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8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38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38章

    李青见李绣不愿多, 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一群姑娘跟在老夫人和夫人们身后逛了一圈李家新宅, 中午留下用饭,下午才离开。

    李崇这段日子特别忙, 几乎每都要到晚上才能回家, 李莞特意吩咐门房,看到李崇回家就派人去通知她,李莞拿着些自己这段日子写的字去找李崇话, 刚走到青松苑外就听见里面传来一声什么东西杂碎的声音。

    因为老夫人坚持的缘故,在这李家新宅里, 没有让李崇单独开院, 与崔氏共同住在青松苑内。

    李莞进院子的时候,李崇正摔门而出, 崔氏站在门内,灯光昏暗,看不清脸上的表情,李崇却是满脸怒容,埋着头走,没想到李莞会突然出现,先是一愣, 然后没什么,与李莞擦肩而过, 李莞看了一眼从门内走出的崔氏, 只觉得月光下, 崔氏脸上寒霜笼罩,目光幽深,让李莞猛地心上胆寒。

    短暂犹豫之后,就决定追着李崇身后去,李崇似乎心情很不好,察觉到李莞跟着他,猛地停下脚步,回头对李莞摆手,恶声道:

    “回去。”

    李莞敛目上前,把手里的纸递给李崇,李崇原是不想伸手,故意站着不动冷着李莞,但李莞却像是看不懂他的意思,坚持把纸往他怀里塞。

    李崇无奈接过,低头看了两眼,纸上的字可比李莞第一回写给他看的要长进不少,叹息道:

    “你祖母你字写的好,我看也不过如此,得意什么?”

    李崇的批评,李莞不以为意,本来她写给李崇看的字和写给祖母看的字就是不同的,祖母只会看个形,对有分的子孙明显更上心些,就好比对李娇和李茂,因为崔氏对他们教导严格,所以他们礼仪方面确实要比李家其他孩子出色,宁氏就很偏爱他们,同理,李莞的字写的越出色,宁氏就越喜欢,这不祖孙关系得到了不少改善,至少现在祖母现在不会无缘无故讨厌她了。

    但李崇不是,李崇是那种爱操心的,你越是笨,越是没有能力,他就越觉得自己责任重大,越觉得你没了他不行。

    这正是李莞的目的。

    收到批评以后,李莞‘惭愧’的低下头,李崇心软,把纸合上递还给李莞,声音相比刚才明显温柔一些:

    “字多练练就好了,回去吧。”

    李莞接过纸,却是不走,李崇刚和崔氏吵过一架,心情很不好,自知没有耐心很好的安慰姑娘,转身要走,被李莞拉住衣摆,李崇回头,就见女儿漂亮干净的脸上,两只黑亮的眼睛笑的跟月牙儿似的:

    “爹,你想不想借酒消愁?”

    李崇:……

    ****

    半个时辰以后,李崇坐在老杨胡同的老杨羊肉铺子里,面前摆着一盘冷切,配葱姜蒜酱油,一碗红烧,红油发亮,两碗热腾腾的羊汤,外加一坛子老杨自酿米酒,以及……对面坐着大快朵颐的漂亮姑娘。

    现在戌时刚过,街上人还不少,羊肉铺子生意也不错,厅里放了五六张木头桌子,都坐满了人。

    “爹你吃呀,这顿我请。算是女儿孝敬您的,来,陪您喝一杯。”

    李莞放下筷子,举起面前的酒杯,酒杯里盛的是白白的米酒,香甜浓稠,放在冰窖里冰镇过,一口下肚,沁人心脾。

    李莞上一世最喜欢喝的就是这老杨家的米酒,最喜欢吃的也是这老杨家的羊肉,可宋策不喜欢,所以每回李莞都只能悄悄的吃。而重生回来,在大兴府没条件,如今有条件了,自然要来回味回味,也就是李崇是她爹,李莞才带他过来的。

    可李崇似乎还不太乐意,拿起酒杯,先往四周环顾一圈,然后目光在桌上浏览一圈,问李莞:

    “你怎么知道这巷子里有羊肉馆?”

    李莞一愣,立刻答道:“冯掌柜的。这条胡同就属老杨家羊肉最出名,没看都用他名字取街道的名儿嘛。哎呀爹你磨叽什么呀,快喝酒。”

    李莞催促李崇,兀自先干为敬,李崇看着李莞和他手里的酒,心情无比复杂,按理,孩子请他喝酒,他该高兴,要是儿子没有任何问题,偏偏是姑娘,而且既然要喝酒,就该实实在在的喝,弄点米酒糊弄谁呢?

    既然要喝,肯定要最烈的那种,要按照李崇往年的性格,早让人上酒,可今嘛……

    无可奈何喝了一口冰镇米酒,看李莞吃的香,李崇也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羊肉,李莞从旁示范:“爹你要这样,一块羊肉,两根姜丝,两根蒜丝,然后蘸半片酱油。”

    李崇笨手笨脚按照李莞的要求,试着夹了一块薄厚均匀的冷切羊肉,放到嘴里之后,味道散开,果然很不错。忍不住又夹了一块,不得不,巷子以老杨命名是有一定道理的,实在太好吃了。

    冷切的吃过,李崇又吃热的,味道也和其他地方的羊肉不同,肉香特别浓厚。吃了好几块之后,再配上一杯冰镇米酒,甜甜的把羊肉的香味提升。

    原本心里还很郁闷,但几块美味的羊肉下肚以后,李崇突然就觉得世间唯美食不可辜负,其他有什么可郁闷的,抬手对柜台后的掌柜喊道:

    “老板,再来一斤冷切,再给我们这儿上个涮锅,多放点辣子。两坛米酒。”

    李莞惊讶李崇的自来熟,老杨家的羊肉确实很好吃,可爹你也适应的太快了吧。

    接下来的时光,父女俩相对进食,都很自觉的没什么话,两人战斗力很高,前后加起来吃了有六斤羊肉,最后李崇还用锅子里的羊肉汤泡了一碗米饭,才肯放下筷子,要了三斤冷切的带走,然后就心安理得坐在那里等李莞付账。

    父女俩走出羊肉铺,外头已经没什么人,因为肚子里吃的饱饱的,全身暖融融,就算冷冷的夜风吹来也不觉得如何,李崇回头看了一眼李莞,见她正给自己系上披肩。

    “爹,你吃饱了吗?”李莞跟在李崇身后问。

    快到宵禁之时,大街上的摊贩已经开始收摊,行人所剩无几,因此李莞的声音在大街上听起来格外清晰。

    “饱了。”李崇呼出一口气:“从没这么饱过。”

    李莞追上他,与他并排走:“那爹心情好点了吗?”

    李崇忍不住笑了起来,伸手到一旁,在李莞的后脑勺上轻拍了一下:“好多了。”

    李莞抱住李崇的胳膊:“那爹你能不能告诉我,你跟夫人为什么吵架呀。”

    崔氏虽然不是个和善之人,但她自诩出身名门,有她的傲气,如果不是隐忍不了的情况,绝对不会跟李崇吵架,甚至发生摔杯碟的事情,而刚才李莞去青松苑时,看见崔氏站在廊下,脸上那冰冷的神情,总觉得她和李崇之间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

    李崇盯着面前青石板看了半,才模棱两可的回了李莞一句:

    “不关她的事儿,是我的问题。”

    “你有什么问题?”李莞追问。

    而这个问题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没有得到答案,夜风吹着,有一家馄饨铺子外的灯笼把父女俩的背影拉的老长。

    李崇的目光盯着两人的影子,落在身边那娇影子上,沉吟了好久之后,才开口道:

    “我问题大了去了。”

    这个回答等于没有回答,李莞越听越不懂,可看李崇那惆怅的模样,约莫她现在继续追问也追问不出什么来,干脆不问了,脑中默默回忆从前发生过的事情,却怎么也想不出,崔氏和李崇上一世什么时候发生过争吵。

    父女俩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走着,眼看就要到燕子胡同时,听见街道那头传来一阵踢踏马蹄声,李崇下意识将李莞拉到里侧护着,果然一个转角的功夫,十几匹马踢踏奔袭,像是刚从什么地方赶回来似的。

    李崇拉着李莞到路边等候,想等这些马走过之后他们再走,谁知道那原本继续往前的马队,在看见李崇父女之后,为首那人勒马折了回来。

    李莞在李崇背后探出脑袋,看见高坐马背上的人,眉心一突,陆睿噙着一抹似笑非笑在李崇和李莞身上打量,他穿着一身玄色暗纹夜行衣,月光下看起来清冷华贵,看李莞的目光带着些许揶揄和深意,不过只是一瞬,陆睿便回过神,对李崇拱手一礼:

    “我道是谁,原来是李大人。这么晚了怎的还在街上?”

    李崇中了状元,马上就要到六部观政,所以陆睿这一句李大人叫的并没什么错。

    李崇这时才认出陆睿,上前回礼:“见过陆大人。晚上吃的不好,孩子肚子饿,我带她出来找些吃食?”

    着李崇还把手里拎着的纸包对陆睿扬了扬,陆睿的目光在李崇手里的纸包上看了看,又盯上李莞,目光不如那日马车里的冷凝,却也满目写着不信。

    李崇往旁边挪了一步,挡住了陆睿看李莞的目光,拱手问道:

    “陆大人这是赶去哪儿?”

    陆睿收回目光,理了理缰绳:“从城外办事回来。夜已深了,马上便是宵禁,李大人还是快些带令嫒回家去吧。”

    陆睿如今是大理寺卿,正三品,而他本身又是镇国公府世子,在官品和身份上皆高于李崇好几级,所以自然有资格这样对李崇话。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