皇恩,胆大包,仗责二十,革职查办。”

    元阳殿中仍就回荡着康德帝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像是刀子一般戳在薛良碧的心上,哪里想到,不过一次‘据理力争’就给他带来这般大的严重后果。

    先前没有扯上陆睿和其他大人的时候,皇上对他的判决只是罚薪半年,停职查看,现在干脆就仗责革职。薛良碧如今身兼采买司副使之位,尽管没什么权利,但至少油水挺好,再加上他侯爷的身份,走出去还算体面。

    如今被革职查办,虽然对爵位没有影响,可油水没了是,丢失面子是大。

    薛良碧还想话,对上康德帝扫来的目光,顿时萎了下去,吃一堑长一智,一回丢了官职,要再一回,岂非要丢了性命……

    全福公公招来了侍卫,把薛良碧给架出去仗责,薛良碧整个人仿佛霜打的茄子,面如死灰,彻底蔫儿了。直到被拖到殿外之后,才听见他撕破喉咙的声音:

    “皇上,臣冤枉,皇上恕罪啊。”

    声音渐行渐远,直到听不见。康德帝坐回龙椅,对李崇道:

    “这下你满意了?”

    李崇盯着康德帝,不言不语,那双眼睛仿佛想要把康德帝给看出一个窟窿来,康德帝一叹:“回吧。”

    李崇面颊微微抽动,良久方道:“皇上,就没什么想对臣的?”

    只是在这儿站了一会儿,李崇的声音就有些嘶哑,听起来沧桑无助。

    康德帝唇瓣微动,低头沉默片刻,往陆睿看去一眼,陆睿适时躬身行礼:

    “若皇上没有别的吩咐,那臣便告退了。”

    康德帝点头后,陆睿果断转身,与李崇擦身而过时,陆睿往李崇看去一眼,伸手在李崇肩上一拍,在李崇耳边轻声道:

    “李大人,家中有人在等你。”

    李崇与陆睿对视一眼,立刻明白他的意思,退后一步,对陆睿抱拳作揖,陆睿回礼后,才转身离开元阳殿。

    元阳殿中只剩康德帝与李崇两人,有整整一个时辰,康德帝都没有宣召人入内,直到下午申时,元阳殿大门方才从内里打开,全福公公迎上前,就见殿门后李崇走出,脊梁挺直,铮铮傲骨,目光中透着坚定。

    谁也不知道,这么长时间,康德帝与李崇在元阳殿中了什么,这注定了是一场会被尘封起来的记忆。

    ******************************

    李崇跪在奉门外状告永安侯纵女欺人这件事,所有人都觉得李崇疯了,觉得李崇是在拿自己的前程开玩笑。皇上怎么可能受理他这么一件琐事呢。

    然而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皇上不仅关了李崇和永安侯府的事情,还完全偏向了李崇,把永安侯责打革职。

    李贤带着李韬和李光,甚至连百花巷李家的李放都出面了,因为听李崇之事,很怕受到牵连,李崇被召入宫中以后,一家子人在奉门外等候,个个都愁眉苦脸,仿佛今日不知明日事一般忧愁的神情。

    李放已经忍不住了多回:

    “大哥,这事儿真的很严重,老八是把全家人的脑袋都别到裤腰带上去了。咱们在京城待了几十年,从来没想过家里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你老八他不是吃饱了撑的吗?那永安侯府是什么人家,他要矫情也得看看对手呀。”

    李放在李贤面前念叨,李贤双手抱胸,站在路牙上,蹙眉闭着双眼,就是李家从前最困难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么担心过,哪怕以前才的李崇从云端掉下来,变成了个人人厌烦的酒鬼,那时候李贤都没有感觉到此刻的绝望。

    李放急的打转:“大哥,你这怎么办?你们刚来京城,老八就闹了这么一出,今后永安侯怪罪下来,皇上怪罪下来,难道咱们二房也得跟着大房遭殃吗?咱们上下老上百口人,老八也是……哎呀!”

    李放到这里,李贤猛地睁眼,怒道:

    “行了!你不就是要撇清关系吗?你放心好了,这件事皇上怪罪下来,我们不会连累你们的。你到时候想怎么撇清就怎么撇清。”

    李贤的怒意之言把李放吓住,为难的解释:“唉,不是,大哥,我不是那个意思?”

    “不是那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啊?你不就是……”

    两人正在争吵着,只见奉门打开,从内里出来两队拿着兵器的士兵,士兵之后,李崇挺而走出,李贤先看了看儿子有没有受伤,见他毫发无伤,心下稍定,至少这样明皇上并没有完全怪罪,那是不是可以明,后果并没有他们想象中那么严重呢?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