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5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35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35章

    李莞站在门口, 坚持等到李崇的马车驶离巷子才转身回家。心情别样低落,窝在房里好几都不出门, 最后还是宁氏看不下去,把李莞喊到身边抄经去才稍稍缓解。

    冯掌柜来给李莞送年底的盈余和账本, 几家店铺光是一个过年期间就赚了一万多两银子, 现在仓库里还有一些货能够供应正月里的买卖,不过正月十五过后,他和戴云就又得出门了。

    李莞看着桌上的银票, 对冯掌柜道:

    “咱们……要不要到京城去开几家铺子?”不管李崇这回能不能考中状元,凭他上一世考中状元的能力, 二甲进士不成问题吧。那个时候, 如果得以在六部观政,那便要留在京城了, 李莞真是有些不放心他一个人。

    冯掌柜一愣:“姑娘想去京城?其实我去年年底的时候就想跟姑娘建议来着,但那时候还不知道年里到底能赚多少,如今看来,光是年底一个月赚的银两就能是平素一个月的两三倍,可见咱们这想法思路是对的,南货北调,北货南销, 如今戴云的镖队已经有五十多个人,比一般的正经镖局人还要多, 咱们完全有能力多运输一些。”

    李莞眼前一亮:“哦?冯掌柜早有此意?”

    “是啊。之前不确定, 现在基本上能确定了。”冯掌柜。

    “既如此, 那冯掌柜便放手去办吧。京城如今最繁华的是朱雀街,但街上店铺似乎已经满了,我看朱雀街旁边的几条副街道也挺不错,上回在京城李家我听那些夫人们私下里谈论,朱雀街中间要开一条渠,将南北街道分开,咱们找铺子时应当避开朱雀街中间地段,而如果真的分了南北,那应该南边是卖衣裳首饰,胭脂水粉等物,而北面则是酒楼饭庄之类,咱们如今是走货卖货,南边地带的街道比较适合,尤其南边‘春杏堂’转角那条振兴街,街面宽阔,通行便利,是条好街道。”

    李莞如数家珍般着京城里的街道和店铺,让冯掌柜有些惊讶,姑娘果然是认真考虑过这些问题的,而且打听的十分详尽,他虽然从前也在京城里待过一些时日,可到底接触的人群不同,无从得知这些关键的消息,难为姑娘有心,听见这些便记下,对他们今后的发展可起了关键的好处。

    “是,我记下了。等这回从江南进货回来,我就去京城物色店面,到时候选出来几家地址,拿来给姑娘过目,由姑娘亲自拍板。”冯掌柜。

    “有劳掌柜了。”

    两人对话终结,李莞将冯掌柜送出门去,恰巧遇见李娇从马车上下来,见李莞和冯掌柜在大门前告别话,特意等到冯掌柜离开之后,才走到李莞身旁道:

    “你要与外男话,何必在大门口,叫人瞧见了还只当我们李家姑娘都与你似的不检点。”

    李莞侧目将李娇打量一遍:“我与自己的掌柜两句话,怎么叫不检点?是我不检点,还是你的嘴太毒了?”

    李娇对李莞怒目相视,总觉得这一年来,李莞的性格变了太多,以前哪怕她什么,她虽然看着生气,却不敢顶撞,如今是越来越不把她放在眼里了。

    袖子一甩,跨进大门,桂嬷嬷领着两个婆子送出来,见着李莞和李娇进门,笑着迎上来道:

    “五姑娘好。四姑娘,老夫人刚才还在,让奴婢请您去呢。”

    李莞笑问:“怎的,老夫人又得新经文了?”

    老夫人宁氏自从知道李莞抄经又快又好,而且问她经文中的意思,她一般也能个七不离八,别看整个府里这么多人,子孙如林,可真正能和老夫人谈谈经文的没有几个,如崔氏那般名门之后,经文她是懂的,却未必愿意花时间和老夫人探讨,其他几个媳妇则是不感兴趣,唯有四姑娘,老夫人像是一夜之间发现她的好般,如今是一刻都离不开了。

    “可不是嘛。昨儿老夫人去府尹府拜访,从府尹老夫人那里得了两卷经文,是京城西郊白马寺的主持从南边挂单和尚那里得来的,很是稀罕,府尹老夫人命人抄了十几份,分送给各家老夫人。”

    随着李莞时常出入老夫人院子,桂嬷嬷与她也很快相熟起来。

    李娇一直在旁边等着,想等桂嬷嬷办好了事情,和她一同回去给老夫人顺道请个安,没想到桂嬷嬷这就跟李莞谈起话来,语气那般亲厚,以前老夫人明明更喜欢她,对李莞可是横挑眉毛竖挑眼的,什么时候,李莞竟然博得了老夫人的欢心?

    心里没由来就生气了,咬着唇瓣怒目瞪着李莞,李莞恍若未觉,跟桂嬷嬷一同转身,走了两步,桂嬷嬷才想起来旁边还有个姑娘,回身笑问:

    “五姑娘也好些时日没去老夫人那儿,要一道去吗?”

    李娇当即脸沉下,的脸满是怒容,她主动要去给老夫人请安,那是她主动去的,桂嬷嬷提醒她去,岂非变成不是她自愿的了?硬声硬气的了句:

    “老夫人不是要和四姐姐抄经吗?我现在去不就打扰她们了?过会儿再吧。”

    李娇完这句,就高傲的扭头走了,桂嬷嬷瞧着李娇离去的背影,纳闷极了,暗自咕哝一句:“五姑娘怎么最近话夹枪带棒的,谁惹她了。”

    李莞从旁笑笑:“孩子脾气,嬷嬷别和她计较。”

    两人一前一后往宁氏院子走去。

    **

    李娇气呼呼的去了兰馨苑,边走边咬牙切齿,忍不住把垂花门旁积雪松枝这段一条,拿在手里挥了两下,崔氏正好从廊下走出,瞧见李娇这般,立刻斥道:

    “娇儿,与你过多回,行止有度,容为笑佳,你这副样子成何体统?”

    崔氏对李娇十分严格,旁人只当是崔家的规矩大,可只有李娇自己知道,崔家规矩虽大,却也没有崔氏对她的要求大,有一条便是,不管什么时候,情绪都不能摆在脸上。这对于一个孩子来实在太难了,谁没有个喜怒哀乐的时候。

    而崔氏不仅这样要求李娇,她也是那样要求自己的。

    有时候李娇真的搞不懂崔氏,不过是当了一个李家的冢妇,父亲虽是嫡出,可又不是官身,人不长进,还醉醺醺的,而李家也不是什么高官门第,更不是公卿子爵府邸,崔氏却非要苛刻的把自己养成那些公卿府邸的主母姿态,李娇时候想不到这些,如今大了,难免要在心中疑惑,真的有必要这样吗?就算是崔家本家,明珠、秀珠姐姐,都没有被提这样严格的要求。

    李娇心中生出些叛逆,故意不理会崔氏,又把手里的松枝挥动两下,崔氏哪里容她,亲下台阶,把李娇抓回房里,让丫鬟守着房门,不让任何人进出。

    “你怎么回事?我与你的话,你听不见吗?”崔氏冷声责备李娇。

    李娇低下头,越想越委屈,眼泪立刻聚集在眼眶里,声控诉:

    “我在外面受了委屈,娘你不关心我便罢,还要在这里数落我的不是。”

    崔氏见女儿哭了,心中一软,柔声问道:“你在外面受什么委屈了?王家姐对你不好?”

    李娇今日便是受了王家姐的邀请,去参加赏雪宴,李娇从七岁开始,便已经学着交际,这些崔氏是一力赞同的。

    李娇摇头:“王姐对我很好。并不是她,是李莞。”

    提起李莞,崔氏眉头微微蹙起:“她?她如何你了?”

    李娇欲言又止,并不是想替李莞隐瞒什么,而是话到嘴边,才发现李莞好像也没对她如何,犹豫半才找到个罪名:

    “她轻视我。”

    崔氏听到控诉,忍不住冷哼着笑起来:“在这个家里,她凭什么轻视你?”

    “如今她有了老夫人撑腰,谁又是她轻视不得的?”

    其实李娇生气的源头关键在这里,以前老夫人和府中上上下下都对李莞不在意,所以李莞对李娇什么态度,李娇也不放在心上,关键是如今老夫人和府中上下对李莞的态度都发生改变,她做了那么多错事,了那么多错话,反倒对她另眼相看了。

    连以前对她客客气气的桂嬷嬷,如今都偏向了李莞,这让始终被人重视,被人捧在手心的李娇如何受得了,心中的平衡一旦歪斜,哪怕李莞什么都不做,只一个眼神,也能让李娇气愤好久。

    崔氏见女儿如此气,不禁训道:

    “你也太过计较了。老夫人给谁撑腰又有什么关系?难道你还在乎这些?”崔氏安慰李娇,虽然最近发生的事情多少让她有些意外,可那又如何呢。李家这样的人家还不至于让她们崔家放在心上。

    李娇没有话,她知道自己母亲对李家是什么态度,到从心里就瞧不上李家,所以李娇此时心中的委屈母亲根本理解不了。

    老夫人以前对李娇很重视,不管有什么都是向着李娇,如今有了李莞,虽然也没有对李娇如何不好,可李娇就是敏感的察觉到了差异,有些接受不了。

    继续跟崔氏聊这个话题也是枉然,李娇干脆把话题转移:

    “今在王姐家,起父亲,她们都知道爹进京赶考去了,娘你爹能考好吗?若是考好了的话,咱们就不用怕别人笑话了,是不是?”

    崔氏敛下眸,兀自起身到窗台浇花,不冷不淡回了一句:

    “你别抱太大希望,十几年耽搁下的东西,岂是他拿就能拿起来的?”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