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春山如黛正文 第20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第20章

    李莞进衙门的事情很快就传开,这几连带整个揽月筑的人走出去,都十分受人注目。

    宁氏下达命令,禁止李莞出门一个月,李莞觉得合理,毕竟她干的事情确实有点出格。她在揽月筑里看看书,写写字,浇浇花,倒也自在。

    禁足令下达第三,老夫人宁氏身边的桂嬷嬷就亲自来传话,让李莞前去东院的咸曲阁,府里给众姑娘请了一位女西席先生回来,负责教府中所有姑娘女四书,李家是书香门第,家中有族学,二伯父李韬就是族学里的先生,不过那都是家里男孩子们去学习时文典仪之处,女子则信奉无才便是德,德言容功过得去便无大碍。

    然李莞事件过后,让老夫人意识到,加强家中女子的女德意识还是很有必要的。这不,动作极其迅速,这才两三的功夫,居然就把先生给请到府里来了。

    李莞前往咸曲阁的路上,一直担忧着,她这回算是切切实实的连累府里众姐妹了,约莫大家心里已经把她给恨上了吧。

    到了咸曲阁之后,发现一切都已经布置好了,李家三房总共有十二个姑娘,其中嫡出的有李莞、李娇、李绣、李欣和李悠,剩下七个都是大房和二房的庶出,平日里虽不常走动,但像这种学习的场合,大家还是要一起来的。

    幸好没有波及旁支旁系的姐妹,要不然可真就壮观了。

    除了李家十二个姑娘之外,崔明珠和崔秀珠因在李家做客,听闻有女西席先生讲女四书,这算是应了她们的老本行,也跟着过来旁听,这样一来,厅里便放了整整齐齐的十四张桌椅,李莞到的最晚,大家都已入座,就连女西席先生也都在最前方就坐。

    李莞顶着众人投射而来的压力,找到了第一排——女西席先生正对面的空位置,尴尬的坐下,她左边是李绣,右边是李娇,李娇年纪,脊梁挺直,坐的端端正正,就连李莞过来也只是用目光斜斜的看了她一眼,算是表达一点心中的不满。

    李莞坐下之后,首先往李绣看去一眼,李绣跟李莞交换了个无奈的目光,李莞觉得背后有几道灼热的目光盯着自己,趁着拿书的空档,悄悄往后看了一眼,李欣和李悠两人瞪着四只眼睛,恨不得在李莞背上看出几个窟窿眼儿。

    无声一叹,她进衙门的时候,虽然想到了李家这边不好交代,确实没想其他的,毕竟她已经不做姑娘很多年,早忘了当初那一套。

    崔明珠和崔秀珠两个外姓姑娘坐在一旁,算是旁听,再这女四书之类的,她们早已熟记于心,也不必正儿八经再扑心思上去学就是了。

    女先生三十出头,看起来十分严格,见人总算到齐,便起身与大家介绍,她姓胡,大家都叫她做胡夫人,据夫家在南城,不过早年丈夫去世,她还有一座贞节牌坊立在南城水秀街附近,成为寡妇之后,一心打理夫家,颇得人敬重,尤其擅长女四书,时常被一些大户人家请回去教授家中女孩。

    胡夫人教授学问有自己的方法,不急于教,而是先考,就是试探试探姑娘们的底子,李家书香门第,女子就算不用上学堂读书,但读书写字不成问题,剩下的就是读的好与坏,写的工整与不工整的问题了。

    李莞当初为了宋策,是正经跟先生学过学问的,所以女先生的考试对她来,倒不是什么难事,关键是,她现在却不能完全表现出不难的样子,毕竟李莞现在才十三岁,她十三岁的时候,能把一篇文章通篇读下来就谢谢地了。

    所以,李莞不打算在这上面表现,只按照‘寻常’的水平做了试题,最后毫无意外的得了女学堂里垫底一名。

    因为李莞是老夫人宁氏着重要求胡夫人教导的对象,所以胡夫人特意多看了几眼李莞的,对她字写的歪歪斜斜,语句漏一个字,多一个字很是不满。

    在评价过所有人之后,将李莞写的举在手中供学堂中所有姑娘做反面教材:

    “我只当李家书香传家,家中姑娘定为胸有文墨之辈,却不成想还有菀姑娘这般的。”

    胡夫人评价完之后,严厉扫过李莞,身后已经有轻笑声传出,李娇也是轻蔑的看着自己的亲姐姐,深感和李莞这样的姐姐同父异母委实丢人,待会儿指不定因为这个,她又要被崔家两位表姐怎样笑话了。

    李莞虚心接受批评,胡夫人什么她都称是,绝不顶撞气恼,女学堂的课两上一回,一的课上下来,胡夫人对李莞的印象稍稍产生了一点变化,虽然没什么才学,但好在温顺恭谦上进,加以时日,只要她坚持勤奋刻苦,定能有所收获。

    下午申时放课之后,胡夫人便着丫鬟进来收拾东西,往老夫人院里回禀今日课程状况。

    胡夫人走后,姑娘们就松了拘束,三言两语,边收拾边话。

    李莞也在收拾桌上的东西,李娇从她旁边猛地站起,宽袖扫到李莞身上,李莞看她,她也毫不自觉,与崔氏姐妹凑到一起了,她们三个走在一起才像是亲姐妹,如出一辙的行为举止,就连凑在一起笑,都像比别人更优雅三分。

    李绣凑过来轻声道:

    “我赌一盒翡翠阁的胭脂,她们肯定在你的笑话。”

    李莞笑了:“想要我送你胭脂直嘛。”

    明面上的事情,还用得着赌?

    笑过之后,李绣才对李莞问:

    “这几你被拘着,我也不好去看你,你到底怎么回事,我听你进了衙门?”

    李莞点头:“唉,一两句话不清楚,反正也是始料未及吧。连累你们读书,真是抱歉。”

    “我不打紧,但你回头看看欣姐儿和悠姐儿看你的眼神,她们俩从最讨厌的就是读书了。你害她们不浅。”

    李莞和李绣并肩而行,边走边笑,至于连累大家读书,李莞总不至于一个一个去道歉吧,就当是技多不压身吧,多学点总没错就是。

    跟李绣分开,李莞回到揽月筑,看见铭心院外院伺候的丫头晴儿在她院子外头探头探脑的,李莞让春兰把晴儿喊来,晴儿给李莞请了安,就凑过来对李莞声道:

    “四姑娘,您让奴婢盯着老爷何时出门,大约一刻钟前,有人来府上喊老爷,看样子晚上有约,老爷正换衣服梳洗呢,约莫待会儿就要出门了。”

    这个晴儿的确是李莞安排在铭心院外的丫头,专门让她在李崇要出门喝酒的时候,给李莞通风报信的。

    让春兰赏了一吊钱给晴儿,李莞左思右想,从前她不知道李崇是这性情,以为他生冷漠,所以他醉生梦死,李莞也就不管了,可是如今,既然她知道了,就不能再看着李崇继续堕落下去了。

    其实最好的办法是让苏姨娘提早出现,让她拘着李崇早点摆脱这种生活,可是现在这个时候,李莞到哪里去给李崇找一个什么苏姨娘来呢。

    既然没有苏姨娘,那只能她亲自上了。有用没用,总得试过才知道。

    下定决心以后,李莞便提着裙摆往铭心院去,走了两步又折返回来,把学堂书册里夹的一张试纸顺便拿在手里,一路跑着赶到铭心院。

    幸好她来的及时,李崇已经换好了衣服,正在换鞋,要是她晚来那么一刻钟,李崇可能就出去了。

    看见李莞,李崇眉头蹙起:

    “你来干什么?”

    李莞未语先笑:“爹。我刚下学堂。想来跟你胡夫人,哦,就是我们先生教的东西。”

    李崇抬眼将她扫了一遍,弯腰的时候,后背动作还有点紧,明他身上的伤根本还没好,伤没好居然就想着出去喝酒,李莞更加坚定了阻拦的心。

    “你们先生教的东西跟我什么。”

    李崇穿好鞋,走到门边,张平和赵达在门外候着,李莞却拦在了门前不让李崇走。

    把手里的试题递到李崇面前:

    “这是我今儿写的字和默的书,爹您帮我看看,胡夫人讲的东西,有些我不是很懂,姐妹们都笑话我,我哪好意思问别人。”

    李崇不知道李莞在打什么主意,犹豫着接过纸,只扫了一眼,眉头就蹙了起来,沉声问:

    “这是……你写的?”

    李莞勇气可嘉的重重点头:“一笔一划都是我写的。”

    李崇眉头紧锁,脸上下意识露出一点嫌弃,却厚道的没做评价,只问李莞:

    “那你想问什么?”

    李莞见李崇没有立刻拒绝,便知有戏,本着做戏做全套的准则,在门口徘徊两圈后,郑重对李崇问道:

    “今先生让我们先自己看书,书里有一句:夫女无姆教,则婉婉何……嗯……不亲什么什么,则性什么什么考?稽性行,质什么什么,模什么什么,则德什么什么。这句话我怎么想也想不出是什么意思。”

    李崇看着眼前这个真无邪,不耻下问,求知欲强烈的姑娘,心中有一股浊气喧嚣而上,猛然升起急急坠下,落在十尺厚的棉花上,就算没有母亲教导,可她身为李家女,居然能把一句再普通不过的话的这么狗屁不通,那一长串什么什么的,她怎么能的出口?

    明明记得,这孩子时候挺聪明的。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春山如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春山如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春山如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