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4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54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54章

    康德帝回到元阳殿, 便见一紫袍年轻人站在殿外等候,是镇国公世子, 大理寺卿陆睿。奉旨入宫,没想到进宫之后, 发现皇上去了张贵妃那里, 只好在外候着。

    “绥远来了。”康德帝抬手让行礼的陆睿起身,绥远是陆睿的字,他出生便是镇国公世子, 连这名字都是先皇赐下的。

    “你来的正好,朕有事与你商量。”康德帝让陆睿进元阳殿中话。

    君臣二人进殿之后, 康德帝让全福给陆睿看座, 犹豫了好一会儿,才把藏在袖子里的折子拿出来, 叫全福递给陆睿看,陆睿翻看过后,神色无波,将折子合上。

    “什么感觉?”康德帝问陆睿。

    陆家的人生冷脸,叫人看不出喜怒,镇国公陆靖如此,陆睿亦然。

    陆睿将折子递给全福, 拱手道:

    “李大人这是拼上前程也要替女儿讨法了。”

    “哼。”康德帝冷哼:“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他也好意思。”

    陆睿磕下眼睑, 没有话, 康德帝又问:

    “他那女儿什么情况?怎么就跟永安侯府扯上关系了?还给人欺负了去。”

    康德帝是真苦恼, 李崇来了这么一手,别人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康德帝心里可清楚的很,他哪是想上折子给他这个皇帝看呀,分明就是别有用心。

    “永安侯已故侯夫人是李大人继室夫人的嫡姐。”陆睿冷静应答。

    康德帝一愣,忽的了然:“朕倒忘了这一茬儿。”

    “那既然沾着亲,怎么还给欺负了?”康德帝负手询问,心里憋着火儿。

    陆睿目光微动,略微斟酌后答道:

    “那日是永安侯夫人设宴,皇上知道,现任永安侯夫人是臣的表姐,故那日臣也在场,永安侯府……欺人不假。”

    “你也在场?确实给欺负了?”康德帝转身看着陆睿。

    陆睿面不改色点头:“臣在场,确实如此。”

    康德帝拧眉沉吟,片刻后,咬牙切齿:“这个薛良碧,凭的给朕找麻烦。”

    在康德帝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

    永安侯薛良碧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这几年再被传入宫里话,是因为这么一件糟心的事情。

    他和李崇并排跪在元阳殿外等着召唤,李崇一身布衣,身姿如竹,薛良碧穿着侯爷品服,华贵有余,气质不足。

    太监全福出殿宣召:“皇上请永安侯与李大人入殿觐见。”

    两人起身,李崇率先入殿,薛良碧却在全福身旁停留,低声询问:“全公公,皇上的意思如何,能否请您告知一二。”

    全福面上堆笑,客气的不得了:“侯爷笑了,皇上的意思如何,奴才如何知晓。侯爷还是别耽搁了,快些进去吧,皇上朕等着呢。”

    完这些,全福便甩了甩拂尘转身入殿,留下薛良碧站在元阳殿半膝高的门槛外,套近乎不及略显尴尬,干咳一声,随在全福身后跨入殿门。

    元阳殿中,康德帝坐在主殿龙椅上,李崇挺直背脊站在殿中央,凛凛不屈,薛良碧在心里对李崇这样子嗤之以鼻,掀开袍角给康德帝请安:

    “臣薛良碧拜见皇上。”

    康德帝抬手:“免礼。”

    薛良碧起身,端立一旁,心中仍有忐忑,目光看向康德帝身侧站立的镇国公世子陆睿,薛良碧才稍稍心定,对陆睿也拱了拱手,算是礼到,心中稍事安定,想着无论今事情如何,有陆睿在场,他总不会看着他的表姐夫吃亏吧。

    “今日朕将两位爱卿召唤入宫,想必两位知道缘由吧。”康德帝率先开口,目光在两人身上回转,最终落在李崇身上,问道:

    “李卿,你让御史告薛卿何事?”

    李崇上前一步拱手回道:“皇上,臣告薛侯纵女欺人。”

    话音落下,薛良碧就忍不住反驳:“李崇,休要血口喷人。我何时纵女欺人?孩子间的玩闹之事,本就分不清对错,你不能凭着孩子回家之后的哭诉之言,就来无理取闹。你也是读圣贤书的,倒要问问你这圣贤书读到哪里去了。”

    薛良碧急躁的辩驳声音,在元阳殿中回响,康德帝的眉头不禁蹙起,往旁边陆睿看去一眼,陆睿的表姐嫁的便是薛良碧,如果陆睿替薛良碧话,康德帝一点都不会觉得奇怪。

    然而看陆睿鼻眼观心,完全不打算管薛良碧的样子,康德帝才收回目光,耐着性子等着李崇出言反驳。

    “你侯府设宴,宾客云集,侯爷若是心中无愧,可敢让府中宾客作证?”李崇。

    薛良碧觉得李崇简直是疯了,他要告自己,还要自己府上请的宾客出面证明?

    “我府中宾客做什么证?令嫒在我侯府做客不舒心,我侯府确有招待不周之地,这些事,你只需私下与我明,下回令嫒来府之时,我叫下面仆婢更为仔细伺候便是,你却非要仗着你新科状元的身份,行那无理取闹之事。皇上日理万机,你怎好意思将这等鸡毛蒜皮的事搬到台面上来?”

    薛良碧越想越觉得自己有理,这件事李崇想告他本来就是异想开的,薛良碧可不相信皇上会糊涂至此。

    “这件事对侯爷来是事,但对我来却是大之事。侯爷今日敢纵女欺人,明日便敢欺君罔上。再谁家孩子不是父母的掌心宝,薛侯不能为了偏袒自己的女儿,就牺牲别人的女儿,同理,下官的女儿如今在外受到欺负,我这个做父亲的自然要为她讨个法,否则岂非与禽兽无异?”

    李崇鼻眼观心,话中有话,声音虽轻却很有煽动力,成功把薛良碧的愤怒值越发提高。如果不是因为在驾前不能失仪,薛良碧简直想扑上去咬死这个混球李崇,真不知道他吃错什么药了,跟他耗上,就算薛良碧笃定了皇上不可能因为这种鸡毛蒜皮的事而怎么他,但薛良碧看着李崇这副人嘴脸就觉得厌恶至极。

    不就是中了个状元嘛。他李家祖祖辈辈能有几个中状元的,他就这么把好端端的前途断送在这么一件事上,到底怎么想的。

    “皇上,李大人强词夺理,请皇上为臣做主。”

    薛良碧实在不想跟李崇继续耍嘴皮子,跟康德帝完之后,又把目光转向一旁陆睿,道:

    “贤弟,那日你也在场,你也替我公道话,李大人穷追猛打,倒像是我薛家真做了什么怒人怨,贪赃枉法的事情了。”

    康德帝一直歪在龙椅之上看戏,正起劲着,这件事情虽然他在心中已经有了决断,可到底,也不想让李崇太得意,想多看看他和薛良碧争辩,如今薛良碧急着要个结果,居然把希望寄托到了陆睿身上,并且搬出了‘贤弟’的辞,摆明了想要跟陆睿打感情牌。

    康德帝看向陆睿,只见陆睿面无表情上前一步,对康德帝拱手回道:

    “皇上,臣那日确实在薛侯府中,亲眼目睹此事发生。”

    薛良碧心上一喜:“没错没错,陆贤弟那日也在,正好可以为臣下作证。”

    陆睿不动声色,语气平缓:“那日臣经过薛侯府中花园,便见到一群姑娘追着李家两位姑娘身后以箭射之,李家两位姑娘仓皇而逃,十分狼狈。后来听连薛家宴会都没有参加便回府去了。”

    薛良碧的脑子有那么一瞬间是空白的,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陆睿这番辞,可不像是在帮他啊,非但不像在帮他,还有坑他的嫌疑。

    “不是,陆大人你,你怎么能这么呢。”薛良碧很崩溃。这个陆睿还是沾亲带故的,就算不出言帮他,也不该落井下石,帮着李崇颠倒是非啊。

    陆睿移目薛良碧身上,冷声问道:

    “薛侯觉得,我的哪里不对?”

    薛良碧顿时背脊一凉,陆睿年纪轻轻便执掌大理寺,周身凝聚出来的杀气不容觑,再加上他生内敛冷峻的气场,被他当面这么一瞪,任谁都要掂量掂量的。

    “贤弟,我,我没有得罪过你吧?”薛良碧半挤出这么一句。

    陆睿自然而然的摇头,直言不讳:“并没有。”

    “所以……”薛良碧苦恼之极:“你那些是……”

    康德帝的目光回转,在两人之间移动,李崇不甘寂寞,上前对康德帝道:

    “皇上,您还没,您对这件事的看法呢。皇上您也是个父亲,后宫的娘娘们也都是母亲,试问如果是您遇到这样的事情,女儿在外面被人欺负了,您是什么感觉?娘娘们又是什么感觉?将心比心,您觉得臣下此举是对还是错?”

    李崇目光灼灼盯着康德帝,康德帝抬眼与之对视两下,便调转目光到一旁,李崇却仍不停歇,站在原地,目光丝毫不动,怒目相对。

    康德帝被李崇盯得有些不自在,只好从龙椅上站起来,移动移动自己的位置,但李崇的目光如影随形,让康德帝逃都逃不了。

    薛良碧被陆睿当面打击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因此没注意到李崇和康德帝之间的眼神纠葛,来到康德帝面前跪下,道:

    “皇上,您可千万别受他人蒙蔽,臣真的是冤枉的。臣……”

    谁知道,话还没有完,就被康德帝给打断了。

    “行了,不必了。此事朕自有分晓。”

    薛良碧喜出望外:“是,求皇上替臣下做主。”

    康德帝负手踱步片刻,来到陆睿身旁,抬眼看了看他,陆睿依旧鼻眼观心,毫无波澜,康德帝背对着李崇和薛良碧,沉吟片刻:

    “永安侯纵女欺人,人证物证俱在,罚其半年薪俸,停职查看。”

    薛良碧:……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