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0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40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40章

    对于李青的呵斥, 李灵不以为然,她本来今根本就不想来的, 这大兴李家大张旗鼓来了京城,不就是一个醉鬼考中了状元吗?如今还没做官呢, 就这样大张旗鼓, 劳师动众的炫耀,有什么了不起的。

    见厅中的姑娘都用一副看不过眼的表情盯着自己,李灵重重一哼:

    “不碰就不碰, 我还懒得碰呢。”

    李灵完这些,便一扭腰, 往外走去。李悠忍不住叹了句心声:“这都什么人啊。”

    本来还想再几句, 但瞧见一旁尴尬的李青,最终忍住不快。

    李莞和李欣追着李绣到内间, 李绣伏到软塌的矮桌上哭泣,李欣往李莞看去一眼,像是询问怎么安慰,李莞坐到李绣身旁,把李绣从矮桌上扶起,柔声道:

    “别理那妮子的话,每个人家的情况, 门第也不同,为人处世的方法更是千种, 不能凭几件礼物就一概而论。”

    李绣靠在李莞身上, 像是平静一些, 李欣从旁用帕子给李绣擦了擦眼泪,李绣叹了口气,道:

    “我不是嫌弃礼物,就是,就是不想嫁到保定去,我都不认识他,你们也都不在,就我一个人。”

    “绣姐,你别这样。咱们以后都是要出嫁的,总不可能总像做姑娘时这般日日待在一起。”李欣平时有什么什么,看似没心没肺,但在关键时刻也能话一些道理。

    李绣平复了心情,点了点头:“让你们见笑了。”

    李绣平日里都是一副大姐姐的模样,可也有胆任性的时候,李莞从前真不知道,原来李绣对嫁去保定这样排斥。

    两人将李绣安慰好,李绣也知道今日家中宴客,她不该这样闹脾气,只不过当时被李灵当面嘲笑,有些想不开。

    一进一出也就一刻钟,所以没有惊动宴客的大人们,姑娘们心知肚明谁对谁错,见李绣来了,纷纷上前安慰,李绣一一赔礼,这件事便就此揭过,谁也不再提起。

    李家的家宅还算宽敞,园子的景致也不错,有假山,有池塘,有亭台,繁花似锦,姑娘们到亭子里去游玩,丫鬟们送来了鱼食,让姑娘们在亭子里喂鱼。

    “这些红鲤都是从我们大兴的宅子里带来的,用了好大一口水缸,花了两运来的呢。看那条红背黑点的,那是我养的。”

    李欣颇为自豪的给大家介绍池塘里的锦鲤,姑娘们纷纷探头观望,叽叽喳喳,很是热闹。玩儿累了之后,立刻就有丫鬟来送茶送点心,并不是那种沏好了端过来的茶,那样总会有些变味,而是直接让摆了桌子让茶娘来给姑娘们当场泡出来喝,那滋味可比事先沏好的茶要香多了,用的茶叶都是明前,价值不菲,而配茶的点心也很精致,皆为城中最有名的鼎丰斋茶点,什么桃花饼,玫瑰膏,香片酥,无一不是精品。

    前来做客的姑娘们都分得清好坏,无一不惊讶大兴李家竟这般大方,倒不是她们在别处没见过这样大方的人家,而是大兴李家在众人的印象中,便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家,毕竟她们从前交往的都是京城李家,而京城李家的排场,却是远远不如这里的。

    有姑娘私下里提出疑问,有些知道内情的便与她们听:

    “大兴李家才是李家的正宗,祖宅在那里,京城的李家是二房老太爷,当年据分了家之后,二房老太爷才带着家人到京城定居来的。”

    中午用饭也是,流水般的宴席一一上席,各种珍馐如不要钱般摆上,使得宾客们对大兴李家的印象发生了极大的转变。

    男宾席间筹光交错,你来我往,老太爷李贤拿出主人家的姿态招呼众人,十多年间的郁闷简直一扫而空,开怀畅饮,与人畅谈,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有那从前与李放交好的同僚凑到李放身边低声道:

    “李博士可是真开心啊。如今你们李家都来了京城,也算是合并,今后齐头并进,方骖并路,可喜可贺呀。”

    李放与之碰杯,欣然点头:“正是如此。”

    喝了一杯之后,李放放下杯子,看向了喜笑颜开的李贤,不再被‘儿子不成器’这件事压抑的李贤看起来精神矍铄,可不就该这般精神嘛,一个让所有人都放弃了的酒鬼,居然一鸣惊人考中了状元,这让那些一辈子苦读还考不到功名的人怎么想?

    就算是他自己的儿子,如今最有出息的便是老三李霖,同进士的身份,娶的是著作郎家的媳妇,比起其他兄弟和大兴李家的孩子,算是最有出息的了,可如今跟李怀勉相比,就给完全比下去了。

    若是他们还继续留在大兴的话,倒也没什么,家里多了个状元郎,一荣俱荣,可谁想到他们居然迁家来了京城呢。一山不容二虎,就算是同宗同源,李放心中也难免郁闷。

    比起李贤的兴致高昂,李崇就平静多了,跟在李贤身后给宾客敬酒,斯斯文文,哪里还有一星半点传闻中的不堪,那些从前明里暗里笑话过李崇的人,如今也都只能把惊愕生生咽下。

    宋策与李昭坐在一起,目光不时往长辈们那一桌看去,私下对李昭问道:

    “从前竟未听过李叔父考今年科举。”

    对于李崇中状元这件事情,宋策和其他人一样震惊,确实太匪夷所思了。就连宋策都没敢参加今年的会试,以他这个年纪,当年中举其实有一些侥幸成分在里面,所以恩师希望他不要急于求成,待下个三年再参加科举,那样成功几率较大。

    “别你们没听过,我们本家都是到他要来京城前几日才知道,只当八叔父是来凑份热闹,毕竟荒唐了这么多年,谁都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看来我时候听的神话不假,八叔父确是个难得的神人,让我们这些辈望尘莫及。”李昭诚心夸赞。宋策听后沉默思索。

    李崇的出现可以是今年科举场上最让人难以预料的情况,在会试之前其实士林中都会有那些专门分析士子们的策论,时文,猜测三甲的人,李崇就像是一匹杀出来的黑马,跌破了众人眼镜,会试一甲,殿试头名,势如破竹,世间居然有这样的人存在,便如那崖顶兰草,望而不可及,那感觉就像是普通人难以企及的巅峰,他却唾手可得般,可怕的挫败感难以形容。

    而更可怕的是,这种人居然就潜伏在他们身边,悄无声息。

    李昭给宋策斟酒:“我们这一辈里,也就指望子恒兄三年后一飞冲了。兄弟在此先干为敬。”

    宋策谦逊举杯与之相碰,李昭在心里无奈暗想,子恒兄怎么就看不上他家妹子呢,若不然,他就能做子恒兄的大舅哥了,如今李家已经有了个状元郎,若是子恒兄三年后也能一鸣惊人的话,那李家的地位就更加不能同日而语了。

    只可惜,子恒兄眼光太高。

    吃过午饭后,便是三三两两相约得趣,李昭与几个同学,并宋策一同出门,相约去诗社喝茶谈。

    走到吉云诗社门前时,有一同学指着斜对面不远处了句:“咦,那不是李家的姑娘们?”

    众人望去,果真瞧见几辆马车停在振兴街上,一家名为馨雅堂的绸缎铺子前,李昭笑道:

    “姑娘家就爱这些。”

    本不欲理会那些姑娘,可李昭瞥了眼身边的宋策,心思转动,对身旁那些同学们道:“我去看看她们在做什么,你们先上去吧。子恒兄与我一同。”

    完便拉着宋策往姑娘们那处去,宋策无奈被李昭拉着向前,这李昭真是铁了心要把他和他妹子凑成对,也是不管自家妹子名声,不管那些礼数了。

    话姑娘们用完了饭,李欣漏了嘴,李莞在京城也开了几家铺子,生意还不错的样子,姑娘们便起哄要来瞧瞧,李莞想着这些京城姑娘全都是官家姐,若是她们能经常穿着馨雅堂的衣裳布料出门应酬的话,对馨雅堂来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心思动到这里,便没有收回的道理。

    当即爽快的带着李家几个姐妹并其他有兴趣的姑娘一同前来,事先派了人到店里知会,冯掌柜特意给安排了七八个丫鬟婆子到店里伺候这群娇客,没想到还没进门,就听见旁边有人呼唤。

    李昭笑嘻嘻的拉着宋策走过来,不住往李青使眼色,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样子,李欣和李茹凑在一起偷笑,李青满面羞红,有个这样的哥哥,简直丢人的想钻到地缝里去。

    偏偏有些人毫无自觉,李昭来到众人面前,问道:

    “你们来买衣裳吗?我和子恒兄去吉云诗社,正巧瞧见你们。”

    李青局促的点了点头,低声道:“菀妹妹在振兴街上开了家衣裳铺子,我们……一起来瞧瞧的。宋公子好。”

    李青带头跟宋策见礼,其他姑娘也跟着见了礼,宋策的目光却看向了站在姑娘们身后,从台阶上转身过来的李莞,她今日穿着一身绾色湘裙,斜襟宽袖,发上盘着细辫,清丽可人。

    但吸引宋策看过去的并不是李莞的美貌,而是她那不甚友好的目光,凝眉颦蹙的样子更添几分风情,脑中突然想起,这姑娘今年似乎也十四了,正是人比花娇的年纪。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