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36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36章

    三月初会试, 各地方的举子皆进京赶考,李贤作为国子博士, 今年会试,一共有他八名学生参加, 往年如果这样的情况, 李贤什么都会待在京城里等到会试结果出来,但是今年,他却不敢待在京城。

    纵然平时嘴上多多不在意, 可是真当事情降临到自己头上的时候,又怎么可能一点不在意呢。

    儿子是他前半生的骄傲, 那时世人提起大兴李家, 都知道出了个十几岁的解元,都是文曲星下凡, 那时的荣光,纵然十多年过去了,李贤依旧难以忘记。所以当儿子一蹶不振,李贤这个做父亲的痛哭,不会比他少。

    原本这么多年过去,李贤也认命了,可是谁能想到, 儿子居然还有醒悟的一日,尽管李贤嘴上他‘异想开’, 也曾劝过李崇不要操之过急, 丢下十多年的功课, 一时捡不起来也是有的,但李贤相信,只要儿子醒悟,再补三年,绝对不成问题,谁知他却不愿,坚持今年上场。

    李贤拗不过他,只能随他,想着给他去试试也好,若是考不中,正好有理由拘着他再学三年,三年后再考便是。

    会试当,李贤便从国子监请了假回大兴,在家焦急的等待。

    放榜当,李贤早早便叫管家亲自带人去通京街上等着,看见有从京里来的官家都回去禀报。

    一个早上,管家派人回家禀报了两回,东城吴员外家的公子中了二甲进士,北城卢先生家的公子中了二甲进士,之后便再无消息。

    李贤带着一家子老在门外守着,大房和二房都有些不耐烦,李韬上前对李贤道:

    “爹,今儿倒春寒,风大的紧,您和母亲还是回院子里吧。”

    嘴上是心疼李贤和宁氏受寒,其实李韬心中很不以为然,因为他根本不相信李崇丢了十多年的学问,凭着半年的努力就能捡起来?只是话不好的那么明显,怕老爷子不高兴。

    五老爷李光也上前劝:“是啊爹,这儿风太大了。母亲身子本就虚弱,孩子们也冻着。”

    李贤捻须回头扫了一眼门外站的人,沉声道:“让你们媳妇儿扶老夫人进屋吧,我再等等。”

    李韬为难:“这……”

    您老不回去,他们怎么好回去呢。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站着。一家人眼巴巴的望着巷子口,八成的人都在腹诽,老太爷这就是再耗时间等一个根本不会来的消息,人家同进士早早就上门报了,若真进了二甲,怎么会到现在还没人来呢。

    站在宁氏身后的李莞心里也很焦急,按理要真中了的话,报录人也该上门报喜来了,李莞记得上一世好像一大早,就有报录人上门了。

    就在大家心思各异之时,巷子外隐约听见了敲锣打鼓的声音,李家众人摈住呼吸,尤其是李贤,还没看见人,就急急忙忙跑下台阶,对着巷口望眼欲穿,终于皇不负,两队穿着红绸衣的报录人,一边九人,两边十八人,自巷子口骑马而入,为首两人高举花牌,花牌上赫然写着状元二字。

    李贤老远就开始揉眼睛,这样大的阵仗,一般同进士的报录喜人也就两人,四人,这可是十八人,再加上花牌上隐隐约约的字,让李贤瞬间就感觉呼吸困难,往后退了两步,像是要跌倒,李光离的最近,赶忙上前扶住李贤,李韬凑过来问李贤如何,李贤不话,只焦急的催促李韬迎上前去看。

    李韬连连点头,提起衣摆便一路跑着迎上那十八人的报录人队伍,报录人得知李韬身份后,集体下了马车,锣鼓却未停下半分,使得巷子口里住的人家纷纷开门出来观望,都想看看外面什么动静,毕竟家里没有考生的人家,并不会特意关注这个时节的科举,所以很多人并不知情。

    报录人来到李贤面前,一揖到底:

    “恭喜李大人,令郎金榜题名,高中状元!我等瑾祝状元郎官运亨通,步步高升!”

    李贤从李光手里站稳,已经激动的不知道该什么好了,老泪纵横,抬袖子擦了两把眼泪之后,才紧紧握住了报录人的手重复着两个字:“有劳,有劳。”

    片刻后,李贤稍稍平静,对后面喊了一声:“来人,拿红封来,拿最大最大的红封来!我李家列祖列宗显灵了,列祖列宗显灵了!好啊,好啊!”

    红封都是事先准备好了的,只是没想到真能用上,管家连跑带赶的回来,将报录人客客气气请进府里喝茶,李贤亲自拉着报信那人,进了主厅堂内。

    李家下人开始在门外放早就准备好的鞭炮,接连千余响的鞭炮声把周围四邻皆吸引出来观望,都不知道李家是谁中了状元,一打听,居然是那成醉醺醺的李家八老爷李崇,无一不是震惊了又震惊的。

    在看到报录人的那一刻,吴氏便回头握住李莞的手,紧紧捏住,宁氏比李贤坚强一些,并没有哭,但捏着李莞手腕的手直发抖,也能很好的明她此刻的心情。

    “成了。成了。”

    与李贤不同,宁氏嘴里念叨的是这两个字。她往两边的媳妇们看去,希望从她们身上找到一些高兴的共鸣,可李家的三个媳妇如今脸上全都写满了震惊,罗氏还好一些,惊讶了一会儿就跟着跑进去看有什么要帮衬的地方,吴氏则难以置信的,无意识拥着李欣,仿佛把李欣当做她的依靠般,李欣和李悠对望一眼,两人有志一同看向李莞和李娇,李茂,只见这三人脸上都没有太高兴的表情。

    李莞是早就知道,所以很淡定,李娇和李茂虽然很想高兴,但在崔氏面前似乎有点不敢,而崔氏,这个原本应该最高兴的女人,此刻脸上的表情也是一言难尽,惊愕中带着疑惑,疑惑中带着些意味不明的哀愁。

    也许是高兴傻了吧。

    崔氏嫁进李家的时候,便是李崇最混账的时候,崔氏从和李崇成亲开始,可能就从来不敢想过自家丈夫有一居然能中个状元回来,这就好像一个被人认定是假古董的古董,突然摇身一变成了传世之宝,不亚于那种程度的震惊。

    吴氏回过神,崔氏还愣在当场,吴氏走到崔氏身边轻轻碰了碰她,崔氏才猛然回头,眉头紧锁,目光凌厉,吓了吴氏一跳,不过崔氏很快便恢复过来,对吴氏笑了笑。

    吴氏见她变脸这般快,原先想恭喜她的话,此刻竟有些不出来了。

    心情也有点复杂,怎么呢,虽然崔氏的出身比她好,可是崔氏嫁了个窝囊废,还是续弦夫人,家世再好,出身再高又有什么用呢,不照样没有出头日嘛。

    但如今可不一样了,李崇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从一个人人厌烦的醉鬼,摇身变成炙手可热的状元郎,那今后崔氏不就没有什么比不上她的地方了吗?

    吴氏虽不是坏人,到底就是虚荣心作祟,带着满腹哀愁,转身回府去了。

    崔氏也想跟着进门,却被吴氏喊住:

    “你这两日便收拾收拾行装,去京里陪着你相公,他身边没个人提点,我实在放心不下。”

    崔氏俯首躬身行礼:“是,儿媳明日便动身。”

    宁氏连连点头,伸手拉过崔氏的手,轻拍道:“你的苦日子就快到头了,这些年可苦了你了。”

    其实李家三个媳妇里,宁氏最心疼的还是崔氏这个儿媳,她那样的出身肯下嫁不成器的儿子,已然是对李家最大的恩惠和看重,这么些年若是儿子对她好,那还罢了,偏偏这些年儿子对这个难得的好媳妇不闻不问,两人除了新婚在一起住了几日,之后便一直分院而居,一个住铭心院,一个住兰馨苑,总归没有往来。这么多年过去了,崔氏生的两个孩子都十岁了,却一直得不到丈夫的关爱,宁氏总觉得对不起崔氏,所以打从心里希望他们两人能好一些。

    以往宁氏不敢什么,因为儿子成醉酒,糊糊涂涂的,跟他也白,如今不同了,儿子戒了酒,重新做人,还一鸣惊人中了状元,宁氏这才有了点底气,想尽力撮合两人。

    “母亲的哪里话,我不过是做了我该做的。”

    崔氏对宁氏福身行礼,宁氏亲自上前扶她起来:“快快随我进去,待你去了京城,对他多关爱些,体贴些,他从前混账,别与他计较,如今清醒了,我可不容他再继续敷衍你下去。还指望你再给李家生两个胖娃娃呢。”

    崔氏秀脸一红,笑的尴尬:

    “母亲当着孩子们面什么呢。我,我去看看厅里有什么要帮忙的。”崔氏完,对李娇和李茂吩咐道:“你们两人同菀姐儿一起送老夫人回后院去吧。”

    吩咐完,崔氏便转身入了门内,李府门前满地鞭炮残红,宁氏大大呼出一口气,面向大门外双手合十,双膝下跪,口中念叨:

    “阿弥陀佛,佛祖保佑我李家世代兴旺,保佑崇儿莫要再误入歧途。阿弥陀佛。”

    李莞往李娇看去一眼,姑娘嘴角忍不住扬着笑容,崔氏离开后,李娇和李茂就不用再压抑情绪,难得对李莞都笑逐颜开,李娇和李茂,一人一边,扶着老夫人宁氏进门,李莞跟随其后。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