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3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53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53章

    张贵妃听康德帝完, 眉峰微颦,温婉笑道:

    “折子上的事情我如何懂得, 皇上莫要笑。”

    康德帝将袖中折子送到张贵妃面前,张贵妃觉得奇怪, 伸手接过, 打开折子将里面陈情的内容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眉峰越蹙越紧,到后来竟闭起了双眼, 康德帝以为她不舒服,将她拥入怀中, 下巴抵着张贵妃的头顶, 安慰道:

    “是不舒服了吗?都是朕不好,自己看了就得了, 还非要拿来与你看。”

    张贵妃再睁眼时已恢复清明,靠着康德帝,轻声问道:

    “此事皇上想如何处置?”

    康德帝一愣,低头往张贵妃看去一眼,出去可能都没有人愿意相信,身为皇帝的他,竟然也有别不敢话的时候。

    斟酌试探道:

    “朕……驳回?”

    如果真能选择, 康德帝更想直接把李崇这个混球发配三千里外,让他永远都回不来京城。然而这一切却只能在心里想想, 万万不敢出来的, 所以才折中, 了个‘不予理会’。

    张贵妃没有话,低头再看了一眼折子,很显然对康德帝的‘提议’不太满意,康德帝深吸一口气,又道:

    “朕……不予理会?”

    张贵妃依旧没有话。

    康德帝干咳一声:“爱妃觉得朕该如何处置?”

    张贵妃将折子递还给康德帝,微微抬起眼眸,问道:

    “折子上,永安侯纵女欺人,欺负了李家姑娘,不知欺负的是哪个姑娘?”

    康德帝被问了一句话,翻折子看了一眼,折子里写了大姑娘李绣和四姑娘李莞,心中无奈一叹,回道:

    “约莫是李家大姑娘和四姑娘吧。”

    张贵妃转身过去重新拿起了剪子,不再话,埋头在廊下继续剪花草,把康德帝冷落在一旁,良久才道:

    “那永安侯纵女欺人,怙恶不悛,委实过分的很。李家姑娘上门做客,却没有得到相应尊重与招待,委实可怜的很,皇上您觉得是这个理儿吗?”

    张贵妃的声音很轻,听起来没什么起伏,却能在康德帝心里掀起一阵阵的涟漪,但仍保佑一些理智,对张贵妃劝道:

    “理儿是这个理儿,只不过……李崇他不该把这事儿动用御史,当儿戏一般告上来。”

    起李崇,康德帝也是郁闷的,这么些年,原以为事情已经揭过去了,可谁想到那殿试的时候,居然看到了李崇,想起李崇当时那惊愕万分的目光,康德帝就隐隐觉得,他太平的日子就要过去了。

    不偏不倚,按照实际才学,点了状元,直到现在,对于李崇当时那几乎要冲上来跟他拼命的神情,康德帝仍不能忘怀,要不是确实是自己理亏在前,康德帝很愿意把李崇当场给叉出去。

    今日之事,不明缘由的人肯定会觉得李崇疯了,不过是一些孩子间玩闹的事情,他居然拼了一身功名利禄,一本正经以状元之名,请御史上书启奏,按照常理来看,李崇可不就是疯了吗?

    然而,只有康德帝知道,李崇不仅没疯,还很讨厌!

    新科状元第一次让御史递陈情诉冤的折子,于情于理,皇帝都要看上一眼的,只要康德帝看了这折子,就算是落入了李崇的陷阱,进退不得。

    跟张贵妃讲了一通道理,也得不到张贵妃的认可,康德帝就知道事情已经快要不受控制了。

    果然,只听张贵妃缓缓道:

    “撇开儿戏与否,只他若不动用御史,如何能把事情告上来?”

    康德帝赔笑:“是,可……原也不是什么大事,儿间的玩闹罢了。”

    张贵妃将花盆中的一株杂草拔去,垂着眼睑与康德帝辩论:

    “在皇上看来,他所告不过是儿间的玩闹,然在他一个父亲心中,孩子在外面被有权有势的人欺负了,岂是‘心痛’可以言的。他毕竟是那孩子的亲生父亲。”

    再提起那孩子,康德帝就更加没有立场了,伸手抚了抚眉头,沉默了一会儿后,才问:

    “那爱妃的意思是?”

    既然劝不了,未免再错什么话,康德帝干脆把决定权交到贵妃手里。

    张贵妃转身,低头看着手中那株被连根拔起,根须完整的杂草,没有明该如何,只轻谓一句:

    “没娘的孩子像根草,这话真是一点不假。”

    康德帝语塞,欲言又止,见贵妃双眸中似乎起了泪光,眉头微颦,被手中的杂草牵动了愁肠,康德帝心疼的将她拥入怀,轻柔在她后背拍了两下,道:

    “你放心吧,朕知道该怎么做了。断不会亏待了那没娘的孩子。”

    此言一出,张贵妃的泪再也隐忍不住,决堤而下:“多谢皇上。”

    康德帝替她擦泪:“你我夫妻,不必言谢。这都是朕当年的承诺,朕不会忘记。”

    两人依偎在一起,站在廊下,宫门外传来一道声音:

    “公主,皇上在里面,您还是等奴才通传一声吧。”

    是太监全福的声音,能让他亲自出声阻拦的公主,阖宫上下也就只有那一个了。

    果然,片刻后,一道骄矜的声音斥道:

    “哎呀,你走开,父皇在里面就在里面嘛,有什么好通传的。让开让开。”

    外头发生争执,张贵妃抽出帕子拭泪,康德帝则对外扬声喊了一声:

    “让公主进来吧。”

    “是,皇上。”

    不一会儿的功夫,从宫门外进来一道活泼身影,穿的是粉嫩嫩的华衣美服,年纪便妆容精致,环佩叮当,一张巴掌大的脸,秀丽娇俏,五官轮廓,像极了张贵妃,一笑起来,右脸颊上便是一个甜甜的酒窝。

    但若是你觉得这是个甜甜蜜蜜的姑娘,那记错了。

    “父皇,您也该管管那些个拦路奴才了,真是不长眼,连我都敢拦着。”芙纯公主自受宠长大,性子骄矜的很。

    康德帝此时已经略感孩子性子被他宠的略微偏了些,只是现在想改,却也改不掉了。

    “纯儿,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张贵妃擦了眼泪,恢复了往昔平静,对芙纯公主训道,芙纯公主噘了噘嘴,往康德帝身边一凑,康德帝就忍不住替她话:

    “你别一见面就数落她。”

    “纯儿给父皇,母妃请安。”芙纯公主知道母亲不喜欢她没规矩的样子,识相的上前给两人请安,张贵妃的脸色才稍微好一些,见她因跑过来,额头上有些细密汗珠,招手让她过来,温柔的替芙纯公主擦拭,口中却忍不住继续她:

    “姑娘每个姑娘的样子,今后可怎么好?看来是时候再给你找两个教习嬷嬷了。”

    芙纯公主听后一惊,苦恼的看向康德帝:

    “教习嬷嬷?千万别,母妃您就饶了我吧,我可受不了那一步三规矩的。父皇,您可要救救纯儿,纯儿可不想被教习嬷嬷打手板子。”

    女儿的娇态让康德帝笑了起来:

    “你若不想被打板子,好好学不就成了?难不成你好好学了,教习嬷嬷还会打你吗?”

    原本以为父皇要帮着自己,可芙纯公主却忘了,她这个父皇从来就只会顺着母妃的话,在其他人面前,父皇肯定偏帮自己,可在母妃面前,父皇永远都会偏帮母妃。

    康德帝虽然很想留下继续和她们话,但书房里还有折子没批完,再加上袖子里这件,想起李崇那固执的性子,康德帝一点都不怀疑,如果不理他,他绝对敢用命来跟他磕,其他人也就算了,关键是李崇……

    他要有个三长两短的,康德帝可不好交代啊。

    “你们娘儿俩体己话,朕书房里还有事。纯儿,不许胡闹惹你母妃生气,听到没有?若不听话,回头朕亲自打你手板子。”

    康德帝对女儿警告,芙纯公主夸张的叹了口气,随即一笑:“知道啦,父皇。纯儿什么时候惹母妃生气过。”

    就这一句话,让康德帝和张贵妃都笑了起来:

    “你惹你母妃生气的次数还少吗?”康德帝摇头,朗声笑着离开了平安宫,往元阳殿去处理这件既憋屈又无奈的事情。

    康德帝离开之后,芙纯公主扶着张贵妃坐下,乖巧的给张贵妃奉茶,谁知茶刚端起来,就听张贵妃喊了一声:

    “来人。”

    芙纯公主放下杯子对张贵妃问:“母妃何事?”

    张贵妃对女儿笑了笑,没什么,宫婢上前领命:“娘娘。”

    张贵妃把手抬起,露出手心一株一直被她捏在手里的杂草,对宫婢道:

    “去把我去年收藏起来的白玉花盆拿出来,让花匠来一趟,把这株草妥善种进去。”

    宫婢低头上前,用托盘接住了张贵妃递来的杂草,两个宫婢给张贵妃送来了洗手的温水,芙纯公主拦着那宫婢,将托盘上的杂草拿起来看了又看,问道:

    “母妃,这是什么名贵的草吗?要放到琉璃房中去吗?”

    能让母妃动用那只她特别喜欢的白玉花盆,这草肯定不简单,不定是什么珍惜品种。母妃爱侍弄花草,父皇就给她在平安宫后头建了一处超大的琉璃房,专门让母妃养花的。

    张贵妃擦着手上水渍,摇头道:

    “不必放到琉璃房,一株普通的草而已。就放到我的寝殿里去吧,把南窗上的那株兰花换了去。”

    芙纯公主惊讶极了,问道:

    “啊?只是一株普通的草?那干嘛跟兰花换呀?”

    张贵妃垂下眼睑,没再什么,只挥手让宫婢下去。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