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3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43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43章

    李莞奋力挣脱陆睿的钳制, 捂着脸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瞪着他,像一只受惊的奶猫, 全身上下的绒毛都竖了起来,非但没有什么气势, 反而让人想更加揉一揉她的脑袋。

    陆睿从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好人, 也不是谦谦君子,可没有那种好声好气带孩子的耐心。双手背到身后,轻轻搓了下手, 而后弯下腰,与李莞面对面, 冷言冷语, 凶巴巴道:

    “下回再追着男人进巷子前,可得想清楚了。”

    这丫头胆大, 早在大兴府就出了名的,没想到如今来了京城,她依旧如此,今的事情,虽然也出乎了陆睿的预料,但就当是给她一个教训好了。

    李莞眼睁睁看着陆睿离开,却不敢再追上去问, 暗自悔恨自己当时不知道怎么想的,居然想从陆睿口中问出消息, 真是阎王殿前唱大戏, 不知死活, 他陆睿是谁,那可是多年后跺一跺脚整个朝廷都要震三震的人物。

    垂头丧气走出胡同,李莞忍不住在街面上回顾,哪里还会有陆睿的身影,伸手抚上脸颊,还保留着先前的触感,心里既懊恼又纳闷,不过是问一句关于李崇的话而已,陆睿捏她脸干什么?

    悠然茶坊里的琵琶声还未间断,清脆如珠落玉盘,李莞现在脑子里一片混乱,需要安静下来,将今发生的事情好好的捋一捋才行。

    上一世在大兴府相遇的苏姨娘突然到了京城茶坊,并且与李崇展开了命运般的相遇,这让李莞很是担忧,担心李崇的命运是否不可逆转,而最关键的是,李莞不知道上一世李崇是因何而亡,所以也就没有办法很好的替他规避。

    回到燕子胡同时,马车一颠簸,银杏掀开车帘子问阿成怎么回事。

    “一辆马车横冲直撞进了胡同,差点撞上呢。”

    燕子胡同里住的最大的门第就是李家了,谁家马车会这么横冲直撞?

    李莞现在很乱,不想管事,让阿成也别管了,赶紧回去要紧。

    “哟,原来是五姑娘……”

    阿成掀开车帘子的同时了这么一句,银杏扶着李莞下车,果真看见李家门前停了一辆明艳的绛色马车,马车周身装饰十分华美,四角车铃皆为银铃,声响比一般铜铃要清脆许多。

    李娇从马车上下来,笑吟吟,脸蛋红扑扑的,心情很好的样子,李娇下车之后,马车上又下来一个娇俏少女,穿着一身红底金线圆领襦裙,身上戴着一些首饰,金光灿灿,年纪就打扮的富贵逼人。

    让丫鬟给李娇拿了两只食盒下来,递给李娇身后的李家丫鬟,拉着李娇的手道:

    “娇妹妹今后可得常去找我玩,我那儿还有好多好玩的没有给你看呢。”

    李娇难得笑的灿烂:“嗯,只要姐姐不嫌弃我,我便时常去看你。”

    两人依依不舍道了别,那红衣姑娘才转身上车,还不忘把车帘子掀开跟李娇继续道别,李娇站在门前,一直目送马车离开巷子,回头就见李莞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台阶上看她。

    李娇脸上的笑容稍稍隐下,喊了声:“四姐。”

    李莞点头应答,指了指那离开的马车问道:“那是谁家的姑娘?”

    “是永安侯府的大姐,今日我便是去永宁侯府做客的,四姐不知道,侯府可大了,比咱们家大多了呢,侯府喝水的杯子都是银的。”李娇虽然平日里看着沉稳,但那都是由崔氏拘着,崔氏不在的时候,还是挺女儿娇态的。

    言语中不乏对侯府的憧憬与向往,这个年纪的女孩儿大多这样,比较真实。

    “侯府的规格当然不是咱们家能比的。可你什么时候跟永安侯府的大姐认识的?”李家在大兴多年,这才刚来京城,要交际,也该从身份地位差不多的府邸开始交际,一下子上来就交往到永安侯府薛家,着实让李莞想不透。

    “四姐姐不知道?我姨母是前永安侯夫人,只是姨母去的早,咱们家从前又都在大兴待着,不常走动,如今来了京城,亲戚间自然还是要走动起来的。”

    李娇的话让李莞愣着了,她倒真不太清楚,前永安侯夫人是崔氏的姐姐?上一世李家没来京城,确实没有和永安侯府来往的经历,印象中,永安侯府后期过得并不是很好。

    永安侯薛良碧是世袭的爵位,当年祖上有过从龙之功,荫及后辈,只不过薛家近两三代以来,并没有什么比较有出息的子孙,而薛良碧本身又是个优柔寡断的温和性子,借着祖上恩荫,谋了些没有实权的官职,与镇国公府,哪怕是后来的镇国侯府这种手握兵权的正经权贵人家完全不能相比。自李莞嫁到京城来之后,听最多的就是永安侯府一直在遭受打压,甚至有人怀疑,永安侯是不是哪里得罪了皇上,才会被压制的那么严重。

    带着思绪,姐妹俩一同入府,李娇心情不错,难得跟李莞了这么多话,永安侯府带回来的糕点,李娇给李莞拿了两盒,老夫人那里送去四盒,大房和二房那里分别送去四盒,虽然只是糕点,但她能想着众人,大家还是很高兴的,同时也让大家在心中发出一些疑问,因为从前谁也没听崔氏提起过永安侯府。

    老夫人得了糕点之后,立刻命人把崔氏喊到跟前:

    “从前竟不知,崔家与永安侯府还有这层关系。”

    崔氏往老夫人手边的四盒点心上看了一眼,知道应该是娇姐儿从永安侯府回来了,笑答:

    “前永安侯夫人是我的嫡姐,与我年岁相差较大,她十八岁出嫁的时候,我才十二岁,家里姐妹也多,后来她在京城,我在大兴,难得有机会走动,她五年前去世,恰逢我带孩子们在娘家住,便托人去祭奠,姐妹终究还是没能见上最后一面,也是遗憾的。”

    崔氏话轻声细语,不紧不慢,语调优美,处处彰显着大家风范,几句话的功夫,就把来龙去脉的清楚。

    老夫人宁氏听后也是遗憾:

    “原来如此,令姐也是福薄。可惜我们知道的晚了,若不然也是要去当面祭奠一番的。”

    崔氏面露哀戚:“唉,谁能想到嫡姐会去的那样早呢。”

    婆媳俩在一处哀叹,崔氏又安抚了宁氏几句才走。

    回到院里,李娇正在她房中摆碗盘,李茂刚从学堂回来,趴在桌上看李娇摆碗盘,眼睛盯着桌上的糕点,迫不及待要吃的样子。

    崔氏一进院子,李茂就慌忙站直了身子,李娇笑吟吟的走到崔氏面前,拉着崔氏在圆桌旁坐下,笑道:

    “娘,这些都是永安侯府的厨娘特意做的江南点心,您尝尝。”

    崔氏看着桌上点心,目光微沉,对李娇问:“谁让你分到各房去的?”

    李娇一愣,不懂崔氏的意思,李茂正从旁边偷拿了一块酥饼啃了一口,李娇诺诺道:

    “得了好东西,自然是要分给家里长辈的嘛。”

    崔氏没有一蹙:“这是什么好东西?几盒子厨娘糕点在你眼里就是好东西了?你的眼界就这样浅薄?我看你就是想告诉他们,你刚从永安侯府回来,你李娇与永安侯府沾亲带故,你是想炫耀吧?”

    被崔氏当面戳穿了心思,李娇两颊开始发烫,目光闪烁,不知道看向哪里。

    她的确有炫耀的成分在内,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觉得她比其他李家孩子有优越感,她的母亲出身清河崔氏,她和茂哥儿的身份自然要比李家的孩子高一些,而李家的人一开始也是这样认为的,可这两年来,府里的风向似乎变了,就连从前最宠爱他们的老夫人,如今也偏向了李莞,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如今父亲中了状元,这件事,让李娇在她那些平素来往的姐妹中赚足了颜面,到了京城以后,母亲又告诉她,她们和永安侯府的关系,李娇当然忍不住想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而分礼物,就是一个很体面的方法。

    既做了好人,又能让人知道她的得意之处。

    “与你了多回,凡事不要让人一眼看穿,别得了个什么便宜就非要吵得下皆知。”崔氏继续训斥李娇。

    李茂在一旁吃完了一块酥饼,觉得味道还不错,正要拿第二块,崔氏一记厉眼扫来,李茂便不敢再伸手了,委屈的坐在一旁。

    李娇被崔氏的眼泪当场就下来,她自尊心极高,就是老夫人偏袒李莞一点,她都能气上好几个月,别是被崔氏当面训斥了。

    自己女儿什么脾气,崔氏如何不知,见她哭了,也不忍心再什么,把李娇拉到身边来,轻声吩咐:

    “娘这是教你做人,今后你的路还长,娘费心尽力为你们姐弟铺路,你们也得长进些,喜怒哀乐都要忍着,不能让别人瞧出来,等你们再大一些就知道,一时的快意,根本没有任何意义,要有本事得到一生的快意才行。”

    李娇吸了吸鼻子,这种道理从崔氏口中不是第一回出,可李娇就是不明白,抹去眼泪,对崔氏问道:

    “可是娘您怎么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呢?如果是用隐忍喜怒哀乐换来的快意,又怎会是真正的快意呢。”

    崔氏被李娇问住,欲言又止,终是没出什么道理,而是把李娇的手翻个面,重重的在她手心打了三下,以示惩罚。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