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34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34章

    年三十后半夜就开始下雪, 等到第二早晨起来时,外头已是银装素裹。

    李家从事的是育人之事, 因此每年从初一早上开始便陆续有学生上门给先生拜年,请安, 老爷和老夫人还有各房夫人大爷们都忙着会客, 对李莞她们这种辈就没有太多时间来约束了。

    李绣约了李婉一起在暖阁里打络子,一些姑娘家的家常,无非就是谁家姑娘定了谁家公子, 的正开心,李欣高兴的跑了进来, 看见李绣和李莞就凑过来, 神神秘秘的道:

    “哎,你们猜我刚才在前院儿听见什么了?”李欣真是得了她母亲吴氏的真传。一边还一边暧昧不清的往李绣瞥过去, 李绣见她这般,便知消息与自己有关,放下络子,搓了搓手,问道:

    “怎么?”李绣问。

    李欣抿唇,眼珠子一转笑到李莞身旁,还没话, 便笑个不停。

    李莞见她这样,干脆问道:“有人来给绣姐提亲?”

    李绣顿时面红耳赤, 李欣则一副‘你怎么知道’的表情, 抓着李莞胳膊摇晃:“哎呀, 菀姐儿你好无趣,都不知道假装猜一猜的。”

    “你们别太过分了啊。拿我寻开心,没大没的,回头我去告诉老夫人。”李绣佯做生气,李欣和李莞对视一眼,李欣笑着凑过去撒娇:“绣姐姐,女子当贞静,你若是跟妹妹们都计较,仔细老夫人把你嫁去那有恶婆婆的人家。”

    “你还是不是。”李绣指着李欣,拖拉着绣鞋便过来了,李欣笑着躲在李莞身后,闹了一会儿,还是李莞把话题引导回正途。

    “好了好了,别闹了。欣姐快,谁家来给绣姐儿提亲。”

    上一世李绣嫁的是袁秀才,袁秀才家在保定也是大户人家,在五老爷的书院里念过书,算是五老爷的学生,就是为人好像有些古板,李绣成亲以后,看她带着袁秀才回门时,每次都很拘谨。后来李莞嫁去了京城,就没再见李绣几面,只听人传过几句,后来袁家发展不好,卖屋卖田的。

    “保定袁家,五叔父的学生,几年前在书院里读过两年书,这不去年中了秀才就派人来问了嘛。请的是西郊的卢大奶奶来问询的,现在五叔父和五婶娘还没应承下来呢,我听我娘了,就赶紧过来通风报信了。”

    李欣把她知道的一切都了出来,李绣反而倒没那么着急了,不得趣般回到暖塌上,重新拿回编了一般的络子。

    果然还是袁家。李莞心里想。

    “绣姐怎的不高兴。那卢大奶奶,袁家公子生的貌比潘安,学富五车,是十里八乡都交口称赞的好儿郎,而且袁家在保定府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袁公子又是长子,将来继承家业,你不就是大夫人了。”

    李欣有时候疯疯癫癫,但有时候的话也在理,至少分析起情况来还是头头是道的。李绣今年十七了,若再没有人家确实不过去,罗氏爱女,不愿女儿早嫁,可终归留不过明年,否则外面那些唾沫星子都能把她给淹死。

    李绣对李欣的话有些不以为然,道:

    “什么大夫人不大夫人的,今后的事情谁知道呢。”

    李欣看向李莞:“她这话什么意思?不想嫁人吗?”

    李莞横了她一眼:“绣姐的意思是,宁愿相信世间有鬼,也不要相信媒婆那张嘴。哪能人家什么,你就信什么呢。”

    暖阁里安静了一会儿,顿时传出银铃般的笑声,尤其是李欣,笑的在暖塌上打滚,李绣原本绷着的脸也不禁露出笑意,不过也只是一瞬,笑过之后,李绣便兀自低着头抚摸手里的络子,心事重重的。

    李莞让李欣再去刺探刺探情报,暖阁里只剩李莞和李绣,李莞轻声对李绣问:

    “婚姻是你自己一生的大事,若有想法,还得尽早出来,你不的话,五婶娘她们只会当你是情愿的。”

    李绣抿了抿唇,跟李莞了些真心话:“我也没什么想法,就是觉得……保定太远了,而且那人家也不知如何,就这么两眼一抹黑的嫁过去,今后过得好还是不好,家里都没人知道。”

    李莞哪会听不出来李绣的是托词,保定离大兴也不过半日路程,谈不上远,到底,就是她不太想定给袁家。

    “唉,算了。我与你这些做什么,婚姻之事,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咱们哪有什么挑的道理,更何况父亲母亲替我挑的人家,定然都是经过他们考量的,我也无需庸人自扰。好了好了,大过年的,不聊这事儿了。”

    完,李绣便带着李莞继续打络子,李莞打的心不在焉,不知道能为李绣做点什么。正如她自己所言那般,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连绣姐儿自己都没有权利干涉,李莞作为一个隔房的堂妹又如何干涉呢。

    李莞还在替李绣想法子应对时候,那边罗氏和五伯父已经对媒人松了口,替绣姐儿应下了袁家这门亲事,两家换了庚帖,定于来年正月里完婚。

    过完年之后,李崇就正式不住在家里了,收拾行装,带上张平和赵达赴京赶考。

    李崇离家前一晚上,老夫人在她自己的院子里,把三房的人聚集在一起吃了一顿饭。

    “你肯上进,我很欣慰,不求你高中,便当是去找找当年的感觉,莫要想太多了。”宁氏尽管满心满眼都是担忧,却依旧支持儿子的决定。

    崔氏将手里酒杯放下,欲言又止的样子。李崇看向李莞、李娇和李茂,李娇和李茂素来以崔氏的态度决定对李崇的态度,崔氏对李崇冷淡,两个孩子便也对李崇冷淡。

    李崇看向李莞,忍不住伸手拍了一下李莞的头,道:“我不在家的时日,你不许胡闹,得听夫人和老夫人的,知道吗?”

    所有人里,也就李莞对李崇有点信心,只不过,这一切比李莞记忆中早来了三年,多少心里有些没底,对李崇轻声道:

    “爹,咱就不能再等三年,到时候一鸣惊人不是更好?”

    少了三年的时间,谁能保证李崇还能得个状元郎回来呢。

    李崇白了李莞一眼:“你怎知我这回考就一定不一鸣惊人了?”

    李莞嘿嘿一笑,拿起桌上的茶杯,站起来和李崇碰杯:“是是是,一鸣惊人,指日可待。”

    油嘴滑舌的样子真让人嫌弃,李崇没好气的瞪她,父女间的默契使得两个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这种感觉,不管是那一世,对李莞来,都是新鲜且温馨的。

    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一世的李崇居然提早三年醒悟过来,如今就等李崇考中状元,然后……

    第二清晨,李莞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吓了睡在脚踏上的王嬷嬷一跳,以为李莞做噩梦了,赶忙爬起来观望,李莞手忙脚乱的穿衣服,王嬷嬷一边配合李莞,一边急忙发问:

    “姑娘这是做什么?”

    李莞把鞋子穿好,继续四处扭头找外衫:“我还有些话要跟我爹去。”

    李崇定了今一早赴京,李莞被上一世看见他冰冷冷躺在棺材里的画面吓出了一声冷汗,懊恼的穿上外衣,往门口跑去。

    幸好出来的及时,两辆马车上的东西依然收拾好,李崇正打算爬上马车,看见李莞气喘吁吁从门内跑出,李崇放下已经迈上马车的一条腿,回身看着李莞。

    李莞咽了下喉咙,平复情绪后,二话不,直接投入李崇怀抱:

    “爹。你这一路可得当心啊。凡事多留个心眼儿,别认死扣,还有那酒是万万不能再沾了。”

    李崇被李莞抱住,有些受宠若惊,在她背上拍了两下,笑着安慰道:

    “你这是做什么。多大了还抱住爹啊。”

    嘴上虽然这么,但李崇可一点没有推开李莞的意思,因为他能够从女儿身上感受到一股浓浓的不安,菀姐儿是个要强的性子,若非心里真有事,绝对不会这样。

    李莞紧紧抱着李崇不撒手:“你答应我。”

    “你这孩子,一大早怎么了?”李崇低头看她,见李莞眼里挂着泪,顿时心软成一团棉花,无论什么都点头认了:“好好,我知道了。答应你还不成吗?”

    李莞这才感觉好一些,将手松开,李崇替李莞擦掉眼泪:

    “傻姑娘,你爹我从前可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才,我不过去考个试,别弄得我像是去送死似的。”

    可不就是嘛。

    虽然时间上还差了三年,可上一世李崇考中状元以后没多久就去世了,至今原因李莞都没有弄明白,心里若不担心是不可能的。抬起衣袖把脸上眼泪擦掉,李莞后腿一步,对李崇行了个工工整整,恭恭敬敬的福礼,双眼红通通的,脸上露出笑颜:

    “女儿祝爹爹旗开得胜,金榜题名。”

    李崇见她这般,也像模像样的躬身一揖:“女儿请放心,爹爹一定会尽力而为。”

    不知不觉间,女儿竟已这么大,李崇恨自己蹉跎了这么些年,对她不闻不问,素秋的离开,对他来是痛苦的,可是这一切又和孩子有什么关系呢。她已经没了亲娘,这么些年,李崇又让她体验过没有亲爹,如今该是他为这孩子做些什么的时候了,至少不能再让别人那么轻易的欺负了她去。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