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31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31章

    “姑娘的想法与我不谋而合, 没想到我参悟了这么多年的事情,自以为无人知晓, 却被姑娘这般轻松一语道破,惭愧啊。”冯振才这段时间在想铺子的出路, 来这里之前, 还在脑子里排练该怎么才能服李莞放弃传统店铺的开设方法,走这条路呢。

    李莞有些汗颜,事实上冯掌柜在行商上确实有奇才, 因为李莞出这些道理,那是因为她切身经历过, 也看别人操作成功过, 所以才这么有底气的,但冯掌柜却是凭的自己, 高下立判。

    “但是,咱们理想是好的,要走这条路却也不是那么简单,首先一个运输问题,由南至北,道路偏远,一路上山高水长, 途中情况变化万千,咱们如何保证货物平安运到呢?走镖局固然是条出路, 可这样一来, 每批货物的成本便会增加不少, 这样一来,将会大大削减咱们货物的利润。”

    冯振才把担心出来,这个难处,李莞也想到过,脑中那个想法越来越清晰,斟酌片刻后,对冯振才道:

    “倒不如,咱们自组镖队?”

    冯振才眼前一亮:“自组?”站起身来踱两步,冯振才叹息:“谈何容易。就拿整个大兴来吧,姑娘知道的镖局有多少家?一共八家,这八家里,就属计镖头的长风镖局失镖最少,姑娘可知道是为什么吗?”

    李莞摇头,静静听着。

    “那是因为长风镖局的镖师身手好,计镖头在江湖上有响当当的名号,黑白两道通吃,普通贼根本不敢惹长风镖局的镖,纵然遇上狠手,但能在计镖头手里把镖抢走的还真没几个。”冯振才边边觉得李莞的想法虽好,但却难以实施:“所以,这个道理姑娘明白吗?自组镖队容易,可要保证不失镖却很难,因为咱们根本请不到像计镖头那样好身手的镖师,一个尚且困难,更别是一群了。”

    李莞垂下目光沉吟片刻,果敢道:

    “冯掌柜听过京城衍力街吗?”

    “衍力街?便是那卖奴场所?”冯振才心上一惊,蓦地睁大双眼:“姑娘是想……”

    “每年官府都会有犯罪的人,这些人里,有的是自己犯罪,有的是受主家连累的护卫,那些人既然能当护卫,定然手底下有点功夫。咱们若能从那些人里挑一支镖队,您觉得……如何?”

    李莞的话的冯振才心上砰砰跳,因为太大胆了,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冯振才讪笑:

    “姑娘,那些人可不好驾驭。一来卖的银钱比一般奴仆要多几十倍,二来这种身负武功沦落为奴之人,心气儿上必然不服,也有那些胆大的老板敢用,但是每年也能听到一些奴大欺主的事情,就好比去年真定府就出了一起罪奴把主家一家三十几口全都杀掉,夺银子逃亡的事情。咱们能用的了这些人吗?”

    李莞脑中想起那日在街上看见的凶狠汉子,看他肩上戴着两套枷锁,脚链比旁人还要粗几分,想来是十分让官差忌惮的人物。

    李莞若有所思的回了一句:

    “能不能用,试过才知道。咱们驾驭不了,那就挑个最有能耐的回来驾驭。你过来,我与你……”

    李莞在冯掌柜耳旁将自己的想法,和那在京城大街上所见都与冯掌柜听,让他无论如何自己跑一趟京城,并且今日回去之后就着手安排,不管怎么样,事情想到了就要做,只放在脑中盘算的话,永远都不可能做成。

    “按我的去做,找到我的那人,打听清楚情况以后再出价,千万别硬来,不管再厉害的高手,他总是有软肋的,你在旁边多观察观察,观察到他的软肋之后,再下手不迟。”

    李莞那在街上就萌生了这个念头,本来打算亲自去看一眼的,没想到半路遇到陆睿,凭白错失了机会,但错失机会并不代表李莞想放弃,再如今有冯掌柜替她奔走,可比她一个人单打独斗要好太多太多了。

    冯掌柜见李莞坚持如此,虽然心中有些担忧,但还是愿意为李莞跑这一回。毕竟在没有跟姑娘谈话之前,冯掌柜觉得李莞最多是个仁义的好东家,谈过话之后才知道,这姑娘不简单,至少她做事并不是只看眼前利益,懂的长远考虑,并且想法新奇大胆,冯振才自觉不是个开疆拓土的将才,但做一个听从主帅吩咐,会审时度势的士兵还是可以的,只要他愿意,他可以是将军手底下最好的先锋。

    姑娘对他不仅有恩情,还有盛情。冯振才当狗腿子黑帐房的这些年,从来没有受到过尊重,哪怕他替那些老板们抹平再多的帐,为他们创造了再多利益,可在他们眼中,他冯振才不过就是个唯利是图的黑帐房,养不熟的一条狗。

    可姑娘却是不同,不仅以性命相托,还对他礼遇有嘉,让冯振才重新尝到被人尊重的滋味,撇开恩情不谈,冲这份知遇之恩,他便打定主意,一定要为姑娘当好先锋战士。

    冯掌柜得了命令之后,只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干劲满满,走出李家时,脚底生风,像是蔫儿了很久的菜,突然就精神起来。

    李莞把阿成喊来,交给阿成五百两银子,让他收拾行装马上出发,前往榆林街跟冯掌柜汇合,冯掌柜如今刚接管,手底下能用的人和钱都没有很多,让阿成过去帮衬着些。

    傍晚时分,李莞又去了一次铭心院,问张平和赵达,她早上走了之后,李崇有没有出房门,两人摊手摇头:

    “没有出房门。中午饭都是放在门口,过会儿老爷自己拿进去的。”

    李莞稍稍放心;“哦,他还知道自己拿饭吃。可见是清醒的。那他在房里干什么呀?还在写字吗?”

    “不写了。”张平生了一张憨厚的脸。

    “老爷开始收拾书架上的书了。把书架上那些多少年都不看的书全都给搬到了地上,一本一本的归类。”

    “搬书?”李莞惊讶极了。

    赵达在廊下对李莞招手,李莞提着裙摆过去,赵达让李莞站在那处可以看见房间里情况的窗台后向里观望,果真看到房间里一道忙碌的身影,李崇神情特别认真,一手拿着写满字的纸,一手翻找着书籍,对外面的动静完全没有反应。

    这样认真的李崇,李莞可从来没有看见过。自见惯李崇醉醺醺的混账样子,再看他一本正经翻书,感觉实在违和,就好像一个地痞突然要转行当先生那般。

    李莞在窗边看了好一会儿才离开,尽管不知道李崇在干什么,但她和老夫人宁氏的想法都一样,只要李崇不出门喝酒,把自己喝的烂醉如泥回来,至于他在府里,自然是随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好了。

    一夜无话。

    李莞被禁足这些以来,心里一直记挂着外面店铺的事情,直到昨跟冯掌柜详谈一番后,悬在心里的那块石头总算落下一半,所以当夜里连睡觉都香甜许多,一觉睡到日上三竿,还是王嬷嬷进来喊她,李莞才从睡梦中醒来。

    屋里阳光明媚,王嬷嬷亲自给李莞打了热水进来,阳光下,王嬷嬷身上好像有光,看的特别柔和,李莞笑眯眯的问:

    “嬷嬷今儿好像心情很好嘛。”

    平日李莞要睡了懒觉,王嬷嬷虽然不会她,却也不可能像今这样高兴啊。

    王嬷嬷把热水放到水盆架子上,热水氤氲成水气,给下床的李莞肩上披上一件外衫,才把洁牙粉递过去给她,李莞洁牙的时候,王嬷嬷从旁道:

    “铭心院已经很多年没有买过笔墨纸砚了。今儿我在外面遇见张平,他手里抱着好些纸笔,全都是送到八爷屋里去的。”

    王嬷嬷伺候李莞,但是李莞母亲身边的人,李崇醉生梦死,她看在眼里也很着急,这不,李崇只是让人去买了文房四宝而已,就让王嬷嬷一早上高兴起来了。

    李崇真要奋发了?

    可这跟李莞记忆中的年份好像不太一样啊。记忆中,李崇是在苏姨娘进门之后,李莞十五岁那年开始奋发的,也像是如今这般,突如其来的奋发,当时李家好些人都议论过李崇突然奋发的原因,最终归咎到苏姨娘身上,因为李崇身边除了比往年多了个苏姨娘之外,其他并没有任何变化。

    那现在呢?

    苏姨娘还不知道在哪个旮旯里待着,完全没有露过面,李崇突然奋的哪门子发?

    李莞带着疑惑往铭心院去,老远就看见铭心院外站着几个护院,以前的铭心院从来没有设过守门护卫,都是谁想来就来,谁想走就走的。

    李莞想进院子,却被两个魁梧的护院拦住:

    “四姑娘止步。八爷了,从今往后没有他的吩咐,谁也不能随意进出铭心院半步。”

    李莞指着自己的鼻头:“你去通传一声,是我啊。”

    完这话,李莞眼角余光瞥见崔氏自树下走来,身后下人手里拿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几件折叠好的衣裳。

    崔氏看见铭心院外的阵仗,笑问道:“这是做什么?莫不是连我都不能进吧?”

    护院一视同仁,六亲不认:“八爷了,就是老太爷老夫人来,也不能进。”

    李崇在搞什么啊?李莞心道。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