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22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22章

    宁氏接过桂嬷嬷手里的参茶, 却是不喝,惊讶的问:“崇儿已经十没有出门喝酒了?”

    语气多有不信, 桂嬷嬷知道她的想法,笑答:“刚开始, 奴婢也不相信, 可后来把铭心院伺候的喊来一问,确实如此。”

    宁氏放下手里的参茶,看着桂嬷嬷, 听她继续:“老夫人您猜,是谁把八老爷拦在府里了?”

    “谁?”

    宁氏真是好奇, 如今这府里, 还有谁能把儿子留下,崔氏大家闺秀出身, 主持中馈还可以,但对儿子并不亲厚,夫妻俩貌合神离,至于后来崔氏给儿子纳的那几房妾,儿子几乎连她们房间都没去过,更别提有什么感情了,虽然她这个做母亲的偶尔一, 还能有个几的效用,可几过后, 依旧如此, 治标不治本。

    桂嬷嬷用手指比了个‘四’, 在宁氏不解的目光下,凑过来悄声道:“四姑娘。”

    “她?”宁氏蹙眉,提起李莞就头疼。

    而且在宁氏的印象中,李莞跟李崇并不亲厚,也就是最近出了一点事情,两父女才多了一些交集。

    “她让八爷不出门,八爷就真的不出门了?”宁氏是一万个不愿相信。

    直到桂嬷嬷将这些铭心院里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全都给宁氏听之后,宁氏才不得不露出惊讶之情:“果真?”

    桂嬷嬷笑了:“老夫人怎的还不信呢。其实四姑娘除了有时候话做事出格了些,也没有您想象中那么坏,至于话做事出格,那也是因为从无人好生教导的缘故,算是情有可原,更何况,从前咱们都不知道,八爷居然能受她一个姑娘管束。我听铭心院的人起八老爷和四姑娘相处时的情景,就真像一对普通的父女似的。”

    宁氏垂眸理了理衣袖:“唉,若是真能管束好了,倒也是好事。若不成的话,还是空欢喜。”

    她的儿时候那样惊才绝艳,十几岁的解元,整个大兴府都找不出几个,谁成想后来会发生那些事儿,让他自此一蹶不振,终日饮酒,沦为笑柄,所有人都放弃他了,可宁氏作为母亲,又如何舍得真的放弃呢。

    这么多年,用了无数办法,希望他能振作起来,最终都是无效泡影。

    “不管最终是不是空欢喜,至少现在看来还是有点奇效的。四姑娘对八爷用了心,父女间血脉相连,情分总不假。”

    桂嬷嬷伺候宁氏几十年,自然懂宁氏心里最在乎的是什么。

    宁氏幽幽一叹:“但愿吧。”

    ****

    李家的宅院在大兴府来,可以算是数一数二,占地面积很大,后院连着一片桃林,只是这个季节,桃花谢了,桃叶枯了,林子里看起来光秃秃的。

    胡夫人除了教女四书,还懂的劳逸结合,选了一个晴日,带姑娘们到桃林里放风筝,姑娘们早早就到了。

    李绣拿的是一只简单的三角风筝,,李娇拿的是一只红色的蜻蜓风筝,李欣和李悠拿的是两只蝴蝶风筝,李莞拿的是一只五颜六色的鲤鱼风筝。

    李欣瞧见李莞的风筝,笑道:

    “菀姐儿的风筝居然是条鱼。你们谁见过鱼能飞上的?”

    李欣的话吸引了大多数人的注意,姑娘们凑到李莞身边来看,都对她手里的风筝啧啧称奇。

    “能不能飞上,待会儿就知道了。”

    姑娘们把风筝凑在一起比较,七嘴八舌的评比,李绣指着李娇的风筝道:“我们这些风筝里面,就属娇姐儿的风筝做的最好看,最精致,又数菀姐儿的风筝最别致,只不过这做工嘛,可就没有娇姐儿的好了。”

    李欣听了也很赞同:“不错不错,别跟娇姐儿的比,就是跟咱们的比,做工也很一般。哈哈哈。”

    李娇难得露出笑脸:“大家都做的好,菀姐姐那个也挺好的。”

    李悠嘴直,不来奉承话,指着李莞风筝的两处接口,直言不讳:“哪儿好了,你们看着鱼嘴,里面的竹子都露出来了,光是看纸上画的鱼还成,可这风筝一反过来,这些纵横交错的竹子,我真怀疑待会儿这风筝能不能飞上去。”

    众人的目光落在李莞风筝的背面,果真竹子东拼西凑似的,一点也没有流线。

    李娇抿唇笑:“菀姐姐不会做风筝,怎的不去找母亲,母亲做风筝可是最有心得的,经她指点一二,也不至于做成这样啊。”

    众姑娘七嘴八舌,都自己的风筝如何如何做的,各自母亲给了什么建议,然后在林欣和李悠的吹捧之下,众姑娘把李娇的风筝传了又传,纷纷表示赞扬。李娇虽然平日里看起来大人似的,可到底不过九岁的女孩,最喜欢听的便是赞美之言。

    女孩儿间的攀比,可以是大方向的攀比,比如出身如何,嫁的如何等,也可以是像这样规模的攀比,一件衣裳,一块帕子,一个字,一张纸,一个风筝,都可以成为女孩儿之间比较的对象,所以李娇脸上的笑始终就没落下。

    直到李欣问李莞:“菀姐儿你这风筝都是你一个人做的吗?”

    李莞两手一摊:“我哪会做风筝。我爹做的。虽然做工一般,但我还挺喜欢的。”

    李莞话音落下,就见园子里的姑娘们纷纷向她看来,李欣一度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爹……做的?”

    李莞的爹是李崇,成喝的醉醺醺不成样子,是李家,乃至整个大兴府的笑柄,他居然还会做风筝?当然了,李崇会做风筝也不算特别稀奇,稀奇的是,他居然会替李莞做风筝,一个大老爷们……替姑娘做风筝。

    因为李莞一句‘我爹做的’,她手里那风筝忽然就好像身价翻倍似的,刚才还嫌弃这里嫌弃那里的她们,居然开始啧啧称奇起来。

    李娇脸上的笑容僵住了,目光落在那鲤鱼风筝上,再低头看自己手里的蜻蜓风筝,被称赞的高兴瞬间消失。

    课后,姑娘们都还挺尽兴的,虽然不是每个风筝都飞上了,但至少在园子里跑一跑,跳一跳,笑一笑,还是很开心的。

    李莞把绑起来的宽袖子放下,拿着风筝要走,被李娇喊住,李娇指着她手里风筝问道:

    “那风筝,真是爹爹做的?”

    “是啊。”李莞点头:“你喜欢啊?那也去让他给你做一个,他有了这个的经验,第二个肯定能做的好。”

    李莞是真心实意提出建议,李崇是她父亲,却也不是她一个人的父亲,她还不至于独占李崇的父爱。甚至觉得,如果李娇也能因此缠上李崇的话,那就又多了个人阻止李崇出门花酒地,醉生梦死了,最好不过的事情。

    李娇眼珠子动了动,没什么,拿着自己的风筝,骄矜矜的走了。

    回到涵香苑,崔氏正在看账本,李娇把风筝放到桌上,闷闷不乐的坐下,崔氏见她如此,放下账本问道:

    “怎的,风筝没放起来?”

    李娇低头,犹豫好一会儿才对崔氏出不开心的理由:“爹给姐姐做了个风筝。”

    崔氏立刻明了:“你也想要?”

    李娇沉默,但不断颤动的眸子出卖了她此刻的心思,崔氏摇头叹息:“真有出息。”

    对于崔氏之言,李娇没有应答,满脸写着不高兴往内间换衣裳去了,当晚上,李娇连晚饭都没吃,一个人躲在房间里,谁喊都不理。

    第二,便让丫鬟准备了纸和竹子,往铭心院去。在垂花门前探头观望,正巧看见李崇从屋里走出,手里摇晃着什么东西。

    李娇定睛一看,李崇手里摇的好像是骰子,只见他坐到院子里的石桌旁,一只手摇骰子,一只手拿着个酒瓶,边摇边喝,疙瘩疙瘩的声音传出,十足的市井做派。

    看着李崇这副模样,李娇的满腔热情就像是被人迎面泼了一盆凉水,这样行止无状的父亲,就算给姐姐做了个风筝,又有什么好叫人羡慕的呢。

    李崇回头,看见李娇站在铭心院的垂花门外,愣了愣,然后才拿起酒瓶子,边喝边走过来,走近之后,对李娇问:

    “有事吗?”目光落在李娇身后丫鬟手里的纸和竹子上,以为李娇也要做风筝。

    李娇被他这地痞流氓般的模样吓了一跳,厌恶感自心中油然而生,恶声恶气的回了句:“没事。”

    完便头也不回转身离开了这个令她不舒服的铭心院,想起从到大,因为这个上不得台面的父亲,她在同龄人中遭受多少嘲讽,就算她做的再好,表现的再端庄贤惠,也止不住别人在背后她父亲如何如何。

    眼泪不争气的从眼眶里流出来,李娇恨自己为什么今要过来找李崇,他不过就是给李莞做了个风筝而已,怪到母亲她没出息,这样不堪的父亲做的风筝,又有什么值得羡慕的呢,她居然想了一晚上,眼巴巴的过来,可不就是没出息至极嘛。

    李崇看着李娇跑开的背影,眼眸中没有过多情绪,瓶子里的酒喝完了,随手扔给垂花门外的厮,李崇寻思着要不要出去再喝点儿。

    这个念头刚起,那边李莞就钻了出来,举着两张写满歪歪斜斜字的纸,笑的比春花还要灿烂:“爹,爹——先生我写的字太难看了,你教我写字。”

    “……”

    李崇真怀疑这丫头是不是在他肚子里放了一条蛔虫。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