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29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29章

    崔氏和李灵的母亲柳氏, 还有李家亲友的夫人全都赶了过来,柳氏不先问责, 首先就把李灵给护在了怀里,崔氏见周围注视目光太多, 领着其他夫人上前打圆场:

    “没事没事, 孩子间的玩闹而已,请坐请坐,待会儿就好上菜了。”

    李灵在母亲怀里, 越发觉得委屈,让柳氏看她折断的指甲, 这姑娘显然就是家里保护的太好, 断个指甲都当成什么大事,以至于让她恼羞成怒, 当场要别人难看。

    “娘,李莞她欺负我,您替我教训她。”

    李灵冲柳氏撒娇,柳氏往李莞看去一眼,那一眼可不是抱歉的眼神,而是母女如出一辙的瞧不上,瞪一眼李莞, 再低头哄一声李灵。

    李莞这个被欺负的当事人站在那里,虽然有李青和李绣站在她身边陪着, 可那尴尬至极的感觉还是席卷而来, 李莞低头努了努嘴, 就算她重活一世,关于出身上的问题,她是真的无法改变。

    丧母嫡女,父亲堕落,怎么看都是前程黯淡的写照。

    也正因为这样的环境,才让李莞生出了一腔孤勇,总觉得反正自己的处境就算再怎么糟糕,也不会比现在更差,做起事来才会更加胆大。

    周氏和宁氏站在不远处,两人刚携手走出,站在台阶上,还没过来就听见了这件事情,周氏一个劲儿的对宁氏道歉,自己没有管教好孩子云云,尴尬又愤怒,与周氏的激动相比,将这一切看入眼中的宁氏却表现的比较平静。

    宁氏的目光并不在李莞身上,而是落在了站在屏风后头看着这里一切的李崇身上。

    周氏派出嬷嬷要把李灵抓过来责备,宁氏阻止:“算了,孩子的话谁还真的计较。咱们就别掺和了。”

    周氏知道,宁氏这是在全她的面子,就算菀姐儿在大兴李家不受宠,却也没有被人当面给没脸的道理,灵姐儿道歉是应该的应该,但若此时把灵姐儿大张旗鼓的抓过来,逼迫道歉的话,难免会引起更大的骚乱,大人插手的事情,可不能以一句‘孩子间的玩闹’带过。

    心中也是纳闷不已,灵姐儿平日里挺好一个姑娘,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想来想去,一个巴掌拍不响,想来菀姐儿在大兴李家不受宠也是有根由的。

    两位老夫人沉得住气,互相邀请一番后,自然而然的入席,毕竟事情已经发生,寿宴还得继续办下去才行。

    屏风后,有一些男宾也在观望,对被丫头在这么多宾客面前大声批评的李崇指指点点,一个大老爷们被姑娘轻视,由此可见,他是差到泥地里了,真是够丢人了。

    李崇此时耳中却听不见任何评论他的声音,整个世界寂静的很,眼前明明人头攒动,宾客云集,但他却只看见那低头不语,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李莞。

    曾几何时,他和素秋的女儿都已经出落的这么大了。这么多年,他到底错过了什么。

    素秋走了以后,他本该成为这孩子的保护伞,让她无忧无虑的长大。可是这么多年,他又为她做了什么?

    十三岁的年纪,再过两年及笄后就可以议亲了。

    可是现在呢?听听旁人对她的评价。一个有爹生,没娘教的东西。她没有爹娘教,竟然连人都不算了吗?

    这么多年,她一个孩子到底承受了多少不该她承受的痛苦,正因为尝过痛苦,所以才养成了她如今这种性格,就算被嫌弃了,也只会对他笑,没一会儿又黏上来,不仅不恼反而还处处哄着他。

    他,李崇的女儿,不该是这样的。

    所有书籍跟她两遍她就能复述出来,她那么聪明,李崇敢,自己的女儿,比在场所有的孩子都聪明,可是谁在乎呢。

    别人在乎的只有她的出身,只有她是谁的孩子,因为她是李崇的女儿,所以无论多高的分,多漂亮的外表,都会被贬低和轻视。

    李崇觉得自己气的连呼吸都开始不顺畅起来。他捂着自己的心,鼻头酸的厉害,转过身拨开人群,跌跌撞撞的走开,一如往年他喝醉了酒那般,在众人的嫌弃与谩骂声中,李崇逃离了这个快要令他窒息的地方。

    *****

    因为李灵和李莞的一场闹剧,在李家诸位夫人的维和之下暂时和平。但也无可避免的而成为宾客们茶余饭后的消遣话题,只不过因为李灵和李莞都还没有到及笄之年,还能算在孩子的范畴之内,所以也不好真的计较她们的话。

    李莞倒觉得还好,活了两辈子,像李灵这样的话她听了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若每一句都往心里去的话,日子就别过了。不过听到这种话,也不至于会开心,所以,从宴席回来之后,李莞就回房歇着。

    众人知道她尴尬,李青、李绣想安慰她,却怕引得李莞更加难过,干脆让李莞一个人待会儿,自我平复一番。

    夜里宾客散尽之后,崔氏来找李莞,被告知李莞已经睡下,便将一盅燕窝汤放下,并让丫鬟给李莞带话,这燕窝是二堂婶特意给她炖的,让她别计较今发生的事情。

    李绣大口大口吃着李莞不想吃的燕窝,边吃边愤愤道:

    “哼,一碗燕窝就想抹平她女儿的那些伤人的话了吗?更何况,这还不知道是不是专程炖给你的呢。”

    李绣和李莞一间房,李莞睡外侧,靠着床框意兴阑珊的翻书看,闻言笑了:

    “就是。若是专程给我炖的,我还要想想要不要喝呢。谁知道里面有没有害人的玩意儿呢。”

    李绣舔了舔唇:“怎么不早,我都喝完了。”

    两人对上一眼,姑娘间的默契让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她们在京城住了两晚,第三宁氏便提出要回大兴去,无论周氏怎么挽留,宁氏都坚持回去。

    马车很快套好,行礼都有专门的丫鬟婆子管理,李莞爬上崔氏和李娇的马车,她来时就这么坐的。

    上车之后,李娇脸上的笑一时没忍住被李莞看见了,李莞不介意,好脾气的:

    “想笑就笑,憋着干嘛。”

    李娇忽的变脸,嘴硬道:“谁想笑了。”完还附带送给李莞一个大大的白眼。

    李莞懒得理她,从车座旁拿起一条毯子展开,正要盖在腿上,桂嬷嬷就过来掀车帘子,崔氏以为桂嬷嬷找她,没想到桂嬷嬷对她摆摆手,指了指李莞,道:

    “老夫人一路上怪没意思的,让四姑娘去陪陪她。”

    一路上怪没意思……也不是一两了。李家那么多姑娘子,怎么就突然指名李莞陪伴呢?

    李莞想来想去,宁氏应该是为了昨她和李灵吵架的事情才找她的。依照宁氏对李莞的厌烦程度,就算昨的事情不是李莞主动挑起的,宁氏也可能怪到李莞身上来。

    免不得又是一路的训斥。

    李莞做好心理准备,硬着头皮下了马车,跟桂嬷嬷身后,爬上队伍对中间那辆酱色车棚的马车。

    老夫人掀开车帘子跟亲自送出门的周氏告别,并且邀请周氏随时去大兴走动。车队缓缓启动,送别的队伍越来越远,宁氏才放将车帘子给放了下来,车厢里就剩下李莞和宁氏两人,气氛尴尬的不行。

    “昨儿的事情……”

    看吧看吧,这就开始了。李莞心中哀嚎。

    “不怪你。”

    李莞猛地抬眼,往老夫人望去,只见老夫人鼻眼观心,手里盘弄着一串佛珠,抬起精明的双眸,与李莞对上,李莞心上一咯噔,不按常理出牌的老夫人似乎更难揣摩。

    李莞从宁氏口中听多了‘都是你!’‘你的错!’‘丢人现眼’的词语,骤然听一句‘不怪你’还真有点不习惯。

    “灵姐儿自娇惯,熟知她的人都知道。不过她的那些话,虽然是冲动之下的,却也能明一些真实情况。你的母亲,我确实不太喜欢,以至于对你也喜欢不起来。但是,你总是我们李家的骨血,你父亲这些年又确实混账,我对你时常过于严厉,你可放在心上了?”

    车辕转动,马车震动,李莞的心在颠动。

    她的祖母,她那个一项眼高于顶,一项看她不顺眼的祖母,居然在跟她交心话。

    李莞咽下喉咙,呐呐的开口回道:

    “在您这番话之前,我是有点放心上了。不过你这些话以后,我又好像不放心上了。”李莞将一句话反复了一遍,往宁氏那儿凑过去半寸,心翼翼的建议:

    “祖母,您有什么想让我做的,直接吩咐我就好,无需跟我这样的话。我放不放心上,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谁也没法改变,何必记在心上,人还是得往前看的。”

    宁氏惊讶于眼前这孩子的心胸。这般假模假样的询问,确实显得狭隘了。

    对聪明的孩子,聪明话就好,不怕她听不明白。

    宁氏对李莞直言不讳:

    “你父亲如今最在意的就是你,他能不能从深渊里走出来,关键就在你的身上。你能不能答应我,替我管束住你的父亲,让他不要再沉迷醉酒,我和你祖父不指望他还能光耀李家门楣,只求他下半生能过寻常人的生活。这件事,你能替我做到吗?”

    李莞有那么一瞬间,脑中一片空白,久久没有反应。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