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21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21章

    耐着性子和脾气,李崇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把原话了出来:

    “夫女无姆教,则婉娩何从?不亲书史,则徃行奚考?稽徃行,质前言,模而则之,则德行成焉。”

    李莞双眼中透出迷茫:“是这句吗?怎么跟我读的好像有点不一样?不是婉婉何从吗?”

    李崇闭上双眼,努力平复心情:

    “那个字读娩。”

    “是吗?怎么写的?”李莞对李崇的话表示出了怀疑。

    李崇真的是受不了自己的女儿像个文盲一样,拿起案上笔墨纸砚,就当场给李莞把那句话给写了出来,李莞捧着看了半,得出结论:

    “好像是这么一句。”

    李崇气结。

    接着李莞趁热打铁,干脆拉着李崇坐下,又问了李崇好几句,她‘读不懂’的句子,有的颠倒顺序,有的少字多字,反正一句话,绝不让李崇满意就对了。

    就这样,李莞在李崇这里补了将近一个时辰的课,从傍晚夕阳十分一直学到了华灯初上时,李莞才拿着好几张写满字的纸回自己院子去了。

    李崇看着女儿离去的背影,幽幽叹了口气。

    若是素秋看见女儿这样草包,还不知该怎样心疼呢。

    张平在门外守着两父女‘交流’,直到李莞离开后,才进来问李崇:“八爷,咱还去得阳楼赴约吗?时辰早过了,刘公子他们约莫已经开席了。”

    李崇这才想起还有个约没赴。

    要是现在去的话,倒也不怕没饭吃,没酒喝。

    李崇抬了两下胳膊,觉得后背的伤还疼,刚陪菀姐儿坐了会儿,身子越发不得劲,什么喝酒的性子也淡下来了,摆摆手:

    “算了算了。都回去歇着吧。”

    李崇一边活动筋骨,一边走进了内室。

    张平和赵达两人对视一眼,全都暗自松了口气,他们做随从的,自然也不希望八爷出去喝酒,一喝喝个烂醉,回来要撞到夫人和老夫人枪口上,她们舍不得折腾八爷,肯定就会折腾他们这些身边伺候的人,挨打挨骂都变成家常便饭了。

    如今八爷不出去喝酒,对他们来也是一种解脱。

    这么一看,还真多亏了四姑娘呢。

    ****

    又过了两,气十分晴朗,左兄约了几个兄弟一同去溪涧钓鱼游玩,有从江南运来的好酒,李崇想着这气出去,在太阳底下喝点酒,也算惬意。

    这边刚走出垂花门,就碰见李莞,拿着几张五颜六色的宣纸和几根细绿竹子从花园径那头走来。

    李崇避过目光,想当没看见,李莞却在后面很大声的喊他:“爹,爹。”

    周围好些个仆婢都看向李崇,李崇耐不住性子,不耐烦的转身对李莞大声质问:

    “你又怎么了?”

    李莞依旧笑脸相迎,把手里的东西举到李崇面前:

    “先生五日后带我们在花园放风筝,是要自己扎的,我不会。”

    李崇扫过李莞手里的材料,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可怕:“你不会让人出去买一个吗?”

    “我又不能出门亲自挑选,别人买的不合心意怎么办?要不然,爹你批准我出门呗?”

    李崇拧眉:“你想都别想。”

    李莞无奈,把材料塞到李崇手里,一刻钟后,铭心院院子里的石桌旁,坐着一对手忙脚乱的父女俩。

    “这什么跟什么,粘不住啊。”

    “这竹子怎么穿过去?”

    “还是去买一个吧。”

    李崇努力好几回都失败后,决定放弃,喊来张平赵达:

    “去街上买个跟这颜色差不多的风筝,花哨点的,你喜欢什么颜色,让他们……”

    李崇的话还没完,就看见李莞嘴巴嘟起,眼眶里两团眼泪在打转:“先生,让回来问各自母亲怎么做风筝的……”

    从李莞嘴里出‘母亲’两个字,算是李崇的死穴。

    摆手让张平赵达退下,啥也不,继续埋头钻进做风筝的工程中,直到做成功之前,再没有多一句。

    李莞借着抹泪的功夫,悄悄打量着李崇,看他笨手笨脚,想粘纸又粘不住,想发脾气又拼命忍住的模样,生怕自己笑出来,就体贴的拿起一旁茶壶给两人倒了一杯茶。当然了,再香的茶,在做风筝的难关面前,李崇是没心情喝的。

    ****

    李崇和外面的朋友爽约两回,倒是有好几没人上门约他了。寻思着外面既然喝不到酒,干脆就在家里整点,刚把树下的一坛绍兴白挖出来,倒了满满一酒壶,刚刚喝了一口,李莞那魔音穿脑就又来了。

    “爹——爹——”

    李崇重重放下酒杯,愤然回身:“你到底想干什么?又怎么了?”

    回身一看,李莞被吓得站在门边,手里还拎着一个食盒,李崇愣住了。

    李莞把食盒拎进门,放在圆桌上,把食盒里面放的四样菜端出来放在桌上,很普通的四样菜,油炸花生,煎炸鱼,凉拌荠菜,花椒豆腐,全都是很好的下酒菜。

    “爹,不能空腹喝酒。”李莞语重心长的。

    李崇:……

    *****

    李莞被禁足在家,闲来无事,想着干脆从花园里移植几株花回揽月筑,亲身上阵,拿着铲子正挖的起劲,就听见树上传来一些声音,李莞抬头看去,就见崔槐那秀气的脸从枝繁叶茂的树叶间露出。

    “嘿,挖什么墙角呢?”

    崔槐这人就一张嘴,开口就恨不得给他缝起来。

    花园里就春兰和几个揽月筑的丫头在,李莞才不避嫌的跟他回了一句:“挖金子呢?”

    崔槐一愣,然后就笑了起来:“我是认真跟你话,你就这么敷衍我是吧?”

    李莞懒得理他,提着篮子就要走,崔槐在树上喊住她:

    “哎呀,可真是过河拆桥啊,怪道圣人云唯人与女子难养也。圣人诚不欺我啊。”

    李莞抬头凝眉:“什么呢?”

    崔槐见她回头,又来了劲儿,对李莞招手:“你想知道吗?上树我就告诉你。”

    李莞果断白了他一眼。

    崔槐从树上跳下来,三步两步就拦在了李莞面前,吓了春兰一跳,李莞把篮子递给春兰,了句:“没事,这是崔二公子,咱在自己家,有什么好怕的。”

    春兰接过篮子,福身退到一边去。

    崔槐笑着靠近李莞,李莞的确不怕他,可也不想跟他太亲近,他进一步,李莞就往后退一步,退了两步之后,崔槐也就死心了。

    双手抱胸,好整以暇看着李莞。

    “你以为你爹怎么会去的那么及时?若非我告诉他,你只怕现在还在那衙门大牢里蹲着呢吧。我帮了你这么大忙,你见了我非但不感谢,还这般冷言冷语,我你过河拆桥没错吧?”

    上回崔槐从汉子胡同经过,正好看见李莞从那儿出来,一时好奇就去打听了一番,没想到还真给他打听出来了。

    得知这丫头第二要干的事情,崔槐是既震惊又佩服,震惊她一个姑娘家,胆子居然这么大;佩服的也是这个,原本只以为她比寻常女子略微有趣些,不那么古板,谁成想她是这样的。

    李莞不知道崔槐那偶遇她的事情,对他的话,还抱有怀疑态度。

    崔槐见她不信,也是无奈,两手一摊:“好了好了,又不是来跟你表功绩的。我过两要走了。走之前特地来见一见你,你知道我来见你做什么吗?”

    李莞沉默凝视他,崔槐看得出来,李莞这姑娘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挺和善,其实骨子里防备心重的很,除了对她爹之外,其他所有人她都不信任,带着浓浓的疏离感,叫人觉得她难以接近。

    崔槐从来就不是个会委屈自己的人,交朋友尤其如此,合得来便做朋友,合不来又何必勉强呢。但是对李莞,他的这套准则好像瞬间失灵了。相反的,他甚至自虐的觉得,正是李莞身上那股子难以接近的感觉,才让他感觉与众不同呢。

    得不到李莞的回答,崔槐只能自问自答了。

    “我是来提醒你,下回做事之前,别再那么冲动了。第一回让你混过去了,下回可不一定这么好运气了。”

    崔槐生的颇为英气,意气勃发,他这样跳脱的性子,却阴差阳错生在崔家那样古板的家庭里,从到大,可想而知他过的有多压抑,怪不得后来,他会那么叛逆,干脆把崔家给他铺好的路堵死,弃文从武去。

    这份勇气,令人敬佩。

    冲着他这份勇气,李莞也是佩服他的。

    “多谢你提醒。我也祝你早日谋得中意之事,无需成假装斯文,让人看了都替你觉得累。”

    李莞的话完之后,崔槐愣了半晌,直到李莞转身带着丫鬟们离开了花园,崔槐才反应过来,勾起一抹笑容,果真没看错人,她就是与众不同的。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