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30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30章

    “祖母, 您是不是所托非人?我要能管束住我爹,他还至于醉这么些年吗?”

    李莞愣半以后, 对宁氏了一句心里话。

    宁氏敛目:“人有执迷不悟的时候,自然也会有醒悟的时候。”

    话是这么, 可他这醒悟的点儿是不是找错了。李崇要醒悟也是为了苏姨娘, 哪是为了她呀。

    犹豫良久,李莞试探般对宁氏道:

    “祖母,您要不要再给我爹纳个妾什么的?”最好这个妾还姓苏。李莞心里补了一句。

    宁氏严厉的眼睛扫过来, 瞪得李莞立刻捂住了嘴,表示自己知道错话了。

    宁氏内心翻了不下十个白眼, 才硬是忍住了把李莞赶下马车的冲动。不想跟她多言, 宁氏干脆闭目养神。

    李莞坐在一旁太无聊,一边掀车窗看外面, 脑子里一边想着事情,终于鼓起勇气,喊了一声:

    “祖母,您睡着了吗?”

    宁氏不理她。

    “老夫人,您睡了吗?”

    宁氏眉头皱起,缓缓睁开眼睛:“。”

    “那个……您要我管束我爹,可我还禁着足呢。”言下之意就是:不方便。

    宁氏真是有点后悔跟这孩子话, 一要忍八百回。

    “你做的事情,抽死你的心都有了, 禁你足难道还不应该?”宁氏想起这事儿就来气。

    “应该。”李莞郑重点头。

    “这不是……又临危受命了嘛。您我要还在被禁足, 万一我爹又出去喝酒了, 我是跟还是不跟?跟了,有错,不跟,也有错,两边为难不是,关键是还耽误事儿。”

    李莞尽可能的劝解宁氏,并且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

    “我已经认识到我上回做的事情太过出格,没有考虑后果,我保证今后一定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上回是事出突然,没有办法的铤而走险,李莞要是有别的办法,也不至于闹成那样。

    宁氏闭目思考片刻,才抬手指着李莞,郑重开口:

    “记住你的话,如果再有下次……”

    “不会!”不等宁氏警告完,李莞就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不会再有下次了。”

    李莞完,便对宁氏展颜一笑:“多谢祖母。”

    宁氏的目光在她笑容上转了两圈,那熟悉的笑,看在宁氏眼中,着实刺目,将目光调转,恢复冷静:“叫老夫人。”

    李莞的笑容僵住:“哦,多谢老夫人。”套近乎没套上,尴尬。

    完这些,宁氏便再次闭上双眼,李莞也不敢继续打扰,一直到回到大兴,车厢里就再没有传出什么谈话。

    ******

    临危受命接了宁氏的嘱托,李莞回到大兴第二就让王嬷嬷熬了鸡汤,亲自端去给李崇。谁知道却吃了个闭门羹,李崇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房门从里面拴住了,他不开门,谁也进不去。

    李莞问张平和赵达怎么回事,两人也不清,只李崇从京城回来以后,就一直没出来过。

    “姑娘别担心,我和赵达偷摸看过好几回,八爷就坐在书案前写字,一直在写,应该没什么事儿的。”

    写字?

    李莞纳闷极了,李崇要写什么东西,至于把自己关在房里不出来吗?

    让春兰把鸡汤端回去自己喝了。

    喝完鸡汤,李莞就喊来阿成,让他去榆林街把冯掌柜请到府里来,这么多过去了,李莞想听听冯掌柜的具体管理方案,也有一些自己的想法,要和冯掌柜商量。

    阿成领命,过了大概半个时辰,就把人带了进来,李莞在前院的会客花厅里见到了冯掌柜,经历过一番波折之后,冯掌柜似乎又清瘦了许多,不过人的精神却比从前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看见李莞,冯掌柜就迎上前生生跪下,一边磕头一边:

    “人谢姑娘救命之恩,收容之恩,再造之恩,今生今世,肝脑涂地,供姑娘差遣。”

    李莞让阿成把人扶起来,请冯掌柜入座。

    冯掌柜抬起袖口掖了掖眼角,感触颇深道:“姑娘仁义,实乃冯某平生仅见,冯某何德何能,竟连累姑娘至此。”

    冯振才得知李莞为他做的一切后,震惊又悔恨,起初见她年少可欺,又气李家对他无情无义,故存心欺骗,没想到这孩子以德报怨,宽大的胸襟使他惭愧不已。

    “我没什么,冯掌柜不必放在心上。句实话,我原就是打定主意想让你做我店铺的总掌柜,替我操持铺子,救你也是铤而走险,凭我一人之力,肯定做不到,还得感谢长风镖局的诸位英雄好汉。”

    事情的经过冯掌柜早已知晓,对她独闯长风镖局的事情也有所耳闻。

    “好了好了,现在既然没事了,谭家被官府抄了家,也不可能再来找你的麻烦,咱们现在最关键的就是商量商量该怎样把那些快要关门的店铺重新盘活起来。句不怕冯掌柜笑话的话,别看我是府里的姑娘,其实情况并不太好。”

    冯掌柜认真聆听李莞之言,对她的‘在府里情况不太好’的原因,也是知晓。

    一个丧母嫡女,摊上一个不问世事的醉鬼父亲,前有继母,后有弟妹,她夹在中间,身份确实尴尬,所以这孩子才如此早慧,比一般同龄孩子更有勇气。

    “姑娘的处境,冯某略知一二。请姑娘放心,从前我虽混账,骗过姑娘,但就凭姑娘对我的救命之恩,冯某敢保证,定会竭尽全力为姑娘效力,绝不辜负姑娘。”

    李莞等的就是冯振才这句话,为了他这句‘尽力’,李莞也算是费尽了心思。

    “冯掌柜既然这么了,那我也就不和您客气了。我是这么想的,咱们店铺若是按照从前的那一套经营,有冯掌柜在,我并不担心,只是咱们那些铺子就算做的好,那也是在大兴府好,可整个大兴府又能有多大?我前两去了趟京城,逛了逛京城大街巷的商铺,觉得有些生意很是不错,冯掌柜可愿听我一耳?”

    “姑娘请。”

    冯振才目不转睛的看着李莞,心头有种兴奋冉冉升起,李莞虽然才了一点,可这一点已经到了冯掌柜的心坎儿上,惊讶这姑娘的敏锐。

    “京城里卖的东西比大兴府卖的东西品种要全的多,要多的多,就拿我曾经在大兴府看到的一种香云纱,大兴府只有红色一种,我一直以为这种香云纱就只有这种颜色,可是人家京城的铺子里却是粉、红,白、黄、蓝各种颜色都有,你,同样是买东西花钱,你更愿意去品种齐全的店里买,还是愿意在品种不全的店里买呢?”

    李莞用一种香云纱打比方,冯振才立刻就明白了,道:

    “那些丝绸贡缎什么的,都是从江南来的,江南水乡多有养蚕制丝法,咱们北方做不到,所以北方的丝绸永远没有南方的品种多,现在北方市面上卖的那些,大部分都是从江南运过来的。”

    “没错,从江南运过来。不仅仅是丝绸,我记得南方的茶叶,酒,还有珍珠,全都是好东西,咱们如果能把这些关节打通的话,定能比传统店铺多赚一些的。”

    “姑娘的想法很好,实施起来确实要费一番功夫,只不过在那些利益面前,费多少工夫,都是值得的。如今的商铺经营与几年前相比已经发生变化,传统店铺之间互相竞价,已经使物品的利润降了又降,很不好做,但价格又不能再回升,因为你卖的东西,别家店铺也有,从你这里买不到,客人自然会去别家。”

    “所以咱们就得多卖一些别的商铺没有的东西,这样客人们无从选择,那价格还不都是由着咱们来定?所谓物以稀为贵,便是这个道理。”

    李莞早就想这么干了,她既然重生回来,那势必要做点事,只可惜,她如今才十三岁,很多事情都不能由她出面去干,李莞需要一个有能力的,可以独当一面替她奔走的人,这个时候冯振才出现了,李莞一下子就认定了他,就算被骗,也要把他给救出来,她要让让冯振才欠她一个怎么还都还不了的恩情,这样他才会定下心来替她做事,成为李莞忠实的左膀右臂。

    况且冯振才从李家店铺离开以后,并没有离开商业圈子,他想到了用自己所长,给各家商号做黑账的方法维持生计,这个求生的方法听起来虽然很不入流,上不得台面,但是这也让冯振才比别人多了一项优势,那就是他做黑账这么多年,对各种店铺的经营方式,销售渠道,进货来源,以及各种收入都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如果不是做黑账,一个普通的掌柜,又怎么可能得到各家店铺毫无隐瞒的第一手资料呢?

    所以,别看冯振才被逐出李家以后过得很不好,谁都瞧不上,其实他身上有着其他掌柜学都学不来的经验,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冯振才对商业细账透熟于胸,有这样一个人在手边帮忙,只要他尽心尽力,不生二心,那李莞可以今后都能高枕无忧,等着收钱了。

    这也就是李莞为什么宁愿拼的名声不要,担个鲁莽冲动之名,也要坚持亲自出马,营救冯振才。

    李莞是在赌,和命运赌。如今看来,这场赌她已经赢了一半。

    冯振才受了她这么大的恩惠,只要他还稍有良心,今后定会竭尽所能辅佐李莞成就她心目中的行商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