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33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33章

    听李莞夸赞戴云, 柯萍比自己听到夸赞还要高兴:

    “我和云哥是戴罪之身,承蒙姑娘不嫌弃, 给我们抵了罪,还把我从鬼门关给救了回来, 我们心里别提多感激。”

    柯萍被冯掌柜从京城带回大兴的时候, 气若游丝,半条命都没了。

    “如今云哥为姑娘走镖,也不知我能为姑娘做些什么。别看我有腿疾, 但我和云哥是师兄妹,等闲几个人近不得我身的。前阵子那副柔弱的样子, 完全是因为受伤的缘故, 现在已经痊愈了。我之前跟云哥,要跟他一同为姑娘走镖, 云哥却是不愿,我们俩总得留一个在姑娘身边,姑娘才能放心。”

    李莞有点惊讶戴云的想法:“你们俩一起走镖,我有什么不放心的。难不成还要留你们一人在身边当人质不成?”

    李莞的太直接,让柯萍忍不住笑了起来:“不是。姑娘别误会。”

    “我不误会。不过就我个人而言,也觉得你不适合跟着你的云哥去跑镖,你今后是要跟他成家过日子的, 若还似从前那般两人一起打打杀杀,日子也过不滋润, 若你实在闲不住, 我让冯掌柜替你安排一下, 在铺子里找个清闲一些的事情做做,你觉得怎么样?”

    李莞的是良心话,戴云和柯萍两人之前一起为官府卖命,最终落得如此下场,戴云之所以拒绝柯萍和他一起走镖,肯定也有这上面的考量,不想让柯萍跟着他冒险,故意以李莞做借口的,偏偏柯萍这姑娘是个实在性子,听不出来戴云话里藏着的意思。

    “铺子里我能干什么呢,我又不会算账,做饭洗衣也不成。”柯萍犹豫着看向李莞:“姑娘,要不然你收了我在身边吧。”

    李莞:……

    *****

    宁氏亲自对李莞下了指示,李莞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

    死乞白赖的钻进铭心院,正巧碰见李崇在院子里读书,秋叶落在他肩上,他亦无所觉,直到李莞把热腾腾的鸡汤罐子放到他面前的石桌上,李崇太抬起头来看她,瞥了一眼汤罐子,道:

    “我不吃,拿走。”

    李莞不理他,兀自打开汤罐子,当着李崇的面儿盛了一碗,李崇原本不想理她,可架不住她在旁边用勺子搅动的声音,把书往石桌上一拍,拧眉看着李莞:

    “出去。”

    李莞把手里的汤递到李崇面前:“爹,你把汤喝了我就走。”

    这丫头何时变得这般婆妈,两只黑亮的眼睛瞪着他,里面充满了期待,好歹是孩子的一番心意,如果拒绝的太彻底的话,会不会伤了孩子的心,思及此,李崇这才把汤碗拿起来: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下回别再……”

    李崇的话还没完,就被李莞打断:“不是我的心意,是老夫人吩咐的。她我不拿汤给你喝,她就要罚我。”

    李崇突然觉得嘴里的鸡汤变得有些不是滋味,强行咽下,把碗放回她面前的托盘,连话都不想跟她多一句,果断摆手让她离开,意思再明显不过,快走快走,别影响老子读书。

    唉,男人心,海底针。刚才还好好的,突然就变脸了。李莞心中不禁感慨。

    *****

    十月初六,柯萍正式被李莞带进府里,在老夫人面前露了脸,李莞没告诉老夫人,柯萍会舞刀弄枪,只她在铺子里做事,为人机灵,李莞很喜欢,才想把她弄到身边来伺候。

    而自从李崇摆脱了喝酒的陋习之后,老夫人宁氏对李莞的态度越发宽松,不过是身边多个人,难得她自己喜欢,也没什么好阻止。倒是崔氏派人来问柯萍的身份,有些信不过李莞的样子,但都被李莞给打发了去。

    待戴云这回走镖回来之后,李莞便做主给他和柯萍正式办了婚礼,他们俩都是孤儿,没有亲朋,也就李莞和榆林街老铺子里的几个人出席参加,婚礼简单周到。

    榆林街的铺子在冯掌柜的管理之下,犹如枯木逢春般勃发生长,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就交出了一份优良成绩单,冯掌柜接管榆林街几家老铺的时候,每家铺子的账上拼拼凑凑,都拿不出两千两银子,这还都是没有算欠账的数额。但如今,账上基本上能持平,把从前的坏账尽数清掉之后,还略有盈余。

    李莞努力回想上一世所有货物的盛行顺序,知道哪一种丝接下来会成为京城女子的新宠,哪种胭脂会受欢迎,哪种布料做出来的衣裳更加新颖,每一回榆林街老铺从江南运回来的东西,不仅比别家店铺便宜,还比别家店铺品种样式要多,如此一来,生意想不好都不成了。

    到了年底之时,账面金额再翻几番,如今人们提起榆林街上的店铺,谈论最多的就是李莞的那几家。都那几家店铺像是枯木逢了春,久旱逢甘霖,烂枝枯木上开出了花儿。

    而临近年底,李莞赚了个盆满钵满之时,又发生了一件大事。

    崔氏的嫂子染疾去世,据去的很突然,都没有任何征兆,嫂子的娘家人接受不了,找人闹上了崔家,崔氏这里也收到消息,带着李娇和李茂回崔家住了大约一个月,年三十前几才回来,回来之后,崔氏到宁氏面前禀告情况,自然是捡好的,宁氏听了个大概便让她去歇着,后来李莞还是从跟车夫相熟的阿成口中得知,崔家这回长媳暴毙而亡的事情似乎闹得挺大,好端端的一个人,才三十出头,没有任何疾病征兆就这么死了,搁在谁家都受不了啊。据这事儿跟崔家大爷脱不开干系,而崔家的几位公子皆受到震动,尤其是二公子崔槐,据在母亲五七之后,就突然从崔家消失不见了。

    至于崔槐去了哪里,阿成没打听出来。但李莞却是知道,上一世崔槐为什么会弃文从武,可能就跟他母亲这件事有关联,如果上一世的轨迹没有错的话,崔槐如今已经到京城投奔陆睿了吧。

    今年的年夜饭与往年有些不同,大家围绕更多的话题便是李崇的变化了。

    酒过三巡,五老爷拍着李崇的肩膀劝道:

    “八弟年岁也不了,可不能再蹉跎岁月,既然戒了酒,那明年开始,就来我们书院当个助讲先生,若是讲得好,后年我跟院长提议让你做主讲。”

    一桌子的人跟着附和:“是啊,也就是五老爷在书院里能得上话,愿意提携一把八爷,若是换做旁人,才没这么好的机会呢。再了,要是书院先生做不成,还能去李家家学里教书,李家的人总不会嫌弃八老爷的。”

    李崇放下手里的茶杯,从他的座位上立起,环顾一圈周围等着看他笑话的人,没有话,而是选择默不作声的离开。

    可他离开了,家里的那些族堂兄们还不肯罢休,几个人围在一起讨论李崇,一位族兄道:

    “人都要认命,八老爷这脾气也是该改改了,咱们的都是实在话,他还不乐意听。”

    “就是,这把年纪了,纵然少年曾英才,可都多少年过去了,还惦记着那些呢。一点都不脚踏实际,我看就算他现在戒了酒,但想法还是跟醉酒时差不多。两个字——真!”

    “哈哈哈,不错不错,三堂兄这‘真’二字用的可真是妙啊。来来来,再喝一杯。要他这把年纪重头再来还能去考科举金榜题名,我这李字就倒过来写。”

    一帮醉鬼借了酒劲儿把平日里敢的和不敢的话全都一股脑儿了出来,李莞在女宾席这边将那些人的歧视之言听得分明,心中冷笑。

    不管李崇上一世是什么下场,但至少他是考中过状元的。这些人如今笑他,就等着李崇中状元以后打脸好了。

    只不过李莞记得李崇还得再三年才会去考科举,真是可惜,还得等三年才能看到这些人跌破眼镜的画面。

    李娇也听见那些人的话,眉头紧锁,冷哼一声:“哼,不知所谓。”

    李欣问李娇:“娇姐儿你谁呢?那些堂叔伯们的醉话,你可别往心里去。”

    “我不是他们。”李娇横了李欣一眼,瞥见李莞正在看她,李娇避过目光,用席间所有人都听见的声音嘟囔一句:

    “有这么一个不切实际的爹,又怎能怪别人?”

    李莞拧眉,合着你是自己亲爹不知所谓啊。

    旁人这么,李莞也就算了,可这些话不该从李娇的口中出,难得对李娇厉声道:

    “这话该你吗?他再不好也是你爹,你学的那些规矩都去还给嬷嬷了吗?若是还了,赶明儿让夫人再给你把教习嬷嬷请回来。”

    李莞身为三房长女,李娇的长姐,从来没有在众人面前训斥过李娇,一来李莞自己就没什么规矩,不了李娇,二来李娇在崔家的教养下,确实比一般人家的千金要端庄矜持。

    从未受过批评的李娇难以置信的看着李莞,秀眉立刻便蹙了起来,从坐席上站起,气性儿十足的对李莞瞪去,骄矜的一扭身,生怕别人不知道她闹起了情绪似的。

    一整个正月里,李娇都没有跟李莞一句话,哪怕李莞主动找她,李娇都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到后来,连宁氏都看不下去了,纳闷道:

    “从前觉得娇姐儿是个守礼懂规矩的,竟不知这般计较。”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