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2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42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42章

    端午家宴过后, 李家便算是在京城正式安定下来。

    李崇每早出晚归,李莞想见他一面都很难, 偶尔遇见了,李崇也都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李莞实在不放心, 害怕李崇逃不过上一世的下场, 所以她只能悄悄的,暗地里吩咐人盯着李崇。

    她的人盯了十以后回来禀报,是李崇这些从衙门出来后, 最喜欢去的地方便是城中的一处茶坊,名为悠然。

    李莞不知道李崇什么时候喜欢上喝茶。想来想去, 怎么着都放心不下, 找了一日追踪过去。

    那悠然茶坊位于西城叶街和三全街的交界处,门朝南开四扇, 生意还不错的样子。

    李莞下了马车后,盯着的两个厮就迎上前来行礼:“姑娘来了。”

    “我爹还在里面?”李莞问。

    “在呢,每都要待到打烊,这才刚进去没多久。”其中一个厮答道。

    李莞想了想后,对银杏和阿成道:“你们把马车赶到旁边的巷子里去,我进去瞧瞧。”

    “姑娘,老爷要知道咱们跟踪他, 会不会生气呀?”银杏捏着手中拿的帷帽,忧心忡忡问。

    李莞没话, 将帷帽戴上, 便跨入悠然茶坊的门槛。

    茶坊有两层楼高, 第一层是大堂,最里面搭建了一座戏台,戏台上有人唱戏评弹,大堂里的茶桌围绕戏台扇形展开,大概有二十几张桌子,楼上是雅间,环境还算不错。李莞先将楼上环顾一圈,没看到李崇身影,又环顾一圈楼下大堂,看到李崇坐在戏台正对面的那张桌子上,捧着茶杯,聚精会神的听评弹唱戏。

    那样子就跟普通到茶馆来喝茶的客人没什么两样,可在李莞的印象中,李崇并不是个喜欢听戏喝茶的人。

    找了个最边边角的位置坐下,跑堂过来给茶单,李莞点了一壶碧螺春,四干果,四蜜饯,打算耗一个下午的时间看看李崇到底在干什么,这个看似普通的茶坊,有什么能够吸引他每过来点卯,直到打烊。

    两刻钟过去了,李崇一动不动坐在那儿,戏台上的戏已经换了一出,这其间,无论李莞怎么看都找不到任何能够吸引李崇的地方,可是李崇偏偏就跟石头墩儿似的坐着,传神听戏喝茶。

    茶坊门口走入一人,身姿挺拔,秀颀如松,穿着一身鸦青团纹直缀,面容冷峻,相貌十分出众,不用看脸,光是周身的气势李莞就能很快分辨出来,不是陆睿是谁。

    李莞下意识低下头,心中正在纳闷,没听陆睿也喜欢喝茶听戏呀。而且像他这种身份,要喝茶听戏怎会来这种市井之地?

    悄悄抬头,透过帷帽纱看去,就见陆睿直接走到了李崇那一桌,在李崇旁边的座位坐下,李崇看见陆睿要起身行礼,被陆睿按着肩头坐下。李崇今年三十一,陆睿该有二十二了吧,他年纪虽然比李崇年轻不少,但周身散发的气场已然超越年龄,绝对不容觑。

    难道李崇每来这茶坊,是因为跟陆睿约好了有事要谈?

    李莞在心中纳闷的想,可他们俩之间有什么好谈的?更何况,看李崇刚才的样子,并不太像是两人约好的,难道是碰巧?难道陆睿平时就有听戏喝茶的爱好?

    带着满腹疑惑,李莞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那一桌,努力分辨他们在什么,做什么。

    可是,自从陆睿坐下去的时候,两人寒暄了一句,那之后便再无交集,他们就像是两个素不相识的茶客,机缘巧合坐在一桌。

    李莞心里的疑团越滚越大,简直快要忍不住冲上去质问他们的时候,戏台上的吹拉弹唱停下了,一曲戏唱毕,要换下一个节目。

    李莞看见陆睿端着茶杯往李崇看去,而李崇依旧目不斜视,甚至比刚才盯着戏台的神情更加专注。

    下一个节目是琵琶曲,报幕人上台报幕,是来自江南的乐师,弹奏的是一曲烟波春柳。堂下不少茶客都纷纷叫好,节目没开始,就有人往戏台上扔花签和银袋子,看样子下面出场的还是个什么角儿。

    戏台后方传来脚步声,紫色衣裙自后台走出,一个靓丽纤细的身影抱着一只琵琶,半遮着面来到戏台中央,戏台上已经为她摆放好了弹奏凳子,紫色身影坐下后,缓缓抬首,露出一张清丽绝色的面容。

    远山黛,柳叶眉,杏眼桃腮,眸中含着雾水,正如那江南烟雨般迷蒙,单就容貌轮廓而言,好像透着股子熟悉,连李莞都看愣了,回神后才想起来去看李崇,只见李崇盯着戏台上正调琵琶的女子,一脸痴迷。

    李崇的表情让李莞一下子就认出了戏台上的女子是谁。

    苏姨娘!

    尽管因为年代久远,李婉已经记不起苏姨娘的容貌,但现在,她可以肯定,这正是苏姨娘!

    清脆的琵琶声响起,将李莞从震惊中拉回。

    她不记得上一世李崇和苏姨娘是不是在茶楼中相遇,只知道李崇纳苏姨娘入府的时候,对府里的苏姨娘身份是出身清白的普通农家女,李家世代书香,家中男丁即便是纳妾,也绝不能纳那种烟花柳巷,卖身卖艺的女子,所以李崇要纳苏姨娘为妾,势必会为她重造一个来历。

    李崇似乎沉醉在苏姨娘的琵琶声中,两眼痴迷的盯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就连陆睿起身要走,李崇都毫无所觉,陆睿身后随从在桌上留下茶钱,跟着陆睿离开。

    陆睿走到门边时,忽然往李莞所在的方向看去一眼,吓得李莞掩耳盗铃般慌忙低下了头,陆睿发现她了。

    可陆睿发现她,她躲又有什么用呢。再了,她是跟着她爹来茶坊的,又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有什么好躲的?

    心理活动一大堆,李莞鼓足勇气抬头,却见陆睿早已离开。所以,陆睿到底是来找李崇干嘛的?

    而李崇现在几乎已经是完全被台上苏姨娘的琵琶声给迷住了,任周围多喧嚣,他亦能聚精会神的聆听。上一世李崇是三年后才中的状元,李家没有迁家到京城,苏姨娘和李崇是在大兴认识的,没想到,这一世到了京城,两人还能遇上,难道这就是李崇的命运,摆脱不了了吗?

    既然李莞现在知道是什么把李崇迷住了,那便没有继续留下来观察的必要,可李莞还是不懂,照理,如果李崇遇到了他喜欢的苏姨娘,应该不会每愁眉苦脸了,可为什么他每来看苏姨娘弹琵琶,回去之后,依旧闷闷不乐呢?

    还有就是陆睿。

    李莞一点都不记得,陆睿和李崇什么时候有交情的。

    上一世李崇中了状元以后半年,都留在京城,李家也没有迁家来京,所以对于李崇中状元后,到他意外去世的大半年间发生了什么,李莞无从得知,而上一世陆睿和李崇有没有交集,她也不知道。

    这一切的谜团,现今的突破口,似乎只有一个。

    陆睿。

    假设她能从陆睿口中得知李崇的事情,不定就能帮李崇解开心结吧。

    这么想着,李莞匆匆跑出茶楼,银杏和阿成见她出来,跑来问:“姑娘被发现了?”

    李莞把帷帽摘下,递给银杏,问他们道:“可有瞧见一个穿着鸦青色衣裳的男子出来,他往哪儿去了?”

    银杏和阿成对望一眼,阿成回忆后,指着东南方的巷道:

    “我瞧见了,好像是往那儿去的。姑娘问那人做什么?”

    “你们继续守在这里,别跟着我,我去去就回。”李莞急忙交代几句后,提了裙摆便大步流星追入了阿成指的巷子。

    追出去大约半里,也没追上,李莞停下脚步气喘吁吁,一边擦汗一边回头,只见陆睿正双手抱胸站在李莞身后不远处凝眉盯着她。

    冷峻的样子把李莞的一腔热血冻凉了几分,突然觉得,急冲冲跑来找陆睿并不是个好主意,因为这人可不是什么温柔性子,然而现在,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李莞深吸一口气,将气息平缓下来,走到陆睿面前站定。

    气氛似乎凝结不动了,巷子里本来就没什么人经过,青石板铺成的路有些坑洼陈旧,前两日的雨水洼还未干涸,微风吹过,略有涟漪。

    李莞将呼吸屏住片刻,鼓足了勇气才对好整以暇看着她的陆睿问道:

    “我,想问你点事情。”

    陆睿拧眉,一副并不想回答的样子,却还是耐着性子站在那里,没有教训李莞或者扭头就走。

    “。”陆睿沉声简短道。

    李莞略微斟酌一番,才大着胆子发问:“我想问陆大人和我爹是怎么认识的?”

    陆睿神情不变,语调冷然:“同朝为官,有何奇怪?”

    “那我爹最近为何有些奇怪,总是闷闷不乐,陆大人可知道些缘由吗?”李莞瞪着两只乌溜溜的眼睛,目光澄澈,陆睿似乎都能在她那双瞳仁中看到自己的倒影,鬼使神差的,陆睿伸手捏住了李莞的下巴。

    绵柔如水的触感把陆睿冲动的心神给拉了回来,却依旧没有放手,捏着李莞的脸左右转动两下,指腹不经意间扫过李莞被捏的嘟起来的唇瓣,对上了李莞那几乎要把眼珠子瞪出来的眼睛。

    陆睿若无其事放手,居高临下对李莞回了一句:

    “你爹为何闷闷不乐,我如何知晓?”

    李莞:……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