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44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44章

    李莞自从知道苏姨娘的事情之后, 心情就很复杂,如果她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情, 苏姨娘进门,能够让李崇稍微高兴一点的话也是好的。

    可现在, 李崇前途未卜, 苏姨娘的到来,是好还是坏,李莞根本拿不准。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 李崇还是每都去悠然茶坊给苏姨娘捧场,直到茶坊打烊才回来。李莞专门派人去问过, 知道苏姨娘是从江南来的琴娘, 名字叫苏寒月,在悠然茶坊里每上台三回, 登台不过一个多月,凭着出色的外貌和琴艺,已经吸引了不少茶客专门为她捧场。

    李莞不知道李崇会用什么方法把苏姨娘纳进门来,只能派人时常盯着。

    又过了几日后,李莞派去盯着李崇的人回来禀报,最近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另外一拨人暗地里盯着李崇, 有两个他们认识,是夫人崔氏身边的。

    丈夫成在外不归家, 做妻子派人盯着也无可厚非, 甚至可以是应该的, 不盯着才奇怪。

    李崇这些已经被苏姨娘迷住了魂儿,也不知道他知不知道李莞和崔氏派人盯着他的事情,李莞等了两日,也不见崔氏有所行动,特意挑了一个李崇回来比较早的时候,在大门口拦住了李崇。

    李莞站在门前灯笼下,朦胧的灯火将她的身影拉长,老远就看见李崇没精打采的从巷口走来,李崇前十几年醉酒养成的习惯,不喜欢坐轿或骑马,他从胡同口走来时,李莞总觉得他比前些日子越发憔悴,眉眼里似乎都没了生气般。

    实在搞不清楚李崇为什么会这样,照理,他如今考中了状元,又遇到了让他喜欢的女人,不应该这般才对。

    李莞迎上前,李崇抬眼看了看她,无精打采的问了句:

    “这么晚了还出来干什么。”

    李莞过去搂住李崇的胳膊,撒娇道:“来等爹爹。好几都没瞧见你了。”

    听到女儿这些,李崇的嘴角很难得微微扬起,却也只是一瞬,伸手拍了拍李莞的手背,疲惫道:

    “这些事情多。”

    李莞不动声色:“衙门里事多吗?”

    李崇稍稍愣了愣,过会儿才点头:“嗯。”

    父女俩一起进门,李崇并不往他与崔氏的院子去,而是径直往书房走,让张平和赵达全都回去休息,他自己一个人摇摇晃晃的去书房。

    李莞见他这样,实在心疼,什么也不肯放手让他一个人走,坚持陪他一起去书房坐会儿,李崇拗不过李莞,只好由着她,又走了一路,李莞终于开口喊了一声李崇:

    “爹。”

    李崇回头看她,无奈一叹:“有什么就吧,憋一晚上了,不难受吗?”

    敢情您老知道我在憋着啊?却又不能完全实话。

    “那个……您有没有觉得最近身边有人盯着你?”

    李莞做好了坦白从宽的准备,不知道怎么跟他开口崔氏的事情,只能从自己开始坦白,谁知道李崇听后,似乎并没有经过多少纠结,很快就明白一切的感觉,冷哼一声:

    “用不着管她,跳梁丑一个。”

    李莞拧眉不解,跳梁丑?的是她还是……崔氏?

    有心压下问题套一套话,李莞将计就计接着问:“为何这么?”

    从以前李莞就知道,李崇和崔氏之间,肯定有什么旁人所不知道的事情,毕竟他们两人的结合处处都透着不寻常,如今听来,果真如此。

    李莞这话问出来之后,似乎就意识到自己那样的措辞不对,便摆摆手:“好了,别问了,这跟你没关系。”

    就因为没关系,所以才要问嘛。李莞心里如是想着,不想错过这个机会,继续追问:

    “爹,当初夫人为什么会选择嫁给你?”

    清河崔氏的女儿,就算是庶出,也不至于沦落到给人当续弦夫人的下场,若是高官侯爵的续弦夫人也就罢了,偏偏李崇那时候只是个颇有才名的举人,连官场都还没有踏入半步,而李家也并非什么豪强贵胄之家,崔家如何肯将就这一门亲事。

    李莞的这个问题,似乎让李崇想起了很多陈年旧事,表情越来越凝重,停下脚步,把自己的手臂从李莞手中抽出,沉声道:

    “这些事情不是你该问的。回去吧。”

    完这话,李崇便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李莞站在原地看着李崇离去的背影,久久不能释怀。

    ***

    又过了几日,永安侯府大姐薛莹给李家众姑娘都送来了帖子,邀请大家去侯府参加琼花宴,帖子是直接送到各房姑娘们手中的,连老夫人都给惊动了,当即便召集全家到主院商议。

    吴氏把帖子翻来覆去的看了又看,欢喜的很:“哎呀呀,咱们这都是占了娇姐儿的光啊,从前做梦也想不到能和侯府的千金们交往,八娘你,京里有这样一门亲戚居然都没听你提起过。”

    对于吴氏的夸赞,崔氏微微一笑,却并不很热情:“一直没什么来往,兴许只是侯府的客套之言吧。关键是,从前也没什么来往……”

    言下之意强调‘没什么来往’这几个字,似乎并不希望李家姑娘集体去侯府做客似的。

    吴氏看向宁氏,宁氏也正在研究这侯府送来的帖子。

    “似乎不像是客套,每一封都写的很诚挚,如果是客套的话,他们大可只写一封,捎带笔提一提府里所有姑娘,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每一封请帖都送到姑娘们手里。”

    这是宁氏的经验之谈,事实也确实如此,如果薛家花宴想请李娇,然后又怕李家其他姑娘有意见的话,大可以在给李娇的请帖中间稍待一笔,用不着这样细致入微,分派到人手。

    “老夫人的是,我也是这么认为。”罗氏从旁附和。

    既然大家都这么,那崔氏也不好再什么。

    李莞和李绣对望一眼,都有点搞不懂为什么永宁侯府会突然邀请李家所有姑娘去侯府参加什么琼花宴。如果两府之间从前有交集也就算了,偏偏从前李家甚至都不知道崔家和薛家有这么一层关系,所以,一时间竟弄不懂为什么薛家会突然来这么一出。

    不过既然人家诚心诚意的把帖子递到各房姑娘们手中,那么这一趟便不能推脱了,不仅得去,还得慎重以对的去。更何况,在收到帖子以后,老夫人还特意派人去侯府打听过,这回琼花宴是永安侯侯夫人范氏主办,范氏病了半年,如今身子初初康健,便想趁着琼花开放之际,广邀亲友热闹一番,所以这回,不仅仅邀请了李家的几个姑娘,还邀请了好些其他府邸,都是些侯门公府门第,甚至听还有郡主出席,可见宴会规模之大。

    临行前,老夫人宁氏还特意叮嘱,了一些参加这种宴会时要注意的事项,重申她们几个姑娘出去,必须同气连枝,互相照应,切不可出现那种互相争斗拆台的事情,因为她们在外的一言一行都代表了整个李家。

    姑娘们的心情,除了李莞之外,全都是兴奋又紧张的,谁也没有想到,她们从大兴搬到京城来,第一次跟别府交际就这么高级,直接交际到了侯门府邸,这是从前无论如何都不敢想象的,紧张不言而喻。

    就是李莞也想不出,为什么薛家会跟李家突然亲近起来了,总之都是上一世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因为李家迁家入京,仿佛一切都发生了改变。

    秉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意思,李莞与李家众姑娘一同前往永安侯府。

    永安侯府位于东城薛家巷,整条巷子都以侯府命名,可见薛家祖上恩荫有多深厚,今日的薛家巷很是热闹,出入皆为各府车驾,大抵华贵,李家的马车所有马车,全都是迁家入京以后,宁氏特意安排工匠们重新做的崭新款式,两辆并行,看着还比较有气势。

    在门房交了请帖,便有专门的丫鬟来引路,侯府面积挺大,古朴中透着大气,从大门到花园的路径两旁摆满了各色姹紫嫣红的花朵,据侯夫人范氏特别喜欢琼花,因此府里到处都可以看到琼花的影子。

    “姐姐们快瞧,那便是落花溪水。”

    李娇来过侯府,对侯府的景致略有了解,指着前面一条分隔侯府院落的河水道,永安侯府建府较早,年代久远,府里有一条从护城河引进的溪水,环绕各处院落,两岸种着琼花,如今的时节,琼花盛放,倒影入水,偶有微风吹过,花瓣顺水流淌,形成那曲水落花的形态,很是别致。

    落花溪水上建了两座桥,桥上已经有些早来的宾客驻足观望溪水落花的美景,引路的丫鬟很是体贴,带着她们故意在水边稍事逗留,给她们留下了足够的时间欣赏美景,等到她们欣赏完了之后,才带着姑娘们往后院去拜见侯夫人。

    侯夫人在后院招呼宾客,因大病初愈,故不能出门,除非有些年长的老夫人前来,她会起身相迎,一般的晚辈们来,她便在厅堂内招呼,接受晚辈们的见礼。

    薛莹今日穿着一身火红底的散花裙,明艳照人,在人群中看见李娇,便与正在招呼的姑娘了两句,往李娇这里来,亲自拉着李娇的手,将李娇带到侯夫人范氏身边,娇俏俏的介绍:

    “太太,这位便是娇姐儿和她在李家的姐妹们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