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28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28章

    二老太爷李放是翰林院院士, 在翰林院官品虽然不是最高,但年纪最大, 德高望重,往来皆为翰林文人, 借着夫人寿诞之名, 聚集了素日同僚聚,一帮文人坐在一起,谈论最多的, 除了时事政治,便是恩科文才了。

    宋亦民是翰林院首座, 也是这帮老翰林们中年纪最轻的, 不过三十来岁。到李家诸位先贤的时候不禁感慨,李家世代书香, 都是读书人,一门心思都钻在学业上,官场上没有野心,不免使人引以为憾。

    “若少年才,到底当属李博士之子怀勉兄,想当年本官与怀勉兄同年参加乡试,我为江州府举子, 怀勉兄乃大兴府解元,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 出来不怕诸位笑话, 那时我暗地里以怀勉兄为榜样, 夜深人静时,时常拿怀勉兄激励自己,如今十多年过去了,回忆当年亦是感慨良多啊。”

    确实感慨良多,十多年的功夫,一个江州府普通举子,金榜题名,考中进士,如今三十来岁,便已是四品官身,前途无量;而另一个大兴府的解元,却自我堕落,成了一个走哪儿都惹人嫌的酒类。

    众翰林们唏嘘,李贤更是满面羞红,讪讪的笑,往坐在他身后低头不语的李崇看去一眼,曾经李氏一门的骄傲变成耻辱,最接受不了的,只怕就属他这个父亲了。

    像这些话,李崇这十几年来听到的比比皆是,已经不稀奇了,惯例性的蔫头耷脑,鼻眼观心,因为这种情况之下,就是多错多,人们心里的嘲讽不会因为他的回应而减少半分,也不会因为他的回应而高看他两眼。

    宋亦民完了自己,旁边就有一位翰林开始夸赞坐在宋亦民身旁的宋策。

    “李郎君纵有才名,却是昙花一现,为昔年圆月,宋公子十五之年中举,少年得意,才应是皓月当空,明日之骄啊。宋大人后继有人,该当欣慰。”

    这番话出来,在场有些人跟着附和,有些则往一旁李家众人看去,借喝茶的动作掩饰尴尬,这人为了拍宋大人的马匹,直接把李崇比作昙花一现和昔年圆月,这让当事人听了该多难受。

    又起宋策的婚事,有两个主事推荐自己的内侄女和女儿,把人夸的跟朵花儿似的,直把宋亦民给乐了起来,不拒绝却也不搭话,只这些事情是宋策母亲在做主,宋策母亲赵氏是出了名的爱子,觉得自己儿子这般出色,将来定要找一高门嫡女方可相配,万万不会将就门户千金,听到这里,两位主事凑姻缘的心就凉了一半。

    李放是宋亦民手下第一副手,又是宋亦民的前辈,有很多事情还要仰仗李放,有同僚提起李放家也有两个适龄孙女,凭李院士的资历,不定还有机会云云。

    李贤只低着头喝茶,越发觉得面上无光,其实起来,他是国子博士,正五品的官职,明年考绩过后就要提国子司业,到时也是从四品的官职,与宋亦民不平级吧,但他至少要比只是从五品的李放要好些吧,倒不是他家的姑娘也想与宋家结亲,但至少在言语上,他们大兴李家的姑娘也不该比京城李家的姑娘要差吧。

    可这些人却完全不把大兴李家放在眼里,到底还不就是欺他后继无人嘛。

    往身旁李崇看去,蔫头耷脑没点精神的样子,也不知道酒醒了没有,看他这颓废的模样,有时候李贤气急了甚至会想,哪怕死了还能落个美名传世,如今这不人不鬼的混账样,非但自己成了涂不上墙的烂泥,还连累家人跟着抬不起头来。

    李家下人来传话,是马上要开席,请诸位老爷们往前院吃席去,众人才停止话,你请我让的动身。

    *****

    李莞与李青、李绣坐在一起话,经过昨的交流,她们三人间倒是催生了不少话题,并且性情相投,都不是计较之人,自然有有笑。

    李灵进入等候厅堂后,她身为主家,被好几个人问那穿着一身白底红吉祥纹襦裙的女子是谁,好生貌美,李灵顺着众人的目光,看见了李莞,李莞今穿的虽不算华丽,但却很是亮眼,这当然与她的出色容貌有很大的关系。

    从到大,李灵都是李家最受人夸赞美貌的姑娘,以前李莞也来过京城几回,但那时候许是年纪,不为人注意,如今五官稍稍长开,灵韵精致,颇有要盖住李灵锋芒的意思,若是旁人,李灵也就悄悄记着,可偏偏那人是李莞,昨两人才因为子恒哥哥的事情拌过嘴,新仇旧恨,李灵就忍不住了。

    在丫鬟来传了话,姑娘们全都往外走的时候,在台阶上,暗自推了李莞一把,差点让李莞踩空摔下,幸好李青眼明手快拉住她,才避免惨案发生,李莞吓了一跳,回头便看见李灵幸灾乐祸的样子,眉头蹙起。

    “大庭广众,别惹事。”李青对李灵冷声警告,今儿是二太夫人寿辰,府里太太平平才好,昨都是自家人,拌嘴两句别人不知道,但今宾客云集,若是有事可是会遭人闲话的。

    李灵不以为意,非但不反省,反而趾高气昂从李青和李莞面前走过,骄傲的仿佛枝头的凤凰,李青看她这样,委实不过眼,与其让她冲撞了别的宾客,不如她这个做姐姐的先她一。

    李莞拦住李青:“算了。”

    “唉,她从被我二婶宠着,谁都不得,委屈你了。”

    李青替李灵道歉,心中打定主意,等今日寿宴过了之后,定要将她的所作所为禀了祖母知晓,若再不管教,任由她性子张狂起来,今后可就有的看了。

    到了姑娘们坐的席面上,李青、李莞和李绣三人准备坐在一起,可是李莞根本就坐不下来,先是看中了李青和李绣中间的位置,没想到李青和李绣都坐下了,她刚要坐下,就有个别家的妹妹来跟她抢位置,李莞总不能跟孩子抢,便坐旁边也一样,可她到旁边,那妹妹又跟过来,一副打定主意要跟李莞抢座位的架势。

    李莞这才觉得不对,低头看那妹妹,见她一脸恶作剧的表情,衣着华贵,不知是谁家姑娘,再抬头环顾一圈,就看见隔壁桌的李灵掩唇在笑,很显然这妹妹便是她教唆的。

    不想和她一般见识,寿宴上闹出不愉快的事情谁脸上都不好看,李绣见状,将身边的凳子用手挡住,对李莞道:“菀姐儿坐这里来。”

    李青的脸色变了又变,三番两次都被李绣给按下了,虽然李灵这样的做法确实很失礼,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李莞立刻转身过去坐下,那妹妹慢了一步,愧疚的看了一眼李灵,七八岁的孩子正是讨人嫌的时候,平时没人教唆恨不得自己都得做点事情出来,更何况像这样有人教唆的情况,而且也不像年纪大一些的有分寸,居然一伸手,就把桌上的茶壶推到李莞身上,李莞吓了一跳,赶忙站起来掸裙子,往后退了两步,撞到正在喝茶的李灵身上,让李灵把自己茶杯里的水也泼到了衣裙上。

    李灵可没李莞这么好的涵养,当场跳起来叫了一声,回身就往李莞推了一把:

    “你干什么呀!我的新裙子。”

    李莞避开李灵的手,让李灵扑了个空,整个人趴在圆桌上,将圆桌上摆放整齐的杯盘碗碟都撞到地上,发出一声乒铃乓啷的响声,吸引众人注意。

    李灵趴在桌上,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样丢人过,撑着桌子站起身,李灵觉得手有些痛,低头一看,她留了好几个月的指甲,居然就这么断了一半,新仇加旧恨,李灵指着李莞叫道:

    “李莞你居然敢推我!有爹生没娘教的东西!”

    李灵这一声吼,可把宴席上原本热闹的声音都给压了下去,李家宴客的院子不大,虽然男女分席坐,却也只是以几扇屏风阻隔,却也隔不断声音,李灵是卯足了劲儿喊的,这下所有人就都能听见了。

    李莞真是被这没脑子的姑娘给气着了,饶是如此,她仍耐着性子对李灵道:

    “这话不该从你嘴里出来,你身边伺候的人该换了。”

    李莞这话在情在理,大户人家的姑娘给身边若是多了那些嚼舌根的人,确实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而李莞给李灵面子,不管李灵攻击她的那些话是出于本心还是无意,总之李莞全都替她揽到她身边伺候的人身上去了。

    可要不怎么有些人就是蠢死的呢。李灵就是那种空有美貌,不长脑子的典型,完全没听出来李莞是在帮她找台阶下,盛气凌人指着李莞继续道:

    “我身边伺候的人如何,用得着你这个没娘教的东西来管?哦,对了,我想起来了,你不仅是没娘教,连你爹都不教你吧。听他成醉酒,自己都教不好,哪有功夫教你!我要是你,就躲在家里不出门,自己一个人偷着哭去,省得到外面来惹人厌烦!”

    李灵的声音是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儿特有的尖细,李家夫人们闻声赶来的时候,李灵已经把那些该的,不该的全都一股脑儿了出来,周围宾客指指点点,为李家寿宴上闹出的事情隐隐发笑。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